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动漫之家 > 宅新闻姬 > 大杂烩 > 【同人】昨日青空同人-闪闪发光的我们part9
杂类

【同人】昨日青空同人-闪闪发光的我们part9

本栏目长期入口为APP端新闻页面的第个大图哟!!

投稿信箱:【shougao@dmzj.com 】

投稿格式:XX同人或原创-标题-TAG-作者/动漫之家ID

请附带文档或TXT附件,如投稿格式不对不予通过

投稿通过后的文章会逐步发送上线

欢迎大家前来投稿

如果遇到特别对胃口的,会有编辑姐姐来邀请你一起出本子哟~

原创同人汇总页:点此跳转


闪闪发光的我们-part9

作者:b小调叙事曲

闪闪发光的我们-part1 闪闪发光的我们-part2 闪闪发光的我们-part3 闪闪发光的我们-part4 闪闪发光的我们-part5 闪闪发光的我们-part6 闪闪发光的我们-part7 闪闪发光的我们-part8

第五十九章 黑板报

屠小意顺着陌生却又处处透着熟悉的走廊朝上面走去。

记忆中斑驳的墙壁被细腻的白漆仔仔细细粉刷的看不出原本破旧的模样,沿墙壁走着的大理石把手也在夕阳下微微反光,直直的射在屠小意的眼镜上,让他不由自主的移开了目光。

原来的班级就在二楼,屠小意凭着记忆找到了他当时上课的教室。

班级的名牌已经换成了“高二四班”,门也换成了大气的防盗门,甚至在外面还嵌入了电子课表。由于今天是周日,门是锁着的,课表上也是一片空白,唯有应急指示灯还在工作,长亮着绿灯。

屠小意没有试图去推门,他还不想被当成可疑人物被赶出校园,不过他总觉得有哪里和他记忆里面不一样。

于是他又看了一圈,发现那个承载着他全部青春回忆的绿色黑板不见了。

屠小意并不意外,这么大幅度的精度装修,如果还把那个现在看起来很low的老黑板放在外面,这钱也就白花了。

屠小意有些失落,不过他随即看到教室旁边的走廊里出现了另一块现代化味道十足的黑板,黑板底下散乱的放着几盒粉笔,各种颜色的都有,上面的图画也有一小半没有完全上色,似乎是负责黑板报的学生们急急忙忙抛下手里的伙计,不知道着急去干什么了。

什么嘛,这黑板就是换了个地方。

屠小意嘀咕了一句,职业病让他认认真真的审视起后辈们画的黑板报来,这不看不要紧,一看让他大惊失色。

这不是画的他电影主题的黑板吗?!

完了,公开处刑啊这是…自己本来就不愿意出风头,这下可好,撞枪口上了。

屠小意正胡思乱想着,突然背后传来了一个不太友善的声音,“大叔你是谁啊?”

他转过身去,看到一男一女两个穿着校服的学生正疑惑的盯着自己看。


“除了通过饮食和睡眠等生理调节外,自我减压这种自己可以做到的心理调节也是缓考试解紧张的方式,”姚哲恬微笑着扫视了一圈下面神色略带紧张的学生,这样的场景让她想起了很多年前捏着准考证踏入考场的自己。“下面我介绍几种可以缓解压力的小技巧…”

“老师,我有问题。”一个懒洋洋的声音从角落里响起。

“...” 姚哲恬皱了皱眉头,她不喜欢讲话的时候被人打断,更何况这个学生...

迟甄影站了起来,声音依然有些带刺,她不顾大家看向她的目光,直直的看着姚哲恬问道,“姚老师,我想问您一下,如果我真的发挥不好,选择复读是什么感受?”

姚哲恬看到迟甄影充满敌意的眼神,不知道她到底想干什么,她也不知道这个女孩从哪里得知她复读过一年的事情。

她复读的事情没有多少朋友甚至亲人知道。

父母把她保护的很好,在充斥着灰色的那一年里,她没有受到任何语言或是肢体暴力。

但是这不代表其他落榜生的命运和她一样。很多时候他们身上的压力要比姚哲恬这种父母皆为高级知识分子孩子的担子要重的多。

“这位同学提的问题很好。” 姚哲恬点头示意迟甄影可以坐下了,“很多同学都会在考前怀疑自己的能力,进而会想到如果考不好,或是发挥失常的后果,从而造成恶性循环。”

“但是,我要说的并不是让你们怎样才能不去想这个问题,” 姚哲恬轻轻的用粉笔敲了敲讲台,然后转过身去在黑板上画下一面小旗子,“而是如何让自己换一个角度去想这个问题的答案。”

“你们都读过很多作文素材了,想必是知道我接下来要举的这个例子,以及这面旗子出自哪里。”

“不是旗子在动,而是你的心在动?”前面一个矮个子的男生反应很快,率先给出了答案。

“不错。”姚哲恬适时的给了他一个赞许的眼神,“虽是一个很老的素材,但是我想通过这个例子告诉你们的并不是什么哲学问题。”

“而是所谓考前暗示自己的办法,就是相信自己会考的不错。”

“当你相信自己会考好的时候,那么你就一定能考的好!” 

台下的学生们听完他的话之后沉寂了一秒,而后爆发出来雷鸣般的掌声和会心的笑声。


“我只是个路人。” 屠小意也不怯场,他冲男女二人笑了笑,“我妻子是学校老师,我就在教学楼无聊逛逛。”

如果恬恬在这里听到我叫她妻子会不会抓狂,屠小意摸了摸头,果然撒谎有点不好意思。

“这里有什么可逛的...” 男生奇怪的看着屠小意,也没多想,叫了声候在一旁的女孩,“算了不管他,咱俩赶紧继续办吧。”

“嗯。” 女孩带着一个大大的黑框眼镜,一副化不开的浓郁书生气,和旁边性格略有些急躁的男孩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第六十章 泼水

屠小意没有再说什么,只是默默的在一边看男生照着自己最近出版的那一册漫画的最后一页临摹。

女孩在一旁捧着一本厚厚的大学历年查分手册,头几乎都要埋了进去,他忽然担心女孩的眼镜会不会掉在书里。

“这里要不要再补一点最近抖音流行的一段话什么的? ”男生拍了拍手上的粉笔末朝着一边依然在拿着粉笔写着什么的女孩出声说道。

“不要了吧...多俗气。”女孩写字的手停了一下,看了看男孩指着的一处空白,语气中明显有些反感,“我不喜欢。”

“你不喜欢,可是大家喜欢看啊。”男生拿起放在一边的草图,扫了一眼之后还是觉得写一些什么上去好一些,“再说上次班主任不是说了板报内容要紧跟时代潮流嘛。”

“你怎么这样? ”女孩不可思议的看着朝着她笑的男生,“不是说好了这期板报出什么了吗?这种小清新内容你硬要加抖音上的那些被用烂的段子,这成什么样子?”

“没有,我就是觉得出这种没几个人看过的电影板报,这期黑板报拿不了高分。” 男孩脾气也上来了,“而且画的这么暧昧...难道你要暗示大家早恋?”

“你...”女孩一看就不是那种擅长吵架的类型,她气的胸口起伏,却也说不过男生。

自己的作品被说了,屠小意倒也没生气,他甚至觉得很好玩,毕竟他和恬恬出黑板报的时候 可都是他俩一起做主,从来没吵过架。

“跟这种人不要废话那么多。”屠小意正想着怎么劝他俩的时候,一个声音从拐角那里传了上来。

齐景轩背着一个大大的行李包,手里还拖着一个黑色的皮箱,似乎刚从飞机上下来。但是他打扮的整齐,倒是像刚从家里出来的样子。

“你怎么在这?”这回轮到屠小意惊讶 了,“你…? ”

“没什么,就是和老头子吵了一架,准备离家出走。”齐景轩习惯性的把手伸到兜里准备拿烟, 突然想起这里是教学楼,又把烟盒塞回了兜里,“路过学校心血来潮,过来看看。”

“你多大人了还离家出走”屠小意很是无语的看着他,“有住的地方没?”

“住旅馆。”

“哦。”屠小意耸耸肩,转过身去想继续看男女学生吵架,却发现他俩的注意力已经放在了齐景轩的身上。

“大叔,你说我是哪种人?”男生其实心里已经有些打怵,但是在女孩面前只能硬挺着,“我怎么了?”

“怎么了?”齐景轩冷笑一声,“这么个破黑板报让你们出的,真是一代不如一代。”

“你说什么? ”男孩捏紧了拳头,“我们班的黑板报受到过市里的表彰!”

“老头子这是什么烂品味。”齐景轩放下行李箱, 就这么背着包轻蔑的撇了一眼黑板,“不但人品有问题,审美也是烂到锅里了。”

“你怎么不指导一下?这不画的是你的作品么?”

“别说了。”屠小意摆摆手,示意齐景轩冷静,“高中生画成这样可以了,我和恬恬高中画的和他们也差不了多少。”

“呵。”齐景轩依然摆着副扑克脸。

“你谁啊? 这么大戾气?”女孩也忍不住开了口,“我们画成什么样和你有什么关系?”

“亏我还帮你说话。”齐景轩摇了摇头,从包里掏出一个保温杯拧开了盖子,“既然大画家不愿意指导你们,那就由我来好了!”

说罢,齐景轩把保温杯里面的茶水一股脑全泼到了黑板上。

第六十一章 疯子

这下不止男女学生懵了,连屠小意都惊的不知道说什么好。

褐色的茶叶沫子混着难以名状的,已经稍稍结块的茶水就这么堂而皇之的在黑板上顺着粉笔印流了下来。

“剩下的交给你了。” 齐景轩也不管周围人什么表情,径直过去胡乱的擦了擦黑板上的水渍,发现越抹越糟,索性把抹布一丢,转身对着屠小意眨了眨眼睛。

“你...” 饶是屠小意这么多年也算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和不少奇葩打过交道,但是唯独像齐景轩这样人狠话不多的他是真的不知道如何处理。

要是别人也就罢了,了不起撸袖子打一架,但是这人是自己朋友,这下麻烦可就大了。

“我先去宾馆办入住,你自己好好指导指导这俩孩子。” 齐景轩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自己闯了多大的祸,依然酷酷的把外套往肩上一甩,趁大家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挥挥手就走远了。

“你…” 男孩气的脸色发青,想追上去,却被女孩死死的拉住了袖子。

“不要,你打不过他的。” 女孩双手使劲的向后拽,她真的很害怕男孩出事。

“他毁了咱俩的心血!这怎么能忍!” 男孩挣脱开女孩的手,指着齐景轩离去的方向,想骂人,但是良好的家教却让他怎么也骂不出口,“这个疯子!”

“求你了,别去!” 女孩哭了,她觉得很无力,就算追到他又能怎么样?这期板报是要参加省里评比的,却被一个路人毁掉了他们一周的努力,她怎么能不难过?

“靠!” 男生终究还是骂了一句,“傻逼!”

这算校园欺凌么... 

屠小意站在那里手足无措的看着愤怒又伤心的两个学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他也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

“怎么回事?” 正当他在想要不要亮出他身份的时候,姚哲恬的声音适时的从旁边传来。

因为两栋教学楼之间是有连廊的,她讲完课之后,在很远就听到了这面争执的声音,连忙过来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小意,怎么回事?” 姚哲恬又问了一遍,她扫了一眼一片狼藉的黑板报和哭的伤心的女孩,“谁干的?”

“...齐景轩。” 屠小意重重的叹了口气,“还能有谁?”

“他怎么在这?” 姚哲恬觉得不可思议,齐景轩虽自诩桀骜不驯,但是也不能这么随意破坏别人的劳动成果吧?“人呢?”

“刚走,先别说这个,还是想想现在怎么办吧。”

第六十二章 我相信你

“要不是你说的我都不信。” 姚哲恬抱着双臂,走到黑板报前试图辨认出原来画的是什么,“他怎么会突然到这里来?”

“说是和他爹吵架了要离家出走,看见咱们学校过来散散心。” 说到这屠小意没忍住乐了一下,“他和他爸一直都那样,你又不是不知道。”

“从他爸找人给他替考那时候我就知道,按齐景轩那个性子他家迟早要出事。” 姚哲恬摇摇头,似乎早就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一方面他心里放不下他家人,很感激他爸给他的一切,另一方面他又看不上他爸做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事,这样的矛盾心理,不出事我才会感觉奇怪。”

“我实在不想听你的心理学分析。” 屠小意扶额,自己女朋友哪儿都好,就是动不动会犯职业病。

“所以,他又留了烂摊子让你解决?” 姚哲恬能放能收。

“是呗。” 屠小意捡起刚刚被扔到一边的抹布,想继续擦黑板上的水渍,却没想到一旁的男生突然放开怀里正在哭的女孩,直接上来把他推了个趔趄。

“你干什么!” 男孩抢过屠小意手里的抹布,大声冲他吼道。

“显而易见,我准备帮你们出黑板报啊。” 屠小意摊手,他没生气,因为他知道遇到这种事情就算是菩萨也不可能一点火气都没有,更何况是青春期的孩子。

“你别想骗我!你和刚刚那个疯子是一伙的!”男孩死死的瞪着屠小意,眼睛里都要喷出火来,“我警告你,不许再碰黑板!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好了。” 姚哲恬不得不出声制止想动手的男生,“你真的知道你面前的这个人是谁吗?”

“肯定不是什么好人!”男孩依然戒备的看着屠小意,语气也是忿忿不平。

“...” 姚哲恬转过头,假装仔细的打量了屠小意, “我觉得他挺帅的啊,肯定是好人。”

“喂!” 屠小意哭笑不得,“说什么呢!怎么还给我发好人卡啊!”

“不开玩笑了。” 姚哲恬看到一旁的女孩因为这句玩笑话也止住了哭泣,随即说道:“你不认识他,总该认识我吧?”

“你是...姚老师?” 女孩擦干了眼泪,略带迟疑的看着姚哲恬。

“嗯。” 姚哲恬松了口气,她刚刚还在想如果这俩学生如果不认识她应该怎么办,“所以放心,我和他都会帮你们的。”

“如果不放心,你们就在一旁看着我俩出就好。”


“隔了这么多年再出黑板报,手不生吧?” 屠小意拧干了抹布,低声冲着正在思考用哪种颜色粉笔誊写大学相关内容的女朋友说道。

“生不生出了才知道。” 姚哲恬悄悄握了握屠小意因为洗抹布有些凉的手,“我相信你。”

第六十三章 恐怖如斯

“小意,这里你打算...” 姚哲恬写到一半,看到空着的英语角,想和屠小意说一下写名人名句还是英语文章的时候,看到他已经完全进入了工作模式,便止住了话头。

屠小意重新戴上了眼镜,正拿着白色的粉笔勾勒着兰汐景色的朴素背景,这是他最擅长的技巧之一。

阳光斜斜的照在黑板上,大部分的光粒子都被黑板上浓郁的黑色吸收了,但是仍然有些许光芒反射到了大男孩的脸上,这一幕让关注着自己爱人的姚哲恬不禁看的痴了。

“恬恬?”屠小意画完了最后一笔,换了一根粉色的粉笔准备一如既往的把那个跳舞的女孩画上去,他注意到了姚哲恬正在看他,“怎么了?”

“没...没什么。” 姚哲恬脸红了,连忙转开视线,继续抄写书里的内容。

“你的字还是这么好看。” 屠小意由衷的感叹道。

“讨厌死了,就会油嘴滑舌。” 姚哲恬轻轻的打了一下屠小意的手背,“快点画,一会太阳下山,光线暗效果就不好了。”

两个人的速度很快,男女学生要一周才能办完的黑板报经过屠小意的手不到两个小时就已经完成。

男孩和女孩从开始的不屑到中间的震惊,再到最后的敬佩,脸上的色彩很是丰富。

“搞定。” 屠小意满意的走远了一些,有些得意的审视了一番他和姚哲恬的努力成果,“宝刀不老嘛。”

“看把你得意的。” 姚哲恬嘴上不饶人,但其实心里也暖的不行,能和自己喜欢的人再在一起办一次黑板报,就像做梦一样。

“你到底是何方神圣?” 男孩忍不住开了口。

“我啊,一个画家。” 屠小意反手搂住了姚哲恬的腰,看对方没有反抗的意思便心满意足的装了一次X,“现在我可以解释了,其实刚刚你说的那个疯子是在帮你们。”

“什么意思?”

“他看到这个大画家不愿意出手,故意泼坏了你们的板报,这样就可以叫他能名正言顺的帮你们纠正你们的绘画错误。” 姚哲恬有点吃味,“我怎么感觉齐景轩比我还了解你呢?你俩在一起得了。”

“说什么呢,这叫男人的友谊,哈哈哈。” 屠小意心中畅快,“走啦!”

第六十四章 新郎和伴郎

齐景轩倚在酒店天台的栏杆上,从兜里摸出刚刚在楼下24小时便利店买的一包玉溪,点燃朝天吐了个烟圈。

现在是凌晨三点,传说中一天中阴气最重的时候,也是齐景轩在酒店住的第5天整。

齐景轩现在剩的年假还有一个多月,本来高理文要约他去日本看看,但是现在这个情况看起来是不可能了。

天台风很大,齐景轩觉得有点冷,裹了裹身上的衣服。

“呼......” 齐景轩深吸了口烟,感受着烟雾在肺里循环过一遍,慢慢的吐出,看着烟雾消散在夜风里。

睡不着。

齐景轩敲敲烟头前面的那段燃尽了的烟灰,想着家里的事情。

家里的老爷子成功把母亲拉下水,现在反倒自己是恶人了。

他从口袋里掏出来那份他看过无数遍,已经皱皱巴巴的协议书,翻到最后一页父亲的签名那里。

“问世间情为何物啊...”齐景轩像个混混一样眯着眼睛叼着烟,“妈你怎么就这么想不开?”

“想不开什么?” 很突兀,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这么晚了不睡觉偷窥别人抽烟?”齐景轩没转身,而是把烟丢到地上,狠狠地踩灭了火星。

“哪有。” 屠小意双手插兜,轻轻的笑着走到齐景轩面前,学着他的样子靠在栏杆上。

“你知道现在几点了吗?” 齐景轩把协议书粗暴的塞回口袋,“大晚上不睡觉晃悠什么呢?”

“现在是凌晨三点二十。” 屠小意抬腕看了眼上周姚哲恬送他的表,天梭的,带着荧光在夜里十分显眼,“今天姚妈妈手术,我刚刚和恬恬换班,她让我回家睡会儿。”

“你俩换班的时间真诡异。”

“还行吧,其实就是手术做完需要人陪护,现在熬夜熬精神了,睡也睡不着。”

“那你怎么知道我在这?”

“花生。”

齐景轩和屠小意一问一答,倒是默契的一个字都不用多说。

“最近和姚哲恬怎么样?” 齐景轩又想伸手摸兜,但是看到盯着他的屠小意硬生生的停了手。

“我正是为这个事情来的。”屠小意抬手,齐景轩注意到了他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

“什么时候的事情?” 齐景轩虽是有点惊讶,却也觉得是迟早的事情。“动作这么快?”

“大概一周前吧。” 屠小意从怀里拿出一个红色的书签样的东西,递到齐景轩面前,“还不快点?再不快点她又要像高中那样和别的小帅哥跑了怎么办?”

“姚哲恬可不是那样的人。” 齐景轩听着心里不大舒服,但是还是接过了请柬。

“我就是开个玩笑,她是什么样的人我再清楚不过,你怎么这样上纲上线的。” 屠小意耸耸肩,表示很无奈。

齐景轩翻开第一页,脸色一变。

“你什么意思?”齐景轩语气十分不善,“我不能接这个。”

“邀请你当伴郎,又不是当新娘。” 屠小意很诧异,“你为什么不能接?”

“你让一个曾经的情敌当你伴郎,你脑子没事吧?”齐景轩恨不得拿请柬敲屠小意的脑袋,看看里面是不是都是水,“你邀请我的事情,你媳妇知道?”

第六十五章 现在几点

“知道。” 屠小意看到齐景轩咬牙切齿的表情,若有所思的摸了摸手上的戒指,“我没什么知心朋友,请你当伴郎我觉得是最好的选择了。”

“即便你老婆曾经喜欢过我?”齐景轩毫不客气的指出问题所在,“你倒是爽了,大家觉得你大度,但是我绝对会遗臭万年!”

“那我问你,你喜欢过姚哲恬么?”屠小意觉得很好笑,这不像是在邀请哥们当伴郎,倒是像两个小孩子在抢玩具。

“从来没喜欢过。”齐景轩一秒都没犹豫,不假思索的说道,“她那个性格我真的不喜欢,也不适合我。”

“你这样说不怕恬恬伤心啊。”屠小意给齐景轩偷偷的下套,“你可是她初恋。”

“我是当你是我朋友才说的实话。”齐景轩也不想大晚上的生这种莫名其妙的火气,“难不成你非得听我说喜欢她才满意?”

“恬恬性格已经够好了,真不知道什么样的女孩才对你胃口。” 屠小意也是实话实说,“所以既然动心都没有过,你又在怕什么?”

“你...” 齐景轩一时语塞,被屠小意绕了这么大的圈子,终究是把自己绕进去了。

“来吧,给哥们一个面子。”屠小意其实心里也很犯难,“我真的没什么人可以交心到请他当伴郎得份子上。”

“算了。”齐景轩看到屠小意这个样子,他真的受不住,别人如果露出这样的表情他绝对不会帮,但是唯独他不想在屠小意脸上看到这样的神色。

比如现在,他会感觉自己很无力。

“我去就是了。”齐景轩无可奈何的把请柬揣回怀里,“你别这样看着我。”

“得嘞!”屠小意看到对方终于屈服,心里高兴,“那小子先谢过齐机长。”

说罢,还像模像样的鞠了一躬。

“你真恶心。” 齐景轩假装厌恶的转身,把整包烟从兜里掏了出来,也不管剩了几根,直接丢进了楼顶唯一的垃圾桶里。

“我可以认为你同意了?”

 “明知故问。”

第六十六章 母女对话(上)

“这样就可以了。” 穿着白大衣的主治医师再看过姚妈妈的状态之后,难得的笑了一下,“恢复的很好,过几天应该可以出院。”

“谢谢医生!” 姚哲恬忙不迭的冲年纪比她大不了多少,却白了一半头发的医师说道。

“记住这几天一定严格禁食水。” 医生最后叮嘱了一句,就去隔壁的床去看下一个患者。

“恬恬。” 姚妈妈的气色好了大半,加上她本身要强的性子,硬是半坐起来和自己女儿说话。“别因为我的原因耽误你和小意的事情,你俩的事情重要。”

“毕竟你们都订婚了,要赶紧准备着啊。”

“妈,看你说的,你病没好之前啊,我是不会结婚的。”姚哲恬听到妈妈提到屠小意,眼睛弯弯的,甜蜜似乎要从心里溢出来,“你闺女有人要啦,真的不着急。”

“小意呢?” 姚妈妈有些怜爱的摸了摸自己女儿的手上的戒指,看向一旁空着的椅子。

屠小意一般都是在那个可以折叠的椅子上凑合睡着,今天却没看见他的人影。

“他啊,去找我们的伴郎了。”姚哲恬轻笑,她不禁脑补里一下屠小意被齐景轩压在墙上的场景。

毕竟他俩都很帅,尤其是小意...

嗯...如果自己被小意压在墙上的话感觉应该更好...要不要下次试试......

想到这,姚哲恬不禁脸红了,果然这种限制级话题,想着想着就会把自己绕进去。

“伴郎?谁啊?”

“齐景轩。”姚哲恬正神游物外呢,话也没过脑子就脱口而出。

“哦,老齐家儿子?”姚妈妈若有所思的摆弄着腕上写着患者信息的手环,“可惜了。”

“啊?为什么?” 姚哲恬迷惑的望向母亲,“他怎么了?”

“没怎么,就是觉得这孩子思想很有个性,如果他是小意的话,顺着他爸这颗大树爬上去,可不是一个飞行员那么简单。”

“对了,听说你还喜欢过他?” 

姚妈妈这突兀一问把姚哲恬吓了一跳,警惕的看着母亲:“妈你怎么知道的?”

“你猜。” 姚妈妈狡猾一笑。

第六十七章 母女对话(下)

“猜不到。” 姚哲恬闷闷不乐,她不知道谁告的密。

这本身就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搞得她像移情别恋了一样,这样的话题一旦提起来就会很尴尬,尤其是自己已经找到了那个魂牵梦萦的人了,提这种远古往事很是不堪回首。

“所以是真的?” 姚妈妈和姚哲恬想的相反,表现出惊讶的样子,“我以为当时你也喜欢小意呢!”

“妈...你?”姚哲恬这才发现被套话了,“刚刚是在试探我?”

“也没有,只是高中的时候从你们班主任那里知道一些。” 姚妈妈意味深长的看了姚哲恬一眼,“不管你以前怎么样,你可是要结婚了。”

“我当然知道,我不喜欢他!” 姚哲恬怕母亲想多,声音也提高了一个度,“高中那是我鬼迷心窍了!”

“好了。” 姚妈妈及时伸手制止了即将暴走的女儿,“你的感情我也不多问,况且我很喜欢小意。”

“你们好好处着比什么都重要。”姚妈妈重新躺下,有些疲惫的揉了揉额角,“你去忙吧,你爸待会就来了。”


屠小意两个眼睛挂着浓重的黑眼圈,打着哈欠从宾馆的床上爬起来,发现齐景轩已经不见了人影。

看了眼表,他发现自己只睡了不到3个小时。

看来在拍婚纱照之前自己不能再熬夜了。

屠小意去厕所胡乱抹了把脸,拿起旁边的眼镜放在水龙头底下冲了冲准备出门,却发现齐景轩拎着一大袋肯德基开门进来。

“起来了?” 齐景轩把印着老爷爷的袋子随意的撇在宾馆唯一的桌子上,开口问道。

“嗯。” 

“起来就好。” 齐景轩倒是很擅长熬夜,毕竟飞行任务又不能总在白天,这样一宿对他来讲还算不了什么,“着急出门?”

“嗯。” 屠小意打开手机看到自己媳妇给他留的言,“今天和恬恬约好去街上买点东西。”

“你下次直接说约会就行了。”齐景轩看到屠小意一脸幸福的样子,心下了然,“吃完再走,不急。”

“谢谢。” 屠小意也没客气,直接拿了油条吃了起来。

第六十八章 婚纱照

一周后。

“你再把胳膊抬高点,对,再往上!”烈日下,一对男女正努力的摆着姿势对着面前的摄像机。

男子身着西装,看起来沉稳冷静,女人穿着雪白的婚纱,面若桃花,虽然只花着淡妆,但是却恰到好处的衬出了她所有外貌的优点,引得路过的情侣纷纷侧目而视。

花生满天大汗的摆弄着加在三脚架上的单反,“好了,保持住啊,听我口令,3,2,1!”

“好了!” 花生按下快门,长舒了一口气,好几万的单反也撇在一旁不顾,直接抱着水瓶瘫在一旁,“不行了不行了,你们让我歇歇...再拍。”

“辛苦了。” 屠小意后背也出了一层薄汗,他穿的西服虽然透气性很好,但是也架不住像站军姿一样一动不动。

“隐形眼镜带的习惯吧?” 姚哲恬把屠小意的脸扳过来,担心的看着爱人的眼睛。

“没事,除了有一点磨之外剩下的都好。” 屠小意笑着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眼神,“带一带就习惯了。”

“记得定期摘下来洗。” 姚哲恬还是有些不放心。

“放心吧。” 屠小意忍住心里想吃姚哲恬嘴上口红的想法,因为这里吃完没地方补妆,“还要拍几张?”

“这里差不多完事了。” 花生咕噜噜给自己灌下一大口水,“我待会让我爱人把最后的道具送过来,返然后咱们去最后一站。”

“什么道具?” 屠小意一头雾水。

“你待会就知道了。” 花生起身,把空了的水瓶丢在一旁,拍拍身上的尘土,“行了,咱们继续拍吧。”

“你俩快点啊。”花生稍微挪了一下三脚架,换了个镜头,招手嚷嚷着让屠姚两人赶紧过来。

“好嘛。” 屠小意装作委屈的看了姚哲恬一眼,后者踮起脚来轻轻的亲了他的脸颊,留下了一个淡淡的口红印子。

“别擦,就这样拍。” 姚哲恬笑嘻嘻的一把挽住屠小意的胳膊,比出一个有些土气的剪刀手。

“茄子!”


“你说的道具就这?” 屠小意把脱下来的西服小心的叠好放到今早姚哲恬准备的袋子里,盯着花生妻子手中的衣服。

“对啊。” 花生理所当然的掏出袋子里面的衣服就要往屠小意身上套,“快点,待会太阳下山了,光线不好怎么拍?”

“小意。” 已经换好的姚哲恬笑吟吟的转身看着手忙脚乱的未婚夫,“还好还好,我还穿的下....呀?!”

“恬恬......” 屠小意看到换好衣服的姚哲恬,感觉眼前一黑,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把她直接拽到了怀里。

姚哲恬穿的是校服。

他们婚纱照的最后一站就是他们十年前毕业的高中,兰汐三中。

看到姚哲恬重新穿上校服,屠小意蠢蠢欲动的心再也忍不住了,他仿佛真的回到了他生命中最快乐,也是最痛苦的那几年。

“小意...” 姚哲恬不傻,她知道屠小意在想什么,什么也没说,只是静静的抱住了他。

“不要走。” 屠小意紧紧的搂住怀里的人儿,重复的说着,“不要走。”

“我在呢。” 姚哲恬心里一酸,“亲爱的,我在呢,我不会走的。”

“嗯。”

“我会永远陪着你。”

“嗯。”

“我爱你。”

“嗯,我也爱你。”

“......” 

花生虽然被这突如其来的狗粮撒了一脸,但也没忘记把这一幕拍下来,他把快门调成静音,偷偷的拍了好几张。

“把校服带回家吧。”

良久,屠小意的身体渐渐被爱人的体温所温暖,他终于回过神来,轻轻的在姚哲恬耳边说了一句。

“嗯。” 姚哲恬脸红红的,她偷偷的掐了一下屠小意腰间的软肉。

“坏死了。”

标签: 同人 昨日青空
分享到:

    新仓薰

    发布新闻:312

    近期热评

    漫画APP客户端

    动漫之家—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5 dmzj.com,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7012542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