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动漫之家 > 宅新闻姬 > 大杂烩 > 【原创?同人】《Donjuan/囚牢》——我与..
杂类

【原创?同人】《Donjuan/囚牢》——我与她与初中的青春同人【上篇】

本栏目长期入口为APP端新闻页面的第个大图哟!!

投稿信箱:【shougao@dmzj.com 】

投稿格式:XX同人或原创-标题-TAG-作者/动漫之家ID

请附带文档或TXT附件,如投稿格式不对不予通过

投稿通过后的文章会逐步发送上线

欢迎大家前来投稿

如果遇到特别对胃口的,会有编辑姐姐来邀请你一起出本子哟~

原创同人汇总页:点此跳转


【请给我不用解密就能脱离这个状态的方法。】

【给我去解密就是这样不用谢再见。】


前排语:写的很不错,值得一看哦~

作者:无名作者

《上篇》

  我和她面面相觑。

  这里是教室。

  时值放学。

  ——简单来说,在这放学后几乎空无一人的寂静教室里,我正和一位女生绝赞独处中。

  不过这份心情绝对说不上是高兴。当然这绝不是因为眼前的女性容颜丑到惊天动地的原因。相反,若要我评判可不可爱,那答案肯定是可爱。她本人也有着一种小动物版惹人怜爱的气质。包括比我矮上一头的身高。

  “所以…”

  我趴在桌上有气无力的开始呻吟。

  “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不才正处于【违背本人的意愿下将其囚禁于教室中】的情形下。也就是俗称的被绑架。

  而其罪魁祸首正是面前的少女。

  门不用说,自然是锁上了打不开,手机也是完美的毫无反应。但窗户明明没有上锁,却像是和空间固定住了一般纹丝不动。这种诡异的情形,让我想起家里才玩到一半不到的尸体派对。

  “嗯?刚刚也讲过好几遍了才对吧。理解力这么不好的话中考可是要完蛋的哟?”

  眼前的女孩笑盈盈地吐出毒辣发言。

  没错。看啊诸君。明明平常在班级里扮演着不出头不闹事的文静少女之角色,然而一旦像现在这样被我看见了本质就如此自暴自弃地嚣张跋扈。

  什么啊,这种情况还能这么高兴。你是那个吗?被折磨就会高兴的受虐狂吗?

  不过,如果她所向我诉说的都是实话,那么眼前的女孩既是罪魁祸首的同时,又是毫无疑问的受害者。

  “可是也没有把我一起卷进来的理由吧。”

  我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比起对上她那让人烦躁的脸,黄昏或许还更好看些。

  “我怎么知道?以前也从来没把别人卷进来过。要怪的话能怪你自己体质特殊吗?”

  女孩悻悻地反驳。

  “想增加倒霉同伴也是没用的。我只是今天凑巧而已,所谓凑巧就是仅限今天只有今天以后也不会有第二次的意思。”

  啊啊,没错。我今天真是倒霉透了——明明只是因为忘记了回家作业才折返回来,没想到竟会沦落到这种连教室门都出不去的情况。

  “你是为什么这么晚还待在教室里?”

  “你对探究别人隐私这么有兴趣吗,杨同学?”

  “请停下你的被害妄想吧,洛同学。我只是想搞清楚事情原委。”

  “…作业。”

  咳咳。啥,不会吧。好像出现了奇妙的幻听。

  “作业?你不会是作业忘带回家了吧…”

  “是啊!是又怎么样。一次两次忘带回家也很正常吧!”

  女孩认命般,有点羞恼的叫出声。

  ——

  所以这个毫无意义的巧合是怎么回事。

  “嗯,是很正常,只是我也刚好忘带作业回家。难不成——”

  “当然不会。以前值日的时候也没把值日生一起卷进来过。”

  她露出一副早就告诉过你的神情。

  “比起找原因还不如赶快找找解决的办法吧?”

  “好麻烦……”

  我又开始叹气。

  叹气的原因不只是麻烦。实际上,能和这样可爱的女孩共处一室,当时的我还是有点高兴的。不过在了解情形的现在,知道只要在她身边无论何时被卷入这种麻烦空间都不奇怪的事实之后,我…觉得这基本断绝了我俩深入交往的可能性。

  虽然性格很恶劣,但脸好看就行。虽然很悲伤,但这就是男性的本质啊。只是这种密室逃脱游戏,每天都来个几次的话是会折寿的,所以,抱歉洛同学,成为你的同伴这件事,虽然很悲伤,但我还是敬谢不敏了。

  “都不知道要花上几个小时才能到家。”

  我趴在桌上,静静地沉浸在一天积累下来的劳累感中。

  “一秒都不到吧。”

  女孩把黑色封皮的本子竖在下巴下撑起头,侧眼看向我。

  我也小幅度的仰起头,把她纳入视线。说起来那个本子哪儿来的?

  “那又是怎么回事。”

  “因为现在的时间已经停下来了哦?”

  停下来了?真是方便的设定

  “你看那边太阳,好像一点都没动对吧?”

  “就这几分钟谁看的出啊!”

  我呻吟起来。动没动先不管,你是怎么做到直视太阳的壮举的?

  露出一副“你这人怎么这么多事”表情的女孩放下手中的本子,走到窗前。

  “过来过来。这边应该…啊,有了。”

  “怎么了?”

  我从座位上站起,也靠近到她的身边。女孩伸出手,贴在冰凉的玻璃上。

  虽然是不合时宜的感想,不过她的手也和她给人的印象一样,小巧纤长而可爱。

  窗的外面爬着一只蚂蚁。稍微把脸凑近一些,甚至能看到它正抬起一只脚,保持着将要爬行的姿势一动不动。

  “啊,没在动呢。”

  “是啊,没在动。所以你懂了吧,不管过多久都不会有别人来,只能靠自己出去这一点。”

  “哎,倒也放心了。”

  至少也不需要担心到家后面对家里人“你这么晚出去是不是去泡网吧”了的疑问。虽然实际上一次都没去过网吧就是了。

  我们双双回到自己的座位重新坐下。因为身高的原因,她处在我两排前的位子上。

 本应朝前的桌子被她整个转过来,变成了面朝后排的样子。于是她就趴在自己的座位上,一遍把玩着那个黑色的本子一边看着同样是趴着的我。

  “说起来。假设这个——密室逃脱?之类的东西结束后。”

  “嗯。”

  “教室布置会变回原样吗。”

  比起时间停止这种烂大街的设定,我倒更希望我们只是被扔到了异空间。比如说就我们和这块教室被割裂在了世界之外,像是美塔领域那样。

  “不会。”

  “那我们会变老吗。”

  “大概会的?大概不会?我没想过这个。”

  “那你大概已经过了发育期了吧。”

  我重新打量了一下她。

  “我会打你。真的,打到死那种。”

  “若是打晕就能让我出去的话还请你用力点。…所以,真的没有其他办法?”

  “没有啊!有的话我也不用这么辛苦…咳咳。”

  她为了掩饰自己难得的亢奋失态而假咳了两声,扬起手上的笔记本。

  “那么,你要问问神吗?”

  “神马?那是几年前的用语了啊。”

  我随手反讽到。

  “什么鬼神马——你的脑子到底留在了几年前?再怎么样也不至于听错成那个吧?”

  诶?

  我看着女孩眨了眨眼睛。听错了!啊。虽然有点尴尬,但这里要冷静地装傻充愣混过去。

  “是神!丝字旁的那个神。耶和华你知道吧?”

  “这个肯定是知道啊…”

  “知道就好。所以说就是那种神啊——等等,你有把大脑模式调回现代吗?”

  “这个根本不需要调好吧!”

  真是毫无缝隙的女人。或者说真是会见缝插针的女人。为了转移自己不利的立场,我决定主动发问。

  “所以,你是想说,你会有这么麻烦的体质,是因为那个神在搞鬼的原因吗?”

  神在搞鬼,好像并没有什么问题。

  “嗯,是啊。不过通过这个笔记本的话,就能和它对话——”

  她走过桌椅间隙,把黑色的笔记本放在我的桌边。我伸手把它移到面前。

  手上传来的封皮触感和外表所见相同,是黑色皮革的质地。我一边打开这个笔记本一边确认。

  “说起来,之前好像没看见你用过这个笔记本。”

  “——嗯。是啊,只有进入这种状态的时候笔记本才会出现在边上。”

  她看起来对我注意到这个细节的事情有点惊讶。嘛,安心,实际上我根本不知道,只是小小地推测了一下罢了。虽然只是偶然之下记住的,不过这家伙的喜好颜色是绿色。无论是笔袋还是书皮大多选的也是清新淡绿的颜色。

  书的内侧是常有的夹着笔的构造。当然,这本书也自带着一支黑色的圆珠笔。

  “这支笔也是笔记本自带的吧。”

  “是啊。”

  她直率的回应。这种情况下不用猜都能能猜到这笔是跟着笔记本一个出现规律。何况我们这个年级正盛行可擦性水笔,教室里圆珠笔的出现率基本为0%

  “随便找一页写下你的问题就可以了。”

  她说。于是我照做。虽然说第一页也可以,但现在没有那个循规蹈矩的心情,就翻到了中间随手写下:

  【请给我不用解密就能脱离这个状态的方法。】

  【给我去解密就是这样不用谢再见。】

  在笔刚刚结束书写离开纸面的那刻,句子下的空白行就立即浮现出了语句。

  “好快!而且毫无用处!”

  “噗哈!”

  我向边上转去,看着一旁捂着嘴吃吃偷笑的女孩。看起来是在爆笑之后突然想起要维护形象,所以捂上了嘴的样子。

  “没想到…咳咳,竟然能得到这样子的回答…咳…”

  她一边笑一边要咽气一样的咳嗽着。

  “一般当然是没有的吧。”

  想来这种诡异的回答也是不可能出现在这种严肃场合里的。

  “嗯,一般都是机械般的自动回复。什么‘加油啊’,‘别放弃啊’一类的。”

  …什么。这是什么区别对待!有点火大啊。

  我回望笔记本,拿起圆珠笔有点没好气地再写下一句话。

  【快回答!】

  【好烦啊你】

  这次连标点符号都没了。

  ……

  嗯。我很冷静。就像是西伯利亚冻土层里的玉米一样冷静。

  如此冷静的用我双手抓住笔记本的两边,转头问向少女。

  啊啊,正捂着嘴呢。她正笑的连眼睛都眯成了月牙。虽然我也猜到了。

  “我可以撕了它吗。”

  “咳咳…可以啊。请随意。”

  她咳嗽两声,放下手,躬身做出了一个“您请随意,我无所谓”的动作。

  好,那休怪洒家无情!——话虽如此,我最后还是没撕。毕竟我也不是那种喜欢随意毁坏物品的家伙。况且要是被她误以为我是哪儿来的狂躁症患者可就麻烦了。我又想起那个在联合国大会上用鞋跟砸桌子的人,在心里摇了摇头。

  “简而言之,它针对我。”

  “可能是吧。”

  少女无所谓的答道。

  “那你也该懂了,想东想西不如好好解密。”

  “说得好。”我合上笔记本,“但还有个问题。就算是我最后的问题吧。”

  我注视着坐到我邻桌桌子上,脚一下一下放松地晃荡着的女性同学。

  “这个问题得不到回答,我的选择就永远只有‘拒绝’这项——

  请原原本本地告诉我吧。为什么你不能解密?

  这是我进入这间密室后与她发生的最初的对话。

  也是让我至今为止都不愿意去主动解密的原因。

  “为什么我不能——吗。”

  她轻轻念叨着这句台词,脸上再度挂上那个嘲笑般的微笑。

  “当然是因为——女人的直觉吧?”

  于是,她——再度重复了一遍,与那时无二,却摆明了毫无用处的答案。


标签: 原创 同人文
分享到:

    纱布小编

    发布新闻:371

    近期热评

    漫画APP客户端

    动漫之家—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5 dmzj.com,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7012542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