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动漫之家 > 宅新闻姬 > 大杂烩 > 【同人】昨日青空同人-闪闪发光的我们part2
杂类

【同人】昨日青空同人-闪闪发光的我们part2

本栏目长期入口为APP端新闻页面的第个大图哟!!

投稿信箱:【shougao@dmzj.com 】

投稿格式:XX同人或原创-标题-TAG-作者/动漫之家ID

请附带文档或TXT附件,如投稿格式不对不予通过

投稿通过后的文章会逐步发送上线

欢迎大家前来投稿

如果遇到特别对胃口的,会有编辑姐姐来邀请你一起出本子哟~

原创同人汇总页:点此跳转


闪闪发光的我们-part2

作者:b小调叙事曲

闪闪发光的我们-part1

第八章 追逐繁星的孩子

“对不起先生,这个确实是我们的失误。”宾馆的前台工作人员拼命鞠躬对着穿着机长制服的两个男子道着歉。

“这不是道歉不道歉的问题!”高理文涨红了脸,“你怎么能让我和齐机长睡一个大床房!标间都没了?”

“确实没了,先生,实在是不好意思。”

“你有什么意见么?”齐景轩冷冷的看了高理文一眼,“如果要抱怨也是我抱怨,你可真矫情。”

“你...唉!”高理文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只能郁闷的跟在已经取过房卡的齐景轩后面,悻悻的瞪了前台一眼,小跑着登上了电梯。

因为明天还有飞行任务,所以两人草草的洗漱了一下就准备休息了。

齐景轩简单的整理了一下行李箱,准备把不用的东西打包明天托同事带回家去,收拾到一半的时候他摸到了一本书,看到封面之后,顿了一下,还是把书放到了自己常用的那个箱子里面。

擦着头发从浴室出来的高理文正好看到了书,顿时大惊小怪开始尬聊:“齐机长,你也喜欢看漫画啊!”

“和你有什么关系。”齐景轩头都没抬,迅速的把书塞到了包里。

“没有没有,这不是之前那个动画电影同名的漫画吗?”高理文反应很快,他终于知道为什么今天他说电影的时候齐景轩那个眼神看他。在别人面前diss个人兴趣无异于找死。

“那个漫画,是我的一个高中同学画的。”在两人准备睡觉之前,已经躺在床上的齐景轩没头没脑的来了这么一句。

“...”

高理文没敢搭腔,因为他知道如果这时候搭了话,估计以齐景轩的性格就不会再往下说了。

“那是我高中的时候了。”齐景轩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对高理文这样对八卦异常感兴趣的人说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

可能是自己很久没和别人说过心里话了,也有可能是今天接到妈妈的电话说老房子要拆掉,要他抽空回去一趟的缘故?

反正不是他的原因。


屠小意从办公室里面走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

他的手里握着刚刚陈老师给他的纸条,上面只有两串电话号码。

 “小意,你知道你最大的优点是什么吗?”老陈指了指屠小意的心口,“不是姚哲恬的优秀和执着,也不是齐景轩的放浪不羁和果断冷静,而是你敢追逐梦想的勇气。”

“为什么我会同意你去深圳打拼而不是强行留下你参加高考?是因为我相信你可以不忘初心,勇敢的走自己的路。”

“但是小意,你要知道,有些话如果不说开,你可是要后悔一辈子的。”

“因为我能在你的眼睛里看见那股劲,你问问自己,是不是很不甘心?”

“冷处理结果未必是好的,你看我带了这么多届学生,他们毕业之后找我都会说如果如何如何,说实话我都烦透了。”

“这是齐景轩和姚哲恬的电话号码,怎么做你自己心里很清楚。”

“记住我在你当时南下临别时候送你的6个字。”

“不要怕,不要悔。”

屠小意攥紧了手里的字条,不服不行啊,老师果然还是老师。

谢谢你老陈。

我知道应该怎么做,我不会让自己后悔的!

第九章 离别

姚哲恬给最后一个患者打过电话,安排好接下来一周他应该吃的药和再下周需要做的心理治疗安排以后,就开始着手准备去深圳开会的稿子和要用的东西。

按照会议日程,她应该是周三上台介绍自己最近研究的心理课题和发表的文章。但是郑老师却坚持让她提前几天到场,说是邀请她一起和同门姐妹聚一聚。

这样也好,自从大学毕业之后也没怎么见过师兄师姐们了,姚哲恬想着,把行李箱合上,开始收拾洗漱用的东西。

“恬恬,吃饭了。”姚妈妈在厨房喊了一声。

“好,我这就来!”姚哲恬把自己的身份证和执业医师证小心的放好,来到了客厅准备吃饭。

“你这次出差深圳要几天?”姚妈妈一边说着,一边用筷子轻轻的打了一下姚爸爸的手,“孩子还没动筷子,你倒是先吃上了?”

姚爸爸很委屈,只得放下餐具,可怜巴巴的看着姚妈妈。

姚爸爸已经是浙江师范大学的终身教授了,也算是桃李满天下,但是在姚妈妈面前还是愿意卖萌撒娇,什么事情没有老婆的建议肯定不会最终决定,活脱脱一个妻管严。

姚哲恬看着面前的父母,心里的温暖晃晃悠悠地荡开来,似乎守着父母,一辈子不嫁人也不是什么坏事?

“妈,我这次去的久一点,要去大概一周左右,”姚哲恬夹起一块火候刚刚好,两面金黄酥脆的豆腐,扑面而来的香气让她不禁咽了咽口水,“郑老师想让我们师门的人聚一聚。”

“老郑那个老滑头,又想骗你过去,”姚爸爸冷哼了一声,“不过这次我知道他要干嘛,就放他一马好了。”

“行了,整的像你多厉害似的。”姚妈妈嗔怪的瞪了他一眼,“饭也堵不上你的嘴?”

姚爸爸马上就不说话了。

“好啦好啦,恬恬,上车之前吃个饺子,保证你顺顺当当的!”说罢,姚妈妈往姚哲恬碗里夹了饺子。

这是姚哲恬家不成文的规定,上车的时候要吃饺子,下车的时候要吃面条。


齐景轩醒来的时候有些头痛,这不是什么好兆头。

望着身边呼呼大睡的高理文,齐景轩想到昨晚他自顾自的说到很晚,转头再看这个不靠谱同事的时候发现他早就睡着了。

不过虽然身体不太舒服,齐景轩感觉心里堵着的那口气倒是顺畅了不少,昨天在机场看到那本漫画的时候他一眼就认出了这是谁画的。

屠小意。

齐景轩默默的念着,心里五味杂陈。

这么久不见,你终于成为了你自己想要的样子。

可我呢?

你成为了你所讨厌的人啊,你看看现在的你,和你父亲当年有什么区别?

心底的答案理所当然的浮现,齐景轩猛的咬住了嘴唇。

屠小意牺牲了爱情和青春,成就了他自己的梦想,而反观自己,虽然如愿以偿的当上了机长,但是这真的是自己想要的吗?

他牺牲的都是别人的人生和东西,因为他已经没什么可失去的了。

没什么可失去,真是可笑。

姚哲恬的爱慕,屠小意的友情,父亲的关怀,不知道下一个他牺牲的会是谁人生里面重要的东西。

屠小意,我很羡慕你。

头痛似乎偷偷加重了起来,今天有飞行任务不能吃止痛药,他不得不起身准备去厕所冲个冷水澡。

“老婆,我真的吃不下了...”高理文在床上咂咂嘴,转个身继续睡着了。

齐景轩强忍着想把身边的枕头砸在他脸上的冲动,脱了衣服故意发出了很大的声音,甩上了厕所的门。

“别走啊老婆...”高理文吸了一下口水,却并没有醒的迹象。

第十章 悲欢离合戏一场

屠小意花了半个小时的时间说服自己把电话号码存到手机里,又花了半个小时说服自己准备打电话给姚哲恬。

趁陈老师给自己的buff加成没结束之前一定要联系上她,屠小意很了解自己,他并非懦弱,不然不可能自己在国产漫画百花齐放的今天杀出一条血路。

他只是在追求女生的方面实在是缺乏应有的经验,就是因为高中的心理阴影到现在他也不敢接受别人的追求。

这次如果在不解决他估计这辈子都别想谈一场真正的恋爱了。

可能姚哲恬已经结婚了,连女儿都会叫我叔叔了。屠小意心里有点苦涩,不过既然下定了决心,就算她结婚生子了又如何,把自己的心意告诉他,被她骂做疯子也值了!

深吸了一口气,他终于按下屏幕,把手机贴在了耳边。

“您好,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请稍候再拨。sorry...”屠小意没有听完英语的机械化声音,飞快的挂断了电话。

他幻想过无数姚哲恬接电话的情景,甚至在画纸上列好了草稿,然而他唯独没想到姚哲恬的电话竟然关机。

难不成是天要亡我?屠小意有些绝望。

不行,我还要挣扎一下。屠小意咬了咬牙,随便披了件衣服就出了门,因为他从花生那里知道,姚哲恬在兰汐开了一家诊所,他这次不撞南墙不回头,必须要撕开自己心里的伤疤,重新开始自己的生活。


“女士,请关闭您的手机,或者调成飞行模式,我们马上就要起飞了。”空姐彬彬有礼的看着正在和自己昨天新收的患者交代怎么吃药的姚哲恬,出声提醒到。

“哦哦,不好意思。”姚哲恬尴尬的笑笑,立刻关掉了手机。


屠小意大口的喘着气,身上的衬衫贴着后背,湿的几乎能拧出水来。

他跑着来的。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跑,反正就是很着急。

抬头看着用崭新红色胶带纸贴着的“心理诊所”几个字,他擦了一把汗,喘了口气准备上楼。

他觉得自己双腿有点发软,一步接着一步,他似乎并不是在爬楼,而是向着自己年少时的梦想和爱情移动,脚步重若绑着一吨水泥。

没办法,这就是满身文青气男人的浪漫。

终于,他看到了那扇梦到过无数次的门。

“你好,有人在吗?”

屠小意深吸了口气,敲响了诊所的门。

一阵沉默过后,并没有回音。

“你好,请问姚医生在吗?”屠小意稍稍加重了力气,这样的力道就算是里面的人在睡觉也能听见,但是依然没人回应。

“难道她出去了?”屠小意犹豫了一下,伸手准备再敲一次。

“小伙子,别敲了。”似乎是被屠小意的声音吵到了,从楼上走下来一个中年女子,她皱着眉头看着屠小意,又看了看上锁的门。

“你找姚医生?她去深圳开会了,这几天都不在。”

“真的假的?”屠小意脑子一时没转过来,为什么她会去深圳,自己明明刚从深圳回来,“她说了去几天吗?”

“好像是一周吧?”女人想了想,告诉屠小意,“我这楼上的邻居也是因为工作压力大睡不着觉是姚医生的常客,姚医生今天应该是刚走。”

“谢谢!”屠小意觉得面前的中年女人简直就是自己的天使,刚刚阴郁的情绪一扫而光,取而代之的是更加激动和兴奋的心情。

“不客气。”女子摆摆手,走上楼去,“下次敲门别这么大声,这大中午的...”

“扰民。”女子最后耸了耸肩,消失在了楼梯口。

“…”屠小意不自觉的握住了诊所门上的把手,那里似乎还残留着姚哲恬手上的温度。

一想到这,他立马放开了把手,总感觉有点变态。

看来这次是必须要回去一趟了。屠小意从兜里掏出了手机,直接联系了之前工作室催他去做专访的领导。

“喂,刘主任么?”

“是我,屠小意,我有急事要马上飞深圳。”

“好的,我现在就打车去机场。”

姚哲恬,这次就算你跑到天涯海角,就算你可能已经结婚生子,就算我可能会被你骂做疯子,我也决不会在这里自怨自艾的继续等下去。

我要见你。

我现在就要去见你!

(画外音:果然他还是疯了。)


 齐景轩打开手机,点开了一个app,经过短暂的加载之后,屏幕出现了一个竹筒,里面装着一把写着各种“吉”字样的竹签。

这是他少有的一个固定习惯。自从上次回家自己的母亲因为身体不好在家供奉了佛像,他也不知不觉的沾染了一些神神鬼鬼的念想,这个判断凶吉的app就是其中一个。

他晃了晃手机,里面掉出一个签来。齐景轩点开一看,上面用小篆写了两个大字——“大凶”。

“...”齐景轩刚刚因为洗凉水澡压下去的头痛又泛了上来,看起来今天注定不是什么好日子。

“齐机长,我准备好了。”高理文不知何时已经穿戴整齐站在宾馆的门口看着他。

“好,走吧。”齐景轩没有看解签,而是直接把手机塞到了裤兜里,他看了看高理文,觉得他眼神有些奇怪。

“怎么了?”齐景轩不太喜欢他这眼神,这种包含着敬佩和怜悯眼神他只在两个人眼睛里面看到过,他不想让高理文成为第三个。

“...没什么。”高理文罕见的没有喋喋不休,而是提着箱子走了出去。

这次飞行任务结束之后,请几天假去酒吧喝一杯吧,齐景轩想着。


三天后。

“所以,当前我们更为关注心理学实际中存在的问题,逐步扩大它的研究领域。”姚哲恬身着一身做工精致的纪梵希套裙,双手撑在讲台上,做着最后的小结。“这是我所引用的参考文献,谢谢大家。”

PPT最后定格在“敬请各位老师批评指正。”一页,会场上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郑老师也很得意,不过他没有像老陈一样向别人夸着自己的学生,因为他知道姚哲恬并不喜欢。

不过他更担心的是前几天老姚拜托他的事情。

参会其实是次要的,这次骗姚哲恬过来主要是为了给她相亲。

姚哲恬当然不着急什么时候结婚,她的青春早就死在高中了。

这也是郑老师为什么很了解她,姚哲恬曾经在很多师门聚会的时候玩笑般的说过她在高中的故事。

可是老姚不这么想,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从旧时代过来的老教授一门心思的要嫁女儿,谁也拦不住。

所以他俩就商量着设个局把姚哲恬骗来,只不过他们没想过后果。


屠小意看着面前的摄像机和话筒,一时间有点恍惚,上一次他站在大家面前演讲的时候还是很多年前他刚加入工作室介绍自己的时候。

他为人低调,很多时候都避免着被人关注的机会,甚至于他的作品大获成功被领导称赞,并受邀给工作室新入职的新画手演讲的时候,他面对着和他当时抛弃所有南下时所拥有的一样的那一双双渴望的眼睛,却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最后还是领导打的圆场,强行给他们草草灌了一堆鸡汤了事。

这也许是领导并没有在辞职时候过多挽留他的原因之一吧。

“屠老师,最后一个问题。”面前拿着录音笔的女孩子打断了屠小意的天马行空:“您有没有想过,在这次电影结束之后,继续画他们长大之后的故事?”

“我没太明白您的意思。”屠小意的脑子因为睡眠不足思路已经有些跟不上对面采访的思路。

“就是说,有没有可能出些番外,画画其他的平行世界,让男主角和女主角在一起?”

“这个...”屠小意思考了一下,笑了笑说道:“取决于我这几天能不能见到漫画中的女主角吧。”

“您的意思是...”对面的记者反应极快:“这部漫画是您的亲身经历改编?现实中真的存在这样的女孩子?”

“是的,我不否认。”屠小意微微一笑,刚想继续说下去,就听到领导在一边喊道:“好,cut。”

“怎么回事?”记者也有点发懵。

“采访到这里就可以了。”领导过来拍了拍屠小意的肩膀,“什么事情说的太透,反倒没什么意思,这样的节奏刚好。”

“哦...”女记者显然不太满意,但是还是撅撅嘴结束了采访。

屠小意也松了口气,这种事情,让他继续说下去可能真的会NG。

“小意,一起去吃个饭吧,我请。”互道辛苦之后,领导很自然的邀请屠小意。

“不用了,其实我这次来是真的有其他事情。”屠小意倒不是推辞,他是真的有事情:“刘主任,我想请您帮我个忙。”

“什么忙?如果我能帮上我一定帮!”刘主任是发自肺腑的说这句,屠小意这次来除了机票之外他连辛苦费都没要,完全是义务做的专访,刘主任真的是感谢他都来不及。

“您知道,在观澜格兰云天酒店开的心理学大会吗?”屠小意犹豫了一下,他对于这个会知道的不多,只能求助于面前曾经的领导:“我想进去听一个老同学的演讲,您能不能帮我想点办法?”

“这个...”刘主任隐约对这个会有点的印象,毕竟跨行如隔山,不过随即想起他手下有个学教育心理学的小伙,毕业工作后因为工作很清闲,加上受二次元文化影响很大,这段时间经常来工作室做兼职:“我不能保证,我现在打个电话问一下。”

“谢谢主任。”屠小意很感谢他没有追问为什么一定要去听这个讲座,真问起来这是真的说不清,总不能说自己是去找一个可能已经是有妇之夫的女人表白吧?

...而且这个女的过几天还会回到兰汐,是自己着急。

“问好了,小意。”刘主任结束了通话,笑看着一脸紧张的屠小意:“我手下有个干教育..哦,是什么教育心理学兼职的,他正好注册了那个会,他说可以把证件借给你。”

“真的?!”屠小意没想到这个事情就这么简单的解决了。

“有个成语怎么说的来着…对,世事难料,你就别操心了,咱俩去吃饭吧,这都几点了。”刘主任也没什么架子,直接叫司机过来接人,“吃完饭再去,不迟。”


齐景轩坐在酒吧里,随便点了杯东西,看着舞池中群魔乱舞的男男女女们。

这里是深圳的MIDDO,齐景轩飞行之余经常来这里喝酒,没有任何其他原因,就是因为这里的酒好喝对他的胃口,比较头痛的是他经常会遇到搭讪的女子。

吧台后的酒保也知道面前人的口味,毕竟是常客,虽然话不多但是很能喝,就没见他醉过。

“客人您的饮品好了。”酒保轻轻的把酒杯推到齐景轩的面前,后者点了点头,也没看调的好坏,直接喝了一口。

齐景轩用一旁的面巾纸擦了擦桌子,随后把他在机场买的漫画掏了出来,直接翻到了有折痕的那页。

在酒吧绚丽的灯光下,齐景轩默默的看着纸上那四个穿着校服的学生对着自己微笑,中间写着两个大字“谢谢。”

“我不值得你们这么对我。”齐景轩的手轻轻的划过书页,喃喃自语的说道。

如果当时他没有手贱在漫画书中写下“Try your best”的话,是不是屠小意就可以留在姚哲恬身边陪着她,进而姚哲恬也不会因为第一次高考发挥失常复读了一年,他们三个会不会有其他的结局?

在一旁的酒保有些好奇,瞥了一眼发现面前长着一张帅脸的男人竟然在酒吧看漫画,顿时有些鄙视。

看这种东西不去星巴克点杯咖啡看,到这来装什么纯情。酒保怀着恶意想着,继续调着他的酒,却不料齐景轩突然猛的把书拍在了桌子上。

“卧槽...”酒保吓了一跳,这个人有读心术?不会吧...

齐景轩自然是没有读心术的,他看到的是刚刚从酒吧门口进来中的那个女人,她似乎很不开心,旁边的男生却是兴高采烈的和她说着什么。

姚哲恬?她怎么可能在这里?

不对,也许是我看错了。

齐景轩端起酒杯,用余光继续观察着她,过了这么多年,认错人实在是太正常了,一旦认错人,被误认为搭讪不说,这种带着男伴的女人还是不要招惹,毕竟当面挖墙脚可不是什么好事。

他没有轻举妄动,努力的想从这个女子身上挖出其他决定性的证据。

 第十一章 关于青春的梦与爱

屠小意赶到会场的时候,太阳已经西斜,三三两两的参会者已经开始结队向外走去,再往里面进的人几乎已经没有,安检人员也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

“先生您好,请出示您的胸牌。”一位安检人员拦下来把包放在安检台上正想要进去的屠小意。

“哦,这里。”屠小意连忙笑笑,从兜里掏出了刚刚郑主任给他的证件。

证件上有二维码,负责安检的人扫了一下之后朝着他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心里却有点不以为然,这么晚了,这人肯定是来混学分的。

屠小意看了一下会议日程,发现姚哲恬所在的会场只剩下最后一个论文专题报告,是在二楼的学术报告厅,看到这里,他忙不迭的向楼上跑去。

一定要赶上啊。

屠小意发现自己缺乏锻炼,这短短的两层楼都跑的气喘吁吁,想到刚刚和他在一起喝酒的郑主任,屠小意没来由的打了个冷战,郑主任的啤酒肚堪称他当时在工作室的话题之一,和主任熟的几个资深员工总喜欢拿这个开玩笑。

这么想着,屠小意来到了学术报告厅的门口,结果发现最后一场报告在一分钟之前刚刚结束,大量的观众正在涌出本身并不大的屋子。

在哪,她在哪?

屠小意慌了,他头一次想自己为什么不再长高几厘米,现在就算伸长了脖子找人也是枉然,被人流推来挤去,他根本不可能在这么多人里面认出外貌可能已经变了很多的姚哲恬。

屠小意又花了几分钟时间才从人群里面挤出来,人没找到不说,他的包都差点被挤掉,他心一横,直接拿出手机准备再给姚哲恬打过去。


姚哲恬很是无语的看着对面这个因为方言味道太重刚刚自我介绍她都没听清叫什么的男人。

然而这个男的竟然是她这次来深圳相亲的对象之一。

为什么说是之一,这次姚哲恬被骗来深圳之后才发现,学术会议是次要的,让她相亲才是真,姚爸爸这次下了狠心,和自己的导师结伙坑了自己一次。

当她刚来发现被骗的时候已经晚了,刚下飞机就被郑老师拽到饭店吃饭,发现里面竟然不是师兄师姐们而是不认识的一个男生之后,姚哲恬的内心是崩溃的,但是看到导师脸上无奈的表情她就知道这事情肯定是自己那个不靠谱的爹搞的。

相亲难道不是一种被拒绝很不爽,拒绝别人也很不爽两头不占好的事情嘛?

姚哲恬礼貌的看着对面的男人喋喋不休的说着自己的工作和学历,心里有点厌烦。

这次来酒吧也是姚哲恬的计划之一,这里这么吵,待会自己借着上厕所的机会就准备开溜了,反正这次的酒钱都是自己付的。

小气的男人。

姚哲恬撇了撇嘴,感觉自己浑身都很不自在。倒不是说她付这个钱不行,但是你也应该最起码客套的感谢一下我吧?毕竟两个人这才第一次见面,而面前这货刚刚竟然没有一点要请客的意思,在收银台竟然就等着她掏钱!

算了,不生气不生气,今天最后一天,完事就回家了。

姚哲恬平复了一下心情,准备打断男人的口若悬河,实施自己的尿遁计划。

结果她刚想开口,面前的手机就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

“不好意思。”姚哲恬抱歉的冲自己的相亲对象笑笑,起身到酒吧的角落里接了电话,她用手捂住话筒,不这样做估计这么吵她肯定听不清电话另一头的人在说什么。


齐景轩目光一直没离开过坐在角落里的女子,他总觉得自己没认错人。

但是让他有些头痛的是自己实在是没什么证据证明她就是姚哲恬。这个披散着一头垂直乌黑的秀发,有些瘦的脸颊,长着和酒吧气氛格格不入的一双清冷眸子,一身做工精致的纪梵希套裙的女子真的是他记忆里面穿着洗的有些发白校服的姚哲恬?

待会如果她起身,就假装过去偶遇一下吧。齐景轩想着,喝掉了杯子里最后一口酒,开始往自己包里装着东西。

突然他看到女子站了起来开始接电话,齐景轩深吸了口气,也起身缓缓地向女子的方向走去。

说不定能从她的电话里面听到什么能证明她身份的东西,这是常年混迹各大酒吧,甚至锁屏背景是自己手机二维码的高理文教给他的。

齐景轩无奈的发现,他竟然真的有一天会把高理文教给他的东西学以致用。

这个有贼心没贼胆的东西。


“喂,您好。”一道屠小意魂牵梦萦、清清亮亮的女声从电话的另一头传来,让屠小意有些失神,尽管电话那端的背景音杂乱到甚至让屠小意新换的手机产生“滋滋”的电流声,他仍然能听清电话里他朝思暮想女孩的声音。

屠小意感觉一股热气从鼻子直接扑上自己的眼睛,没想到还没等说话自己就要不行了。

他连忙拿袖子擦了擦眼睛,对着话筒拼命压抑住自己的感情,小心翼翼的说道:“您好...是姚医生吗?”

说完之后,屠小意忐忑不安的等待着对面的女声继续说话。

她如果知道自己是屠小意会是什么反应呢,是困惑?还是惊讶?亦或者是陌生?

事实证明,都不是,对面的姚哲恬没有做出任何反应,而是一直没有说话,任由杂乱的背景声充斥着电话的全部声音。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姚哲恬那面是出了什么事情吗?她会不会有危险?

屠小意的脑海里马上浮现出自己之前帮自己工作室画的各种各样预防绑架传销手法的宣传画,给自己来了一波问号三连。

不会,深圳治安这么好,她不会有事。

屠小意看了看四周还没有散去的人群,有些焦躁,她一定是有重要的什么事情才挂断了电话,一定是这样。

接着给她打一个吧。屠小意已经走到了这步,多打一个电话也没有刚开始那么激烈的感情了。

但是屠小意很快发现,无论他重拨几次姚哲恬虽然没有占线,但是却一直没有再次接听他的电话。

屠小意这下彻底毛了。

第十二章 花开花谢花满天

姚哲恬在看到坐在椅子上的男人时,感觉本来嘈杂的酒吧声音一瞬间离自己远去,心里最深处最最黑暗的情绪正在一点点覆盖她的意识。

记忆是过去的经验在头脑中的反映。凡是过去感知过的事物,思考过的问题,体验过的情绪,操作过的动作,都可以以映象的形式储存在大脑中,在一定条件下,这种映象又可以从大脑中提取出来,这个过程就是记忆。这是心理学中一个很经典的入门概念。

姚哲恬觉得,自己就算是终有一天不知道因为不知道什么原因死了,穿上寿衣被推进焚化炉里,骨灰被埋到某处墓地,自己变成了这天地间一丝一缕的空气,忘掉了自己的父母,朋友,家人,她也不会忘记走过她生命中,在她的心理狠狠刻上痕迹的两个男人。

现在,其中一个男人就在她的眼前,而且似乎没有认出她来。

电话里面说什么她已经听不到了,或许也不想听到,她直接挂断了手机,没有理会她身后相亲男人惊异的目光,径直走到了她面前这个男子面前。

男人和女人最大的不同,不是性别,而是女人那先天存在的第六感。在齐景轩还在怀疑面前的女子是不是姚哲恬的时候,姚哲恬连犹豫都没有,直接双手抱在胸前,就这么看着假装在看舞池里面男女们的齐景轩。

被一个强势的女人这样看着,总是会让男人生出或者自卑或者自负的情绪,齐景轩抬起头来对上了姚哲恬的眼神,这么多年,姚哲恬肯定不是第一个这么看着他的,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但这个地方、这种情绪让他摸不着头脑,又仿佛不是他自己了,没有那份波动,没有那份惊诧,一切都是如此自然,仿佛只是熟悉的老友见面。

“怎么,不记得我了吗?”姚哲恬不愿过多的表达自己的情绪,“还是不愿认出我来?”

“...”齐景轩笑笑,没有说话,而是从兜里掏出一包烟,从里面抽出了一根自顾自的抽了起来,这包烟是高理文临别之前硬塞给他的,虽然他明知道齐景轩不喜欢抽烟。

“一起出去走走吧。”姚哲恬捂着鼻子,有点厌恶的看着齐景轩面前的香烟烟雾。

这次齐景轩没有拒绝,而是选择起身,看了眼姚哲恬身后的男人,后者却也是很识相,掂量了自己和齐景轩的重量级之后很干脆的点点头溜了。

外面刚刚下过小雨,起了一层很轻很淡的薄雾,缓缓地,似乎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香气。

“这些年……”齐景轩的话刚一出口,就有些后悔,这样的问好,毫无意义。

“这些年,我过得很不好。”姚哲恬摇了摇头,“你嘴里那个随便的女孩因为你和另一个男孩发挥失常,复读了一年之后还是没考上自己想考的大学,许多人都知道我和你还有小意分开之后发生的事情,你难道不知道?”

“我曾经问过花生,这些年你和小意的事情。”齐景轩沉默了片刻。

“我和小意?”姚哲恬昂起头,放在胸口的画似乎有些发热。“我们两个的事情不需要你操心,毕竟我在你心里没有变,还是那个随便的女孩子,我和谁在一起,和你有关系吗?”

面前的女孩言语不似高中时那般柔软,似乎就想把美好的东西撕碎,血淋淋的摆给他看。

“我曾经和屠小意说过。”齐景轩又吸了一口烟,望着很快消逝在风里的烟雾,回忆起了当时和屠小意说的话:“我是个混蛋,但是我不喜欢自己的无能影响到别人的命运。”顿了一下,接着说道:“尤其是你的,还有...屠小意的。”

“咱们十年没见,你和我就想说这些吗?”姚哲恬笑了一下:“这算什么,赎罪?道歉?”

“你的电话一直在响,不接没事吗?”齐景轩不知道怎么回答面前女孩的话,顾左右而言他。

“因为有比接我患者电话更重要的事情。”姚哲恬盯着齐景轩,“这么多年,我只是想知道一件事情。”

“什么?”


屠小意坐在路边,如果现在有人看他,会发现他的眼睛已经失去了焦点。

我真是傻。

这是屠小意心里的唯一想法,他现在只想逃,远离兰汐和深圳,这两个承载了他所有光辉和悲伤的城市。

屠小意已经放弃用电话联络姚哲恬,他知道再怎么打电话对方也不会接。

放弃吧,她不喜欢你,你追来她不愿见你又有什么用?

缠绕在屠小意心里的魔咒再一次像哈利波特中摄魂咒一样控制着他的意识。

放弃吧。

放弃吧。

她不会是你的,无论你取得什么成就她也不会喜欢你,强求不来的。

放弃吧。

放弃吧。

屠小意浑浑噩噩的站起身来,他看着街道上川流不息的人流,望着逐渐变黑的太空,内心痛苦不堪。

这城市这么大,竟然没有我心的容身之所。

标签: 同人 昨日青空
分享到:

    新仓薰

    发布新闻:489

    漫画APP客户端

    动漫之家—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5 dmzj.com,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7012542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