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动漫之家 > 宅新闻姬 > 大杂烩 > 【原创】一个简单的故事——《平凡的故事》
杂类

【原创】一个简单的故事——《平凡的故事》

本栏目长期入口为APP端新闻页面的第个大图哟!!

投稿信箱:【shougao@dmzj.com 】

投稿格式:XX同人或原创-标题-TAG-作者/动漫之家ID

请附带文档或TXT附件,如投稿格式不对不予通过

投稿通过后的文章会逐步发送上线,欢迎大家前来投稿

如果遇到特别对胃口的,会有编辑姐姐来邀请你一起出本子哟~

原创同人汇总页:点此跳转


老人们常说,土地埋藏着黄金。

我并没有从土地里面掘出黄金。 


作者:黑君黑君白世

老人们常说,土地埋藏着黄金。如今我却很质疑这句话的真实性。因为我并没有从土地里面掘出黄金。

“来看看啊,新鲜的蔬菜哟,刚从地里摘出来的!”

在威尔镇的市场里,我戴着一顶草笠,在地上放了两个装满了青菜的箩筐,嘴里大声的叫卖着。如你所见,我是个种地的农夫。

 时值清晨,市场里的人还不是很多。我种菜的村子离这个镇子有整整一个小时的脚程。尽管如此,为了赶上镇子里的早市争取把蔬菜都卖出去,我在五点多的时候就要起床然后启程了。

“你这青菜不错啊,怎么卖?”一个身材消瘦的妇女问。

 我抬头看了看这个妇女。她戴着一条头巾,提着一个篮子,皮肤呈黄褐色,是一个十分典型的农村妇女形象,也是我这些菜的最大消费人群。

“五个铜板一捆,一次性买两捆送一把熬水喝的溪草。”说着我抓了一把溪草让妇女看看。

 溪草是一种在山里很常见的草,因为一般生长在溪边,所以被叫做“溪草”。这种草熬水喝有清热解毒的功效,也能被晒干用来当做药材。因为这种草在山上很多,所以并不值钱,我这些是我在山上砍柴时顺手抓的,自己喝不完了才拿来送。

“太贵了。三个铜板一捆。”

我摇摇头。这个价格我不可能接受。

“五个铜板,送一把溪草。”

那个妇女摇了摇头,似乎已经没有买菜的意思了。她将目标放到了另一个方面。

“那个,小伙子有对象了吗?”

 “不,还没有。”

尽管感到厌烦,但我还是带着笑容十分客气的回答了这个问题。

“那样的话……”

 “不,不用了。多谢。”

我已经猜到了这个妇女要说什么了。

“啧。”

妇女径直走开了。于我而言,这样的事情早已不是头一遭了。

 我叹了口气,越过斗笠,抬头看那耀眼到令人不能直视的阳光。明明是同一个太阳,在不同的地方看去差别竟会这么大。之前我还在前线服役的时候,天空是血色、灰蒙蒙的。没有人喜欢那样的天空。

 自我摆摊到现在已经过了快半个小时了,我只卖出了一捆菜,而且还是以四个铜板一捆的价格卖的。菜价如此低贱,我甚至都快养活不了自己了。打个比方,一个又黑又硬的黑面包要十个铜板,大米最低也要十五个铜板一斤,一件破了几个洞的旧衣服大概要五六十个铜板。对我一个穷苦农民来说,这个世界真的是太不友好了。

 我坐在地上,继续吆喝。

“一捆多少?”又来了一个黄皮肤的妇女。

“五个铜板。送一把溪草。”

 “溪草能直接卖吗?”

买溪草?市场里其他地方不是也有卖吗?我重新审视了一下这个妇女。包着头巾,拿着竹篮子,和刚才那个妇女没有什么两样。但不同的是,这个妇女要买我这不值钱的溪草。

“给我两个铜板我这些溪草全部给你。”

 “那行。我要两捆菜和这些溪草。”

 “好略。谢谢惠顾。”

我立马麻利的把菜和溪草都整理好放进了这个妇女的篮子里。毕竟这是我今天的第二笔生意,精力还相当旺盛。

“我只有八个铜板,剩下不够的用两个鸡蛋换可以吗? ”

我能看见,这个妇女在看见我斗笠下的脸后,脸上那惊讶的表情。但是她并没有因此而说些什么,这让我很高兴。

“行。”我答道。

 要知道鸡蛋的市价可是三个铜板一颗,拿去倒卖掉的话我还能倒赚四个铜板。

 就这样我收下了八个铜板和两枚鸡蛋。这是我今天最大的一笔生意了。

* * * *

“喂,你在干嘛。”

 “这不是明摆着吗,卖菜啊。”

现在在我的跟前,站着一个穿白色裙子的女孩。没有任何预兆,她就这样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卖菜啊……”

 “有意见吗?”

女孩摇摇头,蹲了下来,用手捡起掉在箩筐旁的一片烂叶,然后怔怔的看着这片烂叶似在自言自语。

“你为什么要卖菜呢?”

这句话就让我很恼火了。不卖菜,等着饿死吗?这个女孩叫彗,是从小和我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因为长大后我们都有各自要忙的事情,所以已经很久没有碰过面了。几年不见,她倒是长的愈发漂亮了。她穿着一件白色的连衣裙,长发直至腰上一点点的位置。我竟然有些担心她漂亮的长发会在她蹲下来时掉到地上而被弄脏,但事实证明是我自作多情了,因为她很小心的抓住了它,把它们撩到了耳后去。在我看来,这个动作极具挑逗和诱惑。

 没有惊讶,没有寒暄,没有泪水,我们一见面就像从前那般聊起了天,这也算是某种默契了吧。

“现在还要继续卖?”

 “还卖。为什么不呢?”

 “可是市场里已经没有什么人了。”

我环顾了一下市场,此时早市的人流高峰就算是已经过去了,市场也渐渐的安静了下来。来往的顾客和商贩留下了满地的垃圾和废弃物,几个衣衫褴褛的人在这些东西上翻找着什么。不用说,这些人是不可能会来买我的菜的。而我叫卖了一早上,其实也只卖了一半多一点的菜而已。

“还有人不是吗?没准还能再卖点。”

 “你这些菜怎么卖。”

 “怎么卖?叫卖啊。”我有些没好气的说。

 慧故意用手抱住了头,看上去一副很无奈的样子。

“没问你这个。我是问你卖多少钱。”

 “一捆五个铜板。”

 “好便宜……”

 “啰嗦啊。可惜了即使这么便宜也卖不出去。”

慧丢掉了手里一直在玩弄的烂叶,抬头直视我的脸。

“我说,我现在有一个提议,你要听吗?”

看着她的脸,我的脸竟有些发热了起来。我急忙低下头,用斗笠遮挡住她炙热的视线。

“什么提议。”

 “你别卖菜了。到我家里去,我请你吃一顿饭。”

 “你请我吃饭?”我很惊讶。“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一直以来,慧都给我小气抠门的形象。但今天慧的表情不像在开玩笑,这就让我显得很尴尬。

“你到底来不来?”

 “好吧,”我站起身来。“反正这些菜看样子也卖不出去了。”

慧的表情这才缓和了一点,但离笑还是差点。

“你还很有自知之明嘛。现在怎么不卖了?”

 “不卖了。能吃你一顿饭可不容易。”

慧摇了摇头,站起身来。

“那走吧,你认得路吧。”

 “等下。我把摊子收一下。”

* * * *

这是我自从与慧失联后几年来第一次到她家来。熟悉的房屋,熟悉的街道,和熟悉的房间布局。似乎什么都没有改变,但又好像什么都已经改变了。巷子里静悄悄的,不见了当初小贩的叫卖声。

 我突发奇想,如果我现在放开嗓子叫卖我还没卖完的青菜的话,会怎么样?但是最后我还是不敢尝试。

 慧的家里也一样静谧。除了我俩进门的声音外,再听不到任何声响。

“伯母呢?”我问道。

 那是一个非常和蔼可亲的年轻母亲,每次过来都会热情的拿出一些自己制作的小点心来招待我,这次过来却没有看到。

 我的肩上还用扁担挑着那两个箩筐。这一路,一个漂亮的女孩穿着连衣裙走在前面,另一个穿的破破烂烂像个乞丐的男人挑着扁担跟在后面,这反差很吸引视线。其实我们俩本来也就都很吸引目光,只不过性质不一样。

“已经不在了。”慧淡淡的说,好像一切都已经变的相当遥远。

 我的心底一凉。

“是吗……抱歉,问了个蠢问题。”

 “不,没什么。”

 “……”

我实在是不知道接下来该说点什么好了,我的交际能力本来就差,遇上这种情况实在是不知道怎么处理才好。怪我自己谈起这个话题。

“节哀……”

 “真的没事。”

慧只抛下了这一句话,之后便不再理我。这让我怀疑她是不是因此而生气了。她走进了厨房,开始着手准备料理。

“现在做饭时间会不会太早了。”

 “你可以不吃。”

 “……”

 “对了你的那些菜看上去还不错,就贡献一下好了。”

 “那可是我的宝贝,还能卖钱的。”我抗议道。

“反正也不值几个钱。”

 “……”

我竟无言以对。尽管如此,那也是我辛辛苦苦从地里种出来的啊。

 因为慧不再和我说话,所以我只好呆呆的坐在椅子上等待。熟悉的座位,熟悉的景色。前方的墙上挂着一副不知道是谁的画作,下面是几个不知道装了什么的木箱子。一切都没有改变,要说有什么变化的话,无非是画作色调变黄、木箱子腐朽破洞了和落满了灰尘这些而已。

 老实说我也没有搞清楚现状,只是莫名奇妙的被请吃饭,然后我自己傻傻的跟来了。因为我们之前的关系非常好,所以没多想就跟过来了。现在我无聊的呆坐在一边,才想起了我们已经有好几年的时间没见过面了的这个事实。也许不知何时开始,我们两个之间已经出现了一条看不见的鸿沟。

“云。你知道东边的战事吗?”

这大概是慧第一次直接叫我“云”,以至于我一瞬间竟然有些反应不过来。在此之前,慧都是叫我“小云”,虽然我的年龄还要比她大上一些。

 说到东方战事的话,大概就是指王国和魔族之间的战争了吧。

“是指在王国东方和魔族之间的战事吗?我还算是知道一点的。”

 “真让人吃惊啊,你竟然知道。”

 “竟然……你怎么说的我像个傻子一样。”

 “不是吗?”

 “当然不是了!”

 “这样啊。”

 “哪样啊!”

 “噗。”

这大概是我今天第一次听见慧的笑声。因为她在厨房做菜的关系所以我没能看见她的笑容。可惜了,本来还想一睹她这几年笑容的变化的。

“听说前线战况不利吧?”

因为慧没有再问,所以只能由我来谈起这个话题。

“差不多吧。你不担心吗?”

 “担心什么。”

 “王国垮掉了、魔王军攻进内陆之类的。”

 “担心有用吗?难道我担心一下魔王军就会连连败退?那样的话担心的人多了去了,也不差我这一个。再说了,你说的那些离我太遥远了。联想不来。”

 “你这淡然的心态还是老样子没变啊。听说傻子才是活的最快乐的。”

 “说了我不是傻子。”

 “听说你参过军了?”

 “是参过。”

这可是一件我不怎么想谈起的事情。

“那怎么回来了。”

 “因为我想回来。”

 “你在说谎,王国可不会让你想回来能回来。”

 “……”

她说的是事实,我确实不是想回来就回来的,而是托了领主大人的帮助,这就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你现在在做什么。”

 “在自警团当教练,兼职农夫。”

或者应该反过来说才对?当农夫,兼职自警团教练?毕竟一周只当两天教练。

“你以前不是说过不想当农夫的吗?”

这可真是遥远的记忆了,是只属于我们几个童年玩伴的东西。如果慧不提的话,连我都快要忘记了,我曾经是不想当农夫的。

“时过境迁啊。应该说我终于开始欣赏这份高尚的职业了。”

 “怎么个高尚法?”

 “比如我们不种地,就能饿死你。而我们之所以种地然后把作物卖的这么便宜,全是为了全人类不被饿死啊。”

这次我是真的把慧逗笑了。从厨房那里,传来了一阵爽朗的笑声。

 对如今的我来说,魔族和魔王这些对我而言真的是太过遥远了。即使传闻说前线告急,情况怎么怎么危机,我也感受不到半点。菜价依然那么低贱、税额仍然在不停提高、贵族们照常玩乐。硬要说有什么变化的话,大概就是能碰到的男人越来越少,而相比之下女人越来越多了这样子吧。现在我在市场上能看见到的,大部分都是女性。

“听说勇者已经出现并集结了一只精英小队,要奔赴前线去了。”

 “哦。”

勇者啊。与我而言,又是一个异常陌生的名词。听说勇者是与魔王相伴而生,正如魔王是黑暗邪恶的一方一样,勇者是光明正义的一方。两者相互对立,不断厮杀。虽说勇者是好的存在,是救世主,可是一想到我们的国家中藏有这么一个可以跟魔王相提并论的强大的存在,就实在是让人乐观不起来。万一勇者大人想灭世了,那可怎么办?

 似乎是对我的态度不很满意,慧在厨房那边啧了一声。

“那可是勇者大人哦,比你厉害多了。”

 “也是啊。毕竟我只是个种地的农夫嘛。”

 “……你都不反驳一下吗?”

 “这是事实吧,有什么可以反驳的。”

 “你也会用剑吧。”

 “虽然会一点,但那可是可以和魔王相提并论的怪物啊,我怎么比得过。”

 “你可真大胆啊,竟然说勇者大人是怪物。”

 “能打倒怪物的不是怪物是什么。”

 “……”

厨房那边没了说话的声音,取而代之的是菜刀碰击案板的声音。

* * * *

标签: 原创 同人文
分享到:

    纱布小编

    发布新闻:401

    漫画APP客户端

    动漫之家—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5 dmzj.com,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7012542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