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动漫之家 > 宅新闻姬 > 大杂烩 > 【同人】勇者的故事——《勇士的归还》同人
杂类

【同人】勇者的故事——《勇士的归还》同人

本栏目长期入口为APP端新闻页面的第个大图哟!!

投稿信箱:【shougao@dmzj.com 】

投稿格式:XX同人或原创-标题-TAG-作者/动漫之家ID

请附带文档或TXT附件,如投稿格式不对不予通过

投稿通过后的文章会逐步发送上线

欢迎大家前来投稿

如果遇到特别对胃口的,会有编辑姐姐来邀请你一起出本子哟~

原创同人汇总页:点此跳转



城镇已经变成废墟,没有一名幸存者,一颗宝石在废墟之中闪烁着光芒

兀的,一只如同树枝般干瘦的手从废墟中伸出,紧紧握着那枚宝石。

作者:沉寂仅此


       清爽的午后,阳光正好,这种时候泡一杯清茶慢慢饮用,就是每日最为放松的时候。

  西木—鲁尔同往常一样,坐在二楼阳台的躺椅上,桌边是一壶自己泡的清茶,看着被誉为新兴产业的报纸。

  他在上面寻找着和他的两位踏上讨伐魔王征途的消息,从古至今,有着无数勇者踏上讨伐魔王的征途,用以维系这脆弱的和平生活,但不管是故事还是传说,送来没有听到过勇者打败了魔王的事迹,人们唯一能够知道的,就是勇者一行人,未曾回到过家乡。

  不过最近几年,似乎勇者以及他的伙伴能够埋骨家乡的事情变多了……利用操纵尸体的黑魔法,让客死他乡的旅人能够回归故土,两种人们心中截然不同类别的事物融合在了一起,当时还在社会上掀起了热议,并以这为契机,黑魔法摘掉了长期以来肮脏邪恶的一面,据说是神殿做出了相应的退让。

  关于我的两位哥哥,南土,东风,双子勇者,他们的信息,已经不在这报纸上出现多久了呢?半年了,自从半年前最西边的王国国君以最高规格的宴会宴请他们的事情刊登在报纸上之后,关于他们的信息,似乎就再也没有了,随之而来的是一些新晋为勇者的人们。

  挂在桌子上的摇铃发出脆响,有人在摇着下面的门铃。

  这家魔法药剂店中午是不开门的,难道他们连这点常识都没有吗?

  西木穿上挂在椅子上的黑夹克,穿过一面墙壁上贴满了和两位哥哥有关的报纸,一面壁炉上挂着一对夫妻和他们三个孩子的照片的房间,从旋转的楼梯往下,从柜台处可以模糊的看到那边玻璃门外一位穿着魔法袍,带着一颗水晶球的个子偏矮的少女,以及她身后带着斗篷的男子。

  心中突然一紧,总觉得是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快步地走到门口,口中轻吟着接触门锁的咒语,拉开玻璃门,感觉到这名少女似乎一直在施法,而她身后的男子身上总给人一种说不出的奇怪气息。

  “是,买东西的吗?请进。”西木让开一条道路,那名少女却似乎不急着进来。

  身后那名穿着斗篷的男子用他那双结实的手臂拉开帽子,露出了帽檐下隐藏的面容,和西木同样的褐色头发,脸上因为长年风吹日晒而显得棱角分明,不过此时他却闭着眼睛,嘴唇紧抿,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二哥,你回来了吗?二哥?”这是他的二哥,东风,与他走时相比整个人结实了很多。

  “二哥,你皮肤有些苍白,来来来,先去楼上休息一会。”西木下意识的忽略那名少女,搂着他二哥的肩膀,自顾自的在说这话,一边有些小心的将他二哥带到二楼的阳台。

  在穿过那个充满回忆的房间的时候,那名少女看着墙上和壁炉上的东西有些发怔。

  “二哥,不认识了吗?走得这么慢,我重新装修过了,墙上的东西有些,太过于矫情了呵呵。”西木将东风扶到了座位上,帮他斟满了一杯茶,也帮那名少女倒了一杯茶。

  西木开始诉说起这几年他是怎么过来的,怎么样与一名女孩子相恋,分手,东风只是闭着眼睛听着,时不时的点点头。

  “二哥,你也说句话啊,你们这些年过得怎么样,每次从报纸上看到都是你们如何如何的优秀,果然我当初就该和你们一起去的,哈哈,是吧,二哥,是吧………”西木渐渐说不出话,语气中带着几分哽咽,然后一边摇着头一边用手捂着泪水逐渐涌上来的脸。

  “我大哥他,怎么样了”西木的语气仍旧无法平复。

  “他那时还在前往魔王殿的路上。”少女代为发言。

  “你二哥他已经……”

  “我知道,我当然知道,你可以先出去一会吗?我想要和我二哥,再多呆一会。”西木出声

  那名少女默默站起,向着门扉走去。

  “还有,谢谢你。”西木出声,他看着他二哥,眼神中说不出的复杂。

  二哥,你们究竟,遭遇了什么,大哥他,为什么还要这么的坚持。

  说好的,会一起活着回来的呢?西木抱着东风冰冷的尸体,为什么?

  为什么?

  你们究竟,发生了什么?

  ————————————————

   【这是在南土和东风踏上征途时的故事】

   夜晚,沙丘之上,火堆照亮着四周,使这里不被黑暗所吞噬,火堆边上面对面坐着两个青年。

    南土用药水清理着手臂上散发着黑色气息的伤口,然后用绷带缠上,【居然中了诅咒的毒液,要是我们的弟弟也在就不用那么麻烦了。】黑色的诅咒还在缓慢而持久的吞噬着南土的力量。

    【当初这不是我们的决定吗?想要使我们这一支血脉不至于断绝,所以通过抽木签决定谁留下,弟弟他还真是傻啊,居然会相信我们两个不会出千。】东风喝着烈酒温暖着身子,以及让一直绷紧的精神稍稍放松,他已经调试好的弓箭就这么放在膝盖上。

    【啊啊,不管怎么样,真希望还能够和弟弟亲切的拥抱一下然后嘲笑一下他明明最小却最早结婚啊,哈哈】东风的笑声划破了这宁静的夜空。

    【东风,你有没有注意到,似乎越是临近魔王城,这周围的骸骨就越少,难道说是因为魔物逐渐变弱了?】处理完自己的伤口南土整备着自己的防具,至于自己的武器:分裂战斧,早在一开始就被清理好了。

   【我觉得是因为被直接吃掉了,变弱了是不可能的。】从古至今还没有任何一组勇者打败魔王的事迹传来,也因此,各国国君对出征的勇者下的许诺越来越高,以及宴请他们的规格也极致奢华,所有人都给予勇者衷心的祝福,但谁都知道,这是一场没有归途的冒险,因为直到现在,还没有任何一幅与魔王相关的画像流传出,有的只是那些所谓的妖魔化的克苏鲁造型。

    东风也有些喝醉【说真的,很想再回到那个家,就像小时候那样,我们围坐在一张桌子上吃饭啊。】他揉揉有些发红的眼睛,起风了?火苗却很平静地窜动着。

    南土默不作声,他内心的想法与东风是一样的,但他不能够和东风一样那么直接的表达出来,他能做的就只有鼓励。

    【穿过这片沙漠就是魔王城了,等到我们打败了魔王,就能够一直在一起了,不对,到时候我们迎娶的可都是公主了。】

    听到南土的话,东风只是笑【你说的没错,到时候可有的西木弟羡慕的了。】

    【好了,东风,你先睡会,我来守夜。】南土整备好一切,将战斧放在膝盖上,看着背对着他躺下的东风,他的身子在轻微的颤抖。

    东风强忍着不让自己流眼泪,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喝了酒的缘故,平常压抑的感情爆发了,对于前路的恐惧,对于自己可能明天就会死去的害怕,对于哥哥没说,但是越来越恶化手臂的担忧,又不能把这份绝望的心情表露出来,那对于他们这两个人的组合是毁灭性的打击。

    深夜,四周一片寂静,南土喝着强效提神剂,重新打起精神,监视着四周,他并没有叫醒熟睡中的东风,弟弟理应当受到更多的照顾,布置在周围的禁戒铃却唐突的响起刺耳的声响。

    这可真是会挑时候,南土已经拎着战斧站起,同时熟练的向着天空中展开照明卷轴,天空中出现的魔法阵照亮了这一片天地。

    可以清晰的看到土丘之下那些向着这边移动的突起沙丘,这些就是有着沙漠吞噬者之称的吞噬蠕虫,它们能无情的将擅闯这片土地的入侵者击杀,而后吞噬,这可能就是为什么在这片沙漠中前人的骸骨很少的原因了,不需要南土提示,东风已经站在了他的背后。

    “看来将会是一场苦战啊,这么多的数量,不过,不管怎么样的危机,我们兄弟二人都能够度过的吧”东风像是在给自己打气一般。

    “嗯,没错”南土说完,从沙丘上高高跃起。

    所有挡在我们面前的事物,不管是什么,我都会打败给你们看的,南土暴喝一声,重重向着沙地砸去。

——————————————————————

      晨光微熙,这边已然结束了一夜的战斗,南土将斧子插在地上,喘着粗气,受伤的左手似乎有些失去了知觉,好险,刚才差点就被吞噬蠕虫口器前端这锋利的触角给扎个对穿,那样的话,现在自己可能就无法再站着了,生命本身,就是如此的脆弱,无论魔法和武技发展的多么强力,人本身还未进化到那么高的水平。

    “东风,怎么样?还好吧?”南土最为担忧的还是他的弟弟。

    “没事,一切安好”东风微笑着向着南土的方向走来,虽然有些危险,不过两人都还是好好的活下来了不是吗?只要抓紧时间,只消再有几天就能走出这片沙漠,就能够和那个魔王对峙,冒险再长,亦有终点。

     东风面对着朝阳,看着他那个浑身带着血污的哥哥,这不就,白擦拭盔甲了吗?他清晰地看到南土眼中的欣喜消失了,转变为紧张,全身向着这边扑过来,口中还大声喊着什么,不过不知道是因为这点距离太过于遥远还是别的什么,东风完全听不清他哥哥在说些什么,他的腹部,已经被这从地下偷袭的吞噬蠕虫扎穿,带着他将他一起顶到了空中。

     “咳咳”东风始终紧握着弓身,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将它拉满。

     “怒咆·落日余晖”将箭矢高高射向天际,这是他最后能够帮助到他哥哥的了。

     “父亲,母亲,如果可以的话,还真的还想,迟一点来见你们……”手中的弓箭缓缓落下,耳边响起了南土那愤怒的咆哮,不过现在听起来,似乎已经远在天边了。

    南土抱着还没有凉透的东风的身体,眼泪抑制不住的流下,身边那条偷袭的吞噬蠕虫已经完全变为一摊肉泥,刚才还在冲他笑着的弟弟,已经倒下了,南土一时间无法接受这一切,他就要,孤身一人的战斗了吗?这一刻,他很想要帮助他的弟弟回到他们的故乡,那个小镇上,但是不行,他们已经走了那么远了,如果此时回头,他对不起他的弟弟,他对不起那些人民给予他的希望。

    如此,他只能埋藏起内心的软弱,擦干净眼泪。

    “兄弟,对不起,你可能无法回到家乡了,不过,我,可能和你一样。】南土想要先将他的兄弟埋在沙土之中,至少不要受到这阳光的暴晒。

    但是,出乎南土的意料,东风的身体突然站起,捡起了掉落在身边的弓弩,递给了南土。

    南土接过弓弩,眼神中说不出的惊讶,他的弟弟,还没有死吗?不,南土从东风身上感受不到一丝的血气,相反的,只有尸体才会拥有的那种阴冷之感,而且他眼睛紧闭着,动作也略显僵硬。

    等等,所以这是,高阶的黑魔法?能够不用术式直接操控尸体,究竟是什么人,竟然敢这么亵渎我同胞的身体。

    “是谁,快点给我出来。”南土重新拎起战斧,无论是谁,我都要把他劈成两半。

    那边有些隐蔽的沙丘后出现一名穿着魔法袍,戴着魔法帽,身后背着打包行囊的黄色短发少女,她手中魔法杖顶端的水晶球正闪烁着光芒。

    “啊啊,就是你,亵渎了我兄弟的身体吗?”南土飞扑过去,高高挥起手中仍旧沾着蠕虫绿色血液的战斧,向着那名少女处落下。

    “我只想,将他送回故乡而已。”那名少女语气平静,对于生命的威胁似乎毫不在意。

    【hong】斧子砸在沙地上,激起扬沙。

    “你刚刚,说了什么”南土的眼神中有着一些惊讶。

    “我想要,将这些不幸在外面遇难的人们送回他们的故乡。”少女的语气带着丝丝的伤感。

    “可以让我,再稍微的和我弟弟多呆一会吗?以及,谢谢你。”南土放下了手中的战斧,转身,缓缓走到他弟弟身前,开始为他最后一次清理身体。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我是南土·鲁尔,这是我二弟,东风·鲁尔,以及,做这个,不会感觉到危险吗?”南土用绷带包扎着东风腹部的创伤。

    “妮娜,这样的事情危险是有的,但是,比起他们所经历的事情不过是小巫见大巫。”妮娜蹲在南土边上,看着他的一举一动。

    好了,看着重新变的精神的弟弟,南土拥抱了一下他,将地图和身上所有的金币硬塞给妮娜后挤出一丝微笑。

    “我弟弟他,就交给你了,以及,谢谢你,妮娜”南土背过身去,自己甚至还,有些羡慕弟弟。

    “南土,你……”她似乎想要说什么,但话到嘴边又改了口。

    “你一定到成功打败魔王,把光明带回这个世界。”能给予的只有祝福罢了。

    “嗯,一定。”明明谁都知道那是希望多么渺茫的一件事。

     对了,南土想到了什么,想要让他的三弟就这么生活下去就行了,不要想着为他们报仇,不过算了,三弟是最为理智的,他应该会很清楚自己应该做什么,魔王让我们来进行最后的一场战斗。

————————————————————————

    依旧清爽的午后,二楼阳台上却不见了那个一直按时泡清茶的青年,茶桌上有些积灰,房内挂在壁炉上的照片还在,多了一张他们三兄弟在分别之际的合影,以及壁橱上一直挂着的长剑被换成了一把精致的长弓。

    楼下传来了用魔法开锁的声音,预示着许久未归的主人回到了这里,

   一名带着面具的斗篷男子,背上插着一柄剑柄镶嵌着宝石的长剑,身后有着面色平静,穿着披风,浑身包裹在盔甲内的男子,从他裸露在外被绷带包裹着勾勒出如同大理石纹路一般肌肉线条的身体可以看出他常年在进行着高强的战斗,身后背着的战斧有着明显的裂纹和缺口。

    “哥哥,我们,到家了”带着面具的男子发出了难听而又沙哑的声音,如同枯木一般的手中握着的魔法球带着淡淡的光华,他拉开了玻璃门。

    “抱歉啊,哥哥,你刚回来就让你看到了有些脏的地方,灰尘有些多,不过,我们都不会在意这些事情的,对吧,哥哥。”他们二人顺着旋转的台阶往上走着,木制的台阶发出吱呀的声音。

    “哥哥,你就在这里坐一会,茶我就不上了,我去稍稍准备一下,我们三兄弟,终于在一起了。”西木看着南土在座位上坐稳,松了一口气,向着后院走去,他还不能如此轻松的坐在那边,他需要……

    从橱窗拿出那柄铲子,开始如同机械一般在已有的坟包边上挖着土,泪腺已经失去了原本的作用,双手也变成这副模样,层层绷带包裹下的身体已经变成了怎样一副惨不忍睹的样子,这一切,就是为了让哥哥能够回到这个安息之所,这一切……

    对自己而言,都是值得的,因为如同开始那般,他们三人又回到了一起。

    处理完安息之所,西木重新催动起水晶球,南土从椅子上站起,缓慢而又有节奏的下楼,看着他重新站在自己面前,西木给了他最后一个拥抱,两具冰冷的身体无法互相温暖,西木帮他卸下了斧子,摘下了披风,看着他缓缓的躺进最后的处所,西木重新将土盖上,吟诵这并没有效果的祝福魔法,哥哥,对不起,没有人能够为你流泪。

    西木重新抱起那柄斧子和披风,自己这副模样,走到哪里都会被当作是邪恶的死灵术士给击杀的吧,既然如此,不如自我了断,哥哥们,我马上,就回来陪你们了。

    “哦哦,我说怪不得近来似乎给予人类的绝望不够深刻,原来是你们这帮人搞的鬼。”身后传来那西木一辈子都无法忘记的声音,那个视生命如同草芥一般的存在,那个持续的,带给这个世界绝望的存在:

     魔王!

    西木手中的战斧掉落在地上,缓慢的转身,果然,那个将他变成了这副模样的魔王,那个黑气中无法被看清的身影,现在的自己已经了无牵挂,他从身后抽出那柄长剑,斗篷应声撕裂,露出他里面用绷带包裹着的干瘦身体。

    “没想到,你居然还敢在我面前挥剑,你是第一个能够在我面前挥两次剑的人,所以我要给予你嘉奖,那就是。”

    魔王看着挥动着长剑向他冲过来的身影,口中轻松的说出了一个沉重的事实。

   “这个城镇,会与你陪葬。”

    西木的听觉已经变得微弱,甚至感觉不出这身周毁灭性的魔力波动,他现在只想要向前冲,他已经空荡荡的胸腔已经被执念所填满。

    毁灭性的魔法从魔王身前为圆心扩散,西木的面具被摧毁,露出里面那如同死灵一般的脸庞,干瘪,空洞,西木的脚步仍未停下,他向前冲着,向着那光芒的方向。

    城镇已经变成废墟,没有一名幸存者,一颗宝石在废墟之中闪烁着光芒,兀的,一只如同树枝般干瘦的手从废墟中伸出,紧紧握着那枚宝石。

标签: 原创 同人文
分享到:

    纱布小编

    发布新闻:401

    本文相关

    相关漫画

    漫画APP客户端

    动漫之家—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5 dmzj.com,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7012542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