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动漫之家 > 宅新闻姬 > 大杂烩 > 【原创】奇幻浪漫主义短篇——《绝望的店》
杂类

【原创】奇幻浪漫主义短篇——《绝望的店》

本栏目长期入口为APP端新闻页面的第个大图哟!!

投稿信箱:【shougao@dmzj.com 】

投稿格式:XX同人或原创-标题-TAG-作者/动漫之家ID

请附带文档或TXT附件,如投稿格式不对不予通过

投稿通过后的文章会逐步发送上线

欢迎大家前来投稿

如果遇到特别对胃口的,会有编辑姐姐来邀请你一起出本子哟~

原创同人汇总页:点此跳转


绝望的店

作者:Sherry水

生死无常,命运诡谲,这一方小店,即谋求于绝望中开出希望的花。

1 有一家店

“我们分手吧。”

“开玩笑?”峦兴不敢置信地瞪着旭美,“我们在一起三年了,说分就分?”

“对不起,可我忘不了谷晏,忘不了!”旭美哀声道,泪珠在眼眶里打转,“我后悔了,后悔当初没和他一起去国外,而是选择了分手!我要去找他!”

“找他?四年过去了,他早就和别人海誓山盟了!你去找他?”峦兴怒吼,“你疯了?”

“不,我没疯,”旭美咬着唇哽咽,“我最近知道有一家店,店名叫绝望的店,专门帮助绝望的人,据说很灵……”

峦兴懵了,这太超出常识了:“你信这种无稽之谈?”他扑上去抓住旭美的手,“你一定是被人骗了!”

“我真的忘不了他!哇——”旭美崩溃大哭,峦兴的心底寒凉一片。

他抓着她的手,死死抓着,不想放开,看她哆嗦着嘴唇流泪,他的心脏像被刀片一点点割裂,一刀,一刀,伴着一呼一吸,一刀又一刀。

“对不起,我们没有未来了,如果你爱我,你就放手吧。”旭美抽噎着。

手指一根根缓缓放开,当初有多爱如今就有多痛,在彻底放手的瞬间,峦兴突然用力将旭美拽进怀里,紧搂,深吻,然后利落地放手、转身,快步离开。

一开始就知道,她是风帆鼓动的船,不会永远停留在他的港湾。

2 她不是她

分手的第一天,峦兴难过又愤怒,他扔掉旧物,咒骂着旭美入睡。

分手两星期后,峦兴依然摆脱不了旭美的影子,严重到看见任何一个路过的女孩,都会想起旭美,想她甜蜜的微笑,想她妖娆的风姿。

分手一个月后,峦兴不得不承认,他中了旭美的毒,除她之外,无药可解。

峦兴下决心找回旭美,什么绝望的店,这傻丫头一定是被人骗了!说不定如今正被关在某处等他去救!

然而就在他打理行装准备出发的时候,旭美突然回来了。

“阿峦,我回来了。”旭美推开门,如往日一般招呼着,一边挂起包,一边低头换鞋。

“旭美?”峦兴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嗯?”旭美抬头笑了笑,“晚上咱们去吃烧烤吧。”

峦兴冲过去,牵起旭美的手,颤抖着摸她的脸,失而复得的奇迹令他心头发烫、欣喜若狂,这一刻他忽然明白,他的生命里绝对不能没有旭美。

“你回来了!回来了!”他喃喃念着,小心翼翼地捧起她的脸,一点一点吻她。

然而,没多久,他就觉出不对劲了。

这白皙柔软的手指,很像她的手,但不是她的手。

这丰润火热的嘴唇,很像她的唇,但不是她的唇。

巨大的恐惧如泰山压顶,峦兴紧紧抱住旭美,垂头听她的心跳,怦怦,怦怦,这心跳也不是她的。

微微发热的身心顿时像被浇了一盆冰水,彻底冷却下来,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他确定,眼前这个和旭美一模一样的女孩,不是旭美!

“旭美,你记得么?”他松开怀抱,战战兢兢问,“我第一次送你礼物,送的什么?”

对面的“旭美”不明所以地眨眨眼,回答:“记得啊,一支酒红色的口红。”

答案对了,可是,他依然知道这不是她。

一时间相对无言,他注视着她的双眸,想从里面看出点什么,十几秒后,居然还真让他看出了什么,本应倒影着他身影的眸瞳中心忽然转了一下,那不是人类的瞳仁,而是一个小小的、黑漆漆的金属齿轮!

“你不是旭美?!你是谁?”峦兴大惊失色,高声质问。

“我就是旭美啊。”对面的女孩一头雾水,“阿峦你怎么了?”

注视着对方瞳孔里的金属齿轮,峦兴不知道是自己疯了,还是这个世界疯了。

他忽然想起旭美离开前说的一句话——我最近知道有一家店,店名叫绝望的店,专门帮助绝望的人,据说很灵……。

也许一切答案都在那家店里!

“你、你能告诉我,”峦兴一步步后退,尽量与“旭美”保持距离,“绝望的店在哪里吗?”

他又紧张又惶恐地问,没想到对方真的回答了。

“可以,”对方松了一口气,撇着嘴角说,“既然被看穿了,就告诉你吧。下雨的星期四,那家店会出现在全市最高的S大楼的楼顶。”

“不过,既然知道了秘密,总要付出代价!”话落,“旭美”的嘴角突然高高扯起,露出寒光四射的牙,峦兴尖叫一声,夺门而出。

03 雨中小店

峦兴在同学家里住了一个月,终于等到一个下雨的星期四。

晴天的时候,他也去过S大楼的楼顶,那里什么也没有,只是一个很普通的水泥地天台,唯一特殊的,大概是面积比较大,足有半个足球场那么大。

在寸土寸金的市区,如此大的面积却什么也不建,本身就很诡异。

这一日,每到星期四就守在窗边望天的峦兴,在雨落下来的那一刻,伞也顾不上拿,挎起背包蹬上鞋子就冲出门。

到达S大楼楼顶的时候,峦兴忍不住一阵惊呼。

哪有什么普普通通的天台,一眼望去,细密雨帘中浮着一间古色古香的小店。

当他踩上天台的那一刻,雨忽然停了,翠色的琉璃瓦下横挂着一块巨大的金色匾额,上面刻着看不懂的字,夕阳扫着朱红色的门柱,一点一点滑落到静卧柱下的石狮头上,用最柔软的手抚摸最坚硬的鬃毛。

愣了不知多久,久到天色开始发黑,峦兴终于惊醒过来,迈开僵硬的步子,一步步走到小店门前的石头台阶下,台阶上立着两个娇俏的孪生女娃,团花对襟女褂,鱼鳞百褶裙,十一二岁花骨朵般的年纪,柳眉杏眼,雪肌冰肤,年画里跳出来似的美。

“你们好,”峦兴开口,声音出乎意料的沙哑干涩,“请问,这里是绝望的店吗?”

“是。”两张一模一样的水灵灵小脸儿同时望过来,“你总算来了,店主宙先生等你好久啦!”

“等我?”

“是呀,这个月还没开张呢,就等你了。”一个女娃砰咚砰咚奔过来,拉住峦兴的手,“快进来吧。”

“哦。”峦兴应着,任女娃将他拉入大门。

踏进门,眼前豁然一亮,古色古香的大门后竟是一间风格独特的华丽大厅,挑高的天花板上悬着玲珑剔透的羽毛吊灯,浅褐色的大理石地面上摆着一圈看上去就舒服得想躺的柠檬色懒人沙发,大厅正中立着一个室内喷泉,几朵白莲,几片荷叶,几条繁花般的锦鲤在水中游来游去。

女娃蹦蹦跳跳地拉着峦兴穿过前厅,直奔大厅尽头的三尺柜台。

“欢迎光临。”

哗啦啦,柜台后的水晶珠帘被人撩开,一名高大男子随声而出,白色休闲西装,剑眉朗目,长发垂肩。

“您好,我是绝望的店的店主,宙,”那男子微笑道,“请问您有什么需要的吗?”

04 微薄的希望

从店主宙先生口中,峦兴了解到,所谓帮助绝望的人,就是给对方重来一次的机会。

当然要想获得这样的机会,需要付出一定的代价,这代价可能是一生的快乐,可能是全部的美貌,也可能是青春与梦想,或是友情和爱情,其中最不值钱的就是现实的财富。

“如何重来?”峦兴问。

“无边宇宙中有无数个时空,某些时空与你所在的时空是一模一样的,一样的人一样的事,只是发展的时间比较缓慢。”宙先生道,“当你付出合适的代价,我们就把你送往另一个时空,那里有同样的人同样的事,只是那边的时间比较早,还没发生让你绝望的事,如此,你当然可以重来一次。”

“可是,即使是一模一样的人,也不是之前的那个人了。”峦兴纠结道。

宙先生耸肩:“比起永远活在绝望和遗憾里,这点小瑕疵,很多人不计较的。”

“那假如你把我送去某个时空了,之前时空里的一模一样的‘我’去哪里了呢?”峦兴问。

“一般对方也和我们做过交易,被送到其他时空了。”宙先生道,“至于一般之外,是本店机密,就不能告诉你了。”

峦兴点点头,他也不敢太深究:“所以旭美是被送往另一个时空了吗?在那里她和谷晏还没分手?”

“是的。”

“那后来来我家的是谁?”想到那双含着齿轮的诡异眼睛,峦兴忍不住打了个寒战,“她不是真人吗?”

“不是,她是我们用特殊技术制作的傀儡,继承了旭美的外貌和记忆,”宙先生道,“在有其他的‘旭美’被送来这个时空之前,用她暂时占住这个位置。”

原来如此,峦兴鼓起勇气,终于提出了自己的请求:“您能把我送去旭美去的那个时空吗?”

“当然可以。”宙先生露出见面以来最灿烂的笑容,灿烂得令人心生恐惧,“只要你付出一定的代价。”

“代价是什么?”峦兴胆战心惊地问。

“你未来的幸福生活的可能,”宙先生道,“也就是你未来获得幸福的几率。我当然不要全部的几率,打个比方,如果你将来百分之百能获得幸福,那我只要百分之九十一,还给你剩下百分之九,怎么样?很划算吧。”

哪里是划算,简直亏大了,这个大奸商!

但峦兴还是同意了。

“旭美,对不起,”传送的白光闪起时,峦兴在心里默念,“我也忘不了你,我只能将一生的幸福做赌注,去谋求一个微薄渺茫的希望。”

05 再一次

同样的下雨天,同样的星期四,在峦兴传送过来前半小时,旭美再一次来到绝望的店,这个时空的店铺建在郊区一座荒废的花园里。

依然是星期四下雨天才出现的古色古香的店,就连俊雅帅气的店主都长得一模一样。

“你看上去不太好。”宙先生推来一杯热茶,微侧头,端详着旭美脸上两个大大的黑眼圈。

抚摸着温暖的茶杯壁,旭美疲惫地笑了笑:“我发现我错了,回到谷晏身边,我才发现我爱的是峦兴,每次与谷晏对望,我都觉得他就是峦兴,我一定是疯了。”

宙先生笑笑没说话。

“我能再买一次机会吗?”旭美眼眶发红,满是渴望地说,“我后悔来这里了,我想回到原来的世界找峦兴。”

宙先生沉默片刻,勾起嘴角,笑得越发温柔可亲:“当然可以,虽然一人一生只能买一次机会,不过作为第3000位幸运顾客,你可以多买一次。你确定要买吗?再想后悔可就没机会了。”

旭美沉默片刻,坚定点头。

“那好,”宙先生笑道,“我们来谈一下你要付出的代价吧。”

几分钟后,白光闪过,旭美消失,与此同时,从原时空穿来的峦兴出现在这座城市的另一端。

“哇,”梳着花苞头的双胞胎女娃齐声惊呼,“宙先生,您刚刚只收了旭美两千块啊,太亏了!”

“毕竟只是从这里传送到市中心,用不了多少钱。”宙先生端起茶盏,“打车的话大概要一百多块吧,算起来咱们还赚了。”

“嘿嘿,不愧是宙先生,果然雁过拔毛。不过您居然没把旭美送回原世界,而是大发慈悲地把她留在这里和传过来的峦兴相遇,”一个女娃笑嘻嘻问,“您还是我们认识的宙先生吗?”

“对啊,您可是大奸商啊,这次怎么这么好心?”另一个女娃笑吟吟道。

“毕竟他是从咱们这里出去的傀儡啊,总要念一点旧情的。”宙先生微笑,将桌上的册子翻开,推到两个惊讶的女娃面前,只见淡黄色的页面上赫然记录着几行漂亮的毛笔字——

第245号傀儡——

姓名:峦兴。

动力齿轮安装位置:舌根。

原料:

83%  人类。

8.1% 紫檀木。

3.5% 月光。

2.4% 泉水。

1.9% 酱豆腐。

0.6% 麻酱。

0.5% 金刚石。

在“83% 人类”那行字后面有个极简单又让女娃们惊呼连连的标注:提供者谷晏,自愿成为傀儡原料,只要把这尊傀儡送到旭美身边。

标签:
分享到:

    新仓薰

    发布新闻:53

    漫画APP客户端

    动漫之家—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5 dmzj.com,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7012542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