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动漫之家 > 宅新闻姬 > 大杂烩 > 【同人】英翻大春物——即便比企谷八幡也能写情书..
杂类

【同人】英翻大春物——即便比企谷八幡也能写情书(15)

本栏目长期入口为APP端新闻页面的第个大图哟!!

投稿信箱:【shougao@dmzj.com 】

投稿格式:XX同人或原创-标题-TAG-作者/动漫之家ID

请附带文档或TXT附件,如投稿格式不对不予通过

投稿通过后的文章会逐步发送上线

欢迎大家前来投稿

如果遇到特别对胃口的,会有编辑姐姐来邀请你一起出本子哟~

原创同人汇总页:点此跳转


即便比企谷八幡也能写情书

原作者:God Emperor Penguin 翻译、校对、润色:神界祭司

序+chapter 1  雪之下阳乃所擅长的事(上) chapter 1  雪之下阳乃所擅长的事(下) chapter 2  之后,雪之下雪乃能写好一封情书吗?(上) chapter 2  之后,雪之下雪乃能写好一封情书吗?(下) chapter 3 来自户冢彩加的爱的火锅(上) chapter 3 来自户冢彩加的爱的火锅(下)chapter  4  比企谷与雪之下的访谈(上) chapter  4  比企谷与雪之下的访谈(下) chapter 5 即便如此,由比滨结衣仍然试图制作巧克力(上) chapter 5 即便如此,由比滨结衣仍然试图制作巧克力(下) chapter 6 因而之后,他与所有的人谈话,除了她 chapter  7  与折本佳织的约会是致命的 chapter  8  鼓舞前辈是后辈的责任! chapter 9  最后,叶山隼人打破了这种平衡

chapter 10 夏娃(上)

起初,上帝创造了天地。然后他还做了其他东西。又过了一会儿,亚当和夏娃被创造出来了。

对高等生物来说,我们变幻无常的关系只是事后的想法。在这个宇宙中,随着时间的流逝,宇宙不断膨胀,变得越来越混乱,我们人类则自恋地关注着自己的小小问题领域。熵的箭头不会停止前进。未来的每一刻都充满了越来越多的疯狂,越来越多的疯狂。

热力学第二定律表明宇宙的熵总是在增加。宇宙需要随机性。它希望混乱。它想要混乱……这是自然规律。雪之下告诉我,当她瞥见我在科学上挣扎的时候。她会把头发梳在耳朵上,指出我在使用重要数字或单位时犯的每一个错误。这是很久以前的一个时刻,远在大爆炸之前。我真的很讨厌那些时刻。那些是我真正怀念的时刻。那些时刻,我不愿相信比实际情况更有意义。也许是我欠她的。也许我慢慢地,但肯定地,我开始坠入爱河。

...

我讨厌承认我有这种感觉。

我不应该有这种感觉……

我只是想再看看她的笑容。

叶山隼人借给我一套衣服,干洗后用塑料包裹着。“它不适合你的风格,但它必须符合。”他说。

他想冒犯我的企图很弱,他用小绷带包扎他的脸,这并没有多大效果。当然,我的脸也好不到哪儿去。瘀伤刺痛了我,无论海老名涂了什么药膏都没有什么效果。她尽了最大的努力去扮演细心的护士形象,但是海老名最后厌倦了,于是,她让我自己来做这件事。当她在我的伤口和瘀伤上涂药膏时,我也经常尖叫。这可能也是她摘下护士帽扔出窗外的一个小原因。

照镜子时,我想起了猴子或企鹅——它们都不是我的精神动物。我看了看扣子,黑色西装和领带真的很奇怪。自从几个月前由比滨 雪之下和我在酒吧兼职时发现黑色蕾丝后,我就没怎么打扮了。

那…那是一段美好的回忆。

有人敲门,把我吓了一跳。我咳嗽了一声“进来”。主人和恩人走了进来。

叶山朝我微笑。

“看起来很锐利。你准备好了吗?”

“是的。”我点了点头。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那我们和大家一起回顾一下这个计划吧。”

叶山别墅很大。它足够大,有一个客厅,一个观景室,和一个客厅。为什么富人需要那么多有沙发和电视的空房间?富人需要这么大的空间,这是怎么回事?他们不需要付给女仆额外的钱来擦这些花瓶吗?

“我父母一直住在雪之下大宅里,为派对做准备。”我们走过走廊时,他解释说。“如果你想知道它为什么这么空的话。”

“我真想知道你的房子为什么这么大。”我承认,“你家真的需要这么大的地方吗?”

叶山咯咯地笑了。“我父母喜欢炫耀他们的财富。没有什么比浪费空间更能说明你富有了。我们到了。”他说着,打开了走廊尽头的一扇大橡木门。

那是一间会议室,里面有一张圆桌和几张舒适的办公椅,那种椅子底部有轮子,扶手齐全。墙上排列着窗户,可以看到大厦周围的花园和午后的阳光。

三浦和海老名已经坐下来等着了。三浦的目光从我身上移开了。海老名挥了挥手。

“你们终于来了。”三浦笑着说,他的目光仍在墙上扫来扫去。“我们已经等了很久了,你知道吗?”

“才几分钟而已。”海老名轻声斥责道。“你看起来很不错,比企谷。”她说,朝我竖起大拇指,眨了眨眼睛。

我两个人都慢慢地回来了。这是尴尬的。我蜷在里面。三浦厌恶地看了我一眼。海老名笑了。叶山默默地笑了。

“看来我们还在等一个人。”

Diiiiiiiing !

对讲机上响起了铃声。

“好像最后一个人到了。”叶山没有移动。

“你不打算让管家让她进来吗?”我开玩笑到。

“他们有一周的假期,”叶山回答。估计他确实有个管家。“雪之下的员工一直在照顾这个地方,我是来这里看房子的。”地方吗?房子吗?你是说这个豪宅吗?

“那你不应该开门吗?”

海老名看着我,就像一个狡猾的青梅竹马(女性)看着一个青梅竹马(男性)为了一个严肃而昂贵的帮助而拍他马屁一样。哦哦,我们尝过彼此的血并不意味着我们现在是兄弟了。

“比企谷君,你能把门打开吗?”

“但是这是你的房子——”

“比企谷君。“ 叶山重复。“你能把门打开吗?”

“……好。”

我走出房间,走下楼梯。谁知道叶山会如此认真地对待得到一扇门这件事呢?也许这是风水的事,主人自己开门是不礼貌的?这有什么意义呢?如果一扇门和一条走廊以某种方式排列以安抚财富和祖先?再说一次,风水在任何方面都没有真正的意义。

当我走近大门时,我意识到那是谁。

不管怎样,她躲在后面的那根柱子并没有给她带来什么好处。

“我能看见你的。”

“哦。嗯。哇!”一色从柱子上挪开。她尽力使自己看起来精神抖擞。“没想到……没想到在这儿见到你……前辈。”

我可以看到她鼻子周围有点肿胀。那一定是我…,我明白了。我的思绪涌上心头。似乎内疚即是我的身体将永远记得如何去感受的一个不变的东西。然后

“你也在这个计划里吗?”

一色微微点了点头。

我们都静静地站在那里,都没有做任何进一步的交谈或互动的努力。一阵冷风吹过我们之间。秋天快到了。

我们青春的春天已经过去了。

然后,门边的对讲机发出噼啪声。“比企鹅君。”从扬声器里传来了叶山干巴巴的声音。“我们的日程很紧。”

那你就应该叫你的管家来帮我,别让我经历这些老套的少女漫画桥段!

“嗯,你也听到了。”我伸出手向她招手。“来吧。”

一色看了看我的手,跳开了,好像它在发射一个力场。“你在干什么?你是想跟我搭讪吗?对不起,前几天我被拒绝了。我还在康复中。”她说,最后深深鞠了一躬。

这个女孩……

“别逼迫自己。”我说,转过身来。“跟我来。”

过了一会儿我才听到她的脚步声。她的动作非常安静,就像一只迷路的猫,或者一只小心翼翼地对待食物的狐狸。

“……对不起。”

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么说。那根本无法解释我那天做了什么。然而,我想这样说感觉是对的。

过了很长一段平静的时间,我才听到一个轻微破裂的声音。

“前辈……至少让这对我来说容易些,你知道吗?”


“据大家所知,今晚的聚会只是一个家庭聚会。但由于雪之下的父亲是国会议员,这就涉及到政治人脉方面。今晚聚会的真正目的是揭示叶山和雪之下的结合。我们的父母说得很清楚,只有我们双方都同意,婚姻才能成功。”

“那你自己为什么不同意呢?”我问。

叶山叹了口气,然后微微一笑。“因为如果我不同意我父亲的观点,而雪之下仍然信守承诺……那么我父亲就不会尊重我的意愿。我想雪之下的情况和我一样。她害怕说“不”,但我却说“是”。我们都担心这会导致我们两家不和。”

“我还是觉得这很蠢,隼人。”三浦交叉着双臂。“如果你不想做,那你就不应该做!别管你父亲。”

“事情没那么简单。”

“我——”

“优美子。”叶山的微笑是苦涩的。“有时候很难对父母说不。他们想要的是对我们最好的,有时我们在这一点上意见不一。我是一个软弱的人。我不像你那么强壮。我没有足够的力量反抗我的家人。”

“隼-隼人……”

“计划是让雪之下和比企谷君在一起。”叶山继续说。“如果比企谷君能说服她不要参与这场虚假的婚姻……那么我们就能说服我们的家人放弃它,派对就会在没有宣布订婚的情况下结束。”这为我们两家都挽回了面子。叶山轻轻地笑了。“谣言工厂正在全速运转。”

“我仍然认为这个计划对我说服雪之下改变主意的能力充满了信心,”我指出。

“我不指望你能说服她。我希望你能向她求婚。”

“求婚……?现在谁还用这种过时的术语?”(祭司:这里用的是woo,一般来说是古英语的用法)

叶山只是笑了笑。“你见到她的时候就知道该说什么了。”

哎呀,谢谢。这并不是什么好计划。

他停顿了一下。“我希望如此、”他后来喃喃自语道。他咧着嘴笑,好像开了个世界上最有趣的玩笑。

“啊,谢谢。”我讽刺地说,这次我是大声说出来的。如果叶山是个博主,他的网站应该以厕所为主题。

“没关系。”叶山保证道。“英雄不需要计划!”

三浦狂喜。海老名鼓掌。一色看起来像是在听叶山的诺贝尔奖诗。

我觉得我的胃里打结了。这是你所期望的那种笨拙的JRPG角色台词。天哪,我希望有几百人从桥上摔下来,死在任何愚蠢的游戏里,用那句俗气的台词。

“那你打算做什么?”我问。

“我要偷偷地把比企谷君带进派对。海老名,三浦。你们两个认识我父母,所以你们要照看他们。如果他们不高兴和你握手或心烦意乱,你就会去干扰他们。和他们谈谈,拖延他们。我也会为雪之下的父母做同样的事情。”叶山看向一边。“说句公道话,岳父不管怎样还是喜欢说个没完……”

“岳父……?”我问。

叶山的眼睛亮了起来。“哦,对不起。习惯的力量。雪之下的父亲。”

房间里沉默了一会儿。

“嗯……我该怎么办?”一色从会议桌的另一头尖叫起来。

“找到雪之下。”叶山说。“她可能在房间里等着呢。她讨厌这种聚会。但如果你真的找到她,她可能是被她妈妈检阅了。然后你想办法让她独处,远离所有人。”

姑娘们点点头就走了。

“你肯定知道如何组织一个半途而废的计划。”

叶山耸耸肩。“这是一个可怕的计划。”

“没错。不能保证雪之下会独自一人,如果她愿意和我说话。即使在那之后,她的父母也认识我,也许他们的保安人员都知道要揍我。我并不是他们最喜欢的人。”

叶山看着我。“就这些吗?”

我看着地面。“我和雪之下最近几次谈过,我们没有友好地离开。”

“真的吗?就这些吗?你就担心这些吗?”

“是的。你的整个计划取决于我能否说——”

“你能行。”

“服她。”哦,别介意。你根本没在听我说话。

他把手放在我肩上。

“当你看到她的时候,你会知道该说些什么,比企谷。”叶山点头说,带着一种欠揍的微笑。“我希望这样。”他低声补充道。


“你知道,让一个女孩一直处于怀疑之中是不好的。”

“不是有句话叫‘时间使两颗心靠得更近’吗?”

“我很确定那是‘距离’,不是‘时间’。但我想时间也起作用。你知道怀旧吗?”海老名转过身来,望向午后的天空,拥抱着寒冷的空气。“但女孩不是游戏中的棋子。我们会咬人。”她对着我,咬牙切齿。“我从没和雪之下说过话……但是不管你想做什么,你最好对她好一点,听到了吗?否则我永远也不会原谅你!”

“好吧,”我回答说。(我们)之间的距离太近了。

“假如一个王子救了那个女孩,那么他必须看起来很时髦。”她一边说,一边理直了我的领带。“每个女孩都会时不时地有这种天真的想法。”她瘦削的手指拂过我的夹克。“每个人都有迷路的时候,只要在对的地方遇到错的人,就能让一切变得不一样。”

“你是不是叫错人了?”我问。海老名摇摇头。

“事实上,你就是‘最错误的人’。但有时为了达到治疗头痛的目的,必须加强药物的剂量。”海老名拍了拍我的胸膛,退到后面,欣赏她的作品。“哟西 !完美!你看起来帅呆了。”

“主要是因为西装。”

“在更多的角色扮演游戏中,你必须佩戴适合工作的装备,然后它就会起作用。”海老名靠在我耳边。“如果今晚一切不顺利,请记住,还有一个坏女孩在等王子。”

“什-?”

海老名向后退了几步,她的晚礼服随风飘动,然后,她跑到了三浦身边。


参加聚会的计划很简单。叶山坐着他家族的豪华轿车去。他会把我推进那辆豪华轿车的后备箱。考虑到我在里面窒息的可能性很低,我可以等到叶山来救我的时候再出来。这是简单的。最简单的计划失败的可能性最小。

我自己进了后备箱,有一个小枕头可以让我的头枕在下面,还有几个冰袋散落在各处,以防过热。叶山看着我。我当时看起来一定像是躺在棺材里,走向坟墓。

“你舒服吗?想要一本杂志吗?要喝点什么吗?”作为一个在司机不注意的情况下把我抬进后备箱的家伙来说,他似乎是在跟我闲聊。

我咬紧牙关,忍住了要告诉叶山抬起他那完美的牙齿的冲动。即使他真诚地关心我的幸福,没有一丝讽刺,他仍然表现得令人讨厌。

“我很好。”我勉强笑着说。我甚至竖起大拇指。

“好极了。”

箱子关上了,世界变得一片黑暗。

我怀疑是叶山让他的司机走最颠簸的路去雪之下的家,因为我的整个身体因为不停地上下颠簸而疼痛。比起家庭自驾游,这种刺激更可取。小町要么整天在后座用手机拍地标建筑摇摇晃晃的照片,要么戳我,要么趴在我肩膀上睡觉,要么从我不得不下车去买的便当盒里偷我的炸猪肉片。

什么样的男人可以拒绝这样一个可爱的女孩,尤其是如果那个可爱的女孩是他的妹妹?可爱的女孩是男人的死因。这在历史上通常是正确的。可爱能杀人。

疯狂的年轻小伙子们在学校里寻找可爱的女朋友。这种对浪漫的追求,通常通过参加一些超级流行的运动,如足球或棒球,经历生活,就像它是一个体育运动,导致一些人认为他们的高中生活是他们生活的高点。

这些人会深情地回忆起他们的高中时代,或许,会闪回他们在为一家公司做着毫无意义的日工时的情景。这家公司会在几年后解雇他们,雇佣一批更年轻、训练更好的新员工。

他们会深情地回顾过去,认为这是一个更简单的时代。他们想,如果他们只是多练习,多学习,或加入一个俱乐部或学生会,他们会有一个美好的高中生活感到自豪。这样,当他们被关在格子间的笼子里时,他们就能告诉自己“特呵呵”。那是值得的!

但是没有这些的人呢?

那些没有野心、没有浪漫、没有激情让生活变得美好的人呢?如果一个人被迫过着超出自己选择的生活方式,会怎么样?

高中生活不会是他们生活的高潮。高中只是一件可以做的事情,并且你可以忘记它。

也许人们只是在克制自己。

平庸是很诱人的。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但是,(如果不入虎穴)也不会失去任何事情。你很容易成为普通人或废物,然后认为这个世界在与你作对。

无论如何,这些对于在汽车后备箱里的人的想法有什么用呢?

那辆豪华轿车在不久前停了下来。有很长一段停顿。有时会有脚步声走过,鞋跟喀嚓一声落在水泥地上。其他时候,会有闲聊来打破单调。叶山本应该来接我的。

最后,我受够了被绑架的痛苦,拉下了应急后备箱的锁。

当我出来的时候,我在一个地下停车场。

找到几级楼梯后,我走上去,意识到我在那幢大厦里。而外面正有一个游园会。

这是我第二次在这幢大厦里转来转去。我猜想雪之下会在她的房间里,等着花园派对宣布她的到来。

每个人都混在一起。香槟笛声和谈话声此起彼落。时不时地,空气中会夹杂着可能是重述得很糟糕的笑话或不有趣的轶事发出的笑声。我飞快地穿过人群,扮演一个孤独的客人。仆人们也进进出出,端着一盘盘的饮料和点心。我吃了几口颜色鲜艳的奶酪肉饼。毕竟它是免费的。

当我咀嚼着这道美味时,我不确定我是否喜欢奶油奶酪和冷切猪肉的混合物,嘴里含着咸片,我无意中听到一个人在说话。

“-这不是雪之下的风格。这可能是他妻子的主意。”

那是个胖胖的人。他在和一对类似的富裕老人谈话。他们手里都拿着饮料。他们唯一一次向圈外的人打招呼,是一个仆人从他们面前走过,托盘里放着一份有趣的食物。

“他们把这叫做竞选集会……但你看,我听到了不同的看法!这根本不是一场竞选集会。”一名看起来做了太多手术的妇女说。她长得有点像弗里萨那样的超级品种。

这次谈话引起了我的兴趣。利用我对融入环境的掌握,我慢慢地走近他们。这个区域有点拥挤,所以离得这么近并不值得怀疑。

“哦,真的吗?“一位身材魁梧的绅士问道,他的西装太紧了,不适合他的腰围。“如果雪之下想保住自己的位子,他需要所有能得到的帮助!”

“哦,求你了。”女人说。“雪之下什么时候很难保住自己的座位?”

“我想这是真的。”胖男人回答说。“如果不是竞选集会,那是什么?”

那位妇女向她那一小群听众靠得更近了。“据说,他们会用这个来宣布雪乃酱的订婚!你能相信吗?

“雪之下 ?”另一个人摇摇头。他穿着一件灰色的浴衣服装,像个古板的大名。“那是小女儿,对吗?我不能说我赞成妹妹比姐姐先结婚。”

“多么老套的想法!据说雪乃酱要和叶山隼人结婚了。”

“律师的儿子?一个有价值的联姻。”胖男人赞许地点了点头。

“是的,是的。”女人兴奋地同意了,“但最令人兴奋的是,据说两人从小就相爱了。你能相信吗?一对青梅竹马的恋人。啊!这类事情肯定会刺激家庭主妇们冲向投票站。”

我走了。

我再也不想听了。

我不知道是什么更让我恶心。现实情况和谣言变得多么扭曲。就好像每个人都成了批评家,认为他们对事件的解读是正确和恰当的评价正典的方式。或者,如果雪之下的生活和未来只是被当作一种政治工具来使用的话。

我必须阻止这一切。我朝大宅门口走去,心里想,要是在——的时候,我该怎样分散值班警卫的注意力呢?

“真想不到呐,比企谷君~”

我被抓住了。

“嗯?”

冷冷的目光落在我身上,像一只虎在捕捉美味的猎物。她穿着一件蓝色的软衣服,看上去像月光下的雪。她纤细的皮肤也同样苍白。她舔了舔嘴唇,认为我值得她的注意,而且,更可怕的是,她还认为我值得她假装爱我,以此取乐。

雪之下阳乃。

“我正等着你呢。我还以为你会和比滨在一起呢。”

“由比滨被占用了。”我撒谎道。我真的不知道由比滨在哪里。

“阿拉,真的吗?”阳乃停了下来,用指尖捂住嘴笑。“那么你是来这里偷我们雪乃酱的?”

“她是真的想要这一切……还只是因为她无法拒绝母亲?”

阳乃没有理会我的回答,耸了耸肩。“哪个女儿不爱她妈妈?哪位母亲不希望女儿比以前更伟大呢?”

“真的是如此糟糕的情况吗?”

“你说得对极了。手拿来。“阳乃吩咐道。她伸出手,双手朝上,充满期待地看着我。她把我当狗一样对待,好像我是听命于她的野兽。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就把手放在她的手上。

“哈!”阳乃咯咯地笑了。“你真是太听话了,比企谷君!你会是一个很好的合作伙伴。”她温柔地笑了笑,然后像捕蝇草一样把她的手握在我的手上。“来。陪我来。”她靠近我,嘴唇贴着我的皮肤。我感觉到她在我耳边呼吸。“否则,你永远也找不到办法越过警卫,进入你一直盯着的那幢大厦。”

“这场面似乎非常熟悉。”我说。

阳乃没有理睬我,她挥手让驻守在门口的警卫走开,然后领我进了大宅。

“真的吗?啊~这是正确的。那个聚会。那是一次幽会。但我想,两次幽会就会有外遇。”她拉着我沿着走廊走。“难道你不同意吗?”

“我不明白如果我们俩都是单身,怎么会有外遇。”

“你确定吗?”

“你有男朋友吗?”我无法想象哪个可怜的傻瓜能容忍这样一个女人。阳乃笑得就像她刚刚听到银河系这边最深刻的笑话一样。

“没有。”

“那么为什么- ?”

我们在一扇大橡木门前停了下来。

“我们来了,”阳乃礼貌地说。她敲了几下。“我把他带来了……”阳乃打开高耸的门,深情地说。“爸爸。”

爸爸?

“死鱼眼君!很高兴再次见到你!“不是。“我能给你拿点喝的吗?”

”不-不用。我很好。”

“所以!什么风把你吹到我家来了?”

老人的慷慨和好客令人难以抗拒。这就像我在精神压力的海洋中呼吸,或者是在杀戮的意图中呼吸。也许,这是他的策略的一部分,目的是让对手失去勇气。这个人毕竟是个职业政治家。

“我只是来参加聚会的。”我的牙齿互相咬合着。这是一种有意表现得活泼和热情的尝试。常言道:“假装直到成功”。但即使是一只松鼠也能看出我是假的,就像一只湿漉漉的绿袜子冒充鱼一样。

“OK!这样就足够OK了!玩得开心吗?我们从仙台请来了一支乐队。你能相信吗?仙台!”雪之下先生兴奋地紧握着双手,“你尝过我们的开胃菜了吗?”

上帝啊,别告诉我他相信了我。

“没有。我吃饱了。谢谢。”

他微笑着,似乎确信他的客人得到了款待和款待。

很可能,他不在乎这些。

“你打算让这场闹剧继续下去吗?”

“你这是什么意思,孩子?”

“雪之下真的想要这个吗?”

他叹了口气。

“你有特别的人吗?”

“一个特别的人?”

“就像一个女朋友。”

“不……”

“那你就不会明白了,”他说。“你不知道那是什么感觉,在什么是最好的和什么会给他们带来短暂的快乐之间做出艰难的选择。雪之下一家被困在一个陷阱里。可是,我寡不敌众,手脚都被捆住了。”

“那你为什么不换了他们呢?”

他给了我一个露齿的微笑。

“家庭的复杂。也许等你有了自己的家庭,你就会明白了。”雪之下的爸爸交叉着双手。“话又说回来了,也许你最终会嫁给一个用纸板刻成的小人——那些你们这些今天的孩子们似乎非常迷恋的女孩子。就在几天前,我的公关顾问建议我支持其中一些节目。你能想象吗?一部厚颜无耻地宣传千叶的动漫?”

“你签字了吗?”

“当然没有。”他笑着说。

雪之下的父亲从一个看不见的抽屉里拿出一个精致的箱子。他抽出一根粗雪茄。

“别告诉我妻子。我告诉她我不抽了。话又说回来,她可能知道。她只是告诉别人我辞职了。女人就是这样。”他一边轻拿打火机一边咯咯地笑着。“哦,我的神经有点紧张。”

“你有什么好紧张的?你又不是那个要订婚的人。”

他盯着我,嘴里叼着一根大雪茄。“我不是吗?哈!”最后,从雪茄烟的尖端射出了一点红光。“我有时会忘记这一点。我是说,我只是把我最小的宝贝女儿送人。”他吸了一口。“嗯,也许这是最好的结果。到底是不是。谁知道呢?”然后他看了看阳乃。“你什么时候结婚,阳阳(Haru-Haru)?”

阳乃只是笑了笑,好像习惯了被当作宠物的名字。“我心里有个人了。”我能感觉到她冷冷的眼睛在斜视着我。别看着我。

“呵呵……这很好。但我不想见他。”他交叉着双臂说。阳乃咯咯地笑了。“阳阳,你能帮我检查一下雪乃吗?我担心她会神经过敏。”

“当然,父亲。”阳乃礼貌地鞠了一躬,然后告辞。“如果你需要我,我就在附近。”

现在我和这个人单独在一起。

“这对雪之下来说真的是最好的吗?”

他好奇地看着我。

“真有趣,你并不是对她直呼其名的。”

“我们没那么亲密。”

“你是认真的吗?”

“我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他笑了。“这是正确的。这是人类的可怕之处。你永远不知道别人在想什么。他们可能认为你是世界上最好的,会为你而死。别人会毫不犹豫地从背后捅你一刀,或者从心里捅你一刀。”

“你是那种为了政治利益而利用女儿的人。”

他眨了眨眼睛。“哦,你听说过那个谣言吗?”他轻笑着,又吸了一口雪茄。

“她不应该嫁给她想要的人吗?”

“啊。年轻。”他忧郁地说,“人们所做的事情就是思考这些理想主义的事情。爱。生活。自由。幸福。真是胡说八道。”

“你——”

“你觉得你配得上我女儿吗?”

我不是,我在沉思。

当我明白其中的含义时,这个问题把我吓了一跳。他想知道我是否对他的女儿感兴趣。

“配不上。”我如实回答,打断了他的思路。

“嗯。回答得好。”当烟雾开始弥漫房间时,他笑了,“叶山来自良好的教养的家庭。他有自己的未来,在法律或政治领域等着他。他有家庭关系,有钱,而且英俊得要命。”他向我眨了眨眼睛。“即便我从不游那条河的那一边,但我承认他很抢手。”

“可是她不想嫁给他——”

“又是理想主义!”这个人的眼睛里闪着危险的光芒,就像一个疯子在尖叫:“我敢打赌!当你35岁,胖,秃顶,意识到你完成生命中没有什么是一些工薪族工作他的尾椎骨突出,没有加班费,公司老板和董事会的股东会两个掷骰子来赌博你(是否辞退),也许你就会意识到你的这些琐碎的想法对“幸福”来说是一文不值”的。

“但是将来她会——”

“我是在保护她的未来。”他笑着打断了我的话。

“但她不想这样……”我开始后退,觉得我的论点与他冷冰冰的逻辑相悖。当然,我提醒自己,这就是那个养育了一对冰雪公主并娶了一位冰雪女王的男人。他自然是最冷酷无情的。

他脸上的活力似乎消失了。“我觉得你误解得太深了,‘没那么聪明君’,”他吸了一口烟说。他拍掉烟灰,把抽着的雪茄放在烟灰缸里。“我想你忘记了生活中很重要的一件事~”

“那是什么?”

“什么样的父亲不希望女儿幸福呢?”他带着明亮而忧伤的微笑说。

他站起来,陪我走到门口。他为我打开了它。他的脸上写着“滚出去”。我说什么也改变不了他的主意。他不是那种重视文字的人,他是话语的主人。

在关门之前,他提出了一个建议:

“你为什么不试着在别的地方寻找幸福呢,‘不管你叫什么名字——君’?”

    新仓薰

    发布新闻:287

    近期热评

    漫画APP客户端

    动漫之家—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5 dmzj.com,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7012542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