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动漫之家 > 宅新闻姬 > 大杂烩 > 【原创】幽灵少女与少年——《囚禁之森》
杂类

【原创】幽灵少女与少年——《囚禁之森》

本栏目长期入口为APP端新闻页面的第个大图哟!!

投稿信箱:【shougao@dmzj.com 】

投稿格式:XX同人或原创-标题-TAG-作者/动漫之家ID

请附带文档或TXT附件,如投稿格式不对不予通过

投稿通过后的文章会逐步发送上线

欢迎大家前来投稿

如果遇到特别对胃口的,会有编辑姐姐来邀请你一起出本子哟~

原创同人汇总页:点此跳转



他想,那些美丽,也许曾经真实的存在过,而那时的美丽,不过是森林之花的一场幻梦。

那个幽灵少女,一定也把自己的妹妹当做美丽的梦吧。


作者:香椎亚贵


14年前

被重重山群包围、几乎与世隔绝的落后村落里,此时所有的村民正聚集在村长房屋前的院子内,一对面露悲痛的年轻夫妇站在这大约有三十几人的最前面,被围在中心的白须村长也是一脸沉痛惋惜。

男人扶着几乎站不稳、泣不成声的妻子,他虽未流泪,但眼睛里已有泪光闪现,只见他朝着村长深深低下头,声音略哽咽地说到:“请求您……至少出力帮忙寻找我们的两个孩子……她们已经失踪了一天一夜……我们已经完全没有办法了,她们还那么小……”

村长面色凝重地点头:“自然是要去找一找的,只是……”后面的话他无法说出口,但在场的人皆明白那句话是什么。

“……今年也是这样啊,已经无法再找回来了吧,真可怜……”

“果然那片森林被诅咒了,我们可得看紧自家的孩子,千万不能靠近那片可怕的森林……”

“真的是那片森林夺走了大家的孩子吗?这里本来就是深山,失踪的孩子被凶猛的野兽吃掉也不奇怪啊。”

“可消失的孩子连尸骨也找不到啊,以前有人失踪了还不是满山的找,结果连衣服鞋子甚至是脚印都没找到啊,肯定是那片森林里住的妖怪……”

周围的人小声地讨论着,村长的眉头颦成“川”字,他说:“不要胡乱猜测,这次大家就出出力帮忙寻人,兴许能寻到那两个孩子,这是现在我们唯一能做的事情,那么不要再耽搁,我们快些动身上山找人吧。”

一声落下,村民便各自散开,带着并不算希望的希望去寻找失踪的两个少女了。

距离这个村落约有几十米的地方地势较低,也不算崎岖,而那里被一片蓊郁的森林覆盖着,这片四季常青的森林就是村民口中所说的“被诅咒的森林”。谁也不曾进入到这片森林,传言说只要进入到这片森林就无法出来,而每年村里必然会有几人突然失踪,失踪的人连脚印都找不到。似乎曾有人大胆地进入森林寻人,但一去便再也没有回来,因此,这片森林被他们称作“被诅咒的森林”、“会吃人的森林”,被他们恐惧着。而这片森林实际占地面积并不算很大,地势较低,并不能算作是容易迷路的地方,谁也不知道进入了森林的人究竟遇到了什么,因有先人为例,谁也没有勇气进入那片森林里一探究竟。他们只是不停告诫下一代这片森林的恐怖之处,尽管如此,每年也会有几人突然失踪。这片从外观看上去没有任何特别之处的森林因此在此地成了谜一样的存在。


==================分割线=======================


少年正在一片残留着雾气的森林里穿行。

似乎才下过雨,曲折的山路上处处可见水洼,山路也因此变得泥泞且滑,茂密的丛木叶上挂着或托着晶莹的水珠,空气也十分阴凉潮湿,阳光大部分被茂密的枝叶挡住,只有少许透过树叶的缝隙斑驳地映射在丛木、山路上。

他拖着疲惫的身体毫无目的和方向地行走着,深色的双眸里满是迷茫——他不知自己为何会在这样的地方行走,也没有任何记忆,甚至不知道自己是谁。在他有所意识的时候,他就已经身处此地了。

时不时会有从高处的树叶上落下水滴砸在他清秀的脸颊上,濡湿了他的发梢、眉毛,薄薄的雾气萦绕在森林里,一丝风也没有,也听不见虫鸣、鸟叫,森林显得十分静谧,他耳边回响的只有他的脚踩在湿软且滑的地面上的啪嗒声音、双腿与草叶摩擦的窸窣声以及水滴落到草叶上的细微声音,静谧的令他觉得好像只有他一个人存在于这个世界。

眼前的风景虽说秀美清幽,但他感到了恐惧,来自于孤独的恐惧。

他感觉自己似乎走了许久,然而还未有走出森林的迹象,更未遇到一个人影,这令他的恐惧开始扩大。他不禁加快了脚步,渐渐地跑了起来,额头上渗出汗珠,却是冷的。

他是谁?这里又是哪里?他怎么会在这里?他又为什么一点记忆也没有?

他怀抱着这些无法解答的疑问,在森林里奔跑着。

为什么见不到一个人?!这里……会有猛兽吗?他的恐惧愈来愈大,由于地面实在太滑,他好几次扑到在地,白色的衬衣被泥水糊得惨不忍睹,他的手臂、脸颊上也沾着泥巴。

当他跑得气喘吁吁,扶着树干才能站稳的时候,眼前的景色出现了变化:不再是密密麻麻的树木,不远处视野变得开阔许多,那里的地势相对低一些,因此有很大的一片水洼,不,也许将其称之为沼泽比较恰当。几棵树挡住了去路,他无法靠近沼泽,只是茫然地四处寻望着,期望可以看到一个人影。

不久,他忽然发现水面正荡漾着串串波纹,也许有人在这里!他有些惊喜地想着,赶紧沿着可以行走的地方朝沼泽靠近。有些带刺的树叶划破了他的手臂,他也毫不在乎,只是拼命拨开灌木。终于,他来到了沼泽的边沿,水面上的涟漪还未消失,他循着涟漪扩散的方向望去,忽然在地势较低的沼泽边沿看到了一个少女。

真的有人!

那个少女身上围着一块深色的布,露出了雪白的肩膀、胳膊及小腿,此时她正背对着他所在的方向,垂着头弯着腰,双手揉弄着头发,似是在洗头。

“那个,打扰了,你好!”他站在原处,朝那个少女喊道。

少女身体一震,停止了动作。她保持着弯腰的动作缓缓转身,用手拨开挡住视野的长发,当她看到少年后惊愕了十几秒,忽然因脚下一滑跌进了沼泽,激起了大片的水花。少年心下一惊,赶紧朝少女那边跑去,无奈路被密密麻麻的藤蔓挡住,他便把心一横,身体朝着沼泽跳了下去。

幸而沼泽的水并不太深,他从水中站起身,吐出了灌进口里的水。他惊奇的发现这沼泽里的水没有想象中那么冰冷,反而很温暖,而跌进沼泽的少女此时也安然无事的站在沼泽里,不过她正急着寻找从身上滑落的布,一时水花四溅,水面不停泛着波纹。少年如木头一般站在原地,重新用那块布遮掩好身体的少女背对着他,支支吾吾地问道:“你……你什么也没看到吧……”

回过神的少年满脸通红,他把目光放在别处,同样支支吾吾的回答:“没……没有……”

“那就好……你是什么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少女似是因为害羞而背对着他问到。

少年黯然答道:“我也不知道……不知道自己是谁,又为什么会在这里,也许你不会相信……”

“那你不是跟我一样吗?!”少女猛地转身,激起一串水花,她双眼似是闪着光一般看着少年,后者也才看清了她的面容,内心惊叹着少女是如此可爱动人。

“跟你一样?你也是这样的吗?没有记忆,什么都不明白……”

少女用力点头,露出淡淡的微笑:“我在这里生活了十几年,从没有见过一个人,也不知道自己是谁,只是察觉到的时候就已经在这里了,而且我也无法离开这里……”

少年听言便保持着沉默,他想,一个人孤零零在这片森林生活了十几年,那种寂寞的感觉他无法想象,但是对于孤独的恐惧他还是深有体会的,心里感到十分沉重。

正在他纠结于如何开口安慰少女的时候,少女说:“既然你也不知道自己是谁,又该去哪里的话,那就跟我来吧!我住的地方就在这附近……老实说,我能在这里遇到你真的很高兴,在此之前,我与人对话的景象只在梦里出现过,所以,你不介意的话……”

少年想不到自己要拒绝的理由,他同样因为遇见了少女而感到十分安心,而自己也确实没有地方可去,想到这里,他点头回答:“好,如果我没有给你添麻烦的话……”

“不不,怎么会给我添麻烦呢?倒不如说我高兴得不得了,你简直像神明大人赐给我的礼物一样……”少女激动地说着,似乎有些害羞而游移着视线,可爱的脸颊染上了红云。

就这样,他跟随着少女来到了一座古旧的房屋门前。一条曲折的小路在台阶下延伸到森林深处,水洼似一块明亮的镜子,清晰地倒映着树的身影,同时也晶亮地反射着太阳的光芒,十分美丽。他发现来到房屋的沿路上生长着一种奇异的植物,它们盛开的白色小花似在发着光一般,十分美丽惹眼,远远地看到薄雾里数个萤火一般的亮点招摇着,正是它们盛开的花;在树根的附近还能看到五颜六色的蘑菇,伞上面的花色斑点像是它们对着自己俏皮地微笑问好。而看上去年数已久的房屋的墙壁上爬满了藤蔓,屋顶上的瓦片缝隙生出了小草,古旧的房屋看起来与清幽的森林融为了一体一般,他感到的,是微微的暖意,原本惶恐不安的心情也因这片美丽的景象变得平和起来。

少女已推开了木门,木门发出悠长的吱呀声,那声音听起来是那么令人愉快,少年本欲再次道谢地时候,忽然察觉到了一个异常的景象。

已打开的木门上垂着一双透明细长的腿!

他十分震惊,愣愣地将视线朝上面移去,便与一个坐在门上的“少女”视线相对。那个“少女”的身影是半透明的,他甚至可以看到她背后的墙壁的颜色。

这、这是什么……

他惊讶地说不出话来,只是怔怔地用手指着少女,身体僵直不敢动弹。

“幽、幽灵……”

与此同时,那位“少女”露出了淡淡的惊讶,与少年对视了一会后,她从木门上轻飘飘地跳下,少年视线追随着她的动作,发现对方的双脚根本没有沾地,而是悬在空中。他更是惊恐地说不出话来。

“我先去换衣服了哦,你先在这里等一会吧。”少女对他说了那么一句后便跳着进了里屋,少年来不及阻止她,一声“等等”也没说出口。

而那位幽灵少女停在他身边不远处目光淡淡地打量着他,他说不出的不自在,感觉分外怪异又别扭。

怎么办……要逃吗?

他侧身以避免与对方对视,心里既害怕又困惑,少女说一直是她一个人生活,这句话的意思该怎么理解呢?毕竟,幽灵不能算作“人”,少女也许知道这个幽灵的存在,不过也有可能不知道……

他,是不是该装作没看到比较好呢?

“原来你看得到我呢,这真是令人意外。”幽灵忽然飘到他的面前,以不像是这个世界般的空灵声音说到。

他听到幽灵的话后瞪大了双眼,身体不自主地后退,后退,直到他的背撞到门限才被迫停住动作,而幽灵面无表情地朝他靠近,靠近,她美丽的面容已近在眼前。

怎、怎么办……

现在装作没看到估计已经晚了,那么他还是先别跟这位幽灵小姐说话比较好吧……他不由咽了咽口水。

静默了半晌后,幽灵与他拉开了距离,不知为何,少年从她的表情里隐约感觉到她的悲伤。

“请尽管安心,我暂时不会加害于你,大概。”

幽灵面无表情的说道。

少年则拼命转动大脑想要理解她这句话的意思。

“真奇怪呐,还没有人闯入这片森林还能活命的,莫非,你是特别的?”幽灵一手支着下巴说道,少年虽然不明白她说的是什么含义,但感觉不太妙。这个幽灵,也许很危险……

“她……她知道你……你的存在吗?”他艰难地问她。

幽灵一瞬间露出忧伤而失落的表情,但很快恢复了面无表情:“那家伙不知道我,一直。”

“诶?”

“能看到我的,现在只有你。”

少年还在怔忡的时候,少女已换好衣服从里屋走了出来,她红着脸颊对他说:“已经可以了,请进来随便看看吧。”

“……好。”跟随着少女脚步的同时,少年时不时回头看向那位幽灵,幽灵只是飘在门前一动不动,明明面无表情,他却觉得她很孤独、悲伤,这是为什么呢?

夜晚来临后,这间房子自动亮起了灯。少女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她对少年说她每日三餐的饭菜会定时出现在大门口,而这片森林确实只有她一个人,她还曾经特地等在那里,想弄清楚是谁送来热气腾腾的饭菜,或者又是怎么出现的,但还是不知道。

“只是眨眼的瞬间,它们就出现在这里了。时间一长,我也懒得去弄清楚缘由了。”

少年则想到了那个幽灵,也许她和这有些联系也说不定。

森林入夜的时候,他本想着也许会有些虫子飞进屋里,便准备关上门窗,但少女却说:“这里除了我和树木,什么也没有,鸟也好,虫也好,半只都没有哦!”

少年愣了,他虽说的确失忆了,但脑袋里姑且还留着一些知识常识,森林里理应比城市拥有更多的动物才对,而这里居然一只鸟虫都没有,这确实有些不符合现实了,他也是到此时才开始怀疑自己可能身处一个异世界——也许在梦里,也许这就是现实。他想起自己在森林乱跑了一气,一路上确实没有听到虫鸣鸟叫,也没遇到,猛兽更不用说了,一只也没见到。幽灵好像还对他说“进入到这片森林居然没有死”之类的话,那么,这个地方,到底是怎样的地方呢?

少女在入睡之前,对他说了许多的话。

“也许你会觉得我很烦,但是,我还是忍不住想要与你多说一些话。”

“没关系,你尽管说,我会好好的听着。”

“谢谢你,遇到你真的太好了,你果然是神明大人送给我的礼物呢!感谢神明大人,我好开心!你也许不知道,我从很小的时候就在这里住了呢,那时我还不会说话呢,更别谈写字了,但是,现在的我能写很好看的字哦。”

“为什么?”

“我似乎有一个姐姐,但我并不能确定这一点,记忆很暧昧,在我还很小的时候她似乎牵着我的手带我到处去玩呢!可是,记忆实在太模糊,也许只是我做过的梦而已,你看,我在这里一直都是一个人,没人陪伴,更没人说话,太过寂寞了,所以……关于学会说话写字,是因为我在梦里的时候,有个看不清面容的姐姐教我这些,她还给我讲了很多关于这个森林以外的故事呢,在梦里的时候因为有她陪我说话,给我讲故事,我甚至都不想从梦里醒来呢!也多亏了她,我才能一直在这片森林里活下来,无忧无虑地长大……可是,我从梦里醒来的时候就记不起她的长相,我只感觉她就像我的亲姐姐一样。如果可以的话,我好想再见见她,与她说话,最近很长一段时间我在梦里都见不到她,我很想念她……

“……她告诉我森林外有一个村落,那里有很多亲切的人,大家就像一家人那样和睦地相处着,他们生活得很幸福……”

……

少女在讲累了的时候睡着了,但少年一点困意也没有。他一直默默听着少女诉说的内容,虽然感想不多但莫名地觉得心情沉重。

没有丝毫记忆的他感觉自己的自我像个空壳,对于自己本身的存在都产生了怀疑。

少女和他不同,有着自己的记忆和自我。

他想着少女口中说的那位姐姐,不禁怀疑她是不是那个幽灵。越是想这些,他便越是睡不着,反正这片森林里没有猛兽,他便想着自己可以到房间外面散散心。

在他摸索着走出大门的时候,幽灵小姐的声音忽然传来:“你,为什么不睡觉?”

他在一片通黑的世界里,自然也看不到幽灵,他耸耸肩,如实答道:“我睡不着所以出来透透气。”

“这样啊,你还真是悠闲。”幽灵小姐语气略带嘲讽地说。

“我想问你,她口中说的那个‘姐姐’是不是指你?虽然这个猜测没有根据,但确实只有你与她在一起,所以……”

“你想知道吗?”幽灵小姐的声音有点闷闷的。

他在黑暗中点头说:“她很想念那位姐姐,是那位姐姐支持她活到了现在。”

“……是这样吗?”幽灵小姐有些消沉的问。

“嗯,所以我才会问你是不是那位姐姐。”

“我不过是个等着下地狱的罪人罢了,根本没有资格做她的姐姐。”声音悲伤的说。

少年却不明白那句话的含义。

他便问道:“你为什么如此悲伤?”好像从第一眼见到她时,他就觉得她十分悲伤,那么,她是因为什么而悲伤的呢?

“这与你无关,我好心劝一下你,最好趁早离开这片森林,否则你也会和我一样!”幽灵小姐冷冷地说。

“为什么?和你一样又是什么意思?”他急忙问道,但幽灵小姐好似消失了一般,没有回答他。

他盯着眼前的黑暗,在门前坐了一会后回到房间准备休息,可是,直到第二天天明他都未曾合眼。

早上的时候,少女把自己的早餐分给了一半给他,他最初觉得很不好意思而婉拒了少女的好意,少女一句“如果你不接受那我会很伤心的”让他不得不答应接受,那时,幽灵也在一旁默默地看着,他感觉十分不自在,硬着头皮吃下了原本属于少女的食物。

少女还提议说要不要一起去沼泽泡澡的时候,少年的脸瞬间红到了耳根脖子,坚决拒绝此提议,因此,少年留在古屋门前的台阶上,而少女则独自去沼泽了。少女不知道,少年并不是独自呆在那里,他的身旁,还有一名幽灵少女。

他本想继续追问幽灵那个问题,但看到对方满脸不悦,觉得此时似乎不是询问的时机,因而只能保持沉默。

幽灵只是蹲在那株开着白色花朵的植物跟前,默默地注视着它。

少年也把目光放在那不可思议的花朵上面,惊奇地发现那花朵似乎在散发着光芒,那光芒甚至比太阳还要耀眼炫目。

“你知道吗?这些看上去并不起眼的家伙其实也有惊人的力量,它们有自己的思念、情感,只不过人类察觉不到而已。”幽灵忽然说。

少年望着她显得悲伤的侧脸,又看看那不可思议的花,保持沉默,幽灵似乎并不期待他回答,接着说到:“它们也有生命,在这点上和人类没什么不同。只是,它们比人类更执着于存亡,人类无法理解它们的感情,同样,它们也无法理解人类的感情。”

幽灵忽然淡淡的笑了,像是释怀,像是放弃,像是自嘲:“不过,本质都一样呢!它们过分,我们人类,又何尝不过分呢。”

“我不明白。”少年黯然说道。

“你不需要明白,像你这样的人,安心活在无知里就好。我昨天好心的警告你似乎也没放在心上呢!你,真的不害怕死亡吗?”幽灵站起身,略歪着头看他,眼睛里一点情感也没有。

少年只是摇头:“我不知道,其实,我连现在自己是否活着都觉得困惑。”在他说完那句话的时候,他忽然发现,那白色小花正散发着光芒,而那些光芒,全部飘进了幽灵透明的身体里然后消失不见。

一瞬间,幽灵的脸痛苦得扭曲起来。

少年惊吓地站起身,本欲跑到幽灵身边时她已恢复了面无表情,好似刚才的一幕只是他的错觉。

“你……没事吧?”

“我都是幽灵了,还有什么好与不好的?”幽灵轻蔑地瞥了他一眼,便离开了那里。

这天夜里,少女对少年说她从不会折一朵花、一根树枝,甚至不会踩伤一棵草,这是梦里那位姐姐告诉她的。因为花草树木和人类一样,会生气、愤怒、怨恨,它们虽然不会走不会跑,但会通过释放有毒的物质来泄恨,人类因此中招但对此也毫无察觉。

少年仍是睡不着,依旧摸索到门外坐着。幽灵似乎不在这里,看不到一丝亮光的世界十分静谧,他能清晰地听到自己的呼吸以及心跳声,也只有此时,他才感觉自己好像是活着的。

在他觉得腻了的时候,起身准备回房间,眼角忽然掠过一个微弱的光点。

那是什么?

他转过身,看向那个光点,光点正慢悠悠地朝某个方向飘着,明明是远离自己的方向,他却觉得那光点越来越清晰,变得越来越大,最后他惊奇的发现那光团里竟有一个蜷缩着身体的人影!没多久,这个光团开始拉伸压缩各种变形,看起来简直像有个怪物在黑暗中用它的獠爪在撕扯着光团一样,这令他脊背发寒。渐渐地,那光团越变越小,恢复成最初见到的光点,接着光芒一点一点的减弱,直至消失。

他十分困惑,完全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在光点消失没多久之时,空气里忽然弥漫着一股令人作呕的腥臭味,仔细闻的话还会闻到尸体腐烂的恶臭味,少年觉得胃液开始倒流,已逼到了嗓子眼。

他有十分不妙的预感,但是又不知道这种感觉的来由。

天亮的时候,森林还是老样子,看上去一点变化也没有,但少年没有忘记昨夜的事情,他认为,昨夜一定发生了什么。

这一天,太阳将要沉山的时候,幽灵忽然出现,少年发现她很慌张,只是在同一个地方打着转,似乎在烦恼着什么。

他不放心地走近幽灵,听到她不断地喃喃“该怎么办该怎么办”,她的双手不断拉扯着自己及腰的长发,阳光直接穿过她半透明的身体,地面上一点影子也没有。

“你……没事吧?”

他试探性地问道。

幽灵忽然抬头看他,表情惊恐,两行清泪挂在她的眼角,她看上去是那样地无助而悲伤。

他感觉心瞬间被揪紧。

“告诉我吧,到底怎么了?”

她的泪掉落不停,却未打湿地面。

“森林……森林……有危险了……”

“什么危险?”

“都怪我!都怪我昨天……”声音断断续续。

“昨天发生了什么?”

幽灵却并不答他的话,忽然哭着央求他:“你快、你快带着那家伙逃吧,快点离开这里……求你了……”

他一头雾水:“为什么要逃?到底……”

“没有时间了,求你别问了,拜托你带着她逃离这里,不然,她会没命的,你也是,现在只有你能保护她了……不要让她死,不要让我的罪孽更加深重了,拜托你……”

幽灵声泪俱下地说着,她毫不掩饰自己的痛苦,朝着少年跪下并把额头贴在地面,少年吃了一惊,他急忙弯身想要扶她起来,但他的手却抓了个空,直接穿过她半透明的身体,手心只有轻风拂过。

“请起身,我……我也不希望她死,如果我能救她的话,我会努力的……可是,你会怎么样?你也会和我们一起逃的吧……”虽然你并没有承认,但我觉得你就是一直守护着少女的那位姐姐。这句话是在心里说的。

幽灵身影一顿,自嘲地笑了:“我逃不了的……你是没有常识的笨蛋吧?我都已经死了,还谈什么逃不逃的……”

少年摇头否定道:“不,你要和我们一起逃,虽然你是幽灵,可在这样的状态下的你还不是守护了她十几年,你还可以继续守护着她不是吗?她也需要你啊,她很想念你,所以,一起离开这里吧,离开了这里就能过上新的生活。”

“可是……”

“我会告诉她你的存在,而你之后也必须向我解释这片森林究竟发生了什么,好吗?”少年弯腰朝她伸出一只手,微笑着说。

幽灵几经犹豫之后,颤颤地把半透明的手指放在他温暖的手心。

==================分割线======================

数个小时前,森林外的村落。

村民全部聚集在村长的院子前,他们个个眉心紧皱,满脸愤怒、憎恶,手心里紧紧握着锄具、大刀,似乎要与谁决一死战般。

一个壮汉首先愤声说道:“村长,我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算上昨晚失踪的人,今年已经有十个人失踪了啊,谁也不知道下一个失踪的人将会是谁,比起这样提心吊胆的生活,还不如直接毁了那片被诅咒的森林!就算我们有所牺牲,如果能消灭诅咒的话这些牺牲也是值得的呀,难道你还想再经历亲人被夺走的悲痛吗?”

话一落,不少人附和着要求村长同意毁灭那片森林。

村长有些为难的说:“就个人想法,我也是希望那片森林消失的,可是,如果我们贸然毁掉森林,引发了更大的灾难不就弄巧成拙了吗?”

“可是,难道我们就这样什么也不做等着被森林吃掉吗?村长,这些年来我们一直听你的话不轻举妄动,但是,现在已经不行了,与其恐惧后果还不如大干一番,也许真的可以消除诅咒也说不定呢!我并不是有意要违逆村长,但是,如果村长还是不同意的话,那我们也只好自己去消灭诅咒了。”

壮汉身后的人便齐声道:“他说的没错!消灭诅咒,让那个吃人的森林消失吧!”

村长紧皱眉心,犹豫再三,终于点头:“好,我同意,不过,你们先要将家属安置在安全的地方,离这里越远越好,等家人安置好了,我们再准备烧山吧。”


====================分割线======================


少女还在沼泽边戏耍着的时候,少年找到她后拉着她就跑。

少女还很茫然不解,因而有些抵抗,她在风中喊:“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要这样跑?”

少年脚步不停,说:“这片森林有危险了,我们必须逃离这里。”

“什么危险?森林不是好好的吗?”

“没有时间解释了,你的姐姐不会骗我们的。”

“姐姐?”少女愕然地望着少年的背影,脑袋在奋力思考他的话的含义。

少年看了一眼身旁不远处飘在半空的幽灵,然后朝少女微笑着说:“没错,是你的姐姐哦,一直守护着你,教你说话写字,给你讲故事的那个姐姐,现在,她正为我们引路哦!”

“真的吗?她是我的姐姐吗?”少女惊喜地问道。

少年点头:“嗯,所以现在什么也不要想,跟随着姐姐的脚步就好。”

少女低下头,似是有些不舍地说道:“可是,那个房子里留有我和姐姐的记忆,就这样离开……我,并不讨厌这片森林,它养育着我庇护着我,就因为它有危险我们就必须得离开它吗?它既然有危险,难道我们不是更应该留在这里帮助它从危险中……”

“诶?”少年不料她有这样的想法,不禁停下了脚步。

“不对!就这样逃走是不对的!”少女抬头大喊,“正是因为察觉到了姐姐一直在这里守护着我,那么我觉得自己更不应该离开这里,而是要守护这里才对!守护着我们彼此的记忆园地!”

少年被少女的决心弄得怔住了,他仔细想着她说的话,觉得似乎也非没有道理。

一直保持着沉默的幽灵少女此时忽然一脸愤怒悲痛地低吼道:“笨蛋妹妹!这片森林才不是我们的守护神!它是拆散村民亲人的刽子手啊!若不是因为它,我也不会变成这样,你也不会被困在这片森林里,一直过着孤零零的生活啊!你不知道,到现在我们的父母都会在做饭的时候准备好我们的那份,若不是这样的他们,你也活不到现在啊!为什么不明白?”说着,幽灵少女掩面而泣,泪水不断从她的指缝间溢出来,“你知不知道,因为它,我和你受了多少的罪……我又犯下了多少不可饶恕的罪孽……”

但是,少女却看不到这样的姐姐,只是眼含坚定的望着少年,表明了自己的决定。

少年的视线在两人之间徘徊,他一时之间还无法决定自己该怎么做。他想,如果他的自我还在的话,他会做出怎样的决定呢?

在踌躇的期间,他眼角发觉少女脚旁的一株盛开着白色花朵的植物此时正在轻轻晃动着身体,星星点点的白色光芒慢慢朝着少女聚拢,他直觉性的感觉不妙便将少女拉向一旁,光芒则依然朝着少女飘来。

“不要!!”幽灵少女突然大叫,一个闪身张开手臂护在少女身前,光芒便钻进了她的身体,她立即痛苦地呻吟起来。

“快……快逃……”幽灵少女神情痛苦地央求着少年。

“你也与我们一起逃吧!”少年向她伸出手,坚定地说道。

不知为何,这次他居然握住了幽灵少女的手,触感冰凉。

少女不知为何失了神,双瞳失去了焦距。

他拉着两个少女,奋力地朝着森林出口逃去。

“不行,森林之花已经醒来,布下了结界,我们……已经逃不出去了,这也是我的妹妹无法离开这里的原因。”幽灵少女绝望的说。

“没有突破结界的方法吗?”

“要是有的话,我早就带妹妹一起离开这片被诅咒的森林了……”

少年侧眼望了望身后追着他们的光芒,朝幽灵少女问道:“那些发着光的花就是森林之花吗?”

“是的,它们是支撑整片森林生存的核心力量……只要我们有想离开这里的举动,它们就会张开结界阻止我们……”

“为什么阻止我们?”

幽灵少女此时阴暗地笑着回答:“因为,我们是它们珍贵的食粮和养分啊。”

少年闻言脊背顿时恶寒一片。

他也总算理解了幽灵曾说的“进了这片森林就会死”的含义,可是,他想到少女不是十几年都生活在这片森林的吗?但是少女现在依然活着……他寻求解答地朝幽灵少女望去。

幽灵少女自然理解他的意思,有些无措的偏过脸去。

他们的脚步,不曾停过。

他们的身后,白色光点还在增多,不紧不慢地追着他们。

而他们每经过一株开着相同白色花朵植物的时候,白色光点就增多一倍。

少年虽然拉着幽灵,实际上感觉不到她有一点体重,因此只能算作拉着失神的少女逃跑着,不过,很奇妙是他却没有疲惫的感觉,脚踩在湿滑的地面也没有摔倒过。

“我听得到那些花儿的声音。”幽灵少女突然说。

“诶?”

“森林即将面临灾难,我也是通过它们才知道的,不过,说到底,这危险也是由我引发的。”

少年讶然看向她。

“为什么?”

“为什么?因为我和它们是一体呀,我无法反抗它们。”幽灵少女脸上带笑眼睛却不含笑的说道。

少年不明白她想要表达什么,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她看着他,用嘴型说“可是你不同,你可以反抗它们”。

少年眸中闪过惊异,忽然停住了脚步,他半扶着少女的身体,眼睛定定看着幽灵少女。

他的脚边,正好有一株开着白色花朵的植物。

白色光点群正在朝他们逼近。

“为什么这片森林没有一只虫一只鸟,也没有猛兽呢?因为——它们全被森林之花吃掉了啊!村里的人也是,每年至少会被它们吃掉七个人。

“也许你看不出来,这看似美丽的森林下面,可都是各种动物和人类骇人的尸体呢!这片森林本来在很久之前就已经毁灭了的,被人类毁灭的,可是它们求生的欲望太过强烈,导致了这种白色花朵的诞生,它们依靠动物的生命能量将森林恢复了原本的样子,并且做到了四季常青,不受四季气候的影响。从此,只要误入这片森林的动物人类都会被它们困住然后吃掉,以维持着这片森林的生命。

“我五岁的时候和年幼的妹妹误入了一个山洞,没想到竟然进入了这片森林,我在察觉到的时候自己就已经死了,变成了幽灵,我的妹妹因为那时森林正好摄足了能量而躲过一劫,但她也因此被困在这里,那时她还不会说话……我想保护自己唯一的妹妹,所以想了各种办法,因为我已经是个幽灵,对森林而言已经没有用处,所以在夜晚的时候我可以离开森林……想必你也察觉到了,为什么我的妹妹在这吃人的森林里可以活到现在呢?并不是她有什么特别的力量,只是我用别人的生命替代了她的生命,十几年,我都依靠着这个手段让自己的妹妹活了下来……我并不期望自己可以得到救赎,我只要等着下地狱就好,但是,我真心祈求我的妹妹能够逃离这片充满血腥尸臭的森林……”

幽灵少女淡淡地微笑着,张开了自己的手臂,自己作为屏障,把身后的光点挡住,使其在自己的身体上聚集。光点居然没有再向少年身前逼近,只是围绕着幽灵少女飘飞着。

“最后,”她用口型说,“我终于发现它们的弱点,以前它们对我说绝对不能伤害一草一叶,我也如此传达给自己的妹妹,我原本认为这里没有什么特殊含义,只当做它们是在自我保护。植物本身的弱点就是不能跑不能动,想到这一点后我突然发现,假如把这些森林之花连根拔起会怎么样,可惜到现在我才明白这一点,身为幽灵的我无法做到,但是,还有你,你可以做到我做不到的事情。

她顿了顿,接着用口型说:“你如果明白我的话就按照我说的来做,我的妹妹,就拜托你了……”

“可是你会怎么样?”少年严肃地望着身体变得更加透明的幽灵少女,心揪得发疼。

“我已经是半只脚踏入地狱的人啊,我也没有资格乞求神明的宽恕,请不要再顾虑我,村里的人已经准备把这片森林连同附近的山都烧掉哦,在大火到来之前,解除森林之花的结界快点逃出去吧,这是我最后的请愿。”幽灵少女的身影变得越来越透明,那些光点似乎正在吞噬她。

少年眼角溢出了泪,他颤抖着身体,弯下腰,咬牙将那株植物从湿软的土地里连根拔起,在被拔起的瞬间,白色花朵迅速凋谢,整株植物也很快枯萎了,他惊讶的发现,被翻开的土层里,露出了一截不知是人还是动物的灰黄骨头。

“再见了,救了你,真好……”那是幽灵少女消失前说的最后一句话。

少年拉着少女,泪流满面地朝前方狂跑。每当他发现开着白色花朵的植物就将其拔起,森林里的白雾渐渐消散,白色光点也慢慢减少,在他已经看到森林的出口之时,森林开始被大火侵蚀。

没有了森林之花的庇护,森林很快被火舌舔尽,少年站在离森林较远的山坡上目睹着森林被毁灭殆尽的景色。

他想起自己最初在森林里迷路的时候,看到的美丽的景色。

他想,那些美丽,也许曾经真实的存在过,而那时的美丽,不过是森林之花的一场幻梦。

那个幽灵少女,一定也把自己的妹妹当做美丽的梦吧。

他还没有恢复记忆,但是却有了这样的一个想法:至少这次,我是来见你的。

标签: 原创 同人文
分享到:

    纱布小编

    发布新闻:371

    近期热评

    漫画APP客户端

    动漫之家—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5 dmzj.com,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7012542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