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动漫之家 > 宅新闻姬 > 大杂烩 > 【同人】GOSICK同人-BSW
杂类

【同人】GOSICK同人-BSW

本栏目长期入口为APP端新闻页面的第个大图哟!!

投稿信箱:【shougao@dmzj.com 】

投稿格式:XX同人或原创-标题-TAG-作者/动漫之家ID

请附带文档或TXT附件,如投稿格式不对不予通过

投稿通过后的文章会逐步发送上线

欢迎大家前来投稿

如果遇到特别对胃口的,会有编辑姐姐来邀请你一起出本子哟~

原创同人汇总页:点此跳转


《公路朝阳报》

            头条

       昨夜离奇命案被侦破!

        动机疑为赌局纠纷。

作者:灰狼伯爵


许多的功夫过去了;上坟的人渐渐增多,几个老的小的,在土地间出没。

华大妈不知怎的,似乎卸下了一挑重担,便想到要去,一面劝着说,“我们还是回去罢。”

那老女人叹了一口气,无精打采的收起饭菜;又迟疑了一刻,终于慢慢地走了。嘴里自言自语的说,“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她们走不上二三十步远,忽听得背后“哑——”的一声大叫;两个人都悚然的回过头,只见那乌鸦张开两翅,一挫身,直向着远处的天空,箭也似的飞去了。

                                         ——《药》鲁迅

    一个人。

一个男子孤身一人,向塔的顶端攀登。男人身穿一身黑色大衣,头带一顶同样漆黑的绅士帽。手中的汗浸湿了他的白色棉织手套,但他仍牢牢地抓住栏杆,迫使自己向上移。

“快要鸣钟了,下去吧。”旁边一个似乎是“游客”的金发青年好心地提出建议。

男人轻蔑地笑了笑,全然不顾其劝告,依旧向上攀登。

然而青年也无奈地笑了笑,走下塔去。

亚洛登钟楼,纽约继天启(gosick blue)之后又一个高建筑杰作。塔身呈灰褐色,犹如一把尖利的匕首,贯穿了整个天空。时钟缓缓转动着生锈的针尖,每个一个小时便发出沉重的钟声。而在时钟的上面,在塔的表面,有一层层的,足够结实的大理石台阶环绕,直到塔顶,而周围只有一层铁网起保护作用。若是能登上塔顶,为整个纽约乃至美国青年的自豪。无畏之地——亚洛登钟楼也因此为纽约带来了繁盛的旅游业。

男人这样想着,用力踩着脚下凹凸不平的大理石。下一刻,仿佛就是从地底下冒出来的,是整个城市。由于塔身难以置信的高度,整个城市是如此的渺小。风涌动着,吹乱了男人的发丝。他顾不得劳累,双手紧紧抓住栏杆。帽沿下露出的一双眼睛像野兽一般颇有兴趣地打量着眼前的场景,眼角布下几道皱纹。然后,大口喘气之余,男人抑制不住心中的喜悦,放声大笑。

钟声响起,传遍整个城市,这座塔仿佛都在发抖。男人的身子像痉挛一样不住的颤抖,不详的漆黑大衣在风中摆动。

“我来了。”男人布满皱纹的眼角留下一颗晶莹的泪。

“妈妈,塔上面有一只好~大的乌鸦。”街市中,传来一声天真的童音。

1931年秋,美国纽约。

“在第二次可怕的风暴席卷整个世界之时,新世界的人民不断进行着艰苦地奋斗,最终取得了胜利。如今,被摧毁的大地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如雨后春笋般拔高的建筑物,沿海地区络绎不绝的巨大轮船,发出巨大轰鸣声的宏伟工厂。美国,作为在二战后得以巨大发展的国家,在勤劳的人民的建设之下,必将走向更加光明的未来…………”

收音机夹杂着的“沙沙”杂音中,叙述着热情洋溢的演讲。在纽约一处不起眼的一处,透过半开的玻璃窗,竟能瞧见一张东洋青年的脸。他仿佛刚刚醒来,使劲地揉着半睁半闭的双眼,整理着杂乱的头发。

“久城,你在干嘛!”青年的脖子上架着一个乳白色的电话听筒。

“唔......还在做早餐。”

“快点啦!时间可是不等人的......等等,我还听到广播声。你还有时间听广播!快点去啊!咳咳!不能错过第一时间了!错过了的话会被报社社长撕掉的!要不是昨天晚上我替你做了调查,你早就要被解雇了!错过重大新闻啊!重点新闻!”

“呜哇!知.....知道了!再给我半个小时。再说我也不知道电话会出问题啊……”

“不行,最多二十分钟。”

“你也没必要这么生气吧.......”

“不生气......才怪!完事后请我吃批萨王!芝士双倍的大号版!快点啊!”

面对那头快从电话里钻出来的同事,名叫久城的青年只好勉强答应下来。一片火红的枫叶,慢慢飘进了房中,稳稳地落在桌上。

肉香渐渐传出了厨房。三分钟后,盛着火腿与面包片的盘子走出来被整整齐齐地摆放在桌子上。“还没起来吗?”青年拼命嚼着手中的面包夹火腿,却呆呆地望着与他相对的另一盘还原封不动的早餐,独自一人,对空旷的房屋自言自语。

“今天还真是一个不安宁的一天呢。”青年苦笑了一下,手拿刚刚瞟过几眼的报纸,走进了隔壁的房间,像有所准备似地深吸一口气,:“咳~咳~。”企图引起房间小小主人的注意,“起床啦,早餐都准备好了——维多利加。”

说罢,仿佛上一刻还空无一物地蓬松的白色花边被窝忽然膨胀起来,继而是一声低吟:

“额姆…………”

“醒了吗?”

“…………”

“维多利加?”

房间再一次被寂静包围。从被窝里似乎垂下几丝银线,房间比外面昏暗的多,几道光芒透过窗帘的缝隙照进,有的直接撞在了银色上,反射出一缕缕耀眼的光。青年注意到,在被窝的缝隙中,出现了一对美丽的绿色宝石。

被窝里发出低沉的声音:

“久城……现在几点……”

“啊?哦,现在是六点三十六分。”

“哼╭(╯^╰)╮”

被窝里忽然传来孩童般的抱怨声。

“明明才这么早……”

“是你的不对吧,谁叫你昨天晚上在外面呆这么晚来听音乐。”

青年所说的,是纽约现在这风靡的的,由几位音乐人自觉发起的,以纽约街头为舞台表演的音乐团。

“那是因为我太无聊了……”

“再无聊也不能熬到半夜三更才回来吧。”

“你又是被那些吉他敲晕了头吗,一大早就精力过盛。”

“不是哪,刚才同事来了电话,说是有重要的事要我去看一看,真是的,都是昨天晚上我失职了,今天一大早就来要挟我.....然后我还要去琉璃姐那儿,她又说给你做了几件衣服……话说昨天晚上隐隐约约听到家里的电话在响?”

“一定是你又精神错乱了,久城。”

名为久城的青年并没有生气。他径直走向窗帘。

“嘿咻!”

一瞬间,千万到金光射入房间。

“咕唔!”一个很可爱的声音从被子中传来,原来的绿色宝石被牢牢地掩盖在被子下。许久,一个娇小的身躯从蓬松的被子中钻出,坐了起来。

无论多少次看到她,久城还是不觉倒吸了一口冷气。眼前,是一个其美貌丝毫不亚于模特明星的少女。一头银色的头发仿佛还泛着金光,连接着过去与未来,象征着其智慧与神秘。一头柔顺的长发仿佛与其主人并长,不加任何的编织与打扮,如一道银色的长河,倚靠在层层白色镂空蕾丝包裹的纤细的背上。其白皙无暇的皮肤似乎比价值连城的白瓷还要高贵,让人感觉没有触碰的权利。刚才还朦朦胧胧的眼睛也慢慢睁开,闪烁着太古灰狼独有的,与宝石相媲美的绿色光芒。久城呆呆望着这个娇小得令人难以置信的身影。

维多利加,披着毛皮的哲学家,曾经一度被囚禁于“黑太阳”,成为指引一个国家在暴风雨中求生的核心力量,最终落入历史的暗角中。如今,她却身着白色褶边连衣裙,悠哉地坐在床上,用双手揉着呆滞的眼睛。

“哈~~~~”

一阵天真少女般的哈欠声传来。久城笑了起来,才发现时间不再等人。

“快点起床啦,早餐在外面桌子上,快点,冷了我可不管啦。我大概中午之前回来,在家好好待着啊……”

“啰~嗦。”

“……对了,昨天我似乎真的听到了电话响……”

“啊啊啊?因为太吵了,就把它挂了。”

“什~~么!你可是害得我今天早上就要听从别人的命令,去几个街区以外的地方……啊啊!要是昨天晚上接那个活就好了!”

“反正你都已经睡死过去了。”

久城一边发着牢骚,一边收拾好了东西,准备出门。维多利加仍静静地坐在床上半梦半醒。忽然,有报纸落在床上。

“这是什么?”维多利加睁开已经清醒的左眼。

“这是昨天晚上我就应该完成的报道,本应该叫醒我的电话却被你给挂掉了,弄得现在我要对别人言听计从……”

“明明是它太吵了……哈~呼。”

“你再这样任性我就生气了!啊啊,对了,你看完以后也别愤愤不平的!”

楼梯间传来阵阵远去的脚步声。

“切……”

床上坐着个一动不动的人偶。终于,人偶的小手伸向了报纸。开头便看到了报纸版首的醒目的头条。

       《别墅离奇命案》

    10月16日凌晨(注:为久城他们听音乐会的那天晚上)2点36分,一乞丐在格兰瑞街18号一别墅中发现三具尸体,尸体皆遭钝器袭击。现场有据一餐馆老板称,该餐馆员工曾连续三天三次送餐,每次都闻到强烈的味道。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者表示,现场存在与送餐内容相符的包装盒,在现场尸体中也发现了剩余的还未消化完全的食物残留。然而经初步尸检,三名死者在三天前已死亡……

小小的维多利加偏着头想了想,昨日晚上好像是有电话打来,然后她被吵醒,再然后是……

“喂?久城先生在吗,抱歉啊……哦,我是社长啦,刚才接到通知,说是格兰瑞街……喂!是哪里……哦,是格兰瑞街18号有重要的新闻材料。很抱歉打扰你啊,麻烦你去瞄一眼啊,这一次《公路报社一定要抢到第一线的报道!久城先生!你是一个可靠的小伙子……”

“咳……”

“啊?请问你,啊不,您是……久城先生的母亲吗?”

“咳!咳!”

“啊,很抱歉打扰您的休息!麻烦能把您的儿子叫一下吗?真是麻烦他了……”

“咳咳咳!唔咳!呜呜呜咳!”

“那个!很抱歉打扰您的休息……”

啪。

维多利加已经死死将电话扣下。

就是因为你吗?维多利加死死地盯着报纸。

就是你害得死脑筋久城对我大吵大闹。明明是如此低劣的犯罪方法,哼,那些混蛋警察只会装神弄鬼,无事所所!那些笨蛋警察还是呆在那里绞尽脑汁地傻想,最后哭天喊地地打个电话过来……

维多利加一边大吵一边翻开了另一版。

    《公路朝阳报》

            头条

       昨夜离奇命案被侦破!

        动机疑为赌局纠纷。

     原来雪白的脸马上转变为赤色,肩膀在阵阵颤抖。

     “和想得不同…………这算挑衅吗。”维多利加愤怒地低吟,出奇的像一只发怒的灰狼。五体投地。怎么可能!报纸被揉成一团,摔在地上。小小的维多利加可是高贵的灰狼,灰狼是绝对不能对别人五体投地……至少维多利加自己是这么认为的。床上木偶般的小人涨红着脸,高傲的维多利加使劲揉动着通红发胀的脸颊,仿佛断了线一般,再度倒在床上,缩进了温暖的被窝中。

说实话,自己生气的缘由还不清楚。总之,在经历早晨小小的闹剧后,维多利加拒绝了早餐的阵阵香味。房间再次陷入寂静中……

又不知过了多久,维多利加再一次睁开了双眼,绿色的火焰在眼眸中闪烁。在乳白色的天空中,一个娇小而又奇异的少女悬浮在空中。“是梦吗?”维多利加喃喃自语。少女不知被什么东西拖起,慵懒地撑开酥软的身体,荷叶边在空中飘荡。

一切都不真实,即使是朝阳柔和地照在身上,即使是清风吹拂她美丽的银发,她也没有任何感觉。维多利加饶有兴趣地俯视着大地。“真是美啊……”她似乎不在意此时自身对基本物理法则的违抗,只管舒展开四肢,尽情地在空中漂浮。维多利加曾经看过一本所谓判断梦的书,也明白一些梦的荒唐之处。但是当自身处于其中,就很难辨认真伪了。

所能望即的是一片山谷,在山谷中坐落着一个中世纪样式的建筑群。城堡只有一座吊桥与外界相连,城堡内的几处石制平房中还冒着缕缕炊烟。城堡中的人们似乎在庆祝着节日,每一个人都金发碧眼,扎起来的长发在背后摇荡,这就是传说中灰狼的最后归宿--塞伦。远处传来阵阵炮响,撞击山谷,向更深出飘去。

在一处装束豪华的房屋内,走出了两个人。银发的维多利加不禁睁大眼睛,其中一个黑发青年是学生时代的久城一弥,他紧紧跟随的是维多利加,曾经的维多利加,身着可爱的洁白披肩和蓝色洋群,耀眼的金发随风飘荡。炮声仍然传来,银发的维多利加虽然身处天空,却静静地看着原来的自己,看得一清二楚。

维多利加们相互对视着,美丽的金发与神秘的银发在空中交织,绽放出耀眼的光芒,迷雾在空气中弥漫,笼罩了整个世界。金发不知何时走进她,近到一把就可以抱住她。炮声没了,村民没了,赛伦没了,只有一个黑色身影还若隐若现,其他的事物就像梦中之梦一般飘渺。整个世界似乎只有她们,不,只有维多利加一个人。金色与银色,编制出过去与未来。

银发终于开口了:

“无论多少次想起,都会觉得怀念呢,过去的生活。”

“但是,怀念的只是一种感情,并不是所谓现实的入口。”

“没错,无论我回想多少次,回想曾经的学校,曾经的图书馆,老哥的怪异发型,讨厌的臭蜥蜴,会变法术的布莱恩,以及母亲……我都会清楚的明白,即使我多努力的回想,去怀念,他们都不会再次降临。”

“因为(我)已经是过去,而单纯的怀念是与未来(你)不符的。”

“嗯……

那么我们(人类)即使会流泪,会心酸,也要回忆,是为什么?”

“……所谓人类,不就意味着多愁善感啊……回忆,既是对所逝之物的不舍,也是人类面对未来的起点。”金色微微转过头,瞟了一眼青年的影子。

“那……就是你的未来哦。”

金发再次盯着她,最后微微歪头:“你(我)变了哦。”

嘴角微微扬起。

炮声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轰——”一阵几乎真实的巨大响声,把维多利加从睡眠中惊醒。白色睡衣被汗打湿,蕾丝棉被被胡乱踢到地上,维多利加把杂乱的发丝捋到身后,弯下身子,努力的去够地上的杯子。空荡荡的房间整个房间只有她一人。

“呼,呼……”努力想使自己平静下来。

许久,门被用力敲动————

“是谁!?”

另一边。

“哦,我的班迪——”一个头戴黑色羽帽,穿着艳丽的贵妇惊声尖叫着。她使劲挥动着手中的狗绳,涂满口红的大嘴一张一合。“女士……”久城握着一个小小的记事本,无奈地望着眼前高挑的女人。

“我今天出去遛狗——因为今天起床太早了啊,又无事可做——嗯,当我刚走到这里,我的班迪还在前面跑着——我还好心地松了狗绳,然后轰的一下!什么都没了!哦我的班迪——什么?我忘记了那时是几点……”

现场已是一片狼藉,散落的石块摊在地上,夹杂着几处骇人的毛发和血迹等等。一个废弃建筑被炸开了一个洞,它勉强站住了身,但是马上就要面临拆除的命运,几名警察已经进入到了房屋内,周围还有不少围观者。眼看着没有什么新闻价值了,久城又询问了几个问题,便匆匆跨上自行车。

“先要回一次报社,再去琉璃姐那……”

久城吃力地蹬着自行车,经过一条条街区。耳边传来熟悉的街市音乐团的奏乐声:

“我们生活~在纽约。”

“无忧~无虑。”

“继续生活吧~朋友。”

“未来~是这儿。”

久城紧紧捏着自行车把,用手牢牢扣着宝贵的新闻材料,转到一条无人的街道。路旁全部栽下了金黄的银杏树,落叶从树枝飘落,像轻歌曼舞的金色舞者,漫天飞舞,最后全数在马路上谢幕。有的轻轻打在久城的脸上,车轮转动,带动后面的一片金黄飞舞。

“没想到会这么晚……”

现在已经到了中午。

“最后还是迟到了啊……要扣工资吗……额?那个男人为什么站在巷子里……衣服怪怪的。”久城瞥见石灰泥铸就的森林中,有一个人向他挥着手。满身黑衣的他,像是在举行什么古老的仪式。

忽然似乎是收到命令,金黄色的落叶一齐飞翔于高空。久城的世界似乎宁静下来,他的身体好像被拖起,随着落叶飞舞,终于——重重地摔在地上。

似乎有石粒狠狠地砸在他身上,他本能用手扣在一起抱住头,手上的关节磨出了血,全身的骨骼都在颤抖。他试图站起身,可在地上挣扎了一阵之后,才被剧痛所击倒。有几个人向他跑来,向他呼喊。久城用尽全力挥舞手臂,耳中却充满杂音。意识依然模糊,迟来的声音陆续传来。“轰!!!…………”“我的上帝!”“有爆炸!爆炸来啦!”“少年,你还好吗!少年……”

我快要疯啦!!久城的脑海一片空白。他又一次向那个位置看去,迷一般的黑衣人早已失去了踪迹。

“呃啊啊啊啊!”虽然没有什么肢体残缺的痛楚,久城还是在极大的恐惧中叫喊着。

爆炸的余音传遍整个城市,也将小小的维多利加从梦中惊醒。白色睡衣被汗打湿。空荡荡的房间整个房间只有她一人。

“呼,呼……”努力想使自己平静下来。

许久,门被用力敲动————

“是谁!?”

…………?!

“没事了吧!还能活动吗?”白大褂将手插进口袋。“嗯嗯,应该没问题……”“只是几处擦伤,但是这几天要注意伤口,要是细菌进入就麻烦了。”“嗯……”久城手上缠满纱布。

以他人的说法来看,久城的安然无恙纯属命大。一是离爆炸源的距离之短,却没造成巨大伤痕。二是……爆炸中火药的计量也不如战争时期用的多。

“OK!结束了吗?”一个黑人大汉连门也没有敲,就风风火火地闯了进来。灯光让他原本就光溜的头显得更加引人注意,警服紧紧绷在身上,隐约能看出形体的轮廓。

“噢!你好啊,东洋小弟。”黑人警官的警服上贴着“Hans Carter(汉斯◎卡特)”的名牌。“等下我们可能要询问一下当时的情况,也就是录个口供的意思。”

“嗯,那啥,问完就能走了吧。我还有资料没送到报社,还有……”

“你的资料被扣着啦,要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啊,或者什么不该出现的东西。”

“什么!!这可是我冒着生命危险采集到的,某种意义上来说……总之,你们不能就这么……”

“好啦!”彪形大汉似乎已经不耐烦了,一张结实的手掌,使劲地拍在久城的肩上。

在纽约赫赫有名的警局中,上演了上诉闹剧。久城战战兢兢地看着眼前几乎把整扇门挡住,比自己高过几个头的黑人警官。

“哦?他已经到了吗。”在宽大的身影后,探出了一个黄种人的脸。“哟~老弟好哦~”

汉斯依然秉承着热情似火的风格,挥动那夸张的手臂,拍向那男人的背。男人的身子在巨大的力量下,向前趔趄了几步。久城惊讶地发现,那男人拥有他所熟知的东方面孔。一头的黑色短直发,加上一双漆黑的瞳孔。男人急忙镇定地直起身子,“Abner Xu(艾布纳◎徐)”的字样出现在警服上。中国人?久城暗暗想到。

“即使是多年的朋友,在工作的时候还是稍微矜持一点吧?”中国男人半尴尬地看着眼前高出一个头的男人。

真是夸张的体型啊……久城暗自感叹道。

“但是昨天晚上干得不错吗,连我都要深深臣服了。”

“只是运气好罢了,要不然就要被那个灰狼抢了功劳呢。”

“哎?谦虚?这样可不行呢,伙计。”

“但是啊,就算那个灰狼解开了谜题,应她本人的要求也不能公布啊。”

什么啊……久城感到万分不满。

只根据外语的熟练程度很难想象他还是个中国人,久城试探性地发了言:“请问昨天晚上是……”

“哦~按照徐自己的说法,他在各种机缘巧合下碰巧解开了案子。"卡特似乎有着极其旺盛的表演欲。

“好了,好了。你别添油加醋,我才没有说这么多……”徐用手示意久城坐下,自己和卡特坐在了他的对面。“不要紧张,轻松一点。”徐递给久城一杯水,自己默默地坐在椅子上。

“姓名。”

“久城一弥。”

“来自日本?”

“没错。”

“……”

“噢,小伙子,你干什么的。”

“嗯?”

“他问的是工作。”徐头也没有抬,还在翻阅久城一弥早上的新闻笔记。

“是《公路日报》的记者。”

“记者啊……”

“确认一下,当时是11:42吗?”

“唔……大概是十一点半左右。”

“爆炸前街上人的情况?”

“人不多,那条街很偏僻……”

“爆炸之前有什么异常吗?”

“好像没有。”

“和其它目击证人说法一样呢,徐。”

“等等,我好像记起来了。我倒在地上的时候,在在道路的巷子中好像有个人。”

“什么?具体一点。”

“因为当时恰好看到了,还在想这个人为什么不跑。那人离我不算远,但只能看到他(她)从头到尾穿的都是黑色,好像还带着个黑色口罩。看到他在挥手,然后就爆炸了。”

“确定是正确的?”

“嗯,因为二战是参过军,所以视力是很有自信的,加上那种炮声也已经习惯了。”

“……”

“好,干得不错!小子!”

谈话迅速结束了,久城迟钝地站起身,走向了门,留下的两个人还留在那里。

第二话

第三话

第四话

第五话

第六话

第七话

第八话

第九话

第十话

标签: 同人文 小说 GOSICK
分享到:

    花卷儿葛格

    发布新闻:960

    漫画APP客户端

    动漫之家—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5 dmzj.com,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7012542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