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动漫之家 > 宅新闻姬 > 大杂烩 > 【原创】短篇科幻——《虚无·永恒》第四章完结
杂类

【原创】短篇科幻——《虚无·永恒》第四章完结

本栏目长期入口为APP端新闻页面的第个大图哟!!

投稿信箱:【shougao@dmzj.com 】

投稿格式:XX同人或原创-标题-TAG-作者/动漫之家ID

请附带文档或TXT附件,如投稿格式不对不予通过

投稿通过后的文章会逐步发送上线

欢迎大家前来投稿

如果遇到特别对胃口的,会有编辑姐姐来邀请你一起出本子哟~

原创同人汇总页:点此跳转


虚无·永恒

作者:忘萧

第一章 被颠覆的真理 第二章 宇宙至上的生存法则 第三章 神话文明

第四章 祈祷落幕时

【一】

神灵复苏,梦境湮灭,宇宙间存在的万物,自古以来的所有,无论真实还是幻想,都仿佛是造物主无意间行为产生的一个极小的误差,这样渺小的偶然的结果只能伴随着必然的现象迎来毁灭。

这幽暗的汪洋掀起巨浪,打翻了这个名为宇宙的一叶扁舟,其上存在所有,皆沉与海底,无论多么发达的文明在此刻都显得脆弱,被悄无声息间毁灭。

向往真实,必将歌颂虚无,借此以祈祷永恒,所有的偶然现象都只能伴随着这必然结果毁灭。

这样恐怖的景象带来的灵魂颤动不知道持续了多久,海浪几乎把小船打翻了,但后来,一切又都平静下来,如果不是左越属于神灵的一部分,他甚至不能察觉到刚才发生了什么。

神灵并没有苏醒,虽然有了巨大的变动,但梦境并没有消散,只不过很不稳定。

如果用一个比喻,大约就是神明翻了个身,继续沉睡。

这些同样是宇宙间万物的创造者无意间的行为,就像人类走在路上,不小心踩死了几只一虫一样,没有人会在意,不值一提。

而被摧毁的所有,也在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恢复着,但自那一刻开始,这个宇宙就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很可能不是原来的宇宙了,梦境发生变动,这次是真的影响到了全部,历史以及宇宙本身的存在。

想到这些,左越按原路返回,想离开极渊,如果不出所料,这个宇宙的历史以及存在的根本都被动摇了。

找到魔笛了?好在,魔眼依旧待在极渊外围,看上去没有任何变化。

现在是什么时候?左越询问,他感觉这次梦境的变动,不可能只是虚张声势。

地球历2018年,怎么了?魔眼有点疑惑。

果然是这样……”左越握紧了拳头,这次变动影响到了几万年的岁月,魔眼所说的是地球历,那么现在银河系很可能不是三级文明,至于曾经的神话文明,恐怕根本没有存在过。

地球文明等级是多少?

九级,号称神话文明。魔眼淡然回答。

神话文明并没有被摧毁,一直延续到了今天。

那阿撒神族现在有什么行动?

阿撒神族?抱歉,宇宙中根本没有这个文明。魔眼起初诧异了一下,后来它核对了资料,根本没有在数据中发现关于阿撒神族的一丝一毫,你到底怎么了?α”

“α左越愣住了,他记得,魔眼已经改了称呼才对。

是啊,梦境变动数值α,预定的第二任魔笛吹奏者。魔眼说明,语气平静,根本听不出来其他情绪。

那,你现在是谁?左越听到自己的声音冷静地发问。

本机隶属于宇宙十级文明魔眼文明最新虚无型机体,代号k87421”尽管觉得莫名其妙,但魔眼还是说明了自身情况。

宇宙变了,不仅仅是人和物,它的历史,以及其存在的根本,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动。

那我妹妹现在在哪?

你哪来的妹妹?α你脑子不会被魔笛的声音烧坏了吧?不过按道理来说那也不可能。魔眼狐疑,然后对左越进行了扫描,但没有发生任何异常。

梦境变动了,这次的变动数值是整个宇宙,它的历史,其上存在的一切,和它存在的根本,都变了。左越的声音很冷静,在听到魔眼否认左月的存在的时候,他几乎就放弃了所有,他原本以为,不管梦境再怎么变动,身为最初变动数值的他们都不会发生任何异常。

可是,天不遂人愿。

在听完左越的话后,魔眼也沉默了一会儿,它知道,左越的话可信,因为不久前,确实发生了几乎让宇宙这个肥皂泡破裂的恐怖事件,幽暗汪洋掀起的滔天巨浪几乎将一叶孤舟打翻。

梦境已经不能扭转,我们要做的只能保持现在的梦境,找到魔笛,引导真神的梦境,进行催眠。魔眼的理智让它做出了最为明智的判断。

好。左越点了点头,然后迈步走进极渊,投身于那黑暗的深渊中,也不知道能不能回来。

但,吹响了魔笛又有什么用?梦境终究会醒,生命终将消亡,他们所做的只能拖延,但却不可能根治,不过那也不是没有办法……

如果,神灵有意创造这个宇宙呢?

【二】

你能想象吗?我们的造物主并没有创造万物的意愿,一切都是这个至高存在无意间行为产生的极为渺小的误差,我们的存在造物主并不知晓,如果有可能,最好永远也不要让他知晓。

这就是创世的真相,创世神没有任何创造万物的意愿,它只是睡了一觉,就产生了这个名为宇宙的梦境,以及其上存在的一切,无论是文明、星辰还是神明,都是至高存在的梦中一物。

左越在极渊中漫步,他有一个很疯狂的想法,唤醒神明,与之谈判。

这个计划不说成功,能实施的可能性就几乎为零,退一万步来说,哪怕左越成功将神灵唤醒,那么在神明睁开眼睛都那一刻,整个宇宙存在的根本都会消散,根本没有左越开口的机会。

左越并不是弱智,他要做的是找到梦境中的真神,与之谈判。

但在那之前,他要找到魔笛。

不知为何,左越口中说出了曾经听到的话语:

向往真实的信徒,向前走。

歌颂虚无的使徒,向前走。

祈祷永恒的教众,向前走。

但这些话语都没有明确说明,到底要向前走多久、走多远。

走到世界的末日,还是诸神的黄昏?最终才能迎来永恒的破晓?

这是一条从来没有人走过的路,在无尽的黑暗中前进,抵达时间的彼岸,或许才能得见神灵真容。

但那一刻什么时候才能来临?无人知晓。

在这样的黑暗中走了不知道多久,一千年或是一天,在这个无法用常理揣测的地方,左越没办法推断时间,他只知道,向前走,踏上这条祈祷永恒的路。

向往真实之人必将歌颂虚无,以祭神之名祈祷永恒。

换一个人在这样的黑暗中永无止境地行走,恐怕早已经精神崩溃,陷入无尽的疯狂之中了。

宇宙的本质就是这样的黑暗,无论再多的星辰,发出再耀眼的光芒,都不能改变其本质,神灵的存在无法理解,却也可以肯定一点,它们对宇宙生命体的存亡毫不关心,它们的智慧与逻辑超越了任何一个发达的文明,故此无法被理解。

左越在黑暗中前进,身上的白色衣服显得那么显眼,但在这无边无际的黑暗中,他就像是一只蚂蚁在苍茫大地上缓慢爬行。

没人知道他要爬多久。

突然,左越眼前一亮,他看到了一团巨大的,不断分离与聚合的万千光辉,时间与空间在其附近停滞,被其支配。

但在这里,它只出现了一瞬,就被一个巨大的黑暗影子所代替,那黑影不可名状,扭曲的阴影像是它的触手,散发着令人疯狂的气息,不过它同样只显现了一瞬。

接下来的是一个人形的影子,高大威猛,那黑影下的生命似乎有着无穷无尽的、令人无法理解的至高智慧,洞悉宇宙的一切真相。

然后先前出现的影子又显现出来,三个影子呈三角形分布,把左越围在中间。

向往真实,歌颂虚无,祈祷永恒……

大约就是在说这三个不可名状的影子吧?

真实的虚无永恒长存;虚假的梦境弹指即逝。

【三】

左越思考片刻,就走向了那有着许多扭曲阴影的巨大黑影,伸出手,但又停在了半空中:这是虚无。

无法以平凡之身踏足神之领域,所以左越没有触碰。

左越又走到那个高大的人形影子前,这是真实。

最后,他看向那不断聚合分离的万千光辉,笑了:这是永恒。

那个人形的高大黑影率先作出了反应,它看起来像是向左越行了一礼,随后递出一根被血色纹路缠绕的黑色长笛。

左越拿起魔笛,没有观看,也没有吹响,但它却自动奏响了,无法理解的音乐蔓延成幽暗的汪洋,汇聚成一曲颂歌。

随后,那令人疯狂的黑影停止了蠕动。

最后作出反应的是那无尽光辉,它在这黑暗中显得是那样显眼,璀璨夺目,时间与空间在其身旁扭曲,最后形成一道类似于门户的东西。

门户打开,里面还是黑暗。

向往真实的信徒,向前走。

歌颂虚无的使徒,向前走。

祈祷永恒的教众,向前走。

虚空中又传来这三句话,三个不可名状的影子站在左越身后,像是在目送左越,又好像在期待他走进去。

握紧了魔笛,左越头也不回,走进了那道未知的大门。

信徒的祈祷落幕了,又或者是,在落幕之时,信徒开始了祈祷。

走进了那道神秘的、不知通向何处的大门后,左越感觉之前见到的一切都是幻觉,从来没有发生过,因为门后还是无尽的黑暗。

但左越也只能向前。

向往真实的信徒,向前走。

歌颂虚无的使徒,向前走。

祈祷永恒的教众,向前走。

虚空中不断传来这三句话,像是在催促左越一般,又仿佛在祈祷。

信徒的祈祷落幕了,或是教众于落幕之时祈祷。

不知为什么,左越的脑海里出现了这样一句话,他有一种莫名的预感,却又说不上来是怎样的预感。

又在黑暗中前进了许久,仿佛过去了几万年,左越在这若汪洋般浩瀚的黑暗中看到了一点光亮。

你害怕黑暗?相信我,我更畏惧光明。

这时,左越的脑海中涌出一道声音,像是身体的本能在警告,但左越依旧向着那一点光明走去。

人类是向往光明的生物。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左越接近了那散发光明的地方,那里是一个位于无尽黑暗中的超越时间与空间的宫殿,四周充斥着夹杂创造与毁灭的爆炸性混沌,仿佛整个宇宙都是因为宫殿存在所引发的自然现象。

向往真实的信徒,向前走。

歌颂虚无的使徒,向前走。

祈祷永恒的教众,向前走。

虚空中的三句话在左越耳边回响,久久不能平息,大概就是目的地了吧,那座宫殿。

因为魔笛的存在,左越安然穿过了那充斥着混沌的区域,而后他看到了巨大的无法理解的恐怖物质组成的巨大尖刺贯穿天上地下,这些东西都直接带给左越以撕裂灵魂的恐惧。

一道光明的长廊,却有着不可名状的恐怖物质,原本相互矛盾的东西在这里却显得毫无违和感,就仿佛这样的光明不过是更深层次的黑暗。

你害怕黑暗?相信我,我更畏惧光明。

左越的脑海里又涌现出这句话,仿佛本能的警告,现在离开还来得及,但是……

……都走到这里了,还有回头的余地吗?

左越在这道光明长廊中前进,走到几乎要麻木的时候,他撞到了一个影子。

那个影子是和他差不多高的一个人形生命体,它身穿一件古老的枯叶色大衣,大衣上还有一个如鲜血般鲜红的不可思议的印记,像是生命的灵魂在燃烧一般,这个不可思议的生命体看到左越的时候神色有些诡异,像是见到了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人。

对不起。左越连忙道歉,虽然他并不清楚对方能不能听懂他的话。

没关系。出乎意料,身穿枯叶色大衣的生命体也说出了银河系的语言,只不过它的音色诡异,无法理解,就像是魔笛一般,有着千变万化的韵律,然后,它伸出枯骨一样的手掌,拍了拍左越的肩膀,与神灵的谈判,就交给你了。

神灵没有沉睡?左越疑惑。

不,神灵确实在沉睡,但他也苏醒了。那个不可名状的生命体留下这样一句莫名其妙的话就离开了散发着光明的长廊。

左越摇摇头,继续在长廊中行走,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感觉那个生命体有些熟悉,但这样莫名的熟悉感又不知道从何而来,他握紧了拳头,手里空空的,少了些什么。

魔笛不见了,那支诡异的、无法理解的魔笛消失了。

现在想想,那个生命体见到左越的时候神色诡异,目光几次扫过那支魔笛,八成就是它拿走了吧。

但这也无所谓,到了这里,魔笛的存在可以说是可有可无,它并不能增加左越与神灵谈判的筹码。

又前进了很久,左越的视线中出现了一扇散发着光明,由不可名状的物质组成的扭曲触手交织而成的大门。

神灵就在里面了。

左越站在门前,他深吸一口根本不存在的空气,大步走了进去,一切的一切都会在接下来的谈判中解决。

你来了?眼前所见让人觉得不可思议,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坐在一张散发着混沌的宝座上,他就像是早已预料到左越的到来一般,坐在那里静静地等候。

这就是无意间创造了万物的唯一真神,是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看上去和银河系的人类别无二致。

这间宫殿很广阔,除却一个混沌宝座外就只剩下了一面巨大的鼓,那面鼓自动奏乐,发出低劣模糊的音色。

不用惊讶,我就是你们口中的神灵,因为世间存在的一切生命体都无法解析我的形体,无法解读我的语言,故此我只能以这样的外貌,用这样的语言显现在这里。老人人性化地笑了笑,那笑容和蔼可亲,怎么也不能把这个老人和不可名状的神灵联系在一起。

神明大人,我……”左越刚要说明来意,就被老人打断了话语:

我已经知道你的目的,上一个到这里的人也是这样的想法。

老人平静地注视着左越:那个人你应该看到了吧?他跟你说了什么?

像是料定了那个人会和左越谈话一样,老人平静地等待结果。

那个未知的、说着银河系语言的生命体当然给左越留下了话:与神灵的谈判,就交给你了。

【四】

这样与神明的谈判已经有过了先例,结局显而易见,上一个谈判者以失败告终,它把希望寄托在左越身上,但左越自己也不知道能不能说服这个至高的存在。

你希望这个宇宙保持下去,回复原来的样子,只要我一苏醒这一切都是镜花水月,所以,你希望我亲手创造这个宇宙,对么?老人注视着左越,那目光太过犀利,直透人的灵魂,让人无法直视。

没错,神明大人,您为何就不能这样做呢?左越有些焦急,他害怕自己是白跑一趟,这样的话,那已经不存在的左月就更没有重现的希望了。

站在你们的角度为你们思考的话,我要亲手创造宇宙,就要先毁坏原先的宇宙,这样一来,哪怕两个宇宙一模一样,也终究不是同一个世界。老人的话语听不出任何情绪,这番话也像是说过了无数次,没有一丝犹豫,站在我的立场上,我更想看看这样一个虚假的世界,到底能诞生出多少让我感兴趣的东西。

听到后半句话,左越仿佛明白了什么,他的嘴角勾起一抹苦笑:这就是您一直在沉睡的原因么?

老人没有否认。

不愧是超越了世间常理的至高存在,我们,宇宙间存在的所有,都只是您打发无聊时间的对象吗?左越感到愤怒,却也无可奈何,这样的愤怒哪怕再令人胆寒,在这个花白头发的老人面前也显得那么无力,就像是一只蝼蚁对着茫茫宇宙咆哮,掀不起一丝波澜。

如果你就这些话,那么你可以离开了。老人没有否认左越,他直接岔开了话题,对于左越的不敬行为,老人没有任何情绪。

在老人面前,左越就像是苍茫宇宙中的一粒渺小的尘埃,故此,他对左越的任何情绪、不敬都视而不见,因为那些没有意义,改变不了既定事实。

大人,您为什么要沉睡呢?左越突然抛出这样的疑问。

你知道真实是什么吗?听到左越的疑问,老者像是陷入了无尽的回忆之中,我沉睡之前,是一片真实的世界,但那样的世界也像是因为我的存在引发的自然现象,那里只有虚无,永恒的虚无。

所以,我的沉眠只是为了打发无聊的时间,不过,时间对我来说也没有任何意义,我根本没有想到,我的梦境中会有你们这样的被称为生命的存在,然后,我决定把你们作为我的观察对象。老人的语调很长,那样悠久的回忆也仿佛感染了左越,尽管那是老人无意为之,生命创造了文明,发现了梦境中的规律法则,称之为真理,然后那些文明发展起来,发现了一种名为神灵的存在。

那样的神灵同样有着轻而易举摧毁梦境的能力,但在我面前,它们同样是虚幻的,也是我梦中一物,生命的文明很奇妙,它们从虚假的世界中领悟了真理,探索到了很多即便在梦境破灭也能成立的真理。说到这里,老人伸出两根手指,时间亘古不变,虚无永恒长存。

但那样的虚无之中,也有着一些真实的美好的事物。左越打断了神灵的回忆。

洗耳恭听。老人并没有恼怒,他笑了笑,示意左越说下去。

是啊,那样在虚无中也能闪耀美丽光泽的东西是什么?左越在脑海中回想了自己出生以来所经历的一切:那是你们这样的存在永远也感受不到的东西,或冷或热,喜悦抑或悲伤,笑容,泪水,那是你们从未见过的东西,情感。

人类是情感与理智并存的生物,尽管很脆弱,却也潜力无穷。

老人闭上眼睛,仿佛在思考左越的话,以及那些话能带来的价值:是啊,情感,我从未知晓,从未拥有,亦从未感受过,对我来说,那样的东西,无法理解。

神明没有否认左越的话。

接下来的谈话持续了很久,久到左越的形体都被宫殿同化了,变得不可名状,无法理解,但这些异常,他自己无法察觉,在他看来,自己还是原来的左越,从未有过变化。

不过,情感有什么价值呢?你们这样的生命存在根本毫无意义,难道只是为了那样虚无缥缈的情感,你们就能在这虚假的宇宙中建立真实美好的世界?最后,老人的话语再度回归平静,没有任何情绪变动。

人活着确实毫无意义,但又不能不活着,这样的矛盾就是人类活着的意义,而那些情感,无论或好或坏,都是促成这个矛盾形成的关键因素,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样虚无缥缈的情感正是人类存活的意义所在。左越冷静地回答,尽管他没有发现自己已经不能算是人类了。

哈哈哈哈……”神明第一次有了情绪波动,像是喜悦,却又不像,听到这样的笑声,左越先前的那种莫名的预感更加明显,但仍然被迷雾所笼罩,无法看清。

情感,在我的梦境中,那是像人类这样低级的生命体才保留的东西,高级文明视之为累赘。最后,神灵这样说道,我很期待,你会怎样回答?

那些高级文明真的没有一点情绪吗?他们也会笑,会哭,会害怕,能为了自己的种族抛头颅洒热血,会为了自己的家庭与文明奋不顾身,哪怕抛弃他们的生命。左越笑了笑,哪怕外貌已经变得不可名状,他那双眼眸还是和原来一样清澈明亮,只不过在平常的时候,他们的理智盖过了情感,少,并不代表没有。

有趣的回答。神灵看上去对这个回答很满意,我很想知道,你怎么用这样的情感,打破这个对你们来说只有绝望的轮回?

闻言,左越愣住了,他不明白老人这句话的意义,绝望的轮回,是在说什么?

如果你能成功,我答应你,将这个虚假的世界变成真实的宇宙。神灵郑重地起誓。

这是来自神灵的承诺,这样的诺言,让左越看到了希望:我会找到那样的方法,并将其展现给神明大人,睁大你的眼睛好好看清楚了!

那么,你现在应该就可以出发了。说着,神灵递出一件枯叶色的大衣,这件大衣看上去很古老,还印有一个不可思议的诡异印记,如灵魂在燃烧,鲜血一般的红。

左越看到那件大衣,总感觉很熟悉,却已经忘记了自己在什么时候见过,他伸出枯骨般的手,接过了大衣。

那么,我很好奇,你会用怎样的方法打破这个绝望的轮回?老人站起身来,把大衣披在了左越身上,你现在出去,说不定还能见到熟人。

左越不明所以,他穿上那件大衣,离开了大门,在长廊中行走,他的大脑还在思考神明的话语,绝望的轮回是指什么?遇到的熟人又是谁?

思考中他撞到了一个影子,回过神来,却震撼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他看到了一个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人,那个人手里握着一支细长的、被血色纹路包裹的黑色长笛。

对不起。那人道歉,是银河系的语言。

没关系。左越已经明白了那个所谓绝望的轮回的含义,他伸出枯骨一般都手,拍了拍对方的肩膀,说出了极为无奈的话语,与神灵的谈判,交给你了。

在说话时,左越根本没有注意到自己的音色变得千变万化,不可理解。

神灵没有沉睡?那个人看上去很疑惑。

不,神灵确实在沉睡,但他也苏醒了。左越轻叹一声,说出这样似曾相识的话,然后跌跌撞撞地离开的长廊。

那个人感觉莫名其妙,但也回过头,走向长廊的另一端,后来,他走进大门,与神灵对视。

你来了?他看到的是一个花白头发的老人,他坐在宝座上,平静地注视着走进大门的、来自银河系的青年。

……

信徒的祈祷落幕了,教众在落幕之时开始了新的祈祷。

断章——

这是一个绝望的轮回,与神灵的谈判得到的只是这样一个结论,真相总是残酷的,令人绝望。

左越已经离开了那座位于无尽黑暗之中的光明宫殿,他的手中握着一支黑色的长笛,这是他从那个来自银河系的青年手中拿来的,他觉得,这个东西以后可能会用到,然后他抬起头,那双清澈的眼眸看向了面前三个不可名状的巨大黑影。

黑影的目光也在注视着左越,在它们身后,有无数道门户,就向左越进入的那道门户一样。

打定了主意离开,左越随便挑选了一扇顺眼的门,抬起脚就要走进去。

我很好奇,你怎么能把梦境的的伪善变成真善,借此来打破这个对你们来说只有绝望的轮回?

如果你能成功,我答应你,将这个虚假的世界变成真实的宇宙。

在踏入门户之前,左越听到了两句话,仿佛来自那个超越时间与空间的宫殿,由神明亲口所述。

又一次谈判结束了,结局相同。

但谈判的内容却不一样,左越是以情感换来了神灵的誓言,而那个和他抱有相同目的的青年却是以伪善换来了神灵的誓言,这或许不是一个轮回,也许还有希望。

但已经和这里没有任何关系了,左越走进门户,再次投身于无穷无尽的黑暗,像自己来时那样,他在黑暗中跋涉了许久,久到他已经忘记了所有,不知道自己是谁,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地,也不知晓自己的目的。

后来,他在黑暗中看到了一颗湛蓝的星辰,那里有极度发达的文明,左越感到很熟悉,对那颗星辰很感兴趣,于是他进入了那颗星球,降落在一片大海上,那海一片湛蓝,那天碧蓝如洗。

你知道大海为什么是蓝色的吗?左越听到了汪洋深处传来的一道恢宏的、不可思议的声音。

愿闻其详。话语出口,左越自己愣住了,自己的声音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这样千变万化、不可描述了,看了看脚下的海浪,水面倒映出的是一张令宇宙间所有生命体都毛骨悚然的面孔,由不可理解的恐怖物质组成的一条条触手上长满了可怖的眼眸,分不清五官,只有一个不可名状的人形形体。

他原本记得自己的声音和样貌不是这样的,明明以前……

以前……

以前什么?

他已经忘记了一切,左越曾经的记忆都被埋没在时间的洪流之中。

因为没有一片海洋能够黑暗到掩盖我的血色。那道声音回答了自己的问题。

左越离开了这片海洋,开始观察起这颗让他感觉熟悉的星辰,这颗星辰上的生命体和他一样是人形的,这让左越感觉很亲切,他对这颗星辰上的文明进行观测,因为这些让他感觉熟悉的生命体引起了他的兴趣,他们似乎自称为……神。

你们可知晓,所谓神明,是怎样的一种存在?

这是左越在质问,却也是在请教,他也想知道,神,是怎样的一种存在。

不过,他的发问引起了这个文明的灾难,一个极度强大的文明立刻遭到了毁灭,连其在这个星系中存在过的痕迹也被连根拔起。

自称神的文明被毁灭了。

左越真的不是有意的,他没有想到自己的求知欲望居然毁灭了这样一个发达的文明。现在想想,这样的事情似乎曾经也发生过,不过左越已经不记得了,就算回想起来,也毫不在意。

这颗星辰上的生命体太脆弱了。

没有一片海洋能够黑暗到掩盖我的血色。

没有一个文明能承受自己的提问。

或许神就是这样一种无法理解、超越了世间常理的至高存在吧,就像是海底的那道声音,和现在的左越。

左越在时间的长河中昏昏睡去,在他沉睡的这段日子里,这颗曾经被摧毁过的星辰再次焕

发生机,诞生了和以前一样的人形生命体,他们被称为人类,人类再次建立起了文明,渐渐从弱小走向强大。

……

不知过了多久,左越在沉眠中感觉到了一股焦灼的空气,火焰在燃烧,并且,他听到的一

道稚嫩的声音,像是在祈祷,又仿佛在呼救。

但那个生命体太过弱小,左越能够明确地感知到,那个生命甚至没有学会他们种族的语言。

左越睁开了双眼,他看到了一片火海,尽管他不明白其中的危险,随后他看到了祈祷与呼救的来源,那是一个尚在襁褓内的女婴。

总感觉……好熟悉……”左越这样想着,然后脸部的触手挥动了一下,四周的火焰都散尽了,他慢慢走过去,用自己枯骨般的手轻轻地抱起了那个女婴,可以看出,女婴的父母很有心,把孩子的名字绣在了女婴的肚兜上。

左月,这是她的名字。

好熟悉……可是……在哪听到过,在哪见到过,想不起来了……”怀里的女婴哇哇大哭了起来,左越不知如何是好,只能轻轻地摇晃,希望让她安静下来。

突然,怀里的女婴用粉嫩的小脚踢了左越一下,这让左越的熟悉感越加浓烈,可就是想不起来。

或许,陪伴在她身边,有朝一日能取回曾经的一切吧?左越这样想着,然后身体像是迷雾般慢慢变淡,最后变得透明,像是从来没有存在过一般。

……

大约过了几个小时,一个中年男人路过这里,听到了街道边传来的阵阵哭喊,男人走向声源,见到了一个女婴,她在哇哇大哭,女婴被一个三岁左右的小男孩抱着,看起来是一对兄妹。

小男孩抱着女婴,轻轻地晃动,仿佛在安抚自己的妹妹。

男人看到这样的情景,蹲了下来:孩子,你叫什么名字?你的家人呢?

小男孩虽然脸上都是污渍,但那双眼睛却是那样的清澈:我没有家人,至于名字……叫我左越吧。

之后,小男孩和他的妹妹被男人收养了,逐渐长大成人。

十八年后的一天,已经长大成人的小男孩在床上被他的妹妹踩了一脚,随后他只能带着伤痛去厨房做菜。

标签: 原创 科幻
分享到:

    新仓薰

    发布新闻:378

    近期热评

    漫画APP客户端

    动漫之家—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5 dmzj.com,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7012542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