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动漫之家 > 宅新闻姬 > 大杂烩 > 【同人】近月少女的礼仪同人——《露娜的诡计》
杂类

【同人】近月少女的礼仪同人——《露娜的诡计》

本栏目长期入口为APP端新闻页面的第个大图哟!!

投稿信箱:【shougao@dmzj.com 】

投稿格式:XX同人或原创-标题-TAG-作者/动漫之家ID

请附带文档或TXT附件,如投稿格式不对不予通过

投稿通过后的文章会逐步发送上线

欢迎大家前来投稿

如果遇到特别对胃口的,会有编辑姐姐来邀请你一起出本子哟~

原创同人汇总页:点此跳转


 “嗯,那个,露娜大人昨天刚毕业,所以,我还想用她喜欢的模样取悦她一天。”

 “说什么取悦……哥哥,你究竟被调教到了什么程度啊!”


作者:祈愿断却

“朝日,我还不能就这样放过你呢。”

  朦胧的意识中,似乎听见有人用恶作剧的口吻在我耳畔低语着。那声音无比的熟悉且温柔,让我有种怦然心动的感觉,那究竟是谁的声音呢?

  银发红瞳的少女在我的记忆中缓缓地浮现,正当那张有些模糊的面庞将要变得清晰的时候,闹钟的声响在耳畔炸开。

  “对不起,露娜大人,我睡过头了!”

  我猛地从床铺上坐了起来。

  昨日的宿醉让大脑有些晕眩,从窗帘缝隙钻入的阳光让我觉得有些刺眼。

  啊,我想起来了。

  昨天是露娜从菲利亚女子学院毕业的日子,在当晚的欢送会上,不知为何她灌了我不少的酒。之后我就晕乎乎地被她送到了房间中,再之后的事情就记不得了。

  “……总觉得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但这也无所谓了,总之露娜已经顺利毕业了,而小仓朝日也在那片光辉中完成了自己最后的使命(合同期满)。从今往后,我已经不用再穿女装了,而是能以恋人的身份陪伴在她身边。

  “嗯?欸?”

  正当我憧憬着美好未来的时候,却发现穿在身上的睡衣内裤都被脱了下来。环顾房间四周,昨日搭在衣架上的外套也不翼而飞。

  “这……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啊!?”

  答案很快就揭晓了,我在床头找到了一张写着‘想要衣服就来我的房间’的纸条。从纸条上那过于精美的朝日(我的女装姿态)的插图来看,这毫无疑问是身为专业设计师的露娜的手笔。

  可……可恶,大意了!我万万没想到露娜为了挽留朝日,竟然厚颜无耻到这种地步。

  不甘地叹了口气后,我只能乖乖地按照露娜的要求,裹了一条浴巾溜出了房间。

  初春的清晨略微有些寒冷,走廊上一片寂静,樱公馆的众人们似乎都还沉浸在昨晚欢送会的氛围中。没有被人看到真是太好了。

  “露……露娜。”

  小心地环顾四周之后,我轻轻地敲了敲露娜的房门。紧闭的门一下就打开了,憋着笑的银发少女出现在门后,仿佛在说‘我已等候多时了’一般。

  “哟,朝……朝日,早上好。”

  “是游星才对,还有,露娜你这种憋着笑的表情让我感到很不安啊。然后,我的衣服呢?”

  “就放在那边。”

  预想之中的刁难没有出现,露娜指向了她平时画设计图的那张小桌子。但当看到桌子上放着的衣服的时候,我的表情瞬间凝固了。

  啊,我早该料到会变成这样……

  叠的整整齐齐放在桌子上的是我穿了三年的女仆装,女式内裤和胸罩还贴心地放在了最上层。我僵硬地转过了头,发现露娜正一脸期待地看着我。

  “怎么了朝日,快穿衣服吧?”

  “是游星才对。露娜,我们已经约定过了吧,等你毕业之后,我就不会再扮演小仓朝日了。就算你强迫我穿女装,也只是穿女装的‘大藏游星’。所以,请不要任性地辜负朝日的心意了。”

  “不对,这次辜负了约定的是朝日才对吧?”

  露娜盘起了手臂,露出了胜券在握的笑容。那表情就仿佛是在说‘这句话我早已等候多时了’一般。

  “朝日,我记得在一个月前你答应过我,在我毕业的那一天晚上会和我一起过,然后让我随意玩弄你的身体。但昨晚你却直接睡过去了,把我晾在了一边。”

  “露娜,好狡猾啊,所以你昨天才一个劲地给我灌酒!”

  “是朝日的酒量太差了,喝香槟都能喝醉!而且身为女仆,应该随时都把和主人的约定放在第一位吧!综上所述,和你的合同延长一天,用来对罪恶的女仆施以天罚。”

  “露娜……一天的话实在太,今天晚上用来补偿约定可以么……”

  “难道说,朝日竟然是这么无情的女人么?竟然把和我的约定看得如此之轻,竟然想着只用换一天补偿我就草草了事了……我明明下定决心要从这段恋情中毕业了的,但为什么朝日要反复玩弄我的感情,难道只有我一个人珍视我们双方的羁绊么?”

  露娜的声音变得消沉了起来,在她缓缓低下头的那段时间里,眸中的朱色越发的深沉了。尽管知道是演技,但我还是无法抵抗她寂寞的表情。

  还有,朝日是男的,只有这点我决不妥协。

  “露娜,别露出这样的表情了。我知道啦,我再当一天朝日(穿一天女装)就是了。”

  “真的么?!”

  寂寞的表情瞬间烟消云散了。

  “那么马上把衣服穿上吧!”

  “欸……欸?现在?在这里?在露娜的眼前?”

  “不是在我的眼前还有什么意义吗?我已经说过了哦,惩罚现在已经开始了。而且穿衣服的朝日可是一大美景啊,我可不打算错过。”

  “唔……唔……”

  虽然很想拒绝,但露娜的眼中闪烁着毫不妥协的意志。我只好一边裹着浴巾,一边束手束脚地拿起了内衣(女式)。期间,露娜的目光毫无顾忌的舔舐着我的身体,被她注视着的肌肤仿佛被抚摸着一般,变得滚烫不已。

  这个……出乎意料地令人害羞啊。

  “那个,露娜大人,能不能不要那么直直地看着我……”

  似乎是开始穿女仆装的缘故,朝日的人格迅速压制了我,对露娜的称呼也变回了‘露娜大人’。

  “我拒绝,对我来说,正在穿女仆装的朝日就像是正在脱衣服的少女一样,是我不可多得的情趣!只是看着朝日羞涩难堪的样子,设计的灵感就源源不断地涌了出来!”

  “快停下吧,好羞耻啊!”

  “朝日,捂着胸部,双腿微微颤抖的样子也很可爱哦。”

  “露娜大人,快停止这种像怪大叔一样的发言。”

  等我换好了衣服后,露娜拉着我来到了客厅的沙发上坐了下来。她像往常一样坐在了我的腿上,像是猫咪一般舒服地眯起了眼睛。我的主人身体十分的娇小,将她抱在怀里,就像抱着一个洋娃娃一样轻松。

  “朝日。”

  “怎么了,露娜大人?”

  “看上去果然很可爱呐~”

  “啊,那只是女仆装的功劳,和我自身没有太大关系。”

  “头发也很柔顺~”

  “那是戴的假发质量好吧。”

  “那身……身上也很香。”

  “这应该是沐浴露的香气吧,要是露娜大人喜欢的话,也可以试试这个牌子。”

  “胸部也很大很柔软!”

  “露娜大人不要乱捏我的胸,那只是胸垫,你是知道的吧。”

  “朝日!”

  “嘶……痛。”

  不知为何,露娜大人的心情突然变差了起来。她狠狠地在我的脑门上敲了一下。

  “为什么一定要和我对着干,朝日就那么抗拒身为女性的自己么?”

  “这不是当然的么。”

  “咕,以前的朝日是绝对不会说这种话的!快把那温顺可爱的朝日还给我!”

  露娜大人用食指勾起我的下巴,眼中闪烁着危险的光芒。好久没有见到过生气(抖s)模式的露娜大人了,我也有些怀念了。

  “朝日,把裙子撩起来。”

  “是。”

  这种程度的责罚在我还没暴露男性身份的时候就已经进行过多次了,所以如何应对我也轻车熟路。我轻松地将裙子撩到了刚好看不见内裤的程度。

  “朝日,你以为这样就算完了么?”

  但是,露娜似乎不打算这样放过我。她在我面前蹲下,随后抓着我的手,将裙子一口气撩到了底。

  “哼哼~真没想到啊朝日,明明脸蛋那么清纯,下面却有着这么下流的东西呢~”

  “唔~唔~”

  没想到被人看着那里,是那么令人害羞的事情。

  “露娜……大人,差不多……”

  “很好,就给我保持住这个姿势不要动。”

  “这……这是哪门子羞耻play啊!”

  “啊,害羞的朝日也好可爱。看招,我戳我戳。”

  “咿呀!”

  触电般的战栗感从脚底流窜上了脊背,我下意识地发出了女孩子般可爱的悲鸣。

  “朝日,这个反应也很可爱~让我多看看。哦,刚刚感觉稍微变硬了一点呢,哈,你果然是抖m吧?”

  “露娜大人,不要……”

  由于这三年间被露娜大人充分地开发过,所以在被欺负的时候身体会变得相当敏感。再继续被这样捉弄的话,我也会渐渐沉浸在这种古怪的氛围中的。

  正当露娜的欺负变得越来越过分的时候,揉揉的声音突然传了过来。

  “露娜大人和朝日小姐,有人到访哦……呜哇,这可真厉害呢……咳咳,虽然不知道正不正确,总之我先将他们接进来了。”

  “什……”

  揉揉,你好歹也动点脑子吧,我和露娜现在的样子,无论如何也不该让客人见到吧!

  “你们究竟在做什么啊!”

  我僵硬地转过头,看到了一脸淡然站在门口的衣远哥哥和怒视着我和露娜大人的理想奈。

  啊,我想起来了,那件被忘记的非常重要的事情。

  今天理想奈和衣远哥哥要来看我,作为和从女装毕业的纪念日。

  五分钟后,露娜和衣远哥哥与理想奈面对着面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而我则站在一旁,面如死灰地为他们沏上红茶。

  “那个,朝日小姐,现在想采访一下你。请问穿着女装被未婚妻玩弄的场景被突然进来的妹妹和兄长看见是什么样的感受呢?”

  “快别问了,我已经羞愧的想要一头撞死了。而且,间接导致这样的惨剧不就是揉揉你么,为什么你还能一脸淡然的样子啊!”

  “欸,是这样的么?”

  揉揉眨着眼睛,一副毫无自觉的样子。

  而此时,客厅中那一触即发的氛围终于被理想奈打破了。

  “露娜,究竟是怎么回事?!不是说好了毕业后就不再让哥哥女装了么?为……为什么今天还是朝日的打扮啊?”

  “就是啊,理想奈在问你哦,朝日?”

  “欸?”

  把话题突然甩给我了?

  我求助般地向露娜看去,却发现她悠闲地呷着红茶,向我露出了‘你知道该怎么回答吧’的眼神。

  “嗯,那个,露娜大人昨天刚毕业,所以,我还想用她喜欢的模样取悦她一天。”

  “说什么取悦……哥哥,你究竟被调教到了什么程度啊!……不对,为什么哥哥今天这么在意露娜的脸色呢?我明白吧,绝对是露娜逼你的吧!”

  “我究竟有没有逼迫她,不妨你自己问问朝日?”

  “就是这样哥哥,只要你说出实情,我绝对会救出你的!”

  许久未见的妹妹和闹别扭的恋人,无论惹谁生气都会是一场灾难,这简直是一道送命题啊。而且刚刚从身后似乎传来了露娜‘今晚要插几根棒子’的低语。但我也必须向等待着的两人给我的回答,那么,我的选择是……

  选择支1:露娜大人没有逼迫我。

  选择支2,:我是为了露娜大人而穿上女装的。

  不论选哪个不都一样嘛!露娜大人你果然是贿赂了作者吧!总之为了我菊花的安全,我选择了对露娜有利的回答。

  “啊,心情大好!”

  “咕,不甘心啊!可恶,露娜你绝对是在逼迫哥哥!而且衣远哥哥也觉得吧,女装实在是太不健全了!”

  “游星穿成什么样都随他喜欢,只要不给我添麻烦的话。而且据樱小路那个女人说,女装的游星更能激发她的创作灵感,那么他的女装便也是有价值的。”

  衣远哥哥也干脆地站在了对手那一边,理想奈露出了极受打击的表情。但不愧是我的妹妹,很快就振作了起来。

  “明明是我先来的,牵手也好,拥抱也好……虽然接吻和那种事情被露娜抢先了,不过也只是二比二战平而已。这一次,我一定要将哥哥从女装的桎梏中解救出来,然后开始禁断的兄妹恋……”

  “大藏家,好恶心。”

  “咕,总之露娜,来决斗吧!要想让哥哥继续穿女装的话,首先问问我朝日骑士团首席理想奈答不答应!”

  “真可惜,你们的圣女朝日早已在和我的战斗中败北并屈服,并在调教下身心都屈服于我。然后,你说了‘让哥哥继续女装’,也就是说,如果我赢了的话,你就会帮助我劝说朝日女装么?”

  “没错,堵上哥哥的明天,来决斗吧!”

  “理想奈,别乱堵上我的未来啊,我只答应露娜今天多穿一天女装而已。”

  “很好,虽然折磨弱小不符合我的风格,但为了朝日就没办法了。理想奈,我会干净利落地了结你的。”

我的抗议被华丽地无视了,露娜大人和理想奈已经进入了固有结界中了。

  “既然我们都是服装设计师,第一轮比赛就定为为朝日设计一件衣服吧?”

  “欸?这有些不公平吧,在这个领域上露娜的经验明显要比我多……”

  “第一轮的比试就定为这个了。”

  一直在旁边冷眼旁观的衣远哥哥突然介入了对话中。

  “但是,衣远哥哥,这样的对决明明对露娜更有利。”

  “樱小路这个女人为了和游星在一起付出了多少努力我们都是有目共睹的,她 本来就有着你无可比拟的优势,所以你们的对决从刚开始就应该是不公平的。如果是我的妹妹就不要抱怨这些无聊的事情,给我拼尽全力赢下比赛就是了。”

  “是……”

  在意识到抗议没用之后,理想奈的眼中也燃烧起来的旺盛的斗志。

  “虽然露娜很强,但为了哥哥,我是不会输的!”

  “很好,这样你才更有被我击溃的价值。”

  随后,我们一行人来到了露娜的工作室中。想到和露娜大人第一年一起在这里为菲利亚时装展奋斗的日子,我有些怀念的眯起了眼睛。

  “那么,这次对决的胜负由我来裁定,时间为一个小时,内容是即兴为游星设计一件衣服。我会根据完成速度和完成质量两个方面来评定胜负。”

  “我准备好了!”

  “那么赶快开始吧,我也正好想为朝日设计一件衣服呢。”

  我按照要求坐在了两人面前的凳子上,两人直直的目光令我有些拘谨地绷紧了背。而露娜大人和理想奈不愧是专业的服装设计师,明明刚在还吵的不可开交,但一旦投入到设计之中,便注意不到其它的东西了。

  我有些感慨地注视着全身心投入设计中的主人和妹妹。

  和露娜大人相处的第一学年中,她也是这样率直地,全身心地将自己投入到了设计之中。而看着那样努力着的,无比闪耀的她,我也渐渐找到了自己生存的价值。能够呆在她身边,帮助她实现梦想……实在是太好了。

  而在第二年,我为了帮助妹妹远赴法国。在露娜大人的帮助下,我帮助软弱迷茫的妹妹找到她真正想做的事情,最终她设计出了真正能打动家人的服装,并一举拿下了法国菲利亚学院时装展的第一名。看着到朝夕相处的妹妹充分成长(从各种意义上)之后,我也感到十分的欣慰和满足。

  “衣远哥哥,我设计好了。”

  “正巧我也刚好完工,速度方面暂时是不分上下么。”

  正当我沉浸在过往回忆的时候,两位少女已经完成了她们的作品并展示了出来,接着不服输地相互瞪视着。

  理想奈为我设计的服装是她最擅长的哥特萝莉的风格的洋裙,而露娜为我设计的则是和她第一学年在菲利亚时装展上展示的服装有些相似的银色礼裙。

  两人如今的设计水平都远超于我,一眼看上去的话很难直接分辨出优劣。不过,为什么都为我设计的是女装啊?我可是货真价实的男人哦!

  “那么来阐述设计思想吧。”

  衣远哥哥的目光十分严格,这是他的‘认真品鉴’模式,就算面对亲人也会毫不留情。明白了这点的理想奈有些紧张地咳嗽了一声。

  “我为哥哥设计的哥特萝莉式的服装,主题是‘温柔的公主’。因为哥哥虽然身世不错,但却能很好地胜任女仆的工作,也十分温柔地治愈他人的伤痛,就像是一个温柔的公主一样。于是,我可以变浅了色调凸显温柔的感觉,并削减了‘颓废感’并强调了宫廷风的设计,来强调公主高贵的身份。”

  衣远哥哥对着理想奈的设计端详了许久也没说一句话,房间中陷入了一阵诡异的沉默,就在连我也变得不安起来了的时候,衣远哥哥终于点了点头。

  “不愧是我的妹妹,算你合格了。”

  这种程度仅仅算是‘合格’而已么?不愧是衣远哥哥,审查依旧那么的严格呢。

  “那么,樱小路,就下来就该你了。”

  “求之不得呢,我都等的有些不耐烦了。”

  露娜大人举起了她的设计,露出了自信的微笑。

  “设计的衣服自然是西式晚礼裙了,主题是‘月色下的樱花’。”

  “……”

  哥哥的眉毛轻轻地挑了一下。

  “或许你还记得吧,在第一年菲利亚时装展我参赛的那件衣服,那可是朝日在仅有的一个月时间里,近乎不眠不休,一针一线为我缝出来的,当时,我被她那奉献般的心意深深地震撼了,并再也不愿将她放手了。朝日也陪伴了我三年了,这三年间她帮了我许多,但除此之外,她也成长了不少,就像含苞待放的樱花终于绽放一般。所以这件衣服的周边和皱褶采用了淡淡的樱色,而白色的基调则是对应了‘月亮’,也就是我。这件衣服是我和朝日相伴的三年化成的。”

  “……”

  这次,衣远哥哥并没有端详太久,就给出了答案。

  “这场比试是樱小路赢了。”

  不愧是露娜大人……在服装设计领域依旧保持着同龄人无法企及的领先。理想奈只是不甘地咬了咬嘴唇,并没有抗议。

  “理想奈,你的设计很不错。”

  赢得胜利后的露娜大人露出了淡淡的微笑,她走到理想奈身边拍了拍她的肩膀。

  “就算很不错,但依旧输了。”

  “那是当然,我可不会输给任何人。”

  露娜大人,安慰人可不是这么安慰的啊!

  “不过,你的设计我也相当中意呢。今晚就让朝日穿上哥特萝莉的服装,然后蒙上她的眼睛……”

  啊,不想听,今晚会被怎样对待,我才不想知道呢!

  “那么,第二场的比试由你来决定吧。”

  “真的么?要是因为同情我的而放弃主导的话,说不定会把哥哥输掉哦?”

  “我说过吧,我不会输给任何人。而且,这算是对你设计认可的奖励。怎么样,要还是不要?不要我就收回这句话咯?”

  “要,我当然要!露娜,可恶啊!等会儿你就为你的傲慢后悔吧!那么第二场比试就来比血缘关系吧!”

  “理想奈,其实我最近怀上了朝日的孩子……”

  “什……什么,哥哥这是怎么回事!”

“不要随便相信,这是露娜大人的恶作剧!”

得知自己被捉弄后,理想奈露出了郁闷的表情。

“算了,果然比血缘关系对露娜有些太不公平了,那么第二场来比比谁更能抓住哥哥的胃吧,来进行料理对决吧。”

  “哈?”

  “哈?”

  “哈?”

  不光是我和露娜大人,连衣远哥哥都发出了惊愕的声音。

  “为什么大家都一脸错愕的表情啊?”

  “因为理想奈你不是个废柴么?”

  “露娜在生活方面也比我好不到哪里去!既然双方在同一起跑线上,那我还是有获胜的可能的!”

  “那可说不准哦~”

  露娜又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她和八千代女仆长学过简单的料理,似乎有着胜过理想奈的自信。

  我们三人移步向了樱公馆的厨房,而衣远哥哥则说了一句‘做饭的裁定我可没兴趣’,随后便呆在了客厅中。

  “露娜大人和理想奈大人为什么要突然比试料理呢?”

  恰好在厨房的八千代女仆长一边帮忙准备着材料一边问到。

  “因为要抢回哥哥。”

  “因为要继续让朝日女装。”

  “朝日……”

  八千代女仆长的脸一下就阴沉了下来。

  “都说了多少次了,绝对不要把私情代入到工作当中,女仆就要有女仆的样子,不要对主人有什么非分只想。还有露娜大人,多花一些时间陪陪游星先生吧,我可是一直盼望着你们结婚的那一天哦。”

  八千代女仆长,可惜这次有非分只想的是露娜大人啊。还有朝日和游星是同一个人,你终于也到了精神错乱的地步了么?

  “露娜,偷偷告诉你一个秘密,我其实偷偷有向自己的专属厨师学习法式料理的,为的就是在今天将你击败!”

  “啧,原来有偷偷学过么?不过没关系,我这里也有可靠的长辈传授我料理技术。”

  “我才不过二十岁!”

  身后,那位‘可靠的长辈(八千代)’小声地抱怨着,不过大家都默契地选择了无视。从露娜准备的材料来看,大概是准备为我做蛋包饭。记得在第一年十月假期的时候,她曾偷偷为我做过一次。不好,回想起那天害羞的露娜大人,笑容便止不住地溢散出来了。

  而理想奈准备的料理材料则复杂的多,暂时看不出她想做什么菜式。不过既然是专门学过法式料理,还是相当令人期待的……吧?

  我……还是天真了……

  “理想奈,不要那样对待土豆,土豆太可怜了!”

  “唔……呃,是这样么?”

  “还是我来做吧,理想奈你去忙别的准备工作。”

  “好……好的。”

  “这里是要放盐而不是放糖,还有用来腌肉的是红酒而不是酱油啊!”

  “对……对不起。”

  啊,这样才对嘛。我家的妹妹果然是废柴,怎么可能会做法式料理嘛。就算勉强记住了步骤,操作的时候还是一团糟,就这样,理想奈的料理最终由我完全接手了。

  “咳咳……”

  就在这时,刻意加重的咳嗽声传入了耳中,扭过头去,发现露娜正一边削着梨一边不爽地看着我和理想奈。

  “朝日……你们,关系真好啊。”

  眉头微蹙,朱红色的双目也不满地眯了起来,吐出的气息也有些急促。露娜大人这是……在吃醋么?但就算这样,她削梨的手也没有停下来。

  但是,这样三心二用可是很危险的。

  “露娜大人,你的手!”

  “啊……”

  在我的提醒下,露娜大人终于发现自己的手被小刀割破了。鲜血从指尖流下,染红了雪白的梨身。我赶忙放下了手中的料理,含住了露娜手上的伤口。

  “朝……朝日,有点痒。”

  “八千代女仆长,拜托你去拿消毒水和创口贴。露娜大人就先去休息,接下来的料理就由我来做吧。”

  “但……但是比试还……”

  “比试就先放在一边吧,露娜大人可是设计师啊,手对于你来说可以说是生命啊!”

  “是……我知道了,虽然温顺乖巧的朝日我很喜欢,但偶尔强势的朝日也并不讨厌呢。我明白了,理想奈,这场比试是我……”

  “是我输了。”

  理想奈抢在露娜大人前面说出了这句话。她无奈地耸了耸肩,露出了释然的表情。

  “头一次看见哥哥露出如此幸福的笑容呢……就算和我走在巴黎的菲利亚时装展舞台上,他的笑容也没有幸福到这种程度。果然,我还是比不过露娜呢。”

  “那不是当然的么,我说过,我是绝对不会输的。”

  “哥哥。”

  理想奈冲着露娜做了个鬼脸,接着扑上来抱住了我。露娜大人的身体颤抖了一下,但最终还是没有组织她。

  “你知道么?我最初的愿望就是看着纯洁无瑕的你幸福地活下去,无论是和谁在一起,只要你幸福就足够了。只是,在实现愿望的途中,我稍微掺杂了一点私心罢了。不过现在,我的愿望已经实现了,所以没有什么好遗憾的了。”

  “理想奈……”

  我默默地抱住了声音变得有些哽咽的理想奈。从小到大,她一直陪在我身边,和我一起彼此扶持着前行,她对我来说同样重要。

  但是抱歉,我的恋爱之心已经给了露娜大人了,已经容不下别的任何人了。

  “当然,我会让朝日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的。”

  应该是男人才对……但在这个时间点,我也没有不识趣地反驳。

  在这样的氛围中沉浸了一会儿后,最终由我和八千代联手准备了晚餐,久违地和家人与恋人一起度过了一段温馨的时光。

  不过,晚餐上露娜又灌了我不少的酒,我也因此又睡了过去,然后再次被她威胁着穿了一天女仆装,这也是后话了。

标签: 原创 同人文
分享到:

    纱布小编

    发布新闻:371

    近期热评

    漫画APP客户端

    动漫之家—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5 dmzj.com,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7012542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