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动漫之家 > 宅新闻姬 > 大杂烩 > 【同人】英翻大春物——即便比企谷八幡也能写情书..
杂类

【同人】英翻大春物——即便比企谷八幡也能写情书(14)

本栏目长期入口为APP端新闻页面的第个大图哟!!

投稿信箱:【shougao@dmzj.com 】

投稿格式:XX同人或原创-标题-TAG-作者/动漫之家ID

请附带文档或TXT附件,如投稿格式不对不予通过

投稿通过后的文章会逐步发送上线

欢迎大家前来投稿

如果遇到特别对胃口的,会有编辑姐姐来邀请你一起出本子哟~

原创同人汇总页:点此跳转


即便比企谷八幡也能写情书

原作者:God Emperor Penguin 翻译、校对、润色:神界祭司

序+chapter 1  雪之下阳乃所擅长的事(上) chapter 1  雪之下阳乃所擅长的事(下) chapter 2  之后,雪之下雪乃能写好一封情书吗?(上) chapter 2  之后,雪之下雪乃能写好一封情书吗?(下) chapter 3 来自户冢彩加的爱的火锅(上) chapter 3 来自户冢彩加的爱的火锅(下)chapter  4  比企谷与雪之下的访谈(上) chapter  4  比企谷与雪之下的访谈(下) chapter 5 即便如此,由比滨结衣仍然试图制作巧克力(上) chapter 5 即便如此,由比滨结衣仍然试图制作巧克力(下) chapter 6 因而之后,他与所有的人谈话,除了她 chapter  7  与折本佳织的约会是致命的 chapter  8  鼓舞前辈是后辈的责任!

chapter 9  最后,叶山隼人打破了这种平衡

很久以前,我,比企谷八幡,梦见我是一只蝴蝶,到处飞舞,实际上就是一只蝴蝶。在我作为快乐的蝴蝶时,我不知道我是比企谷八幡。我在风中拍打着翅膀,从一片花瓣飞到另一片花瓣,没有意识到我真正的自我。不久我醒了,我又回到了那里,成了比企谷八幡。

现在我不知道,现在,我是一只怪物梦见了我是一只蝴蝶,还是现在我是一只蝴蝶梦见了我是一只怪物。

我怎么知道生活不是错觉?我怎么知道我鄙视的这种生活是真实的,而所有其他可能的领域都是虚假的?

当我第一次醒来的时候,两个漂亮的卡通男孩正在海老名的尖叫中亲热。两个巨大的米倍体阳具替代品就像人类的手在模拟人工授粉的花茎上相互敲打。当海老名姬菜反复地把她的人物和屏幕上的人物一模一样的复制品凑到一起,用一种柔和而扭曲的声音说,“启动seed模式!现在,吻~ !”,

噢,是的。

这就是我如何知道所有的其他可能性领域都是错误的缘由。

房间里又黑又暗,灯光也很差。唯一的光源是来自电视屏幕,它照亮了唯一的观众。那是一个弯腰驼背的海老名,完全沉浸在动漫中。她自己裹着一条毯子,周围是废弃的方便面杯,看上去就像我所见过的最接近废宅的人。(祭司:效率低下的自闭者通常不会自己打扫卫生,沉迷于动漫,被认为是社会的累赘。这是作者自己的注)

“我在哪儿?”我的嘴发干,声音嘶哑。但这并没有吓到海老名。事实上,这似乎让她慢慢地转过身来,仿佛她在期待我在她的妄想达到性感高潮的那一刻醒来。

“在我的房间。就这样待着吧。我的父母不知道你在这里。”她笑着说,然后转过头来对着屏幕大喊着各种各样让我对自己的男子汉气概感到怪异地不自在的事情。出于习惯,我把腿踢了出去,忘了自己不在自己的床上,我的脚趾不小心撞到了墙上。

“噢!”

一股花香扑面而来。

“保持安静!”海老名在回到她的动漫前,发出嘘声。我从床上滑下来。直到那时,我才意识到我是赤膊上阵的,我裸露的胸膛被在空无一人的飞船机库中以不恰当的方式表达彼此爱意的机械臂飞行员的光芒所打动。她指着一把椅子,椅子上放着我的衬衫、夹克和鞋子。把手伸过去抚摸,我觉得它们很软,就像刚从烘干机里出来一样。快速的嗅一嗅,有一种花香的气味,它能起到洗衣粉的双重作用。

我叹了口气。这个女孩会不厌其烦地把我偷偷带进她的房间,给我脱衣服,给我洗衣服,但当她滔滔不绝地说一些关于她的漫画的废话时,我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我把衬衫摊开,摸了摸柔软的棉布。它是温暖的,但摸起来很凉。感觉就像皮肤一样……

感觉就像一色的皮肤。

我迅速穿上衬衫和夹克。我抓起鞋子。

“我得走了。”我在海老名身边小声说。海老名转向我,睁大了眼睛,好像我是世界上最好奇的人,我说了我能想到的最愚蠢的话。

“很明显你不能这样做。我父母就在楼下。”

“所以我被困在这里了?”

“当我试图让你振作起来的时候,是你自行昏倒的!你知道把你拖上楼而不被人听见或发现有多难吗?我父母的耳朵像兔子,他们看什么都像老鹰。老鹰用双筒望远镜!就连街那头的邻居和新婚夫妇也难逃他们的监视!”

太好了。海老名姬菜的父母是偷窥狂。等等,这太有道理了。

“我能做些什么吗?”

海老名看了看钟,说:“现在是早上了……”从紧闭的窗帘中透出微弱的光线。“他们现在已经开始行动了。除非他们听到可疑的东西,否则他们不会进我的房间,所以只要你安静就行。”

在我安静的时候就没有什么可疑的吗?这是个什么样的家族?我看到宇智波家族的团聚都比这更正常。

好的,比企谷八幡。想…想…我有什么?

手机。有71次小町的电话…她一定很担心我在哪里。还有一些信息。打开第一条信息,我立即查阅了它。

“哥哥!既然你很可能已经死了,或者跑到北海道去了,我今晚可以吃了你的炸鸡吗?’

愚蠢的妹妹啊。如果我在一个女孩的房间里被她父母逮个正着,你这辈子就只能吃我的炸鸡了。

我打开了另一条留言。

”哦哈喽。比企谷。想过会儿去吃拉面吗?我刚得到一张优惠券,是买一送一的。我自己更喜欢味噌或酱油拉面,因为钠含量低,但我觉得这个交易太好了,不能拒绝。不过,味噌里肥美的猪肚可能会毁掉我的身材。嗯。也许酱油是最好的选择。不管怎样,想吃拉面吗?如果你愿意,我们可以摄入低钠的食物,或者再去多买一些竹笋。见鬼,如果你想的话,我们甚至可以去吃韩国烧烤。嘿。你怎么没反应?请回应。哦!比企谷!请求回复——“

平冢静老师,如果我不能活着离开这里,你就会像个老姑娘一样吃拉面,直到你骨头上的肉腐烂。我突然转到另一条信息上。

“前——”

我立即把它关上了。

我叹了口气。我的电话没用了。没有人能帮助我,除了……

我选择不联系她。

正当我冥思苦想时,海老名的手指在敲击着几个键。不久,一条消息被发送出去。收到了一条消信。她迅速地回复。海老名在制定退出策略吗?三浦甚至愿意帮忙吗?也许是她在附近有什么不知名的熟人或者户部。

“你在那儿给谁发短信?”

“这跟你有什么关系?”

“我很好奇?”

海老名把眼镜往上推,遮住一只眼睛。“好吧,这是我的地盘,比企谷 vi 八幡!我,Geass的海老名?von?姬菜,强迫你听话,等待进一步的指示!”

“那我就会想出一个后备计划……”

“后备计划吗?你不相信我吗?”

“并不是。”

“好吧,好吧。我们造一个弹弓怎么样?”

“我们没有制造弹弓的材料。”

“我们可以把床当作主体,把我的胖次当作松紧带。”

“不行。”

"那隐形药水呢。我有一本关于一个英国巫师的书。”

“不行。”

“巨型章鱼烧服装吗?轮式溜冰鞋跑酷吗?还是,妈妈,爸爸,见见我未来的丈夫?”

“不行。不行。这个也不行。”

海老名暂停了。“好吧,我明白了!不如我给你戴上假发,告诉我父母的妈妈,爸爸!看!那是我失散已久的妹妹,你们不是一直希望我有个妹妹吗!哦,你穿裙子一定很漂亮……”

我想我的嘴不会比刚才张得更大了。

“绝对不行——”

Bnnnnnnnnnnng。

门铃响了,打断了我的拒绝。

“海老名 !有个朋友找你!”一个洪亮的声音打断了我们。

“妈妈!天哪……哦,我想知道是谁……”海老名的声音里充满了讽刺。

“那是你妈妈吗?”她长着浓密的胡子,声音听起来像个雷神。海老名在出门之前踢了我一脚,随手把门关上。过了一会儿,她又出现了…

与叶山隼人一起。

我克制住自己不从窗户里跳出去。

“我没想到你会联系我。”他温文尔雅,镇定自若。他的脸上没有流露出任何感情。

“我没想到你会从前门进来。”海老名咯咯地笑了笑,然后转向我。这句话的意思是:“多年来,我父母一直想让我和隼人君结婚。但是从来没有成功。”

“偶尔逗他们一下,进门也无妨。”叶山笑着说,这足以让上千艘满载女孩的船只驶向日本。(祭司:这里是将叶山之于日本比作海伦之于希腊和特洛伊)海老名又咯咯地笑了。

“那么,叶山要怎么把我弄出这个房间呢?”

“傻孩子。”海老名交叉着双臂,仿佛她已经看到了结局。“这是一个常识,父母不会送他们的孩子和他们的朋友一起离开家。如果我们三个冲出门,他们永远不会知道我也在你们中间。家长们都在做他们自己的事情而不会来关注这样的细节。”

“嗯……那肯定会有用……”叶山把手放在下巴上说。

“你确定它能行吗?”

“哈?你怀疑我吗?嘿,这是我在做牺牲。我得换衣服,离开这所房子。我能得到什么?你让我打破了我的内稳态。(祭司:生物不喜欢改变他们舒适的条件,并做一些事情来确保他们保持舒适。想象一下,你早上从温暖舒适的床上爬起来,裹着毯子,躺在冰冷的空气里。这是作者自己的注)我对自己的现状非常满意。事实上,我要求报酬!”海老名满怀期待地伸出了手。

“呃……我想……我哪天可以带优美子去购物,这样你就可以去参加你的会议了?”

海老名甚至不需要花一点时间来考虑它。

“成交!”

他们握了握手。太好了。我终于要离开海老名姬菜的家了。

海老名去换衣服了,不久她就做了一个“嗨,妈妈!我要和朋友出去!再见妈妈!’然后我们照例出发了。

整整过了四个街区,我们还在离开她家,不敢回头看。为什么,有人可能会想知道?因为很明显,海老名的父母可能在看着他们,我们不得不一直走,直到安全的地方。最可怕的是,叶山同意了她的意见。

这看似没有什么意义,但最终,我们是清白的。

“那么,现在怎么办,你们两个?你们要去约会吗?哦!也许你们会去水族馆!你们知道企鹅一旦选择了配偶,就会选择与之共度余生的伴侣吗?”

“我不认为我能有这个计划....”叶山紧张地说。“我还有足球练习。”

“那你呢,比企谷君?”

“我该回家了。我想我的父母会想念我的。”但是,他们不会那样的,他们可能只是为了好玩才报案的。如果悬赏金在我头上,斯派克?斯皮格尔从天上掉下来带我去悬赏办公室,我也不会感到惊讶。

“是这样吗?看来你没什么重要的事可做!”见我父母不重要吗?“你和我一起去怎么样?我想去试试。”

“接下来的。我想我宁愿——”

“我想你应该去,比企谷君。”叶山打断道。“我救了你,海老名给了你庇护。你应该报答她。”海老名姬菜的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当孩子们意识到今天是圣诞节的早晨,而圣诞老人没有给他们留下一块煤时,他们也会有同样的感受。

“我…我猜。”

还没有说完,海老名就抓住我的胳膊,我们又出发了。

首先我们因为某种原因去打保龄球。

原来海老名保龄球打得很好。我设法打翻了几个。她却打出了几个好球。我知道一记好球就是当你用一个球打倒所有。

至少,我想你应该叫它“roll”?也许这更像是你在扔保龄球。不管怎样,关于我的保龄球跑,最有趣的事情是我击倒的数量等于我的球掉进沟里的次数。

我只是因为海老名一直喊着“保龄球!”保龄球!“她每喊一次我都发一个球。

然后我们去唱卡拉ok。海老名一直在选择动漫歌曲。正如人们对她的合理预期,这些歌曲最终都是关于年轻人以及他们对其他年轻人的强烈迷恋。通常,这伴随着闪烁的眼睛和精雕细琢的身体,这是凡人和真实的灵魂无法企及的。

事实也证明,海老名非常擅长唱歌。

最后,我们来到千叶购物中心,他们正在那里举办一个展览,试穿封建时代的服装。我打扮成一个武士花花公子,而海老名则是个艺妓。

我拒绝拍摄任何照片,尽管我确定有几张照片是未经我同意拍摄的。

不久,黑夜又来了。

我们又穿上平常的衣服,在凉爽的空气中散步。奇怪的是,今天的感觉和前一天很相似。事实上,这感觉和前一天非常相似。

仿佛这个世界在重复着什么似的。就像永远不会结束的任务。也许我的身体已经达到了平衡。又一次,一个女孩在玩弄我。我又一次被水流困住了,直到最后一刻才挣脱。

这种感觉太熟悉太奇怪了。

“呐,海老名。”

“嗯?”

“我今天对你了解了很多。”海老名转过身来面对着我。我们站在人行道中间,人们从我们身边经过。只有我们在运动中停止了。“你是个好歌手。你保龄球打得真好。你有很多有趣的爱好。”

海老名给了我一个微笑,说:“继续,更多地赞美我吧!”

“我本认为我们会去一些商店,买一些小雕像、墙壁卷轴或者一些限量版的乙女游戏什么的。相反,我学到了很多关于你的事情,你是一个有趣的人。”

海老名的笑容越来越大。

“那么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海老名走近我。她的手藏在背后。

“这不像你。这太奇怪了。”

海老名更近了。

“你的人设崩坏了。”

海老名的嘴唇分开了。

“爱和欲望之间的界限是如此之小……但是,前者对于后者真的是如此必要吗?”海老名的呼吸和我的呼吸混在一起了。她站在那里,穿着一件薄外套,戴着眼镜,身材娇小。我想起了三浦的话。海老名的眼睛真的没有那么难看,如果她再正常一点……也许没有人会拒绝她。“因为真的……爱与任何事情有什么关系?”

她的手滑进了我的手里。

“来了?”

我能感觉到她微弱的力量挤进我的手里,就像鱼钩钩进了鱼张大的嘴巴。我傻傻地跟着她。也许我想要被接受。也许我想要得到承认。也许我想破坏一切美好的东西。

我跟着海老名。

我就那样跟着她。

也许我就像一只没有被关在家里的小狗。无论我在哪里受到宠爱和邀请,我都想在我的领地上留下印记。我希望我的主人憎恨我,厌恶我。

所以我跟着她去了学校。尽管锁着的门神奇地打开了,穿过大厅,我还是跟着她。一步一步。我跟着。

这一切都是如此诡异地相似,我觉得这是一场梦。也许今天我又变成了怪物比企谷,而不再是蝴蝶。

海老名拉着我的手走过侍奉部的房间。经过我和由比滨和雪之下一起喝茶的房间。我们经过了我度过大部分日子的房间。我们经过我拒绝一色的房间。

海老名拉着我的手,我们上了楼梯。她推开门。我走进了寒冷的空气中。

“哟,比企谷君。”叶山隼人笑着说。

“叶山隼人。”当通往屋顶的门砰地关上时,我喘着气说。门在我们身后锁上时发出喀哒一声。

“海老名带你来的。”

“原来是你。”在某种程度上,这开始有意义了。海老名在分散我的注意力。她想确定我到现在还能在叶山练习足球的时候。它解释了海老名是如何通过大门的。足球队长保管着打开学校操场的钥匙。

只有被信任和毫不被怀疑的叶山隼人才会拥有这样的特权。

“这是你会问‘为什么?’比企谷君。”叶山说。他在激励我,就像一些老师在鼓励我行动。他装出一副自以为是的傲慢样子。他想欺骗我。

“我不在乎为什么。你不应该在别的地方吗?”

在雪之下的怀抱里?远离这里的某个地方,这是一个充满痛苦回忆的荒无人烟的地方。这座愚蠢的混凝土建筑和所有来这里学习和体验年轻人愚蠢行为的愚蠢的人们。

一想到叶山和雪之下的拥抱,我就火冒三丈。并且怒火没有结束。

“她在等。”叶山耸耸肩。

“那就你去找她吧。”

“我不知道她是不是在等我,”他冷冷地回答。这是一个令人沮丧的简单回答。我咬紧牙关。我和叶山隼人一起被关在这里。除非我做些让步,否则我是不会离开的。门被锁上了,要离开屋顶,唯一的办法就是从三层楼的高处掉下去。

“你想要什么?”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欠我的。今天早些时候我确实帮你离开了海老名的家。”

“谢谢你。但这一切,把我带到屋顶上,这一切是为了什么?你是来告诉我一切都按照计划进行吗?”

他咯咯地笑了。

“没有。我只是来给你开导的,小青蛙比企鹅。”

青蛙比企鹅吗?他是想挑起事端吗?

“什么。”这是一个声明。就像一种“直切要害”式的陈述。

“明天,千叶将有一个最著名的家庭聚会。我的家人会在那里。当然,雪之下的家人也是如此。”他说,“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时刻。更不用说还有来自东京、长城县、仙台等地的重要政要了……他们都在那里招摇地为下次选举筹集资金。”

“那么真正的原因是什么呢?”

叶山耸耸肩。“他们会向我宣布和雪乃酱订婚的消息。”

当我的牙齿咬住牙床时,我吸住了血。

“是。完了?”

叶山摇摇头。

“我是来告诉你我爱她的。”

我的心跳停止了。

“幸运的是,她也爱我。”叶山的笑容在他的脸上绽开。“我们的父母毕竟是对的。我们是天生的一对。”

我的第一反应在我没有意识到的情况下紧紧抓住了我。什么?什么?

“雪乃酱的妈妈很强势。”叶山继续说。她坚持要我们同住一个房间和一张床。但我们不能做任何不合适的事情。”他红着脸澄清道,“但这对我们俩来说已经足够了。”

我看到了雪。我看到了光明。我看到了一套公寓。“也许我什么时候会带你四处看看。”我听到了。我一定是听到了。不可能什么都没有。我不可能是-

“因为我们住在一起,所以我们共用一间浴室。雪乃酱的头发闻起来好香。一定是她的洗发水。它的味道太……香了。”

“因为这都是我的错。”那天晚上。那天早上。我病了。她留了下来。她照顾我。照顾我。为我做饭。她的家人来了。他们生气。他们都有相同的微笑。汗水。我出汗了。她很害怕。“我想留在这儿。”我应该做点什么。任何事情。如果我能做的事情,那么也许-

“所以我和雪酱要结婚了。”叶山的声音听起来像是在水下漫步。我的心跳开始越来越快。“每天早上,我都能醒来,翻个身,看到她熟睡时的笑容。”他高兴地叹了口气,“这才是生活嘛,比企谷君?”

“我为什么要回来?”她的房间。雪之下雪乃的房间。一个人。她是独自一人。我有机会让她不再感到孤单,我什么也没做。他们都有相同的微笑。但是只有雪之下有眼光。抱歉。她很难过。我让她失望了,她很难过。现在……现在……

“比企谷,这会很好玩的。”叶山淡然地向我走来。“这种生活将会善待我们。我可以让雪酱开心,你知道吗?实际上。我也能让由比滨快乐。更不用提一色了。她们俩都像雪酱一样可爱。”

我做过的所有这些事。(祭司:这句话出自海明威的《杀人者们》。指犯下无数错误的人在后悔、反省、忏悔、祈祷的时刻,最终只会...)

“雪酱的存在纯粹是为了我的幸福。结衣酱也一样。彩羽酱也一样。优美子和海老名也是。还有这个穷乡僻壤小镇上的其他人。即便是阳乃…所有的…千叶都是我的地盘。我的世界。”他靠近我的耳朵,“而你不属于这里,比企鹅君。”

砰!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一会儿他还在嘲笑我,一会儿我就把他的脖子靠在墙上。我的心跳得更快了。生气。我感到很生气。

“别跟我胡闹。”我的声音听起来很陌生。就像有人在滔滔不绝地说话,就像一个恶魔在我心中翻腾,我根本不知道它的存在。“别跟我胡闹!”

我抓住他的手的地方,他衬衫的布料撕破了。别了,他只能傻笑。世界掌握在他的手中,我无能为力。我除了…

砰!

我的右臂摇晃着。这是我第一次真正地打出一拳。那是他们永远不会告诉你的关于用拳头打架的事,那是当你的指关节碰到皮肉和骨头会有多痛。

“别和我胡闹——”

啊!

叶山一拳把我打晕了。我甚至看不到它的到来。

我头晕目眩,神志不清,躺在地板上喘不过气来,望着夜空中的星星。我不知道这是不是结束,因为我的视线开始变红。这是我的铁路终点吗?这是我的终点站吗?所有的灵魂被送到哪里去流浪,永远不再存在?(祭司:这里是前面说过的那个《银河铁道之夜》。)

“青蛙比企鹅,不用麻烦你起来了。这就是我想要的。你意识到你被困在井里了。你永远也不会明白下面的海洋是什么样子的。”

也许他是对的。也许我只是一只青蛙。也许我只是一个愚蠢的叛逆少年。也许这整件事是愚蠢的。也许我应该躺在这里把这整件事忘掉。也许这些惩罚和痛苦都是我应得的。也许是因为我讨厌自己。也许是因为世界和天堂都讨厌我。也许…也许…

嗯,还有另一种选择。

我的骨头在痛。我的血管好像从各个角度都破裂了,我的皮肤还在嘎嘎作响。它并不重要。我还是站了起来。我的脸感到浮肿。我的指关节痛,觉得湿了。可能是血。我从脸颊破了的地方尝到的是同样的血——那种铁和酸的味道。

我站了起来。

我又打了一拳。

叶山轻松地抓住了它。

我的膝盖不行了。我的世界还在旋转。我试着数星星,尝了尝自己吐出来的东西。我根本无法计算。如果你问我二加二等于几,我会告诉你是鱼卷。什么是有意义的。没有什么重要的。

除了那个黑发的女孩……

我用另一只手又打了一拳。他很容易就抓住了。

我的右手腕被他抓住了。我的左手先被他抓住了。情况很好。现在是我攻击的时候了。(祭司:这句话是斐迪南?福煦的口头禅(法国元帅,具体百度))

“青蛙比企鹅,你现在能做什么呢?”

头槌。

我动了动我的腿,就像阿特拉斯在跨越天空一样。这一定是武藏坊弁庆在五条大桥上的感受。也许有那么一刻,这只小青蛙变成了上帝。(祭司:源义经:传闻遮那王仁安四年(1169年)十一岁时的某日,在回寺的路上,途经五条大桥时,遇见一位称为武藏坊弁庆的武勇僧侣拦路。弁庆当时在该地进行"刀狩",只要看上往来武士身上的太刀便要求比武,在遇到遮那王之前已经强夺了999把太刀。弁庆看上了遮那王身上所配之黄金宝刀,故技重施,岂料遮那王武艺高强,身轻如燕,弁庆虽然武勇纵横,但却处处受制,攻而屡挫。以柔克刚的遮那王让膂力过人且一向仗恃刚勇的弁庆败得口服心服,从此弁庆便跟随在遮那王左右,成为日后遮那王最亲密的家臣之一。)

唉,就像他们说的——爬得越高,摔得越重。

我跌跌撞撞地走回来时,脑袋在脑袋里嘎嘎作响。我的胳膊仍然受着叶山的支配,我开始向后倒。我已经竭尽全力鞭笞叶山,而我所能做的就是鞭笞我自己。也许我会死在这里?也许这就是为什么过去的几个星期一直在我眼前闪烁。

就在我的身体撞向屋顶的混凝土之前,我感到有什么东西在抗拒重力和事物的自然秩序。

叶山隼人抓住我了。

我带着所有的怨恨、愤怒和轻蔑看着他。我恨他的原因很多。我恨他那张完美的自鸣得意的脸,恨他那该死的笑容,恨他那许多人趋之若愚的魅力。我恨他到现在还同情我,阻止我跌倒。

但最重要的是,我讨厌我最想的或许正是他。

“你的眼睛很好看,比企谷君。”

嗯?

“这是一个能赢的人的表情。”

你在说什么?

“你知道,她在宅邸等的不是我。”

我有点咳嗽。血的味道还浓。我用袖子擦了擦嘴,叶山放开了我。

“不是由比滨桑。不是她的爸爸妈妈。她也没有等她姐姐来救她。”

他转向我。他的眼睛变得柔和了,就像他讲了一个世界上最大的笑话一样。

“她肯定没有在等我。我不是她所想的穿着闪亮盔甲骑马去救她的王子。她在等别人。”

当他从嘴里说的话传到我耳朵里时,我的心充满了恐惧。

“她在等你,笨蛋。”

我觉得我在哭,也许是吧。不,我绝对没有。

“我没哭。”我说,眼泪顺着脸颊流下来。

“我知道。哭意味着你很难过。你是快乐的。但是雪之下桑的位置不太好。都是我”。叶山深吸了一口气,咬破了下巴。“你肯定知道怎么投一个像样的左……”

“怎么回事?”这些话难以启齿,因为我的脸颊肿了。我一会儿去给他们拿些冰。

“她和我是包办婚姻。我不能因为拒绝雪之下的提议而使我的家庭蒙羞。雪之下桑也不是那种拒绝她家人愿望的人。“他停了下来,看着我。“你的眼神真好。”他重复道。

“你是什么意思?”

“你看起来像是那种会扮演英雄的人。”

“好吧,你就是个坏蛋。”

叶山笑了。“我想我们现在都不适合我们的角色。”

“在这该死的故事里,没有人知道。”但是去你的。”我擦去嘴里的汗、粘液和血。我的牙齿在颤抖,但没有一颗松动。“你的家人明天要宣布订婚的消息吗?”

叶山默默地点了点头。

“任务接受。”(祭司:这里neta高达之翼,希罗)

我开始朝屋顶的门走去。我把它推到一边,意识到它已经打开了。海老名站在那里,三浦关切地看着我们俩。她们都戴上护士帽,带着急救箱和几个冰袋来了。

叶山隼人从一开始就计划了这一切。渐渐地,我被诱入了他的圈套。他确信自己是自恋狂和令人厌恶的。他引导我走了这条路的每一步。他扮演恶魔领主,所以我可以成为英雄。因为我是雪之下应得的英雄,当我意识到…

我是她现在想要的人。

“隼人 !”三浦哭着跑向他,拿着一个冰袋和几块湿布给他擦身。

“比企谷君,让我帮你清理一下。”海老名一边准备双氧水和棉签,一边轻声说。“还是……”

“在那之前。”叶山把三浦撇在一边说。我向海老名挥手告别。“比企谷君,你有什么计划吗?”

我深吸了一口气。

“一点也没有。”

    新仓薰

    发布新闻:287

    近期热评

    漫画APP客户端

    动漫之家—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5 dmzj.com,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7012542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