现在的位置:动漫之家 > 宅新闻姬 > 大杂烩 > 【原创同人】偶像梦幻祭同人
杂类

【原创同人】偶像梦幻祭同人

本栏目长期入口为APP端新闻页面的第个大图哟!!

投稿信箱:【shougao@dmzj.com 】

投稿格式:XX同人或原创-标题-TAG-作者/动漫之家ID

请附带文档或TXT附件,如投稿格式不对不予通过

投稿通过后的文章会逐步发送上线

欢迎大家前来投稿

原创同人汇总页:点此跳转


作者:偏安

他总是这样,让人的眼睛里一旦有了他什么都变成多余。

他漂亮得过分,又高洁得像触不可及的天使。


一个又一个麻烦吵闹的记者像游戏里打不完的僵尸一样让人头疼,各种各样程度的英语口语卷舌和五花八门的口音烦恼得人脑袋都要炸开,更别提永无止境的闪光灯。

真搞不懂那些喜欢当舆论焦点的人到底是怎么想的?

我抬手拉开了系在脖颈上过于规矩的领结,大口地呼吸了一下颁奖典礼外自由自在的空气。

刚下过雨的维也纳让人感觉很放松,泥土的腥味杂糅了一点花香,碧空如洗,只有几颗星倦怠地挂在那儿忽隐忽现。

我坐在回旅馆的出租车上微合了半刻眼,浸泡在安静的深夜里缓和时差和工作带来的疲劳时,差一点就忘记了要回一个未接电话。

提示音响了三遍,对方就接了起来。

“凛月,怎么了?”

凛月的声音微微带着点鼻音,多半是刚睡醒的样子,还听得见他从不知道是床上还是地上爬起来的窸窣声。

“国王大人在国外辛苦啦。”我听着他伸懒腰的声音忍不住偷偷笑了起来,“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我笑着示意他接着说下去。

“小濑要结婚了。”

六个字猝不及防地从听觉神经闯进大脑的神经中枢,我一时甚至都反应不及那代表了什么,它的出现粗鲁地把原先存在在那里的一切全部通通赶走,只留下一片干干脆脆的空白。

消息来得太突然,甚至都反应不及濑名到底是和谁结的婚——

其实想想也知道只是不愿意承认而已,那个濑名还会跟谁这么突然地结婚啊。

“啊……这样啊。”我仰头缓缓吐了口气,抑制住右手没由来的颤抖。“濑名那长达五年的恋爱长跑结束了,终于是要去结婚了吗哈哈哈。”

“婚礼定在周五,刚好是你回来那天。”

“呜哇这么急?我还以为以濑名对‘游君’的那种珍视程度要准备好久。”我看着车窗上自己那黑夜里毫无破绽的笑容,为自己出乎意料的冷静感到庆幸和后怕。

“因为是那个孩子求婚的啊。”凛月顿了一下,毫无忌惮地调侃起濑名,“小濑交往以后说得上是神经质地患得患失了。”

我的心脏直到那一刻才突然疼了一下,我清楚地知道濑名到底有多喜欢那个孩子,也清楚地知道濑名心里到底有多少伤。

我看过濑名呆呆地看着那个孩子的眼神,听过濑名因为那孩子哭泣的场景。

我的心疼复杂地交错着感激在心口蔓延。

“没想到那孩子也成长到那么勇敢了啊,感觉可以把濑名放心地交给他了。”

不知怎的,车窗外的夜晚在此刻看着格外的厚重陈密,这异国他乡也弥漫起难以忍受的孤独和冰冷来。

良久,凛月才再次开口。

“王,”他说得很慢,像潺潺的流水一般,“你喜欢小濑吧?”

……果然又被他看出来了,真是什么事都逃不过knights的军师吗?

我把小臂改在眼睛上,心里不太说得清滋味,但我意外地觉得我还好。所以我也老老实实地应了下来。

“那王要去参加小濑的婚礼吗?”

我听不出他是不是想要劝阻我,还是单纯地只是怕我难过不愿意去。

“去啊。”

我坐在车上,回想高中二年级的时候,我心血来潮拉着濑名跑去山上赏樱,他站在四月正盛的樱花下,只是微微一笑就美得像山樱的精灵,一瞬间夺去了我所有的感官和心脏跳动的频率,把我的那点心思尽数锁在那双淡蓝色溢着水光的眼睛里。

那时候的我就在想,他要是穿上白西装结婚,一定好看得不像话,于是便毫无顾忌没头没尾地突然向他做出承诺,未来某一天在他的婚礼上,结婚进行曲一定要由我来弹奏。

“我之前许诺要给他弹结婚进行曲的事,可还没有忘记啊。”

对面又是一阵许久没出声,沉默通过手机之间的信号相互蔓延,堵得人心口发慌,但我莫名地放心。

毕业这么久,我却依然确定地知道电话对面的这个人懂我。

他说,你冷静得是不是太过头了?

我明知道他看不见却还是忍不住点点头,露出一个估计是不太好看的微笑来,“从你说出他要结婚开始,我就脑袋一片空白到除了濑名的事什么都放不下了。”

事实上,我对“濑名要结婚”这件事,完全一点概念都没有。

痛苦,难过,不甘,这种细化的情绪此时显得有点讽刺。因为我此时完全不知道接下来到底要怎么做会发生什么。

我的神经大概是有点混乱了。

我挂了电话后静坐在车上,在昏睡中一点点迷迷糊糊地回忆往事,回忆起我高一那年和濑名那段冲动的恋爱,鲁莽到只是在某一个时刻突然对上了视线,心血来潮的话语和鬼使神差的回应,就轻易开始的恋情。

而它却也草率地在我休学的时候心照不宣地不了了之。

我浑浑噩噩地熬过了接下来的四天的工作,马不停蹄就往回赶。

回到国内的那天是个大晴天,万里无云,一轮毒辣的大太阳顶在脑袋上毫不留情面地把人晒得混沌,再加上卷土重来的时差难题,我刚一下回程的出租车就在路边吐到胃里只剩酸水。

“喂喂喂你没事吧!”熟悉的声音突然在身边响起,一只温暖的手轻轻地拍打在我颤抖的脊背上。“这种天气就不能打把伞吗?”

我不用回头都知道他是谁。

生理上的难受混合着心理上的那片空白,都在听见他的声音的那一刻全部化成了漫无边际的委屈,这股突如其来地委屈一下子冲垮了我脆弱的神经,我被迫放弃掉了仅剩的思考能力。

我乖巧地喝掉了濑名递过来的水,此刻只发疯地想要问他讨个拥抱,想要埋在他的颈窝里再闻一闻他身上那股熟悉的味道。

“濑名……”我脚步发虚地转过身来,却猛然发现他身后还跟着另一个人。

也对,也该是这样。

毕竟他们今晚就要结婚了。

我定定地看着那种熟悉的脸,我总是在心尖描画勾勒的那张濑名的漂亮的脸,看到眼圈发红。

想要哭泣,想要拥吻。

而此刻的我却只显得如此多余。

过分的委屈压迫着我的心脏和呼吸道,疼痛和窒息感几乎让我当场丧命,眼角发酸得厉害却始终不能再给我拥抱他的机会。

比那样的空白更可怕的,原来是这样的委屈。

“你还好吧?”濑名看着这样的我皱起了眉头,扶住了快要站不稳的我,“这么大的人了一个人出门也要照顾好自己啊。”

像老妈子一样絮絮叨叨,我却只想揉揉他的眉心让他不要老是皱眉。

我长达六年的深恋,此刻苦不堪言。

恍惚之间,我就被带回了濑名的家里。

他给我灌了点消暑药,额头上放好了冰袋,让我躺在沙发上先睡一会儿,又安顿好了他的游君,才走进厨房。

片刻,我就听见厨房的烟火声。

“能和濑名结婚的人一定会很幸福吧。”我少有地向不远处的游君搭话起来,但此刻我闭着眼,不清楚他是什么表情。

“是、是的……泉前辈真的很好。”他不好意思地支支吾吾了一下,才说出这样的话来。

我知道。

我当然知道他很好,可他不是我的。

我躺在沙发上,无法思考,周身都是濑名的味道,极细腻地安抚了我脆弱的神经,让我就这么昏睡了过去。

等我醒来,濑名就已经备齐了饭菜,仍有点担心地问我的状态。

“唔……我没事我现在还好。”我在餐厅落座,如同嚼蜡一边机械地吃着专门准备的清淡的食物,心里那股要命的委屈总算是被冲淡了些。

饭后我又昏昏沉沉地去睡了两个小时,醒来的时候整个人都舒服多了,只唯独心口依然疼得厉害,想被什么利刃纵深切下一个口子,我甚至能听见里面回旋的风声。

直到他穿着一身白色西装站在我面前。

白色太过于合适他那白皙的皮肤和灰色的头发,修身的西装又能勾勒出他漂亮的腰线和修长的腿,不显得张扬却又如此引人注目。

他总是这样,让人的眼睛里一旦有了他什么都变成多余。

他漂亮得过分,又高洁得像触不可及的天使。

“濑名今天也超好看啊!”

“那是肯定的不是吗?”他像曾经无数次被夸奖一样微微点了一下头,笑着回应到。

宛若一片桃花瓣落入湖心,涟漪四泛,是那样的笑容。

我曾千千万万次告诉自己,该放手该放弃。

我曾千千万万次告诉自己,他现在有多幸福。

但是当目光染上他的那一刻,我的心脏还是只学会了背叛。

“我可以……抱抱你吗?”像是痴狂的信徒一样,我小心地喃喃出了这句现在听起来有多不合时宜的话。

而他却还是张开双臂抱住了我,他总是对周围的人那么温柔。

我贪婪地享受着他的体温和他的味道,就想这样溺毙在濑名的气息里,想要把这份感觉永远地嵌刻在骨髓深处。

这个拥抱并非朋友的祝福,是月永leo的私心。

当我身着一身白西站在婚礼现场的时候,会场里已经陆陆续续有很多人了。

不想太过被外界关注,濑名只邀请了一些家属和同学。我站在蓝白相间的钢琴边上,手有点抖,就连头上的大吊灯都让我觉得眼花。

这一切都白得太耀眼了,让人浑身不舒服。

我无比清醒地意识到我的濑名要结婚了这个事实,要和另一个人结婚了。

心口发涨难受,逼得我头皮发麻。我忽的瞥见台下宗的眼神,里面隐隐流露出一点担心。

我不用想也知道自己的脸色此刻有多白得吓人。

我瞥过在座的人,有鸣,有凛月,还有朱樱……

他们里面到底有多少人知道,我刻骨铭心地爱着今天要结婚的这个男人。

我的手神经质地抓着领口,脑袋混沌地厉害,站都快要站不住。

鼻尖的一直散不去的花香味快要把我逼疯掉了

几乎是无力的状态,我像一个快要溺死在水底的人一样迫切地敲下了钢琴键上的第一个音。

音乐总能拯救人的灵魂。

从第一个音开始,我近乎渴求地敲着下一个音符,音乐流过头脑,一点一点复苏我那干枯死去的神经。

我坐在深蓝色的钢琴凳上,回想起高三那年的那次星曜祭。

那天晚上大家演唱会结束以后都累得厉害该说快散架了都不为过,但即使如此,濑名和我一起走回家的时候,我却还是不管不顾地要他陪我去广场中心看巨型圣诞树。

他在絮絮叨叨之后还是答应了,像曾经对我的无数次纵容那样。

“好漂亮……”我看着绑上了无数人工彩灯而五光十色的巨型圣诞树,把双手举在嘴边吐着热气取暖。

五彩斑斓的灯光映在濑名的脸上,他一时间不真实得像从圣诞节的童话里走出来似的。

那一刻我就知道,我的心跳在说——

这辈子,是他了。

我激动地喊起来,说要为他写一首歌。

那时候我们旁若无人不顾形象地在大晚上的公园里像两个长不大的小孩一样打雪仗,冰凉的雪把他的鼻子冻得通红,他却又因此显得更加好看。

玩累了,疯够了,就精疲力尽地躺在雪地里。

他和我说,“谢谢你能够回来。”

他的眼眸里偷偷藏了一整个繁星点点的夜空,只有我知道。

我们听着彼此的呼吸声,空气在那一瞬间暧昧成欢。

我是如此想要告诉他,我喜欢你。

但是在告白来临的前三秒,我却还是咽了回去。

因为那一刻我心里想起的不是我们曾经有过的所有暧昧不清也不是我们当初谈的那段冲动的恋爱,而是他那晚送给他的游君的那条围巾,每一个针脚,每一个花纹都历历在目。

现在想来,也许从那时候我就输得很彻底。

婚礼进行曲的音乐声还响起在耳畔,台下的人群突然多了一阵骚动,而我却不敢去看。

我怕看到那张脸,就会不顾形象地跑去拥抱他。

我在无数杂音中清晰地数着脚步声——是两个人的。

我的脑袋此刻疼得厉害快要炸开来,我数着琴谱上的音数着钢琴的键数好逼迫自己冷静下来。

我的耳朵数着每一个声音,而我却发疯了一样地不想听。

“游君。”

我听见我的濑名在说话,用那腔好听的嗓音温柔地喊他爱的人的名字。

快要融化水一样的甜,我知道濑名等这一刻已经太久太久了。

这个男人到底有多好懂,大概他自己是不知道的,他的全心全意所有心情全部都给了他爱的人。

我的心脏在那一瞬间变得尤为沉重,几乎压迫地它无法跳动,只剩下挥之不去的窒息。

我们是朋友,如果要算的话,最多再算个前男友,之后的一切都到此为止。

濑名泉是月永leo最好的朋友,然后永远都是朋友。

“谢谢你愿意和我结婚。”

我听得出他声音里的哭腔,我听着这个男人不稳的声线突然很想哭。

他为游君笑过痛过哭泣过,甚至每每他的眼睛在下雨,心里也还在为他的游君打伞。

他付出了所有的爱情,才在最后终于得到了他最想要的。

他终于伤痕累累地如愿以偿。

我弹钢琴的手抖得厉害,几度快要弹不下去。

我知深知游君对他来说的意义,是感动也是救赎,是茫茫黑夜里的光。

我不知道该是哭还是笑,一时间表情扭曲了起来。

这么好的人终于拥有了幸福,可他的幸福却不在我身上。

人生很长,过去挺好,但我知道我也只能陪他走到这里了。

直到最后,我也终于放下了,如果我的濑名能够觉得幸福,大概我怎么样都不会觉得太寒冷。

我自嘲地笑出声,然后听见身后传来一句郑重又显青稚的话语。

“泉前辈,”

“余生请多多指教。”

琴键上终究还是落下了一滴水渍,大抵是我荒唐的青春划下的句号。

未来余生,请不要让他再让露出难过的表情,不要再让他哭泣了。

这是月永leo最后的致意。

PS1:小说更新频率为每天一更(看情况调整),长篇小说会进行分割后多天分发

PS2:各位同学的稿件只要按照标准投稿后我们就会收到,请不要担心稿件是否发送成功。

PS3:题材方面不受限制,只要不是违反互联网相关法规的内容即可(你懂的)

标签: 耽美 同人
分享到:

    花卷儿葛格

    发布新闻:830

    本文相关

    相关漫画
    相关动画
    • 偶像梦幻祭

      偶像梦幻祭

      作者:乐元素公司

      类型:校园 歌舞 励志 女性向

    近期热评

    漫画APP客户端

    动漫之家—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5 dmzj.com,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7012542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