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动漫之家 > 宅新闻姬 > 大杂烩 > 【同人】昨日青空同人-闪闪发光的我们part3
杂类

【同人】昨日青空同人-闪闪发光的我们part3

本栏目长期入口为APP端新闻页面的第个大图哟!!

投稿信箱:【shougao@dmzj.com 】

投稿格式:XX同人或原创-标题-TAG-作者/动漫之家ID

请附带文档或TXT附件,如投稿格式不对不予通过

投稿通过后的文章会逐步发送上线

欢迎大家前来投稿

如果遇到特别对胃口的,会有编辑姐姐来邀请你一起出本子哟~

原创同人汇总页:点此跳转


闪闪发光的我们-part3

作者:b小调叙事曲

闪闪发光的我们-part1 闪闪发光的我们-part2

第十三章 各自的成长

“你知道我想问什么。”姚哲恬转过头去,不去理会叮当作响的手机,铃声是她最喜欢的歌曲剪辑而成,而现在她只觉得有些吵闹。

“我确实不知道。”齐景轩叹了口气,他现在可以在自己的父亲,甚至是母亲面前表现的强势,但是唯独在她和屠小意面前不可以。

因为,齐景轩对不起他们。

“我只是想知道一个答案罢了。”姚哲恬的脸色无悲无喜,“如果我现在再问你当年一样的问题,你会怎么回答我。”

“我...”齐景轩掐灭了手上的烟头,望着已经发暗的天空,“我想答案还是一样的,但是我想,我会以更加委婉的方式拒绝你吧。”

“我也一直无法原谅,说你随便的我。”

“这样啊。”姚哲恬轻声说了一句,而后突然绽放出一个大大的笑容,齐景轩甚至一时间有些不敢直视她的脸,这时候的姚哲恬,完美的和高中时候的她重合了。

她不再是那个高傲的姚医生,而是变回了那个和他俩在一起时候那个略带忧郁的女孩。

“你...”齐景轩望着突然开心起来的姚哲恬,觉得他花了10年,还是不懂女人这种生物。

“没什么,只是心里的最后一个结解开了感觉十分爽快罢了。”姚哲恬在原地转了个圈:“不要想太多。”

“对不起。”齐景轩轻声说道,心里的愧疚感又浓了一分。

“你不必自责。”姚哲恬看着齐景轩,“你知道我为什么选择心理学,而不是其他专业吗?”

“你想研究我和小意的心理?”齐景轩其实也很好奇。

“因为我后来想来,我对你更多的不是爱慕,而是羡慕。”姚哲恬这么多年走过来,选择心理学专业的她比谁都更了解自己的心。“高中时候,父母对我的期望太大,我缺乏可以和自己交流的人,我感到孤独,所以看到你可以那样毫无拘束反抗长辈,自然会心生羡慕。”

“现在想想,可能当时我把羡慕和喜欢混淆了吧。”

“这似乎不是什么优点。”齐景轩闷闷的插了一句,“不过是年轻时候中二病罢了。”

“是啊,所以我当时选择性忽视了,对我真正好那些人。”姚哲恬看了看吃瘪的齐景轩,觉得有些好笑。

“你...”齐景轩忽然明白了,为什么姚哲恬刚刚要那么问他,难道她?

“嗯,估计你猜到了。”姚哲恬背着手站在齐景轩的对面:“我刚刚问你的原因是想知道我是不是和我想的一样,我早就在你离开的那刻就已经不喜欢你了。”

“果然,我从刚刚见到你,问你,到你回答,我的心里一点波澜和感觉都没有。”

“那我还真是惨啊...”齐景轩苦笑。


“叔叔,叔叔?”屠小意朦胧中听到有人在喊他。

回过头去,他才发现有个带着小黄帽,手里拿着一束玫瑰的小女孩在拽着她的衣角。

“叔叔,要不要买一束花给叔叔的女朋友呀?”小女孩甜甜的说道:“这是我的社会实践活动~”

屠小意抬眼看了看远处,果然有一群小学生穿着印着“社会实践”字样的马甲,在老师的组织下向路人兜售着花朵。

“叔叔不买也可以,只要在这里签个字就可以领一朵了!”小女孩接着说道,拿出一个印着小猪佩奇的小本子。

屠小意没有再犹豫,他从兜里随便掏出来一把钱,也没点数目,直接都塞到小女孩手里,“叔叔没有女朋友,这些花我买了,你去送给你们老师吧,就说我送的。”

“可是叔叔,没有女朋友的话,你有喜欢的人吗?”小女孩眨眨眼睛,天真的问道。

“有啊。”屠小意艰难的让自己的嘴角微微上挑,“可是她不喜欢我呢。”

 第十四章 你不懂

“那么,你现在怎么打算?”齐景轩看到姚哲恬不再接自己的话,知道她想结束这个话题了,不过他还想问一个刚刚见面就想知道的问题:“你现在有男朋友吗?”

“当然没有,也没什么打算要有,要不我也不会相亲,不过...”姚哲恬拿出了手机,手机在几分钟之前就已经不再有电话打过来了,“不过别担心,喜欢的人我还是有的。”

“但是我估计他应该不喜欢我。”姚哲恬说完之后,心里有些酸楚。“至于原因,我想你我都清楚不过。”

“什么意思?”齐景轩觉得和学心理学的女生聊天真的是很累,思路跟不上不说,还总要问为什么,让齐景轩觉得自己回到了当时他还不能有资格反抗自己父亲的高中生活,父亲板着脸说“你不懂”的时候。

“因为我发现我喜欢上他的时候,他和你一样,已经不在我身边了。”姚哲恬只是简简单单地叙述着,没有多余的激动和情绪,许多事情早已经清清楚楚地认识了,知道了,明白了,没有一点忐忑和怯弱。

“如果没有他在你走之后我最艰难的时候陪着我,如果没有我复读的那年我们之间来往的一封封信件鼓励我,让我有了心灵的支柱,有人可以倾诉,我想我是撑不到现在的吧。”

“但是我没有把握住机会,没有踏出那一步,而且这种感情,”姚哲恬想起了当时徐梦晗给她的画,它现在就装在离她心脏最近的胸口口袋里,那张画仿佛提醒着她明明可以抓住却很愚蠢错过的男孩:“这种感情不像我对你混淆的暧昧,随着我的阅历和不再羡慕你而淡去,它反而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加深。”

“这就是大家说的,失去了才知道珍惜?”齐景轩淡淡的说道,不过心里总觉得怪怪的,自己也算失去的一部分吧,这次怕是要彻底输给那个篮球都不会打的男孩了。

“当然不是。”姚哲恬猛的转身,看着齐景轩嗔怒的说:“你觉得我把感动当做喜欢,失去当做不珍惜,你是觉得我是个绿茶?”

“我不想继续解释,只是想再告诉你一遍,我之前不,现在也不随便!”

“...”齐景轩看着眼前因为气愤而脸色涨的通红的女孩,想到了屠小意在漫画中写的那几段话,印象极深。

小意,你说的对,喜欢一个人真的是可以像太阳一样闪闪发光的。

他不知为何想起了很多年之前,她和自己在路灯下的谈话,那个时候,她也是这样想着自己的吗?

显然不是。

虽然高中的暧昧犹如蒸馏水一样纯洁无暇,但却唯独少了那份愿意稍稍冷静下来思考到底什么是爱的勇气。

爱情虽是盲目的,但是它里面绝对不应该混有羡慕。

齐景轩当然知道姚哲恬现在在等的到底是谁,但是据他对那个怂男的了解和姚哲恬现在竟然还在相亲的现状,很明显她和屠小意是哪里出了问题才导致断了联系。

让我再帮你一次吧。齐景轩下定了决心,也拿出了手机。 


屠小意最后还是收下了小女孩老师硬塞给自己的玫瑰花束,虽然他反复说着自己用不上,但是那个年轻的女老师却坚持让他收下。

算了,花没人要老子自己养着,屠小意无精打采的想着,倒霉事这么多,也不差这一件。

他回到了旅馆,开始机械的收拾起回兰汐的东西,手机丢在一旁,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没电了,他也懒得去充。

爷爷走了之后,自己就是孤家寡人一个,也没什么人会联系自己。

至于姚哲恬,她如果想联系自己的话,可能早就联系了,这也算无声的拒绝吧。

屠小意收拾了没几下,刚刚回工作室编辑给他的好几本杂志从行李箱里面掉了出来。

要不要换个工作?

这个想法在他脑子里面一闪而过,他这个状态短时间应该出不了比之前更好的漫画了。自己的经济来源会是个大问题。

况且兰汐那地方,他现在也不想回去了。老房子要拆,自己的高中也要重新装修,回忆早就没了。

回去又有什么意义…

算了,反正也没地方可去,就先回去再说吧。

第十五章 拦机

“这谁啊?”姚哲恬皱着眉头翻看着手机,刚刚这个显示归属地是兰汐的号码打了不下20个电话,虽然后来姚哲恬和齐景轩在谈话的时候偷偷把电话静音了,但是她也没想到这个人竟然这么锲而不舍。

算了,估计是某个别人介绍来的患者,出于礼貌回一个吧。

姚哲恬拨了回去,结果显示对方关机。

“什么啊这人。”姚哲恬嘟囔了一句,没有再搭理这个陌生号码,准备打开QQ看看自己走之后患者有没有什么异常情况。

齐景轩这面本来是想打电话给屠小意,让这对苦命鸳鸯好歹见一面,把话说清楚,但是他很快发现自己想的有点天真,他换了手机之后通讯录除了高理文和母亲之外谁的号码还都没存,更何况是屠小意这种八百年不联系的了。

怎么办呢,联系老陈?不行,老陈的电话他也没有,联系高理文让他查一下?也不行,他都不认识屠小意,怎么查呢?

齐景轩一瞬间掠过了很多种联系屠小意的办法,结果竟然没一个可行的。

“等等...”齐景轩突然想到自己刚刚在机场买的漫画,屠小意会不会把自己的联系方式以某种形式表现在里面?

齐景轩扯下身上的包,从里面掏出了漫画。

当时买这本漫画的时候店老板说是作者签过名字的,他也的确看到了扉页上作者签的字,熟悉的笔迹让他知道这字肯定是屠小意签的。

“一定要有啊...”齐景轩一边低声说着一边焦急的翻着书页。

“你在干什么?”姚哲恬回复完患者的信息,看着腿支在栏杆上毫无形象翻着书的齐景轩。两个人有一段时间没说话了,天已经彻底暗了下来,姚哲恬要赶紧回旅馆,她可不想自己走夜路。

“找一个人的电话。”齐景轩头也没抬的说道。

“谁的?”姚哲恬始终和齐景轩保持着一定的距离,没有看到书里面的内容:“这本书作者的?”

“对。”

“有哪个作者会把自己现实的联系方式写到书里?”姚哲恬奇怪的问道,“这怎么可能?”

“说的也是。”齐景轩觉得自己魔障了,屠小意再怎么傻也不会把自己的电话留在书里。

更何况,屠小意的漫画已经被拍成了电影,这样的人电话不会被打爆?

但是相亲可不是什么好信号啊,小意。

齐景轩默默的想着,不能放姚哲恬走。这次如果和姚哲恬分开,下次再见到她,齐景轩毫不怀疑的认为她的孩子真的会大到叫他叔叔。

“刚刚打电话的是谁?”齐景轩拖着时间,想着怎么骗姚哲恬再在深圳多待几天,他最后知道屠小意的消息也就在深圳。

这次把深圳翻个底朝天也要给他翻出来,两个人他都不能放走。

他已经做错了一次,不能再错下去。

“不认识,不过打了20多遍。”姚哲恬握了握自己的手腕,刚刚保持一个姿势太久了有点发酸。

“你什么时候回兰汐?”齐景轩把漫画装进包里,示意姚哲恬一边走一边说。

“后天上午的飞机。”姚哲恬看看齐景轩的侧脸,开了个玩笑:“怎么,要请我吃饭?”

“是啊,有朋自远方来,不招待也说不过去。”齐景轩顺水推舟,制造了下一个见面的机会。

我就不信留不下你。

“好啊,那明天中午吧,地方你定,别的男的请我可能就不去了,但是你嘛...”姚哲恬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挥手招停了一辆出租车,从兜里掏了张名片出来递给齐景轩:“这是我的联系方式,今天咱俩把话说开了,以后别再想那些乱七八糟的,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

齐景轩目送姚哲恬远去,脸上没有太多的表情。

因为没什么表情可摆,索性就一直板着脸,其实他知道自己心里戏很多的。

他的手指摁下了存在电话簿里仅有的两个电话之一。

“高理文,我是齐景轩。”齐景轩压低了自己的声音。

“啊,齐机长啊?”高理文吊儿郎当的声音从另一端传来:“怎么突然联系我了?是因为我给你那包烟潮了吗?”

“你...”齐景轩气急,但是又不能表现出来:“不是这个事情,我想求你办点事。”

“嗯?齐机长也有办不到的事情?”高理文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不过他还是和自己的妻子示意了一下,走出了客厅来到卧室把门关上。

“你有没有办法让深圳这面咱们的人拦下一个要登机的旅客?”齐景轩没有理会高理文的调侃,直截了当的说道。

“齐机长,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高理文知道齐景轩曾经调查过他的背景,但是这个事情...

“有没有办法?”

“有,不过...”高理文慎重的思考了一下,接着说道:“我不能保证拦下他,我只能保证稍微拖延他一点时间。”

“那就够了。”齐景轩想都没想的说道。

“好,还有一个问题,你确定他会做飞机?”高理文把手机夹在头和肩膀中间,从卧室的床头柜里面拿出了另外一个看起来很旧的手机摁下了开机键。

“我确定。”

然而这个男人其实根本不确定。

“他的名字叫什么?”

“屠小意。”

第十六章 东门之杨

那是屠小意刚刚去深圳时候的事情了。

南下的他没有断了和姚哲恬还有花生的联系,但是,因为当时的通讯不便利,写信也要好几天才能从深圳发到兰汐。

“哲恬,我到深圳了。”屠小意至今还随身带着那一叠已经泛黄的信笺,上面的第一封信是他刚刚在深圳参加完当时其实并不大的漫画工作室面试之后,写给姚哲恬的信。

“深圳比我想象的还要漂亮,”屠小意当时坐在白石洲里面的一家鸡煲店,从刚刚面试不小心带出来的一张有些皱的信纸上写着:“不愧是一线城市,这里的生活节奏很快,人们走路都比咱们上学要迟到还要快上一些,我总在路上撞到人。”

“哲恬。”屠小意继续写到,他本来想写“姚哲恬”三个字,但是还是藏了点小心思,把姓去掉显得亲密,“我的面试很成功,明天就准备签合同了,你也要加油啊!”

2000年,屠小意所在的工作室刚刚起步,很多事情都不是很完善,才刚刚高中毕业的屠小意往往要身兼数职,从早上到深夜忙的不可开交,唯一的慰籍就是姚哲恬的回信。

“小意,恭喜你面试成功!”第一次收到姚哲恬回信的他兴奋的整宿都没睡好觉:“也谢谢你还愿意联系我,我最近状态不太好,可能是因为马上要高考了,有时候总喜欢胡思乱想。”

信里不比见面,很多话都可以鼓起勇气的落在纸上,虽然两人还是都小心翼翼着回避着关于齐景轩和暧昧的话题。

但是,终于有一天,屠小意忍不住在信里用自己刚刚在和工作室一个小姐姐学会的《诗经》里面的话,想隐晦的说出自己心意的时候,姚哲恬却再也没有回信。

(之后他俩通的信我会在正文之外写明,避免回忆杀太多。)


“先生,先生?”

屠小意睁眼,恍惚了一会才想起自己在专车上。

“先生,机场马上就到了,过了这个道口就是。”专车司机带着格式化的笑容给屠小意指着路,刚刚屠小意因为昨天晚上没怎么睡觉的原因告诉司机等快到了再叫他起来,这司机也是实诚,真的是快下车了才叫屠小意“起床”。

“哦,谢谢你。”屠小意擦了擦自己的口水,“麻烦您停在前面那个路边就行了,我自己过去。”

“好的。”

对于深圳的机场屠小意也是再熟悉不过,经常出差的他就算闭着眼睛也能在机场里面转个几圈。

轻车熟路的取过了票,屠小意按流程去南航的柜台办理自己的登机牌。

“您好先生,”柜台后面的工作人员接过了屠小意的身份证,开始给屠小意办理登机手续,结果看到屠小意的姓名之后,她的表情突然有些古怪。

“呃,怎么了吗?”屠小意有点疑惑,难不成是自己的身份证过期了?不能吧?

“没有,先生您稍等一下。”工作人员也没磨叽,直接拿起放在一旁的手机快速的打了几个字,点了发送,然后面带微笑的把办好的登机手续给了屠小意。

“这个,有什么问题吗?”屠小意不是傻子,他当然看到了工作人员的小动作。

“没什么问题,先生。”

“...”屠小意也没问太多,现在距离登机时间也不是很多,他需要去托运行李过安检。

第十七章 别碰我的东西

屠小意到安检这一路上一直在怀疑自己是不是被跟踪或者监视。

原因在于他每过一个地方,机场的工作人员都是一副奇怪的笑容冲着他打招呼。

难不成自己犯事了?

屠小意不放心,又把自己的包检查了一遍,前几天还看新闻说有人包里被人栽赃放了毒品进去了,自己会不会中招?

“没问题啊...”屠小意翻了好几遍,都是正常的东西,哪有什么违/禁/品?

他抬头眼神正好对上了一个机场保安,后者正好也看着屠小意,手里在拿对讲机讲着什么,屠小意身上顿时有点发冷。

这不是被单个人盯上了,这是被整个机场的人盯上了啊!

娘的,了不起飞机不做了。

屠小意发了狠,几百块钱的机票自己还是掏得起的,这不行,气氛太诡异,自己虽说问心无愧,但这个情况还是先跑路吧。

“哎哎哎,前面的,”正当屠小意准备退出安检队伍挤出去的时候,后面的人顿时不满意了:“快点啊,我们后面都排着呢!”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屠小意拨开人群准备开溜,朝着人流相反的方向走去,“我突然有点急事,不进去了。”

“他要跑!”保安马上反应过来,对着对讲机很不满的低吼道:“你们这帮人,一点反侦查意识都没有?把人都要吓跑了!”

屠小意没听到保安的话,他一门心思的准备马上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先生你好,”屠小意没走两步就被拦下来了,拦他的人很客气,先是鞠了个躬,而后说道,“不好意思先生,您暂时还不能走。”

“什么意思?”屠小意冷冷的盯着和刚刚其他人带着同样奇怪微笑的男子:“敢情我不坐飞机也不行了?”

“不不不,先生您误会了。”男子其实就是刚刚那个保安,只不过他在身上又临时套了件衣服以免屠小意多想:“只是上头吩咐,看到您无论怎么样一定要将您拦下来。”

“你到底是谁?拦我做什么?”屠小意面色不善,自己问心无愧,什么事情都没犯,凭什么拦我?“认错人了吧?”

“没有没有,屠先生您是贵客,上头只是吩咐我把您领到VIP休息室去,说是那里有人在等您。”男子也很无奈,他本是个退伍军人,到机场做保安队长也有五六年了,这次上头吩咐的任务还真就奇怪,要他把一个叫屠小意的人请到VIP室,结果他刚吩咐完底下的人,这帮孙子就像打了鸡血一样各种姿势监视屠小意,这换谁谁不怀疑自己被盯上了?

“不好意思,我还要赶飞机,我不想去。”屠小意来了一发否认三连,拿起包就准备走,什么人啊这是,凭什么一定要听你的话,“我自认为在深圳的机场没什么熟人,很抱歉。”

说完屠小意才发现自己的四周不知道什么时候围上来一帮保安,他心底一凉,自己今天是彻底要玩完在这的节奏?

“你们想干什么?”屠小意把包换到了自己的前面,警惕的看着四周,另一只手快速的把手机拿了出来,想也不想的拨了个2出去,因为他知道现在打110也没用,谁知道这帮人是不是和警/察串通在一起的?

保安队长看到这个场景大怒,吼道:“你们特/么以为抓犯/人呢?凑什么热闹?该干啥干啥去!”

这他/娘的这帮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玩意。

转眼人群散去,保安队长转过头赔笑道:“屠先生您看这...如果您不去一趟我真的很难办。”

“...”屠小意知道自己如果今天不去,这事儿怕是不能善终,咬了咬牙说道:“好,我跟你去。”

“诶诶,好的屠先生。”保安队长松了口气,小跑到屠小意面前,“我给您拿包吧。”

“别碰我的东西。”屠小意瞪了他一眼,“VIP休息室在哪?”

第十八章 泛泛杨舟

保安队长把屠小意送到VIP休息室之后,在对讲机里面说了一声之后就马上离开了。

他也是有苦说不出,下次再有这样的任务我可不陪这帮领导玩游戏了,爱谁干谁干去。 

屠小意倒是没多少想法,既然敢跟他一起来,就不怕这帮人对自己不利,光天化日的,还怕自己被迷/晕/割/肾不成?

屠小意的手机里面,快捷方式的“2”其实就是花生的电话。

他习惯独来独往,也没什么人在意他去了哪里,干了什么,关心自己的人也没几个。

上次找花生喝酒的时候,花生半开玩笑半强迫的抢了屠小意手机设置了这么一个一键拨出,理由是屠小意哪天真被人绑架了他还可以请假去现场围观一下。

刚刚屠小意给花生打电话的时候,听完屠小意讲话的内容,正在家哄孩子的花生就知道大事不妙,他第一时间报了/警,但是警/察却告诉他地方太远要联系当地警方,他们不管这个事情。

“小意,你可千万不能有事啊!”花生把手里所有的玩具一股脑都塞给了自己的老婆,也不管后者惊讶的目光,披上衣服就准备出门。


过了十分钟,屠小意依然没有见到刚刚保安队长说的自己所谓的“故人”,自己的飞机还有大概20分钟起飞,屠小意琢磨着是不是先在网上退个票好点,这样自己至少还能拿到一半的票钱。

想到这里,屠小意刚想拿出手机看一下能不能退票,就发现一个瘦瘦高高、戴着一顶鸭舌帽的男子走了进来。

“...”屠小意觉得面前的男人身影很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但是一时间想不起来。

“就是你让保安把我请来的?”屠小意虽然心里没底,但是气势上不能怂,这是他在工作室工作了十年没几个有用的经验之一:“知不知道我的飞机要晚点了?耽误我坐飞机还强迫我来这里等你,不怕我报/警?”

“我会十倍赔偿你的机票,放心。至于你会不会报警的问题,以我对你的了解,你不会。”男子笑了笑,脱下了鸭舌帽,熟悉的面容让屠小意猛的站了起来,瞪大了眼睛看着他那张略微有些瘦削却不失神采的脸。

“齐、景、轩。”屠小意咬着牙,一个字一个字的从牙缝里蹦出来。

齐景轩也站了起来,笑着向屠小意伸出了手。

“好久不见,小意。”

第二十章 在爱里坚持,跟过往告别。

(第19章已合并)

屠小意阴沉着一张脸看着笑吟吟伸着手的齐景轩,后者并没有想把手收回来的动作:“你觉得这样有意思?”

“什么叫有意思?”看到屠小意没有握手的打算,齐景轩也不生气,径直坐在了屠小意对面的沙发上:“我一直以为,老朋友见面会是个令人很感动的场面,你怎么看?”

“我看你妹!如果你想联系我有很多种方法,”屠小意依然冷着张脸,他从兜里掏出了老陈写给他的纸条撇在了两人之间的茶几上,上面用黑笔记着齐姚二人的电话。“我看你不是想联系我,而是想玩我!”

“我觉得你可以尝试更绅士一点说话。”齐景轩耸耸肩,给自己和屠小意面前的杯子倒上了水,他的手很稳,硬是将水倒到堪堪与杯口平齐的地方才停。“你现在已经是大画家了,应该更注意自己的言行才是。”

…还是这么欠揍。屠小意在心里吐槽了一句。

“讽刺什么的还是免了。”屠小意话里依然带着刺,因为他完全无法把这个给自己倒水的男人和高中那个放浪不羁,总是一副酷酷表情的大男孩重叠在一起,他甚至觉得眼前这个人很陌生:“不要转移话题,你不惜这么费事的把我拦下来到底想干什么?我猜肯定不是想要我的签名吧?”

“签名的话,”齐景轩笑了笑,从背后拿出他在机场买的漫画:“我已经有了。”

“所以呢?”屠小意开始痛恨当时一定要在每本漫画上都签名的自己,为了每本都保证签字的质量当时他在发售的当天硬生生的签到了半夜两点。

“…”齐景轩没有回答,而是拿起了屠小意刚刚扔在茶几上的纸条:“你等等,这两个电话你从哪里弄到的?”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屠小意当然不能说这是自己向老陈要来联系齐景轩和姚哲恬的,这样的话不就暴露了自己还在追着高中的影子不放,一点改变都没有?

“这是我的电话,底下这个是…”齐景轩看到第二串数字的时候很惊讶,这分明是和昨天他拿到的那张名片上一样的数字:“姚哲恬的电话?”

“是啊,高中同学的电话我都有。”屠小意从小就不擅长撒谎,这也是他心里藏不住事情最重要的原因:“不像你,只能用这种拙劣至极的手段拦我!”

“不用和我扯这些没用的。”齐景轩目光没来由的冷了下来:“我问你,你昨天下午是不是给姚哲恬打过电话?”

“我给谁打电话还需要和你汇报一声?”屠小意怒极反笑,这也就是齐景轩,如果换成别人他可能真的会控制不住自己做出什么过激的举动:“我不想说第二遍,请你把纸条还给我!”

“如果你不回答,我就默认你就是昨天给姚哲恬打了20多个电话的那个人!”齐景轩要比屠小意高出整一个头,他直接站起来把纸条举过头顶以防屠小意突然扑上来:“到底是不是你?!”

“你怎么知道?”齐景轩猜的很准,屠小意确实已经准备直接动手抢纸条,结果听完齐景轩的质问他直接蒙在原地,仿佛是被监考老师发现作弊的学生:“你为什么会知道?”

“你说呢?”齐景轩好整以暇的看着整个人已经呆掉的屠小意,“因为我当时和她在一起啊。”

屠小意觉得自己的眼前一片漆黑。

他想起了缠绕他多年的噩梦,在那个梦里,除了红着脸的姚哲恬和倚在墙上嘴里不知道在说什么的齐景轩,所有的东西都是模糊不清的。

那是他这么多年几乎一切情感上痛苦的根源。

在开始的时候,他会绞尽脑汁的去想姚哲恬到底什么时候喜欢上齐景轩的,后来,随着时间的流逝,往事渐渐淡去,连齐景轩的脸都开始模糊起来,留下的只有自己脑海里面若桃花的姚哲恬。

他曾经想象过、梦到过很多种这些年关于姚哲恬的场景,梦里的她穿着火红的嫁衣,一步步的踏着红毯走去,在红毯的尽头,总是有一个男子在等待着掀开她的盖头,牵着她的手和她一起从自己的视线中消失。

这个男子当然不是自己,但是凭什么这个人可以是齐景轩?

一个是自己高中最好的朋友,一个是自己暗恋多年的女神,他们…真的在一起了?

齐景轩看着屠小意一头栽倒在沙发上,双眼茫然的看着齐景轩手里的纸条,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眼神里面没有一点生气。

这个玩笑好像开大了,齐景轩心下一惊,来之前他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即屠小意已经放弃姚哲恬和别的女孩在一起结婚生子。

毕竟是成功的男人,最近漫画都被拍成了电影,有才之人从不缺女孩喜欢,但是现在事情似乎正朝着和他猜测相反的方向发展。

“你们…”屠小意刚要开口,却觉得眼前一黑,本来自己早上就因为要赶飞机没吃东西,这下所有难受的劲一股脑全反了上来,说话也不成句子:“什么时候…为什么不告诉我?”

“…”齐景轩仔细的看了屠小意一会,决定不说实话,再探探他到底在意姚哲恬到什么程度:“先喝点水吧,你脸色很不好。”

“到底是什么时候?”屠小意清醒了几分,死死的瞪着给他递水的齐景轩,“告诉我!”

“对不起,我…”看到屠小意已经近乎狰狞的面孔,再看不出来屠小意对姚哲恬的意思,那他就是蠢,所以他决定告诉屠小意实话,毕竟被昔日的铁哥们这么盯着换谁谁都不好受,但是话说到一半就被屠小意打断了。

“不要和我道歉!”屠小意心里百般滋味,简直就是冰火九重天,乍寒乍暖的,他忍不住用几乎全身的力气向茶几砸了一拳:“你拦我,就是要告诉我这个?”

“是不是要再给我递一张婚礼的请柬,让我去台上给你俩画个写真?”

茶几是实木的,自然不会轻易的碎掉,可是上面的玻璃杯就没能够幸免,刚刚齐景轩把杯子里面的水倒的很满,这导致两个玻璃杯直接被屠小意砸到了地上,里面的水溅的到处都是。

了解齐景轩的人都知道,他不擅长解释东西,如果一件事情别人冤枉了他,他宁可用实际行动去证实也不愿意找到误解他的人坐下来好好谈谈。

屠小意当然算是个例外。可是现在事情闹的这么大,他也没了解释的心情。

“如果我说是呢?”齐景轩看着已经处于崩溃边缘的屠小意,冷笑着说道:“你要怎么办?”

屠小意看着齐景轩这张越来越欠揍的脸,他感觉一股热血直接冲到了头顶,不管不顾的一拳头挥了上去。

齐景轩在从飞行员到副驾驶,再升职为机长之前曾经当过兵。

按常理来讲,当飞行员之前并不需要强制服兵役,但是齐景轩为了反抗自己的父亲直接去了兵营,美其名曰锻炼自己的脾气和品性。

齐景轩的父亲却是个明白人,他知道齐景轩再打什么算盘,且不说这两个东西根本没那么好改变,一旦在兵营磕到碰到,那飞行员还当不当了?所以齐景轩在里面没几个月就托关系把他转到了空军去。

齐景轩却不买账,他刚到的第一个晚上就和他在班的班长打了一架,把已经在这混了好几年,想敲打敲打新兵的老油子打的趴在地上起不来,一战成名。

结果他倒是没受什么处分,毕竟上面有自己的爹顶着,但是直到他离开,也没几个人愿意和他搞好关系。

齐景轩自然知道自己在别人眼里并不能算什么好人,甚至会被评价为性格古怪不好相处,但是对于朋友,他自认为做的还可以。

当然这肯定不包括高中他最叛逆时候交的那两个朋友。

现在,其中一个正向他挥拳打来。

齐景轩不闪不避,硬接了屠小意含着所有怒气的一拳,虽说一直没有放弃锻炼,但是突然来这么一下子他也受不了,胸口一窒,直接被打到了沙发上。

屠小意也没想到齐景轩竟然没有还手也没有躲,之前的事情把他打击的一塌糊涂,现在齐景轩竟然还这样,这不更加证实了他对不起自己?

“这拳是我欠你的,”齐景轩慢慢的起身,盯着屠小意:“因为我确实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情。”

“你知道就好。”屠小意气消了一半,却不知道齐景轩正在慢慢的攥紧拳头。

“我敢承认我的错。”齐景轩擦了擦嘴角,“你敢吗?”

“我?”屠小意再一次被气笑了,“我对不起谁了?”

“想不起来是吧?”齐景轩就知道屠小意的榆木脑袋开不出来什么花:“那我就揍到你想起来为止!”


姚哲恬坐在水吧里,有点心神不宁。

齐景轩昨天约她到这里,说是还有故人要见面,她特意推掉了今天郑老师给她安排的另一个相亲对象。

水吧在机场旁边的商场一楼一个幽静的角落,店里没什么生意,和外面的人流产生了强烈的反差,让姚哲恬感觉恍若隔世。

手机铃声骤然响起,姚哲恬吓了一跳,连忙朝着同样被吓到的店长笑笑,走到了店外。

“姚哲恬,我是花生!”话筒的那面一个气喘吁吁的声音传来:“你现在还在不在深圳!”

“啊?我在。”姚哲恬和花生的联系其实也是最近才开始,花生介绍了不少患者去她的诊所:“怎么回事?”

“...小意,屠小意出事了!”花生的声音里面带着一丝哭腔,他真的是走投无路,去哪里都是在踢皮球,他想尽了办法也没再联系上屠小意。

“你说谁?”姚哲恬心里一颤,怎么会提到屠小意?为什么?“小意他怎么了?”

“小意在机场被绑架了!”


屠小意打小身子弱。

他的父母走的早,是爷爷勉强靠着抚恤金和自己的养老金把他拉扯大。在屠小意小的时候,因为营养跟不上,他上小学的时身高就和别人差着一截子,看着文文弱弱的,仿佛风一吹就倒。

所幸爷爷年轻的曾经间接的帮过一个当地中医的大忙,有他帮忙给屠小意调理身体,这才让他没有落下什么病根,但是,这并不能代表屠小意的身体一点事情都没有,在屠小意临去深圳之前,老中医得到消息还特意跑到他家里,写了几个方子给他,让他带着以防万一。

在高中的时候,齐景轩曾经听过屠小意说过关于他家里人,还有他自己身体的事情,当时齐景轩还趁别人不注意,偷着去他爸的办公桌里面拿别人送给他爸的补品想给屠小意拿去补补,结果让他爸以为办公室里面招了贼,下令严查了好几天。

拿出来一看才发现是给女性调理月//经的东西,弄的齐景轩既尴尬又没有办法,只能偷偷丢在了离家几十公里的垃圾桶里面。

所以齐景轩没有狠心下重手。

不过,事实上屠小意受到的冲击要比刚刚齐景轩的大的多,如果齐景轩刚刚是趔趄一下倒在了沙发上,那么屠小意就是直接被打飞了出去。

屠小意长这么大就没和别人真正打过架,就算他刚刚到深圳的漫画工作室时候,受尽了别人的冷眼和奚落的时候也没有,他觉得自己可以忍,为了钱,也为了自己的明天。

但是现在,他只想揍眼前的这个家伙。

“齐景轩你说清楚。”屠小意强撑着站起身来,抹了抹手上沾的水和刚刚被他打翻在地的玻璃杯碎片,他能感觉到有一些细小碎片已经刺到了自己掌心的肉里面,但是奇怪的是他感觉不到疼痛:“我对不起谁?”

“用某人的话来说,你自己心里应该清楚。”齐景轩看到了屠小意手上的血,也知道屠小意是画漫画的,不过他心里清楚,这时候有比这个更重要的事情:“我也不愿意和你磨叽,我告诉你,昨天我的确和姚哲恬在一起。”

“所以呢?”屠小意冷笑道:“拿这个和我炫耀?还是告诉我她不想见我?”

“都不是。”齐景轩突然知道为什么当时屠小意明明看到自己和姚哲恬在路灯下都要亲上了也不愿意露面。

理由很简单:他觉得自己被背叛了,就像现在。

“你明明可以选择一直陪在姚哲恬身边,但是你放弃了。”齐景轩一字一句的说道,“你已经和她错过一次了,还要继续错下去吗?”

“如果她对你如此重要,那为什么我走之后,你不陪着她,而是躲着她?”

“姚哲恬复读的时候你在哪?”

“姚哲恬考上大学的时候你明明可以联系她,你又在哪?”

“你知不知道她心里有你?”

“胡扯!”屠小意的脸色格外阴沉,他被齐景轩怼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心里的怒气似乎也开始转化为了另一种更加不能被描述的心情:“别一口一个姚哲恬的,你是不是真以为我蠢?她喜欢的是你,不是我!”

“是么?我怎么不知道?”门被推开,说话的却不是齐景轩,而是一个饱含着七分恼怒,三分羞嗔的声音。

标签: 同人 昨日青空
分享到:

    新仓薰

    发布新闻:489

    漫画APP客户端

    动漫之家—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5 dmzj.com,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7012542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