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动漫之家 > 宅新闻姬 > 大杂烩 > 【同人】昨日青空同人-闪闪发光的我们(完结)
杂类

【同人】昨日青空同人-闪闪发光的我们(完结)

本栏目长期入口为APP端新闻页面的第个大图哟!!

投稿信箱:【shougao@dmzj.com 】

投稿格式:XX同人或原创-标题-TAG-作者/动漫之家ID

请附带文档或TXT附件,如投稿格式不对不予通过

投稿通过后的文章会逐步发送上线

欢迎大家前来投稿

如果遇到特别对胃口的,会有编辑姐姐来邀请你一起出本子哟~

原创同人汇总页:点此跳转


闪闪发光的我们-完结篇

作者:b小调叙事曲

闪闪发光的我们-part1 闪闪发光的我们-part2 闪闪发光的我们-part3 闪闪发光的我们-part4 闪闪发光的我们-part5 闪闪发光的我们-part6 闪闪发光的我们-part7 闪闪发光的我们-part8 闪闪发光的我们-part9

第六十九章 另一件校服

齐景轩在印着海澜之家的牌子面前有些犹豫。

他的衣服要么就是单位发的,要么就是母亲给自己做或者邮的,所以他很不习惯自己来店里买衣服。

站在服装店门口的售货员盯着这个面相很不错的男人有一段时间了,奈何他就是不进来。

难不成是没钱?看着也不像啊。

售货员继续耐心等待着,也不着急,反正该买的总会买,况且这个月的营业额早就够了。

齐景轩也注意到门口的小妹看自己很久了,叹了口气走上台阶,反正早已答应人家,早买晚买都是买。

“先生,您需要什么类型的衣服?”售货员带着职业化的笑容,向着环顾四周的男子问道。

“就是婚礼时候当伴郎穿的。” 齐景轩瞅着四周的西装感觉没什么区别,“最好丑一点。”

“好的先生,您看这件怎么样?” 售货员见怪不怪的拿起角落里面的一套衣裤,毕竟伴郎肯定不能要盖过新郎的风头,“这件是我家刚进的,颜色比较素,很适合红白喜事。”

齐景轩摸了摸衣服的料子,也没摸出什么名堂,于是很痛快的决定付钱。

“一共5300元。” 售货员笑眯眯的看着齐景轩准备掏钱包的手。

“等等。” 齐景轩掏到一半的时候,突然被放在印着“环保回收衣服”字样的桶上看到了另一件衣服,“那个...”

“哦,那个是上一位客人换下来的,也不需要再拿走,就放在那里了。” 售货员一时也有点懵,不过很快想起刚刚来店里的那对校园情侣,他们马上毕业,校服当然是个累赘东西。

“嗯,那个可以送我吗?” 齐景轩掏出钱包,数了数钱,递给柜台后的另一名售货员。

“当然可以。” 接待齐景轩的售货员一口答应下来,毕竟是个大单,送几件旧衣服没有任何问题。


齐母看着正在收拾东西的丈夫有点于心不忍。

“老齐,你真的要走?”

“不然呢。” 齐父平静的回答道,“所有的错事脏事都是我干的,不差这一次。”

“可是你这样真的很不好。”

“我如果不这样做更不好。” 齐父咔哒一声合上箱子,转而去收拾桌上的东西,“齐景轩的父亲不仅是一个抛妻弃子的丈夫,还是一个贪污受贿的社会渣滓,他本就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

“我不应该再来打扰你们的生活。”

“不要再说了。” 齐母站起身来, “都过去的事情,还提这个有什么意思?”

“你难道不这么想吗?”齐父看着头发已经半白的女人,咬着牙说道,“你前几天才说恨我?”

“是,我是恨你。”齐母勾了勾嘴角,发现自己笑不出来。“但是现在你告诉我,我应该恨你什么?”

“恨你抛弃了我?还是恨你过了这么多年才回来找我?因为你的初恋死了?”

“齐父觉得自己在发妻面前像没穿衣服的疯子一样无处遁形,面前这个眼睛里含着泪花的农村女人知道他做的所有肮脏事情,也知道他性格里面的所有缺陷。

在她的面前他不是受人敬仰的“齐先生”,而只是普普通通的一个中年人。

自己拼命在官场打拼了几十年,牺牲了爱情,亲情,甚至连儿子都不认自己是父亲要和他断绝关系。到了退休之后竟然只有发妻还愿意和自己说几句话甚至承受他的怒火。

“你说的很对。” 齐父把手上的东西丢到一边,不带感情的说道,“我是个渣男,我不应该再错下去。”

“所以让我离开吧,我也没脸再呆在你的身边。”

“是吗?”齐母喃喃自语,“是吗。”

“我这个人没什么文化,不知道你做的事情到底是对是错。” 两个人呆立半晌,齐母像是下定决心般开了口,“但是你曾经是我的丈夫。”

“搞清楚,那是曾经。”齐父冷冷的说道。

“嗯,那就前夫。”齐母这么多年受了街坊邻居那么多闲言碎语,这样的话早已习惯,“但是无论你做错了什么,我现在愿意原谅你。”

“毕竟,我是...至少曾经是你的妻子啊。”齐母别过脸去,她唯独不想让齐父看到自己哭泣的样子。

“…” 齐父再也忍不住心底的酸楚,冲过去抱住了“曾经的妻子”,重重的吻了上去。

第七十章 心理咨询

“你认为这有用?” 

齐景轩坐在诊所的沙发上,看着坐在对面面带微笑的姚哲恬。

“原则上,心理医生是不可以接诊自己的亲人或者朋友的。”姚哲恬好整以暇的呷了口水,“也就是说,我应该把你介绍给我师妹或者我的老师让他们解决你的心理问题。”

“那你现在是在干什么?”

“凡事都有例外。” 姚哲恬掏出来一块银色的怀表,这是昨天她和屠小意刚刚上街去买的,怀表的上面印着两个人的婚纱照,“你放心,如果我治不好你,不收钱。”

“你先别说什么钱不钱,我没有心理问题。”齐景轩厌恶的看着处在工作状态中的姚哲恬,现在她不是他的朋友,而是他最讨厌的心理医生。

“这是你刚刚填的表,抑郁自测,14分,轻度抑郁加上重度焦虑。”姚哲恬接过马斯琪递来的纸,敲了敲纸背,“我也没说你有严重的心理问题,大家都是人,是人就会有心理问题,你我都不例外。”

“那这个人是怎么回事?” 齐景轩指着在一旁装花瓶的屠小意。

“哦,他也是我的患者,只不过我几个月之前把他治好了。” 姚哲恬脸上掠过一丝红晕,“他现在是我的助手,嗯,二助。”

“感情你们夫妻俩合伙看我笑话是吧?” 齐景轩不客气的一把抢过抑郁自测表,“有意思吗?”

“绝对没有。” 屠小意看姚哲恬镇不住老同学,连忙跑过来拍拍齐景轩的肩膀,“好使不好使,试试呗。”

“行,那我应该怎么做?” 齐景轩向来吃软不吃硬,反正两个自己最好的朋友这么说了,也不能害自己不是,“盯着这个怀表?”

“当然不用,因为......” 

屠小意的声音变的遥远,齐景轩突然感觉特别的困,于是他想揉揉眼睛,但却抬不起手来,他最后听到的声音是姚哲恬的话———

“因为,你早就已经被我催眠了。”

第七十一章 记忆深处(一)

“他没事吧。” 屠小意小声问了自己未婚妻一句,后者正仔细观察着已经处在半梦半醒之间的齐景轩。

“当然,你别说话。” 姚哲恬嗔怪的瞪了屠小意一眼,“他这样的性格,不这么干能行?”

“把录音笔拿好,一会如果他躁动的话帮我摁住他。”

“真的会这样?”

“告诉你别说话了。”

“......”

齐景轩发现四周的景物很模糊,像是罩了一层保鲜膜一样像淀粉糊一样既不透明也不坚硬。

这不可能。

齐景轩的视力是双眼5.2,这样模糊看不清的状态让他心里没来由感觉一阵恐慌。

他低头看着摆在面前的东西,那是一张数学卷子,上年纷乱的函数和曲线让多年没碰过数学的他一阵恶心。

“现在开始考试,齐景轩,你还站着干什么?”

齐景轩抬眼,看到老陈站在面前,顶着一张臭脸挥手示意着。

这种违和感是怎么回事?齐景轩努力的想着,老陈不该......不该讨好自己吗?

因为什么? 他为什么一定要讨好你?

脑海里的声音响起,齐景轩浑浑噩噩的坐回座位,拿起笔。

因为......因为我爸,我爸是教育局局长。

你的特权都是你爸给你的,你为什么恨你的父亲?

因为....他是个**。

陡然,齐父突然出现在老陈的边上,他低声的和老陈说着什么。

虽然听不清,但是齐景轩知道,他是让老陈找人给他替考。

他想大喊,却喊不出声音,一双无形的手压住了他的头,强迫他继续看纸上的题目。


“这样下去不行。” 姚哲恬担忧的举起手指在齐景轩面前晃了晃,后者丝毫没有反应。

“当然不行!他的力气怎么这么大啊!” 屠小意压着齐景轩的脑袋,使出吃奶的力气让他不要抬头,“怎么搞的?”

“是我想当然了,我一直认为他的心结在他母亲离婚身上,结果怎么是这件事?” 姚哲恬握着录音笔,飞快的思考着接下来应该怎么引导齐景轩走出心结,“你把他按住,等我一分钟。”

第七十二章 记忆深处(二)

景色飞逝,没有等齐景轩反应,周围的景色如同梵高笔下的油画一样又一次扭曲、变形,再次固定的时候,齐景轩再次睁眼,眼前的画面依然充斥着奇怪的颜色。

那是大块大块的黑色和白色为主基调的空气,让他想起了飞晚班的时候天上积雨的云彩。

令他不适的是,父亲的声音依然不断震动着他的耳膜。

他看到年轻的自己和父亲在他的面前争执着什么。

“你懂什么!这是为你好!” 父亲穿着那身万年不换的西装,指着年轻版的齐景轩气的手直哆嗦,“你就不是块读书的料!不用这样的办法你以后喝西北风吗?”

面前的年轻人却只是不说话,勾着嘴角轻蔑的看着暴跳如雷的齐父。

“你笑什么?”齐父扬起手直接给了他一巴掌,“好笑吗?听说你还想去举报我?谁给你的胆子?”

年轻的齐景轩握紧了拳头,又松开,这让看着他的本尊没来由的松了口气。

毕竟是自己的爹,怎么说也不能像对付游戏厅里的混混一拳打上去。

而且这么多年,他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他的父亲,到底值不值得他去爱?

凡事都有两面性,他的父亲是个不负责任的人不假,但是对他的爱却不容他置疑。

“你现在还恨他吗? ”

正当他思考的时候,虚无缥缈的梦境里,那个宛若上帝的声音又传了过来。

齐景轩最后一次转身看向仍然在和齐父对着干的年轻男子,轻轻的笑了。

...他是个混蛋,但也是我的父亲。

“即便他在你心里是个渣男,而且所有的价值观都与你背道而驰,你也愿意接受他是你父亲的事实?”

声音刚落,无数个场景在齐景轩身旁如走马灯般飞速掠过,母亲、父亲,甚至那个他没见过几面的阿姨的音容笑貌围绕在他身旁,痛苦的,快乐的,愤怒的,悲伤的,无数情绪一瞬间淹没了他。

不,我没有接受他,我接受的是年轻时候的自己。

在失去意识之前,齐景轩终于知道了自己心底的那个他一直不愿意承认的答案。


成了?” 屠小意松开了齐景轩的脑袋,把右手的录音笔递给候在一旁的未婚妻。

“也许吧。” 姚哲恬不置可否的应了一声,翻了翻齐景轩的眼皮,“不过肯定要比之前好多了。”

“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他短时间内应该不会和齐叔对着干了。” 姚哲恬轻笑,“虽然结果是好的,不过也给我了一个教训,以后果然不应该认识的人搞心理治疗。”

“一是累,二是窥探人心思总是不好的,这不符合医学伦理。”

“所以他为什么还没醒啊?” 屠小意根本不愿意知道这些破事,他瘫在沙发上,感觉浑身无力,刚刚按着齐景轩消耗了太多的卡路里了。

“因为治完他不是该你了吗?” 姚哲恬没忍住笑出声来,“看来你还没意识到———”

“什么?” 屠小意大惊,他转头想喊马斯琪,结果眼前瞬间一黑。


自从和姚哲恬同居之后,屠小意就再也没做过自己站在巷子看她和齐景轩的梦。

因为心结没了,自然也不会再去想什么“如果当时错过了,结果会怎么样”这样无聊的事情。人生哪里有如果,抓着自己喜欢的东西才是王道。

早上起床可以搂着身边的女孩再睡个回笼觉,或者恶作剧的把咸猪手伸到她的衣服里听她呻吟出声,这就是现在屠小意本人最大的幸福了。

然而,此时的大画家却再次站在巷子面前不知所措。

他的视野倒是要比齐景轩大的多,甚至可以清晰的看到巷子左边墙上爬山虎结的露水。

等等,露水?

屠小意开始怀疑自己的记忆是不是出了问题,那个让他终身难忘的场景应该发生在晚上,难道他之前经历的都是假的?

第七十三章 记忆深处(三)

齐景轩觉得自己肯定是被姚哲恬这个老巫婆骗了,因为他还在催眠中没醒来。

他不是一点都不懂心理学,基本常识是知道的,其中一条公理就是被催眠的人就算知道被催眠,却也只能说实话。

因为一个人可以轻而易举的欺骗别人、骗过测谎仪甚至自己,但是唯独潜意识不会说谎。

于是他看向拽着自己衣角的女孩,无奈的说:“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知道的都说了,我也对我做过的事情感到抱歉,放过我吧,这样不好玩。”

“你喜欢她么?” 低着头的年轻版姚哲恬还没开口,穿着校服的屠小意却突然从一边冒了出来。

“你怎么在这?” 齐景轩因为长时间的催眠副作用头又开始跳痛,“这到底是在搞什么?”

“回答问题。” 屠小意的神色甚是呆板,完全不像平常画画时候才思泉涌的时候。

“我当然不喜欢!” 齐景轩烦躁的一把扯开衣角,冲着屠小意大吼,“你再问我一百遍结果也是一样,我从来没喜欢过她!烦不烦啊!”

“那你呢?” 屠小意转向女孩,“你的答案是?”

“10年前我羡慕过,向往过,朦胧的喜欢过,甚至当齐景轩拒绝我的时候我一度认为自己失恋了,” 姚哲恬抬起头来,神色坦荡而平静,“但是小意,在过去的这10年里,我虽早已忘记齐景轩的模样,但从没有忘记过你。”

“我在大学和工作期间拒绝了所有的追求,只是因为心里有一个你。”

“因为是你一直陪着我走出低谷,是你让我的心向往自由和勇敢,是你让我逐渐明白什么才叫真正的爱。”

“爱不应该是朦胧的暧昧,也不应该是羡慕和向往。”

“爱应该是相伴相随、刻骨铭心。”

“小意,我爱你,永远。”

还没等屠小意反应,女孩的唇已经印了上来,两人久久的拥吻在一起,直到所有色彩全部消失。


“你刚刚到底干了些什么?” 

齐景轩和屠小意醒了之后双双气的脸色发白,罪魁祸首自然是坐在对面装傻的姚哲恬。

“老公,别生气。” 姚哲恬笑吟吟的过去抱住正处在发作边缘的未婚夫,后者挣脱不开,狠狠的瞪了她一眼。

“就是做个临床实验,你们别用这么可怕的眼神看我嘛。” 姚哲恬看到屠小意完全不买账,嘟着嘴示意自己手里的录音笔,“再说我刚刚把自己也催眠了,人家在潜意识里面又向你表白了一次,你就原谅我吧。”

撒起娇来的姚哲恬杀伤力尤为可怕,屠小意那点气直接飞到了九霄云外。

“下次不许这样了。” 屠小意接过未婚妻递过来的咖啡,偷偷的摸了下她的屁股以示惩戒。

“嗯嗯。” 姚哲恬扭了下身子,挑逗的在画家耳边吹了口气。

这是夫妻两人的暗号,今天晚上嘛…嗯,不可描述。

“你们不是忘了还有一个受害者!” 齐景轩看着你侬我侬的两个人气不打一处来,“我招你们了!你们夫妻俩这样玩弄我的脑子!”

“你先别激动,恬恬刚刚确实是在给你进行心理治疗,后面的那个是附加的,恬恬是要做实验发文章,有关人的临床情感问题,之前跟我提起过不过没详细说。” 屠小意挡在姚哲恬身前,警惕的看着愤怒的齐景轩,“你难道忘记自己刚刚经历了什么吗?”

“......”齐景轩当然没忘,他沉默了一会儿,拿起桌子上的协议书站起身来。

短暂的思索之后,他决定暂时不追究姚哲恬又把10年前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翻出来鞭尸的行为,“这是最后一次,以后你们玩你们的,别扯上我。”

“一定一定。”

“…” 齐景轩也懒的指出屠小意话里略带戏虐的语气,把衣服甩在肩膀上,摆了摆手,“走了。”

“我送送你吧。” 屠小意看到伴郎还真生气了,连忙穿上衣服准备和他一起出去。

“不用,好好在家陪老婆吧你。” 齐景轩头也不回的转了下门把手,最后顿了一下,缓缓出声:

“小意,哲恬。”

“不管怎么样,谢谢你们。”

第七十四章 婚礼前夕

“小意,我还是有点紧张。”

激情过后,赤裸的姚哲恬趴在屠小意的怀里,在他的胸口画着意义不明的圈圈。

两个人的婚礼就订在下周,准备婚礼的步骤既繁琐又烧钱,这段时间姚哲恬的诊所全权交给了马斯琪打理,屠小意的漫画博客也鸽了好久,甚至两人见面的时间都只有晚上。

“别担心,”屠小意闻着怀里女孩的发香,感受着压在胸口的两团柔软,轻声说:“该安排的都安排好了,相信我。”

“嗯。” 姚哲恬闭上眼睛,蹭了蹭爱人的脸颊,“我真的不敢相信会有这样一天。”

“我也是。” 屠小意微笑,他想起了过往的种种,抱紧了即将过门的妻子,“亲爱的,我爱你。”

“我也是,一直......”

话没说完,屠小意就堵上了她的嘴唇,良久之后,两人在黑暗中对视,不约而同的笑了。

“再来一次?” 屠小意顺势握住了那一团柔软。

“嗯,我要在上面。”

“没问题。”


“婚礼的前一天你还去上课?” 徐梦晗拽着准新娘的领子来回摇晃,“你疯了?”

“马上就高考了,我不去谁去啊?” 姚哲恬被摇的喘不过气,连忙挣脱了她的魔爪,“不能耽误,放心吧。”

“说好啊,下午赶紧给我回来,工作狂大人。”徐梦晗拗不过,只得在婚礼微信群里面连着用漏水熊猫头刷屏表达自己的不满,“下午三点,deadline,OK?”

“No problem!” 姚哲恬趁着她掏手机的工夫一溜烟跑远了。


“姚老师好!” 走在走廊里,穿着高三校服的学生们纷纷朝姚哲恬打招呼,她微笑着点头示意。

临近高考,就算再没心的学生脸上或多或少的带着点紧张,而她的任务就是让他们最大限度的放平心态去考试。

上完课之后,姚哲恬照例回心理咨询室和几个心理状态很差的学生做了一对一的心理辅导。

时间过得很快,姚哲恬看了看高三班主任草拟的问题学生名单,发现只剩最后一个。

现在是下午两点,看起来还来得及。

姚哲恬舒了口气,拍了拍脸,冲着门口喊了声,“进来吧。”

第七十五章 最后的嘱托

门开了。

姚哲恬本来没有看开门人的习惯,毕竟心理医生的情绪不能过多的表现在脸上,因为这对治疗很不利。

但女人的第六感让她还是用眼角的余光撇了一眼门口。

是迟甄影。

她正在用一种难以名状的目光盯着正拿着茶杯的心理医生。

“......” 

姚哲恬没说什么,多年的从医经验告诉她,这个曾经她认为是自己“情敌”的高中女孩并不是来做心理咨询的。

一个明天就要参加高考的女孩和一个心理医生就这么隔着沙发对视了很久。

“我明天要去考试了。” 良久,迟甄影先开了口,她走近沙发却没坐下,只是轻轻的从兜里把一张叠好的纸条放在姚哲恬面前的桌子上。

“加油。” 姚哲恬注视着女孩的眼睛微微颔首,没有伸手去拆纸条,“如果有什么问题,可以随时来找我。”

“......” 迟甄影没有回答,转身离开,在关上门的前一刻她顿了一下,用刚好让两个人可以听到的声音说:“照顾好屠老师。”

“放心。” 姚哲恬微笑,虽然她知道迟甄影看不见她脸上的表情,但是她知道女孩选择这个时间来应该只是为了寻找一个答案,“我会的。”

迟甄影握在门把上的手抖了一下,她点点头,反手关上了门。


由于高考封路和酒店的禁噪音,屠姚的婚礼不得已推迟到了高考之后,不过这也是找了算命先生推出来的大吉日子。

用那个长了两撇小胡子的“先生”说,这叫积阴德,对他们俩的子孙后代特别有好处。

于是结果就是俩人在凌晨两点的时候还在改请柬和通知要来的人。

“还有多少?” 屠小意睡眼惺忪的涂着请柬上的日期,他改的都快睡着了。

“最后10个。” 姚哲恬也困的不行,她拿起最后一摞红色的请柬,“咱俩一人五个。”

“要不你唱个歌清醒一下吧。” 屠小意蹭了蹭姚哲恬的肩膀,“真改不下去了。”

“嗯...不想唱歌,要不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姚哲恬突然灵光一闪,笑吟吟的看着未婚夫,“比如......今天你学生来找我了。”

“嗯?” 屠小意求生欲极强,瞬间睡意消散了大半,“她去找你干什么?”

“明天高考,来我找心理咨询咯。” 姚哲恬觉得很好笑,她没忍住多调侃了未婚夫几句,“我还没说哪个学生,你就知道我说的是谁了?”

“不是,我这不就这一个学生嘛。” 屠小意彻底清醒了,尴尬的站起身来给媳妇揉肩膀,“她说什么了么?”

“留了个字条,让我好好照顾你。” 姚哲恬感受着肩膀丈夫的手掌,舒服的眯着眼睛说,“你知道上面写了什么吗?”

“什么?”

“改完就告诉你。” 姚哲恬狡黠一笑,轻轻推开屠小意的手,“快去。”


5分钟后。

“改完了!” 屠小意邀功般的朝姚哲恬挥着手里的请柬,“亲爱的,你快看!”

“...”姚哲恬有点无语,“我说啊,你对女孩子的秘密就这么好奇?”

“也没有,就是有点在意。”屠小意蔫了,“我只是怕...”

“怕什么?”

“怕她欺负你啊。” 屠小意憋了半天,满脸通红的说。

毕竟,无论怎么样,姚哲恬始终都是他心里的那个柔柔弱弱的女孩子。

“安啦。” 姚哲恬侧头亲了丈夫一下,“现在除了你之外,没人能欺负我了。”

“嗯呢。” 屠小意顺势把妻子压在了床上,吻了上去。

那张纸条从姚哲恬松开的手心里滚落下来,掉在了一旁的茶几上,上面只有寥寥几个英文字母。

“I know,we are the same. ”

第七十六章 昨日青空

屠小意和姚哲恬的婚礼如期举行,不过和家长商议之后,他们一致决定取消其中很多的繁文缛节,原因很简单:简简单单、安安心心的享受婚礼总比为其所累要好的多。

婚礼一切从简,只邀请了各自圈子里面的朋友和亲人,规模不大,很符合两人的性格。

姚哲恬换上了一身米白色的拖尾婚纱,淡妆素抹,整个人看起来仿佛从漫画中走出来的女主角般分外夺目,而她身段窈窕,玲珑有致,更是把有些笨重得婚纱穿出了一身风韵。

“屠小意这是捡到宝了啊。”伴郎花生和一旁的司仪徐梦晗窃窃私语,言语间既是感慨又是祝福。

“那是,不看今天恬恬这一身和这妆是谁做的。”徐梦晗很是得意自己的作品。好歹是过来人,姐妹出阁一定要费工夫。

她的终极理想是让新郎既自己暗爽又觉得不爽,暗爽当然是自己老婆漂亮,不爽当然是众宾客看见自己美丽的新娘子垂涎三尺。

热闹的喜宴上,众宾欢言,而一对新人则在席间敬酒。有好几次新郎屠小意都被朋友揶揄说他看着新娘发呆,然而大画家死活不承认,虽然他口水都快流下来了。

徐梦晗的性子很适合做司仪,现场一直高潮不断,初吻地点,从什么时候动心之类的话题直问的两人招架不住,不过好歹都是熟人,屠小意也是大大方方的都挡了下来。

而姚哲恬却笑得一脸安好可人,她很喜欢他挡在身前帮自己消除尴尬的感觉。


婚礼的终点不是洞房,而是高考考场之外,这也是两个人不约而同决定的。

他们的恋情从高考分别的那刻开始,终于以一个美满而幸福的结局告一段落,所以,他们想把自己的幸福传递下去,传递给那些愿意相信爱情的人们。

“还有两分钟。” 齐景轩穿着伴郎装撇了一眼腕上的表,他环视了一圈站在考场外面焦急等待的家长们,不自觉的想起了自家的老头子。

他上次回家之后发现家里空无一人,联系母亲才知道,马上要退休的齐父辞掉了所有的职位和头衔,带着母亲云游四方去了。

看来他匿名给父亲邮的机票果然很有用。

母亲告诉他不要担心,她现在和齐父在一起,感觉很幸福。

这样就可以了吧?齐景轩望着屠小意,自己的嘴角不自觉的上挑。我是不是终于做对一件事情了呢?

身着婚礼装的屠姚两人明显是人群的焦点,但家长们更关心的是自家孩子考的怎么样。

铃响之后,经过了12年寒窗苦读的高三学生们终于迎来了属于他们的故事。

那是未来的故事,也是幸福的故事。

飞奔出来的孩子们扑向家长的怀抱,无论考的好与不好都结束了,而很多眼尖的学生看到了考场外的姚哲恬和屠小意都大声的和父母说着什么,之后朝着两个人跑来。

“姚老师!”

“屠叔叔!”

姚哲恬为了稳定学生的情绪,曾经在高考之前的心理辅导有意无意的提起过自己也会在考场外等他们考完,而现在,这无疑是给高考之后学生们得第一个惊喜。

“我要抢捧花!”

“啊!好狡猾,我也要!”

“姚老师你看她!明明是我先来的!”

“好啦,我数三下,你们接好了!” 姚哲恬被屠小意挡在身后,闭上了眼睛,举起手中的花束,两人得相遇,相识,分别,相恋一瞬间划过她的脑海,让她湿了眼眶。

“三!”

“二!”

“一!”

花束从姚哲恬的手中抛出,划出了一条完美的弧线。

上面仍沾有水珠的花朵们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番外 圣诞节的惊喜

屠小意今早起床的时候发现自己的妻子有些不对劲。

她先是把鸡蛋煎糊了,而后又在切胡萝卜的时候把新买还没到一周的菜刀刀把硬生生的折断在了菜板上。

“恬恬,你没事吧?” 屠小意拿叉子叉起边缘略微有些泛黑的煎蛋,担心的看着心神不宁的妻子。

“...没,没事。”看到屠小意在看自己,姚哲恬有些慌乱的摆摆手,“我能有什么事?”

“...” 屠小意看着假装镇定的姚哲恬,微微皱了皱眉头,都这样了,自己怎么可能看不出来她心里有事?

今天是圣诞节,姚哲恬早些日子就拿着圣诞老人的贴纸贴的家里满墙都是,屠小意更是偷着拜托花生搞了一棵圣诞树放在客厅,看的出来姚哲恬对他的行动力很是满意。

“咱俩今天去街上逛逛吧?” 吃过早饭,今天都没什么事两个人照例在一起喝着屠小意上周从深圳带回来的铁观音,屠小意看着从刚刚就开始在新买的手机上光速打字的妻子,忍不住出声说道。

“不去了吧。”姚哲恬一反常态的否决了他的建议,“今天街上肯定都是人,堵车就要堵好久。”

“这个倒也是。”屠小意觉得她说的很有道理,“不过好歹也是圣诞节,就这么闷在家里一天?”

“嗯...再说吧。”姚哲恬回答的很敷衍,也不知道到底在想什么。

“好吧。”屠小意叹了口气,自己安慰了一下自己,洋节嘛,不过也罢,反正两个人早在昨天就互赠了礼物。

屠小意看着姚哲恬露在便服下雪色耀眼的大腿根部肌肤,那里有着少女肌肤特有的柔嫩,这样景致让他微微屏住了呼吸。

嗯...不管怎样他还是很喜欢昨天收到的礼物的。

他正胡思乱想着,就听到门外传来敲门的声音。

“谁啊?”屠小意很诧异,自己的水电煤气都是一键支付的,这个时间来敲门的难不成是齐景轩?

“啊,来了?”与他相反,姚哲恬却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在屠小意起身之前就去开了门。

“我刚刚点的...嗯,外卖。” 姚哲恬看到丈夫不解的目光,把外卖小哥递给她的袋子藏到了身后,支支吾吾的说道。

“到底怎么了啊你?”屠小意实在是忍不住,伸长了脖子想看个究竟。

“等会你就知道了!” 姚哲恬的脸红红的,像极了平安夜最受欢迎的蛇果,说罢拎着袋子就跑到了厕所里去。

“嗯?” 屠小意心下一惊,他隐隐约约知道妻子为什么神色不安的原因,连忙跑到房间里把日历拿了出来。

“12...13...” 屠小意努力的回忆着,一边在日历上画着圈,“我的天!”

这时,姚哲恬也打开了厕所的门。

二人心意相通,彼此在想什么看对方的动作时候心里便是一清二楚,尤其是姚哲恬看屠小意手里拿着日历,屠小意看着姚哲恬的手背在身后,不知道握着什么东西。

“有...了?” 屠小意迟疑的从嗓子里挤出两个字。

“...嗯。” 姚哲恬看着丈夫又惊又喜的脸色,再也忍不住,扑到了他的怀里,带着哭腔抱紧了屠小意的身子,“小意,你要当爸爸了!”

这个飘着雪花的圣诞节,会永远记在现在在房中相拥而泣的夫妻二人心里,那便是从校服走到婚纱的幸福,从青涩变为成熟的果实,也是那弥漫在两个人之间的温暖。

标签: 同人 昨日青空
分享到:

    新仓薰

    发布新闻:312

    近期热评

    漫画APP客户端

    动漫之家—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5 dmzj.com,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7012542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