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动漫之家 > 宅新闻姬 > 大杂烩 > 【同人】昨日青空同人-闪闪发光的我们part4
杂类

【同人】昨日青空同人-闪闪发光的我们part4

本栏目长期入口为APP端新闻页面的第个大图哟!!

投稿信箱:【shougao@dmzj.com 】

投稿格式:XX同人或原创-标题-TAG-作者/动漫之家ID

请附带文档或TXT附件,如投稿格式不对不予通过

投稿通过后的文章会逐步发送上线

欢迎大家前来投稿

如果遇到特别对胃口的,会有编辑姐姐来邀请你一起出本子哟~

原创同人汇总页:点此跳转


闪闪发光的我们-part4

作者:b小调叙事曲

闪闪发光的我们-part1 闪闪发光的我们-part2 闪闪发光的我们-part3

 第二十一章 姚哲恬的奇幻之旅

姚哲恬其实已经在门外站着有一小会了。

保安队长很尽责的挡在门外,小心的看着周围还有没有人想要靠近休息室,因为上头吩咐过,齐景轩进去之后,除非他或者屠小意出来一个,否认任何人都不能放进去。

但是姚哲恬毕竟是个例外,保安队长在里面两个男人嘶声力竭的吼声中,几乎没两句就要出现这个名字。

VIP休息室里面采用的是机场几乎最高级的装修方式,尤其是这种个人专属的房间,但是唯一的缺点就是不隔音。因为当时建机场的时候正赶上扫黄打非,如果隔音效果太好,那谁知道里面在干什么。

姚哲恬听着里面的声音,脸色比屠小意包里的调色盘上的色彩还要丰富。

她接到花生的电话之后,也第一时间报了警,但对方却含糊其辞的让她先去机场看看情况,毕竟在深圳这样寸土寸金的地方,没有实质性的证据擅自浪费时间跑一趟,换谁都不愿意去做。

姚哲恬只得心急如焚的飞奔到了机场,昨天她虽给了齐景轩她自己的名片,却因为要早点赶回旅馆而忘记索要对方的电话,这导致她无法联系上齐屠中的任何一人,像没头苍蝇一样在机场的候机楼里面到处拽着人问有没有见过屠小意。

“麻烦您能不能广播一下找这个人,他叫屠小意!”

“他大概这么高。”姚哲恬费尽心思的冲着服务台后面的工作人员描述着:“对,和我差不多,然后…应该背着一个这么大的画板。”

十年时间转瞬即逝,屠小意最后留存在她脑海里的印象仍然是那个一直背着画板,喜欢傻傻看着她笑的少年,这么久的时间足以让一个不懂事的孩子完成全部义务教育的课程,姚哲恬不敢去想象,时间这把比外科医生还锋利的刀会在这样单纯的少年身上留下怎样的印记。

“你找他做什么?”工作人员正好是接到领导消息参与“拦截屠小意”计划中的一个,警惕的看着心乱如麻的姚哲恬。

“他现在和我还有他的家人失联,我们怀疑他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姚哲恬极力的让自己的说话语气放缓,她本身就是学心理学的,知道这时候越着急越容易导致自己的话里有漏洞:“刚刚我已经报警了!”

“这!”工作人员吓了一跳,如果真的报警他也不知道这事上头能不能压下去,想到这里他连忙拿起旁边的对讲机和保安队长说了几句,给姚哲恬指了指远处的休息室。


屠小意听到这个魂牵梦绕的声音时候,竟然有些恍惚。

明明她就在自己的身后,但是他却不敢转身,生怕一转身,梦就醒了,自己还躺在冰冰冷冷吱呀作响的老家房子里,他还要使出浑身力气爬起身来,在昏黄的灯光底下继续拿着画笔回忆自己的青春。

“喜欢一个人,一万个理由都不够,”姚哲恬冷清而淡漠的声音继续说着,似乎根本没有在意休息室里面的一片狼藉,刚刚语气里面的羞愤也仿佛从未出现过,“不喜欢一个人,一个理由都嫌多。”

“我想这么简单的道理你们应该都知道。”

齐景轩也一反常态的沉默着,他不知道姚哲恬到底听到了多少。

本来有一个屠小意在自己面前情况已经够糟的了,现在还要加一个姚哲恬……

“你们是不是觉得,这么做我就一定会在你们中间选一个?”发怒的姚哲恬是很可怕的,这点徐梦晗领教过,她曾经被姚哲恬怼的好几天不敢在寝室露面,但是在屠小意和齐景轩面前,这还是第一次:“你们认为这是菜市场?我是等着被你们拿走的白菜?”

“屠小意,十年没见,刚见面就和我玩失踪?”姚哲恬怒声说道:“好玩吗?知不知道花生和我都已经报警了?”

“还有你齐景轩!”看到屠小意连转身都不敢,姚哲恬心里莫名窜起来一股火,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生气,明明这么久没见,他连看自己的勇气都没有?刚刚敢和齐景轩打架的那个他哪里去了?“你滥用职权我可以不追究,但是这么大的事情,你昨天竟然提都不提?”

男人更喜欢动手,女人更喜欢动嘴。果然还是男人之间的问题更好解决。

了不起打一架就好了。

齐景轩闷闷的在心里总结着,蹲下身子去收拾散落在地上的玻璃杯碎片。

第二十二章 从一个远方到另一个远方

五年前。

“Section A, directions, in this section you will hear eight short conversations and…” 姚哲恬聚精会神的坐在自习室里面戴着耳机练习着英语六级听力,身旁坐着的徐梦晗则百无聊赖的玩着手机。

临近毕业,能像姚哲恬这样还能静下心来刷六级成绩的人很少,大多数人还是各凭本事,该考研的考研,该出国的出国,该找工作的找工作,很明显,姚哲恬还是想更加丰富自己,为自己的以后铺路。

无聊的徐梦晗开始自己寻找乐子,她想起身去外面给男朋友打个电话,结果却碰到了姚哲恬的书包,里面一小沓用金丝线捆好的、有点显旧的信封掉了出来。

“这是…?”徐梦晗本来想告诉姚哲恬东西掉了,后者却还沉浸在英语听力的海洋中无法自拔,她只得把信封轻轻的朝上放在了姚哲恬的边上。

信封是随处可见的羊皮纸信封,一块钱十个,但是徐梦晗看到,最上面的信封用黑色圆珠笔画着一个女孩的脸庞。

这...瞎子都知道画的是姚哲恬。

徐梦晗八卦之心迅速被点燃,她侧过头去看姚哲恬,后者还在不停的在草稿纸上记录着听力中的内容。她连忙跑到了姚哲恬的后桌,偷偷的抽出了放在最上面画着画的信封。

“哲恬:”

啧啧,这字写的不太好看啊,刚看俩字徐梦晗就武断的下了结论,明明画画的很好看,为什么字写成这样,还有这称呼叫的真亲切啊?还哲恬?难不成是哲恬隐藏的男朋友?没听说她说起过这个人啊?

姚哲恬凭着自己出众的外表还有惊艳的舞蹈在这个男女比例十分均衡的学校中无论男生还是女生人气都很高,但是姚哲恬从没接受过任何一个男生的表白,当然女生也没有。

这些信难道就是原因?

“...编辑老师很看好我最近的一部漫画,说可以试试在杂志上连载,看看人气如何。”

姚哲恬的耳机不是什么好牌子,漏音比较严重,徐梦晗已经听到浑厚的男声正在读倒数第二篇passage了,所以她连忙一目十行的看下去。

“这部漫画其实是以咱们高中为蓝本画的一个故事,如果可能的话,你要不要也买几本杂志支持我一下呢?哈哈。”

这是什么尬聊啊,徐梦晗满头黑线,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个男生很傻很纯,而且是个画漫画的。

“嗯..哲恬,到了这里我才发现有才的人真的很多,我果然到哪里都是学渣,对了,上次我的同事还问我一句诗经里面的话是什么意思,叫'翘翘错薪,言刈其楚;之子于归,言秣其马'。”

“哲恬,你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吗?”

徐梦晗还想往下看的时候,发现自己被一道冰冷至极的目光盯住了。

“看够了?”姚哲恬不知道什么时候放下了耳机,冷冷的看着拿着信的徐梦晗,声音里面一丝温度都不带。

“没...我不是故意的,这东西刚刚掉地上我想帮你..捡...”徐梦晗支支吾吾的看着愤怒的姚哲恬,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后面的事情可以用惨绝人寰四个字形容,结果就是徐梦晗躲到了家里,一周都没敢回寝室。


屠小意终于还是转了身。

他以为姚哲恬会变化很大,变的他认不出来,但是眼前这个满脸写着愤怒,但是眼睛却有点担心的看着自己手的女孩,和记忆里面并没有什么两样。

姚哲恬今天没有穿着那身强势的制服套裙,而是身着一件深绿色的毛衣和黑白格子的小裙子,外面套着米白样的羊羔绒外套。

高中时候青涩的女孩已经被时间所打磨,蜕变成了外表成熟的女人,但是屠小意第一眼就看到了姚哲恬那双依然清澈见底的眼睛。

她没变。

屠小意又不自觉的看向姚哲恬的手,好在上面没有闪着光的指环。

嗯,看来秒速五厘米的结局可以避免了。

“换个地方说话吧。”齐景轩捡完了地上的碎片,看到姚屠二人都冷静了下来,出声说道:“本来今天也要请你们吃饭的,结果搞成这样。”

“你以为怨谁?”姚哲恬瞪了齐景轩一眼,走到屠小意面前,从怀里拿出了一张纸巾,也不避嫌,自然的握住了他的手擦拭上面的血迹:“待会赶紧去医务室处理一下,伤到神经就麻烦了。”

“姚哲恬,好...好久不见。”屠小意有点艰难的咽了口唾沫,看着给他简单包扎的姚哲恬。

“寒暄的话待会再说,现在先去医务室。”姚哲恬气还没消,话里面仍然带着点刺。

“那我就先去我定的餐厅点菜了,你处理完就来吧。”齐景轩看了看屠小意红的要滴血的脸色,没说什么,机会本来就是要自己抓住的,希望他经过这么久的时间可以明白。

“哦。”

屠小意现在依然不知道姚哲恬和齐景轩到底什么关系,看到姚哲恬也没说话,只得悻悻的看着齐景轩拿起了放在沙发上的衣服,走出了休息室。

这人也没变,还是一样讨厌。

只管杀不管埋的家伙。

第二十三章 你的话真多

姚哲恬的气息喷在自己的手上,受伤的地方痒痒的,屠小意有点想把手抽回来了。

“别动。”姚哲恬把沾着血的纸巾团成一团,塞到了自己的包里,又从兜里掏出了一张干净的手帕开始给屠小意包扎:“我只能简单的处理一下,待会咱俩去医务室给你消毒。”

“...”屠小意望着她的脸,想起了很多年前高中放学后的那个黄昏。

在夕阳下,她解开自己的发带给另一个男孩包扎的场景依然历历在目,只是这次被照顾的人变成了屠小意自己。

怎么说呢…有点开心又有点难过。

“对不起,让你担心了。”屠小意声音有些沙哑,他咽了咽口水,刚刚和齐景轩互相嘶声力竭的大吼,现在说话都有些费劲。

“说对不起的应该是我。”姚哲恬没有抬头,包扎的动作也仅仅是顿了一下。

两个人相对无言,纵有千言万语涌上心头,但是二人都不知道从何说起。

“我听说,你辞职回兰汐了?”姚哲恬轻轻的问道。

“嗯。”屠小意点了点头,“我想回到我梦想...开始的地方,去做一些我喜欢的事情,寻找一些灵感。”

“哦。”姚哲恬沉默了片刻,也没有再说或者再问什么,而是把手帕最后系成了一个漂亮的蝴蝶结,放开了他的手,向着门口走去:“走吧。”

“等等!” 屠小意的手突然被松开,失去了那份温暖的他总感觉如果这个时候不喊住姚哲恬,她就会像之前一样从自己的梦中消失不见。

“怎么了?”姚哲恬有些疑惑的回身看着他。

“我...”屠小意咬咬牙,“我有些话想对你说。”

“你刚刚说的已经够多的了。”姚哲恬垂下眼睑,“你想说什么我大概也都知道。”

“现在不是说这些话的时候,难道你要在这里和我讲这十年你是怎么过的吗?”姚哲恬似笑非笑的看着屠小意。

“没有...但是...”

“好了,快走吧。”


“诶诶,齐机长,事情怎么样了?”高理文贼兮兮的看着翻着菜谱面无表情的齐景轩:“人拦下来了吧?”

“嗯。”齐景轩漫不经心的回了他一句。

齐景轩选的餐厅离机场不远,也是他和高理文经常在没有飞行任务来吃的地方。高理文和老板混熟之后,经常赖在餐厅唯一的包间点几个菜一天都不走。

“等等,你脸上这淤青是怎么回事?”高理文比较迟钝,过了一会才看到齐景轩脸上的伤:“你和人打架了?”

“你话怎么这么多?”齐景轩皱着眉头看了他一眼。

“我!”高理文被噎的说不出话来,明明之前还态度很好的求他办事,这敢情是卸磨杀驴啊?

“待会我还有两个朋友要来。”齐景轩也不是铁石心肠,他其实在心里很感谢这个屡屡被他怼还能和他做朋友的人,但是他不知道怎么表达。

可以说是傲娇本娇了。

“我明白,就按之前的行动呗?”高理文勾住了齐景轩的脖子,“放心,这个我很擅长。”

“...见好就收啊。”

第二十四章 喝点什么?

“前面就是了。”姚哲恬又确认了一遍手机上地图的导航,和有些局促不安的屠小意说道:“这人真小气,我还以为会请咱俩吃大餐,结果怎么选了这么个地方啊?”

“呃,可能是这家比较有特色吧?”他和姚哲恬一路走来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不痛不痒的话题,他的神经一直绷得死死的,生怕哪句话说的不对惹姚哲恬生气,或者让她觉得不舒服。

“别这么紧张好不好?” 在进饭店之前,姚哲恬好笑的看着感觉要上刑场一样的屠小意,“都是老同学,至于吗?”

“没有,可能是我昨晚没睡好,”屠小意连忙解释到,“我...”

“没事,待会喝点酒就好了。”姚哲恬狡黠一笑,拉着屠小意进了餐厅。


“怎么这么久才来?”齐景轩看了看伤口已经包扎好的屠小意,后者偷偷的把刚刚姚哲恬给他包扎的手绢往兜里塞了塞。

“稍微耽搁了点时间,”姚哲恬不以为然,在齐景轩的对面拉开椅子坐了下来:“机场的医生很负责,上了药之后没让我们马上走,观察了一会才放我们离开。”

“哦。”齐景轩看到两个人都入了座位,朝高理文使了个眼色,接着说道:“这是我同事高理文,今天正好和我一起都在深圳出任务,我就把他也叫来了。”

“你好,我叫高理文,理科的理,文科的文。”高理文注意到两人都看着自己,一改吊儿郎当的态度,很正式的向屠小意伸手:“先说声对不起,今天在机场拦你的人主要是我,实在不好意思。”

“没关系,”屠小意也伸出手去:“如果不是你拦下我我也不能和老同学见面,不过下次直接联系我就行了。”

“一定。”高理文笑笑,转向姚哲恬。“这位是?”

“姚哲恬,是他俩高中同学。”姚哲恬起身伸手和高理文轻轻一握:“心理医生。”

“嗯,听老齐说起过你。”高理文意味深长的看了看假装在喝水的屠小意,“今天这顿我请,算是我向各位赔罪。”

众人寒暄一阵,菜也快上齐了,高理文看了看菜单,说道:“老齐,你没点酒水啊?”

“后天还有飞行任务,不喝了吧?”齐景轩喝了口水,瞟了一眼屠小意和姚哲恬,看到她俩各自心怀鬼胎的不知道在想什么,默默的在心里叹了口气。

这可真应了那句俗话,皇上不急太监急。

“瞧你说的,你能不能喝我还不知道?”高理文早就感觉到饭桌气氛不对,不过毕竟是久经沙场的人,活跃气氛对他来讲比喝水还容易,“执飞前12小时不喝就行了,现在喝点没关系的。”

“那...也行,你俩喝点什么?”

“我都行,和你一样吧。”屠小意的身边就坐着他梦寐以求的女神,他感觉自己脑子已经开始短路了。

“我也是。”姚哲恬翻了翻菜单,发现没有她常喝的那种饮料,也无所谓了。

“好,那就点我们齐机长最喜欢喝的珠江啤酒吧!”高理文拍了拍手,表示这事儿就这么定了,“服务员!”

第二十五章 玩点刺激的

“...对,然后老齐就把我们三个副驾都喝倒了,”高理文一边讲着刚和齐景轩相遇时候的趣事,一边给大家倒着酒:“我们第二天醒的时候头都快炸了,他还像个没事人一样跑通勤。”

“其实我不会喝酒。”齐景轩难得的开了句玩笑,惹的大家想笑又不敢笑,憋的十分辛苦。

“对了小意,听说你的漫画作品最近被改编成电影了?”姚哲恬摇了摇杯子里的酒,假装不经意的看向屠小意。

“啊...嗯,画了点高中的事情,”屠小意有点难为情,毕竟自己笔下的主角除了花生都在这里了:“当时也没想着有一天能拍成电影。”

“也要谢谢你们,如果没有你们就没有我今天的成就。”屠小意拿着酒站了起来,他并非是刚刚高中毕业,在酒桌上什么都不懂的的漫画新人,而且刚刚的话也是发自肺腑:“敬大家一杯,我干了,大家随意。”

“...”姚哲恬嘴角微微上扬,看着正在喝酒的屠小意。

记忆中的男孩总是这样笑着,许多已经熟悉了他的人都已经习惯了,但是这么多年过去,姚哲恬还是能在他的眼神里读出那一抹忧郁和淡漠。

“前几天我和老齐专门去电影院给你贡献票房了呢!”高理文撒了个谎,“真的很不错,让我感觉一下回到了高中的时候,哎呀,想当年...”

这人真能瞎扯,齐景轩暗自腹诽,明明都没去看还能扯出来这么多子虚乌有的东西。

酒过三巡,除了千杯不倒的齐景轩大家都已经微微有了些醉意。高理文看到时候差不多了,就在桌子底下偷偷踢了一下齐景轩。

“咱们这么久聚一回也不容易,也不能吃个饭就散了,待会要不要再去别的地方玩玩?”齐景轩心下了然,立刻出声说道。

“我就不了。”姚哲恬看了看表,虽说时间还早,但是她也想早点回去,明天就要飞回兰汐,自己也得回旅馆收拾收拾,不能再像之前走的那么晚,实在是不安全。

“我也是。”屠小意当然是想等饭局散了,找个机会和姚哲恬单独聊聊,他知道这次肯定是不能再像刚刚那样和姚哲恬表示自己的心意,但是努努力,填补这十年两人之间的空白,他对自己还是稍微有点自信的。

毕竟两个人现在都在兰汐了不是?姚哲恬早晚都要回去的,那机会不就多了?

“那...”高理文笑的有点坏,“也行,不过时间还早,要不咱们在这玩点什么再散吧?一直聊天也太无聊了。”

“嗯?”齐景轩觉得有些不对劲,这不在之前他俩商量的计划里面,原本是约屠姚两个人去唱K活络感情的,这现在是怎么回事?

“这样吧,咱们就玩点刺激的。”高理文慢条斯理的从桌子底下掏出来一副牌,“大家意下如何?”

第二十六章 真心话和大冒险

牌是扑克牌,很普通,在便利店随处可见,一块钱一包的纸质扑克。

齐景轩很仔细的看了看高理文不怀好意拿出来的这个所谓“助兴”的道具,没看出来什么端倪,对面的两个人也是一头雾水。

看着像狼盯着猎物的高理文,三个人不约而同的有些脊背发凉。

不过齐景轩相信,高理文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吊儿郎当,但是在这种紧急情况或是大是大非面前,高理文这种受过富家子弟教育的人还是比屠小意可靠那么一些的。

“大家不用紧张,这就是一副很普通的扑克。”高理文看到弥漫在饭桌上紧张的气氛,连忙笑着打着圆场,“只不过有些新规则罢了。”

“什么规则?”姚哲恬微微皱了皱眉头,她很不喜欢高理文这种行为,说句不好听的,她对喝酒都比较抵触,归根结底就是不愿意喝多了在别人面前出丑。

“真心话大冒险玩过吗?”高理文终于说出了他的目的,其实他心里也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毕竟这个他擅自规定的planB没和齐景轩商量过。

原因很简单,和齐景轩商量,他会同意吗?

“哦?拿扑克玩真心话大冒险?”让高理文惊讶的是,齐景轩真的很认真的拿起了桌子上的扑克牌,打开盒子把扑克分成了两摞,“是让我们自己问和说动作?”

“呃...”高理文万万没想到他觉得最难搞定的齐景轩反倒第一个支持这个计划,“原则上是这样,不过我手机里面也存了真心话大冒险的全套问题,看你们了。”

“我不是很想参加。”姚哲恬自然是知道他们两个没安什么好心思,于是果断拒绝,“人太少了,无聊,玩点别的吧。”

“我都可以。”屠小意却回答的有些含糊,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这样吧,折个中。”齐景轩撇了一眼有些为难的高理文:“大冒险不要了,咱们只玩真心话。”

“可以选择不回答,说跳过就可以,怎么样?”高理文适时补了一句。

“...”姚哲恬有些无奈,这不摆明了要坑人吗!

“十年没见,刚见面就玩这么高能,而且可能会有损友谊的游戏,这样真的好吗?”

“我不是怕你们这么长时间没见面生疏了,我才想了这么一招,”高理文脸皮厚,笑嘻嘻的对着有些不悦的姚哲恬挤眉弄眼:“不想参加的看着我们玩就行,不强迫。”

伸手不打笑脸人,姚哲恬自知这种人再怎么拒绝也会拉着人入坑,于是点了点头,喝光了杯子里面的酒。

“那么规则很简单。”高理文随意的从牌堆里面抽了四张牌,“点数最大的向最小的提问题就行。”

“如果最大或者最小的点数一样呢?”姚哲恬问道。

“按红桃,方片,草花和黑桃的顺序来。”高理文解释着,一面象征性的洗了洗四张牌放在桌子中间。

“可以拒绝回答?”屠小意突然插了一句。

“是的,当然可以。”齐景轩主动拿起了其中一张,也不掩饰直接翻开了牌,“红桃10。”

“爽快。”高理文拍了拍齐景轩的肩膀,后者有些嫌弃的往旁边不着痕迹地挪了挪:“方片J”

“黑桃A。”姚哲恬看了看手里的牌,觉得自己是不是要去厕所洗洗手。

“红桃K。”屠小意翻开了最后留在桌面上的牌,声音有点抖。

第二十七章 没有,还在,不喜欢

“行吧。”姚哲恬把牌扔回了桌上,往椅背上一靠:“我可以直接选择跳过吗?”

“我还没问呢!”屠小意着急了,但是他也不敢多说,因为直觉告诉他姚哲恬现在很不高兴。

“那你想问什么?”姚哲恬给自己倒了杯酒,稍稍用力的把酒瓶放在了桌上。

“我...”屠小意一时语塞,他的确没想好问什么问题,“这个..”

“别紧张,又不是刑讯逼供。”高理文再看不出来她俩之间有猫腻那就不是他了:“要不要我给你题库看看,给你点灵感?”

“那也行。”屠小意是个慢热的人,让他一时间想不让姚哲恬跳过回答的问题还真的很难。

“那...就这个。”屠小意咽了咽口水,有点紧张的读了起来:“你现在结婚了吗?”

“没有。”姚哲恬翻了个白眼,干脆利落的说道:“单身狗一条。”

“哦...”屠小意没来由的松了口气,把手机还给了本来等着看好戏的高理文,后者似乎有些失望。

“那么下一轮。”高理文把开始抽的牌放在一边,重新抽了一轮。

这次是高理文最大,是草花Q,齐景轩最小,抽到的是方块2。

“那我问了,”高理文邪恶的看着一脸淡定小口喝着酒的齐景轩:“你的初吻还在不在?”

“还在。”齐景轩也是不到一秒就回答道。

“哦...真没劲。”高理文没理会瞪大了眼睛看着齐景轩的屠小意和扭着脖子一脸不在意放松的姚哲恬,开始了下一轮发牌。

“红桃10。”齐景轩翻开了牌。

“方块8。”

“红桃6。”

“黑桃6,我去。”姚哲恬的脸色黑了下来,这怎么回事,为什么又是自己最小。

难不成运气都在之前的相亲对象和会议里面用完了?

“嗯...老齐,该你提问了。”高理文把自己的手机推到了齐景轩的面前。

“不用了。”齐景轩咳嗽了一下,看着姚哲恬:“我希望这个问题还是不要跳过比较好。”

“那要看你问什么了。”姚哲恬笑的很危险,“规矩不是刚刚已经定了么?”

“我只是个人建议。”齐景轩微微摇了摇头,玩心计他当然玩不过心理学专业的姚哲恬,不过打直球他比谁都擅长。

“那我就直接问了,高中时候你喜不喜欢屠小意?”

“噗!”屠小意喝酒正喝到一半,听到这话直接一口喷了出来,有些溅到了高理文的手机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他手忙脚乱的拿着纸巾擦着手机。

“没事,这不重要。”高理文直接伸手把手机抢了回来。“重要的是...”他看向面无表情的姚哲恬。

“你当然可以选择跳过。”齐景轩没理会旁边的两人,他直直的看着姚哲恬,“不过我觉得你心里应该有答案。”

“是的。”姚哲恬放下了酒杯,侧头看了看正在假装和高理文道歉其实竖着耳朵在听的屠小意,缓缓的说道:“这种问题我当然不会跳过,毕竟过去这么久了。”

“那你的答案是?”

“不,不喜欢。”

第二十八章 实话实说

屠小意心里其实或多或少有些准备。

他并非是不懂事的少年,恰恰相反,他拒绝的女孩子可能要比姚哲恬相亲的人还要多。所以他深知,女生外向,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你再去做那些你自以为她会感动的事情也没有用。

那种事情,感动的只是你自己罢了。

但是听着姚哲恬冷冰冰的话,屠小意还是在开着空调的包间里冷汗直冒。

现在答案听到了,也和自己想的差不多,是不是自己就能解开心结,开始新的感情了呢?

他自己也不知道。

 “诶诶,别这样看着我,像我多可怜一样。”屠小意回过神来,看着屋里人视线集中在自己身上,他强笑道:“当时年轻不懂事,事情都过去这么久了,你们还拿这个出来鞭尸啊?”

“小意,我没有...”姚哲恬还想说些什么,被屠小意有些粗暴的打断了:“好啦,我为自己...那词怎么说来着,对了,为自己的‘年少轻狂’自罚一杯啊!你们别喝!”

说罢,屠小意在杯子里面倒了满满的一杯酒,倒酒的时候他的手有些抖,把酒洒在杯子外面不少,他也不在意,就湿着手拿着杯子朝众人举了举,而后一饮而尽。

“我去个厕所。”喝完之后屠小意感觉稍稍有点反胃,应该是因为刚刚喝的太急了。

齐景轩看了一眼依然低头拿纸巾擦着自己手机的高理文,说道:“让老板再上点凉菜吧。”

“嗯。”高理文心领神会,他可以负责把话引出来,但接下来的事情只能靠他们自己了:“我和老板说一声去。”

“...”随着两个人都离开了包间,屋里的气氛有些诡异的静了下来。

“你为什么要这么说。”齐景轩强忍着想拍桌子大吼的冲动,他的出发点无非是想让姚哲恬变相给屠小意一点希望,毕竟昨天姚哲恬在他面前那么向他倾诉自己对屠小意的感情。

但是现在,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你还记得这个游戏叫什么名字吧?”姚哲恬依然摆着一副扑克脸,“叫真心话,我只是实话实说罢了。”

“你昨天对我说的都是假的?”齐景轩觉得自己三观尽毁,昨天这个女人对自己说的全都是假的?如果真是这样,她的心机会深到什么地步?

“我说的当然是真的。”姚哲恬抽了几张纸擦了擦嘴,“但是你刚刚问的是我高中时候喜不喜欢他对吧?”

“是又怎样?”

“我高中喜欢的不是你吗?”姚哲恬冷笑着望向愤怒的齐景轩。

“你!”齐景轩为之气结,“你还和我扯这些?你高中的时候难道对小意一丁点感觉都没有?傻子都能看出来他喜欢你!”

“这种事情真的这么重要吗?”姚哲恬喟然一叹,“高中时候咱们的感情都很复杂,之前已经和你说过了,喜欢,羡慕,友情,暧昧混杂在一起,况且,我怎么可能对小意喜欢我这件事情毫无察觉?”

“那你到底为什么...”

“因为我知道,我这么多年忘不掉的人不是你而是小意。”姚哲恬的脸上掠过一丝红晕,“所以,我要彻底否定掉之前所有我自己的感情,无论是对你的,还是对他的。”

“因为这对小意不公平。”

标签: 同人 昨日青空
分享到:

    新仓薰

    发布新闻:489

    漫画APP客户端

    动漫之家—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5 dmzj.com,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7012542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