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动漫之家 > 宅新闻姬 > 大杂烩 > 【原创】欢乐向短篇——《雏鸡》
杂类

【原创】欢乐向短篇——《雏鸡》

本栏目长期入口为APP端新闻页面的第个大图哟!!

投稿信箱:【shougao@dmzj.com 】

投稿格式:XX同人或原创-标题-TAG-作者/动漫之家ID

请附带文档或TXT附件,如投稿格式不对不予通过

投稿通过后的文章会逐步发送上线

欢迎大家前来投稿

如果遇到特别对胃口的,会有编辑姐姐来邀请你一起出本子哟~

原创同人汇总页:点此跳转


雏鸡

作者:neegajee

【爆浆香肠】是咱们黑河十二村的招牌菜。为什么叫爆浆香肠?因为你吃它时,用刀轻轻的一切,那喷出的肉汁能溅到天花板上!村子里大部分人家,都明令禁止在自己屋内吃爆浆香肠,但爆浆香肠却实在是黑河十二村人聚会上不可缺少的一道菜。所以每当逢年过节,村里人都会把餐桌从室内搬到自家院子里,大家还会比赛切香肠,看谁切出来的肉汁飙的最高。大小姐就是飙肉汁的专家,去年除夕夜晚宴上,她当着众人的面,把一根爆浆香肠的肉汁飙到了后院那颗老树的树顶上,这事迹她吹嘘了整整一年。

外乡人可能会好奇,为什么爆浆香肠那么神奇?那是因为爆浆香肠并不是普通的香肠,它是一种巨型昆虫产在【鸡】肚里的的幼虫。这种虫子会把卵塞进鸡的嘴里,虫卵能自己钻进鸡胃里,榨取鸡身上的养分,把鸡吸成一具活尸。接着孵化时,靠卵内巨压的爆裂,无数幼虫,从鸡的七窍里喷涌而出。这一系列过程所花的时间不会超过一天,紧张而又刺激。算好时间,植入飞虫,趁着虫卵孵化之前,剖开鸡肚子取出来的,圆鼓鼓肉嘟嘟的,就是爆浆香肠了。

每年黑河十二村都会生产大量的爆浆香肠,为此村里专门设置了一个养鸡场。今天,我和大小姐出门玩耍,路过十二村养鸡场。大小姐停下脚步,卷起裤脚,光着脚丫跑进鸡场边的黑石溪里摸鱼。我当然是知道她今天会想摸鱼的,乘此间隙,我走到鸡场的网栏前,熟练的踩着点,爬上一颗大树的树梢。

树下,大小姐脱下她的外套,露出单薄的上衣,玩起了水。溪水打湿了她的上衣,衣服下面的肉体若隐若现。三年前的一天,我看见大小姐被一条恶狗追杀,于是上前拦狗,差点被那疯狗咬死,但也救下了大小姐。从此之后,大小姐常常会跑来找我一起玩,我也常常利用这一点,作为摆脱家里的束缚,外出放风的借口。

瞥了眼大小姐,我转头往养鸡场里的鸡棚望去。

我对大小姐根本没有兴趣,那一次挺身而出只是我的一时兴起,也有可能只是我正义的天性使然而已,或者应该说,我对人类女性,完全没有兴趣。

我喜欢鸡。

我喜欢母鸡!

我喜欢母鸡的美丽,母鸡的优雅,母鸡身上的味道!如果要说更具体一点,我特别喜欢其中的一只,叫小圆的母鸡!!!

小圆是一只【白羽鸡】。她被养在养鸡场第三号鸡棚的第一百四十一排,所以我叫她小圆。小圆的羽毛洁白无瑕,她的鸡胸柔软巨大!她的鸡屁股也是如此精致!!那双爪子光看着我就想舔爆!!!在肮脏,破烂,粪气熏天的鸡棚里,小圆的存在是如此的清新,如同冒着毒泡泥潭中央一朵柔艳的莲花!自从那一天路过养鸡场隔着围栏看见小圆之后,我每天夜晚入睡前都幻想自己握着小圆的身体做不可描述的事情。一想到那不可描述的画面之后,嘿嘿嘿,说起来有点下流,我就会血脉膨胀,夜不能寐。因此,我的睡眠一直不好,白天精神状态就很糟。最近,我的失眠更加重了,因为再过不久,不超过一周,爆浆香肠虫的繁殖期就到了。

届时,小圆将会被加工成爆浆香肠。

这种事情我绝对不认同!

一想到小圆变成香肠还肉汁飙的老高。

我就双眼充血,头昏脑涨,想把眼前的一切都破坏殆尽。

我挺着胸膛,站在高高的树上,俯瞰这片黑暗的养鸡场。

小圆,只有你,只有你我一定要救出来!

我想过好几个办法,比如趁着夜色偷偷潜入养鸡场什么的,把小圆给偷出来,但是我面临着三个问题:第一,我没办法独自溜出家门,家里的监禁就如同监狱一般森严;第二,养鸡场是村长的产业,即使晚上也有值班警卫;第三,偷出小圆之后,怎么安置她,也是一个难题。一阵风吹过,吹的我脚下树枝摇曳。

【喂,下来】

大小姐喊。

你叫我下来就下来,那我岂不是很没面子……好吧你等等我下来……我刚爬下树,大小姐就一把抓住我,把我塞进了湿漉漉但空无一物的竹篓子里,朝着湛蓝无垠的天空方向扔去。

【飞——吧——】

【然后被鱼吃吧~】

【叽叽叽叽!】

我发出无力的惨叫。

作为一只家养鸡,发出无力的惨叫。

【扑通】一声,装着我的篓子落入水中,我挣扎着高仰着头,把脸贴紧篓顶,才让自己不被淹死。

【不用诱饵的话就抓不到鱼】

大小姐蹲在浅滩上托腮俯视着瞪圆眼珠的我,用旁白解说般的口吻含糊不清的说道。

黑石溪里的食肉鱼,闻到了我的气味,迅速聚集了过来,凶残的撕咬着竹篓,暴露着想要生吞了我的欲望。

【叽叽叽叽——】

趁此机会,大小姐轻手轻脚探过来,迅速的抓住了其中一条大鱼,然后把鱼扔上了岸,别的食肉鱼见此情形一哄而散。

【哈呀,得手了】

大小姐上岸用石块反复捶打敲晕了大鱼,再不紧不慢的走回水里,把装着半死不活的我的篓子捞了上来。她把我从篓子里倒出来,把鱼装进篓子,穿上了外套,一只手提着竹篓,另一条胳膊夹起我:

【喂,你觉得这鱼怎么吃好呢?】

凡是大小姐喊【喂】的,那多半是在对我说话。虽然我知道这大部分只是大小姐的自说自话,但我其实是有名字的。虽然我是一只【土鸡】,但我的父亲是一只【野鸡】。每只野鸡都有自己的名字,我也跟着有了名字,不过大小姐不知道我的名字,她就喜欢叫我【喂】。

大小姐是个中学生,既不是【幼女】,也不是【妇女】,而是一个人类【少女】。虽然我不太喜欢被大小姐缠着,但她毕竟能带我出门,还会偷偷的喂我吃东西,甚至通过和她的互动,我已经能够听懂人类语言的情况下,我并不讨厌大小姐。

【啊……想吃刷鱼片,又想吃烤鱼】

大小姐边走边咕哝,她头上有些汗,可能是刚刚运动过了的关系。她的衣服暖洋洋的,我湿掉的羽毛都被烘干了。

【王——叔——叔!!!】

大小姐突然大喊一声,我的耳朵差点被吼聋。

只见,远处,一个穿着养鸡场工作服的大叔应声走来。

【干什么呀?】

【养鸡场的鸡怎么卖?我要买一只】

【买鸡去市场买,我们这儿是养鸡的】

【必须得这儿的鸡才行】

【为啥?】

大小姐两只手抓住我,扒开我的双腿,在王叔叔面前高高举起,并用力抖着我的生殖器:

【给他——配——种!】

【……】

【厂里的鸡不随便卖的……你等等,我去问问厂长】

王叔叔走远了。

【想要吧,养鸡场的母鸡?】

大小姐转头看向我,眼神里有五分之三的嘲弄,五分之二的轻蔑。

【叽叽叽】

我老实的发出想要的声音。

【待会去鸡棚里挑鸡,走到你想要的鸡边上时,你要——咯咯咯——的叫一声,就像老母鸡那样叫】

【咯咯咯】

【没错没错,真聪明,再叫声】

【咯咯咯】

【咯咯咯咯咯】

【哈哈哈哈23333——】

大小姐笑的像个魔鬼。

这时候王叔叔回来了。

【厂长说了,我们这里的鸡都是定制的,十块钱一只,不还价】

【唉?!可我只有三块钱】

【那我就没办法咯】

王叔叔耸了耸肩,走开不理我们了。

【没钱呢,买不到可爱的小母鸡了】

大小姐拎着我的脖子对我说:

【在人类世界,没有钱就什么事都干不成呢】

【找小母鸡happy是,买根好用的钓鱼竿也是】

【我好穷啊……】

大小姐抬头望了望天,然后从外套兜里掏出一张广告纸摊开在我眼前。

【所以去斗鸡吧】

【???】

那是斗鸡的广告,举办的时间似乎就在今天,但这广告纸已经很旧了。

【你会去斗鸡的吧?为了可爱的小母鸡】

【斗鸡】是黑河二村流行的娱乐活动,村民给鸡武装以刀片,利用鸡的斗争本能,置鸡于一片狭小的【斗鸡场】内互相厮杀,直到一方力竭倒地。锋利的刀片砍在鸡的身上,能让鸡血流不止,肉片横飞……关键是我从没斗过鸡啊。

【喂,回答呢?】

【……叽叽叽?】

【没错,就要这样气势!我们走——吧~】

我如果回答不怕是今晚要被宰了和鱼一起炖。

我们沿着乡村的泥巴路走了半个小时,来到了村口的斗鸡场。

斗鸡场是一座环形的建筑, 中央是一个下沉的圆形场地,一层层阶梯环绕着往上延伸,已经有相当多的人聚集在了这里。

大小姐直奔报名处。

【我要比斗鸡】

【报名费三块,拿着鸡和号牌给后台】

交完钱,大小姐领到了一块号牌,我也被系上一件同样号码的红色外套。斗鸡场地下挖了一个地下室,人们待在地上,而斗鸡都要在地下室里等待上场。地下室的门口,大小姐把我交给了工作人员。

【你可要赢哦】

大小姐一脸严肃。

【我可是对你满怀着期待,信任着你啊……】

斗鸡场上正在比赛,人的声音和鸡的声音中,大小姐的声音有些难以分辨。

然后一只粗壮的手把我抓了起来,来不及等我回应大小姐,就把我拖进了地下室。我被塞进一个笼子里,地下室是一个方形的房间,中央的天花板装着一扇简易木板天窗,隔着窗便是正在厮杀中的斗鸡场,阳光从方形的木板网里透进地下室,光线里的灰尘都随着头顶的杀戮而震动。沿着墙壁,一个个鸡笼被整齐的排列,有些鸡笼空置着,有些则塞满了鸡。我所在的笼子里除了我还有另一只鸡,他也是一只土鸡,他裹着稻草,双眼圆瞪地缩在角落里,一声不吭。看他这样子,我也没敢去搭话,只能也捡了一把稻草裹着自己。

【这里是鸡生的终点站】

闻声看向斜对面的笼子,一只壮硕的成年公鸡在笼中对着笼外大声嚷嚷着,他的说话声甚至盖过了上面斗鸡场的喧嚣。

【如果你们对上了我,那只有死,哈哈哈哈】

在场的所有鸡都听到了那只公鸡的发言,他们仿佛像被那只公鸡的话引爆了一样,纷纷大喊大叫起来。

【我要杀了你!】

【住嘴,我要杀了你!】

【去死吧,哈哈哈哈哈——】

我看着他们发疯,心里想算是被大小姐坑了。

天窗上,一声号响,外面的躁动渐渐冷静了下来。陆续有鸡被送进地下室,填满了原先空置的笼子,有些是毫发无伤的鸡,有些是支离破碎的尸体,更多的则是半死不活的伤员,霎时间,地下室飘满了惨叫和血腥味。

一只高大的乌鸡被扔进了我的笼子里,他的一条腿被平整的切断了,他躺在笼底,扭曲着,虚弱的呻吟着。

这时,粗壮的手又伸了进来,大手手里捏着一个针筒,手按住了我笼子里的另外那只土鸡,把针筒扎进了那只土鸡的屁股里,随着针筒里的液体被推进了鸡的身体,只见那只土鸡浑身狂颤,双眼通红,当针筒拔出他身体的那一刻,他扑腾起自己的翅膀,嘶声力竭的高喊:

【我要杀了你!!!】

是因为被注射的什么奇怪的液体,所以大家才发疯的吗?是因为在这种状态下,鸡才能发挥出最大的战斗力吗?我对斗鸡的知识也仅限通过道听途说,没想到斗鸡场的地下原来有这样一回事。我这么想着,却见那只大手又伸向了我……手抓起了我,把我抓出了笼子,带到了一个小黑屋里。小黑屋里空无一物,除了插在地上的一对刀片。刀片的刃在黑暗中闪着寒光,我迷惑的拔起刀片,刀片重量很重,却很有弹性,刀柄被设计的能被翅膀非常舒适的握着。我举起刀片对着空气挥了两下,我从没耍过刀,也不能被称为有战斗经验。黑暗的空间里有一股谜一样的宁静,这份宁静笼罩下意识到自己毫无对策的我,听着自己心脏跳动的声音……紧张,焦虑,怀着这种心情的我大口的呼吸着小黑屋浑浊的空气,努力让自己的头脑保持清醒。

再次响起的号角声打破了宁静。一刹那,小黑屋的一面墙升了起来,刺眼的阳光涌进了黑屋,扎的我睁不开眼。突然爆裂般并发出的人类叫喊声捅穿了我的耳膜。晕头转向间,我感觉我被一只手推出了黑屋,然后黑屋的墙在我背后轰然关闭,我眯着眼睛,流着眼泪,打着喷嚏,好不容易适应了明亮的环境,就看到闪闪发的刀光向我袭来——

【!】

我下意识的把手里的刀交叉举过头顶,一声响亮的金属碰撞声后,我举刀的双手受到了猛烈的冲击,远比我预计中最猛烈的冲击更猛烈。只见我眼前是一只高大的公鸡,他尖声怪叫着,没有停下风一般挥舞的翅膀,一刀又一刀的砍向我,我的手被震的失去了知觉,同时大腿颤抖不止,早就已经支持不住了。

【怎么连小鸡都有?是谁带来的?】

一个仿佛主持人角色的声音。

【哈哈哈哈哈】

四周充满了人类的嘲笑声,我头一次反应过来,人类不愧是鸡的天敌,就连笑声也那么可怕。

而且大小姐的声音也混杂在里面啊喂!

公鸡的双剑无情的朝我砍来,我边抵御边拼命拉开彼此的距离,同时向公鸡的左侧面移动

【嗯~当时我们想给它打一针(鸡血),但好像它的主人严肃的拒绝了,说是要相信鸡自己的判断……】

【哈哈哈哈哈哈哈】


似乎大小姐最后还是做了一个正确的决定,不愧是我信任的信任着我的大小姐。那么,有着清醒头脑的我,该怎么办好呢?

这时,一些记忆涌进我的脑海。

【你知道为什么瘙翅膀根部鸡会感觉痒吗?因为那里就像脖子一样集中了血管,是鸡的弱点】

小时候,父亲曾经和我说过这些话,当时主人,也就是大小姐的父亲,正在院子里屠宰我的一个阿姨,主人割开我阿姨的喉咙,然后把她倒吊着放血。我和父亲坐在稻草堆上观看了整个过程,同时父亲给我解释鸡的身体构造,号称这是文明的一部分。

我的父亲是由大小姐的父亲从山林里捉来的,为了不让我父亲逃走,大小姐的父亲用剪刀剪断了我父亲的翅膀和双脚,把他和家里的土鸡养在一起。野鸡和土鸡外貌相差无几,语言也互通,唯一的差别就是野鸡有【文明】。

【你要继承文明,这样才是一只文明的鸡】

这是我父亲常叮嘱我的话,平时我也没少受父亲的【文化教导】。

但如果父亲,作为一只野鸡,说的是事实的话……

我高高举起左手的刀片,怀着我内心所有的希望,朝着公鸡扔去——

【童子鸡怎么做好吃?清炖吗?】

主持人继续打趣。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当时,父亲指着我阿姨那颗被掏出来的心脏对我说。

【你看,鸡的心脏是生在身体左侧的,所以鸡面对从左面来的事物,本能的会由于打算保护心脏,而采取防御反应】


公鸡举起了他的左手,打算用刀片挡住我飞向他的刀片,此时此刻,他的腋下已经暴露无遗。

【啊啊啊啊啊!】

我大喊着挥动我右手的刀片,全力朝那个点砍去——

错身而过,砍击的力道传递到了我的翅掌心,回头望去,只见大量的鲜血从公鸡的腋下喷涌而出。大公鸡回过头来,想继续攻击我,但是只见他才走了两步,便轰然倒在了他自己的血泊中。

恐怖的笑声终于停止了。

【干得好~】

听到大小姐的打call,我寻声望去。

她在看台上,开心的挥舞着啃了半截的烤鱼。

切……

环顾斗鸡场,场上并不只有我一只鸡,而是有很多的鸡在互相厮杀,他们有可能都是被打过针的鸡,不要命的和对手纠缠在一起,场上响着刀劈开骨头的声音,鸡重重倒地的声音,撕心裂肺大叫的声音,斗鸡场的沙地上散落满了鸡被砍下来的残肢碎肉。我留意着不加入混战,小心的绕着场地边缘躲避,而战局也由所有鸡的疯狂主动进攻而很快平息了。场上倒下的鸡堆成了鸡山,仅剩的三只鸡在鸡山上互相砍杀,其中两只公鸡在合力攻击一只母鸡。

为什么会有母鸡参加斗鸡?我正纳闷,却见那只母鸡灵活的躲过了公鸡所有的进攻,在我都没有反应过来的瞬间,就用凌厉的刀锋同时砍倒了那两只公鸡。

毫无疑问,那只母鸡是用刀片的专家,可以符合传闻中对【剑士】的定义。

【噫,没想到会出现这种结果】

主持人的声音响道。

母鸡跳下众鸡的尸堆,缓步朝我走来。

【那只母鸡……老王家养的鸡,想要偷偷的逃跑,所以被捉来当作斗鸡】

那只母鸡也是一只土鸡,她黑色的羽毛此刻溅满了来自别的鸡身上的血,她漆黑的瞳孔里只留下了冷酷和坚决。

【本来是想作为笑料扔进比赛的……没想到正规的斗鸡现在都被干掉了……怎么回事啊这场】

我和母鸡间的距离此时只剩下十来步,母鸡无言的举起双刀,摆出架势。

我仔细的观察那只母鸡,想找出一些破绽,却发现她长的还挺可爱的,特别是那双鸡胸,想揉。

【你没被打过那个鸡血吧,我也没有被打鸡血,我们都是脑袋清醒的鸡,比起动手,不如和睦相处吧~】

我尝试交流。

【……我只想活下去】

【好说好说,那不就——】

【不打赢,我就会死,所以请被我打到吧!】

【剑士鸡】说罢挥刀砍来。

我手上只剩下一柄刀片,根本不可能抵御她的进攻。我攥紧手上的单刀,然后转头尽全力的逃跑。

背后,是剑士鸡追逐的脚步声。

听主持人说,她好像是只想逃跑的鸡啊……

难道没有谈判的余地么?只能打败她了。

我寻思如何才能战胜她:和她正面对决必败无疑,只能靠封住她的行动来取胜。此刻我手上除了一把刀片,号码外套的里面还藏着一堆稻草,那是我在地下室偷偷藏在衣服里的,场地又是沙地……似乎只需要一样东西,就能把这些条件连到一起,打开这绝望的局面。

那东西,是勇气。

父亲曾经吹嘘:野鸡之所以比家鸡伟大,是因为它们有勇气,鸡的赞歌是勇气的赞歌。

我就赌一赌这副身体里的一半野鸡之血吧!

【如果你对生的渴望才促成你的强大,那我便要用敢于死亡的勇气来打到你!!】

我猛地停下脚步,转头喊道——

【哎呀!】

只见剑士鸡突然【噗通】的一下平地摔在地上,两把刀片从她手里甩飞了出去。

【!】

我立刻上前捡起那两把刀片,解除了剑士鸡的武装。

【脚……脚脚好痛】

剑士鸡挣扎着撑起身子,含着满嘴沙子呻吟道。

我仔细观察了一下,发现原来她被地下室那扇天窗的洞绊跤了,一只脚被卡在方洞里,看上去已经崴了。

【呜呜呜……呜呜呜呜啊】

不知道是因为痛还是因为胜利无望,剑士鸡不争气的哭了起来。

【那就……比赛结束】

主持人用毫无波动的语气宣布了结果。


【赢了啊赢了啊赢了啊哦豁~】

离开斗鸡场的路上,大小姐边哼着歌边数着钱。

【你真是太棒了啊,不愧是我看中的鸡~】

她把我举起来,反复往天上抛。

传说中从前的鸡会飞,然而我在天上只感到头晕。

【走,我们去把你的小母鸡搞回来~】

比起自己的鱼竿,大小姐居然会优先考虑我,在眩晕中,我被感动了。

看来这次得胜超过了大小姐的预计,所以她现在心情非常好。

【每次路过养鸡场,都要往里面看两眼,你这家伙,太好懂啦——我平时可是一直在注——视——着——你哦】

谢谢关心。

【喂,还记得我们的约定吗?到时候去挑鸡,你要咕咕咕哦】

【咕咕咕】

【没错,咕咕咕,哈哈哈哈】

我们来到养鸡场,找到了老王。老王又跑去找他的厂长问了一遍,才把我们带进鸡棚。

【好臭啊】

鸡棚里飘着异味,大小姐边走边咕哝。

在三号鸡棚第一百四十一排,我停下脚步,兴奋的隔着铁网朝着小圆大叫:

【咕咕咕 咕咕咕 咕咕咕 咕咕咕!】

【可以了吵死了】

【王叔叔,这只,我要看上去挺漂亮的这一只】

我办到了!

历经千辛万苦,终于救出了小圆!

大小姐拿着小圆,有些嫌脏,出了养鸡场就把她丢到黑石溪边。

【喂,你去,把她洗一下】

我走到小圆身边,心脏几乎要跳出喉咙来。

【呃……那个……你好……我……我来……】

【唉唉唉,冷~】

【啊……啊,是有点冷】

【你是公鸡吗?】

【我当然是公鸡啊】

【我只在很小的时候看见过公鸡,那之后再也没有见过】

【是吗……】

【洗完澡后我们要被杀掉吗?】

【不不不,不会被杀的,那边的人类是我大小姐,有她在只要你把自己洗干净,就能活很久的】

果然是见惯生死离别的养鸡场之鸡,这对话好沉重。

【原来不用死啊,好开心~】

小圆咧嘴笑了起来,我第一次看见小圆笑,没想到鸡还能笑的那么好看。

岸上的大小姐已经有些不耐烦的在伸着懒腰,我立刻说:

【那你洗澡,我来帮你能快一点】

【好的,帮我擦背吧】

小圆不愧是人类培育出来的白羽鸡,真是好沟通。

我哆嗦着伸出冰冷的翅膀,洗着小圆柔软的背。溪水冷的我鼻涕流了出来,我用翅膀擦了下,发现红色的是鼻血。我怕被小圆看见,赶紧把头埋进溪水里冲了自己鼻子十遍。

【我这是,被你救了吗?】

【算,算是吧】

【我喜欢你】

【小圆我也喜欢你!!】

我震声吼了出来。

夕阳把云朵染成了红色,一座城堡,高高的悬在碧蓝的头顶。一阵风刮过,把城堡吹散成了朵朵金色的棉絮,棉絮渐行渐远,最终消失在了深蓝色的天空里。


【原来如此,所以如果半径是1的话,代进这个式子算出的面积就正好是3.141啊】

【对对对,然后圆面积和半径的比例就是这个常数了】

洗干净了的小圆蓬松柔软,被大小姐抱在怀里,而我则坐在大小姐的竹篓里面,和小圆聊着天。

竹篓系在崭新的钓竿包上,大小姐背着包,竹篓随着大小姐的走动在不停摆动,但我却没感觉头晕,大概是因为在聊天吧。

【明天要不要去捉些青蛙呢~】

沉浸在新买鱼竿的兴奋中,大小姐没有在意我和小圆的聊天,而似乎在想鱼饵的事情。

离家越来越近了,我闻到一股烟味。

【啊,是烧柴的味道,哎呀呀,是谁在烧好吃的啊?】

大小姐嗅着烟味说,如果是邻居在做饭,她一定想要去蹭饭吧。

大小姐是蹭饭的高手,利用人类少女卖萌的力量,几乎百发百中。

然而她循着烟味走去,却发现炊烟是自己家里冒出的。

只见家里院子门口的路灯下,停着几辆看上去很高级的黑色轿车。

【村长……怎么来我们家了?】

村长是全村的领袖,拥有无可撼动的地位。他一般不随便出现,一旦出现肯定会有很多人跟随。

大小姐爬上了自家田野仓库的屋顶,踩着瓦片眺望自己的家。我也使劲观察情况。

天色已晚,家后院亮着灯,后院里摆着一个圆桌子,主人和主人的几个男性亲戚坐在桌子的一侧,村长和村长带来的人坐在另外一侧。他们喝着酒,在讨论着什么,主人满脸笑容,不停的给自己倒酒喝。

【唉,在这种饭局蹭饭毫无乐趣可言……】

大小姐叹了口气。

【?!】

【喂你看你看,家里的鸡都没了】

我顺着大小姐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见家里原来是我的鸡舍的地方,如今只剩下几只幼鸡待在草垛上,成年的鸡全消失不见了。

空气里除了烟味,的确还有几分炖肉的香气。

【不是吧,为了招待村长,我们家的鸡全被拿去做菜了?】

这时,我看见女主人从家门口出来,她推着电动车,电动车的前篮里塞着卖菜用的袋子,她急急忙忙的发动了车,开走了。

似乎是食料还不够的样子。

大小姐蹲下来,一屁股坐在屋顶上,对我说:

【如果现在回去的话,你们会被宰了的的】

【但是回去太晚的话,我又会被骂死】

大小姐呈大字型的躺了下来,她看着天空,我也望向天空。

虽然还不是晚上,但已经能看见星星了。

【你们不能再待在家里了】

大小姐侧过脸来,看着我说:

【现在我要放了你们】

【在野外,你们也能活下来的吧?如果是你的话】

【叽叽叽……】

我虽然幻想过自己一只鸡生活在野外的情形,但没想到这一天来的如此突然。

果然,还是有些想和大小姐继续生活在一起。

【好了,事不宜迟,快走吧】

大小姐把我和小圆抓起来,扔进了脚下的田地里,然后自己也一跃跳下了仓库。

【你要给我把她照顾好啊喂!】

这完这话,大小姐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田地间光秃秃的,傍晚的风吹过田野,我感觉有些冷。小圆依偎在我的身旁:

【饿了】

她说。

我举目望去,田地里什么能利用的都没有。

【去菜市场吧,离这里不远】

我对小圆说。

村里的菜市场马上就要收摊了,到时候人类都会离开,但会有很多剩菜剩下。我曾经随着大小姐去菜市场摆过摊,卖自家种的花生,所以知道。

我和小圆沿着通向菜市场的大路,走在沿路的野地里。我担心小圆的脚还不适应长时间徒步,特意选择松软的土地走。路上偶尔有疾驰而过的货车,幸好黑河十二村夜间的照明不是很好,昏沉沉的路灯下没人发现我们的行动。

我们顺利的到达了菜市场,但那里的人类还没有全部离开。我和小圆躲在一个视野宽阔的灌木丛边观望,我想找找看女主人,但没发现她的身影,估计已经回家了吧。

【看到地上的那些菜叶子了吗,等人类全部离开我们就能捡那些叶子吃】

【想吃】

小圆蹲在我的旁边,我忍不住摆弄起她的纯白羽毛。

【啊,快看,那边有只鸡】

【咦,是吗?】

我的注意力一直放在远处,没想到近处的一个摊位上,摆着一个笼子。

笼子里关着的,是崴着脚的剑士鸡。

剑士鸡好像早就发现了我,她蜷曲着身体用翅膀抱着自己,在空荡荡的笼子里坐着,眼眶通红,对我的血海深仇全部写在了脸上。

在关她的笼子边上,一小贩用菜刀干净利落的剁着一只鸡的尸体,他将剁成碎块的鸡用木杆串起来,然后涂上酱汁放在一个大火盆上烤。鸡尸体里的油脂被烤的液化滴进火盆,发出好听的滋滋声。

小贩把所有鸡碎块都处理成鸡串后,打开铁笼,伸进手去抓剑士鸡。剑士鸡颤抖着身子厉声尖叫,蹬着脚想回避小贩的手,但最后还是被捉了出来。小贩拿起剪刀准备剪开剑士鸡的喉咙,这时一个收了摊农民走到小贩的摊前要买鸡串吃,于是小贩放下剪刀,把剑士鸡随手扔进一个装满了鸡血和鸡毛的柏油桶里,优先处理起了这桩交易。

我听到抽泣声,转头看见小圆眼泪汪汪的。

【太惨了】

小圆哭着说。

【没办法,人类也要吃饭的嘛】

【我们反正要逃走,不能顺便救救她吗?】

其实我也有点想救剑士鸡,经小圆这么一说,我马上行动了起来。

【来,跟着我】

我对小圆说,然后俯下身子走出灌木丛。

黑河十二村的菜市场原本只能算是两条乡道交汇的十字路口,因为周围是一片空地,村里人都自发的来这儿,在道路两边摆摊交易。空地近处有一个水库,但已经被废弃,如今里面堆满了被人类抛弃的垃圾。

我和小圆悄悄摸到了一个撤退了的摊位上,那里残留着一地菜叶和草绳。我捡起一根草绳,然后走到卖鸡串的摊贩边。摊贩紧挨着一颗大树,大树的一根树枝正好在柏油桶顶的位置。此刻小贩正在卖力的给鸡串撒着辣椒面,看样子就快完成了。

【我去把她捞出来,你在树下躲好,不要走动】

我对小圆讲道。

【嗯!加油】

我把草绳卷成圈套在脖子上,然后翅脚并用的爬上了树。我把草绳系住与柏油桶顶的树枝离树干反向的一根树枝,然后站在柏油桶顶的树枝上,用脚踩住绳子,把绳子的另一头拋进柏油桶。

【!】

被羽毛和血水浸没的剑士鸡发现了绳子,勉强的游到了绳子边,抓住了绳子。

【缠住自己身体】

我这样子朝她比划。

然后我抓紧了绳子,一点点往上拉,直到脑袋被一双沾满羽毛和血的翅膀抱住。

【……你救我干嘛?】

【好臭,你碰我干嘛】

【哼,松手,我自己也能走——哎呀!】

【行了行了你抓着我吧】

剑士鸡整只鸡臭烘烘湿哒哒,黏糊糊的羽毛再加上体温,在我背上抓着我脖子,别提让我有多难受了。

不过被她的大胸贴着的那一块背脊还是很舒服的。

我背着剑士鸡,顺着上来的路下树。

【当心!!!】

树下的小圆突然大喊。

眼看离地面没多少距离,我一情急跳下了树。落地的一瞬间,我被鸡串小贩巨大的阴影包围,同时一把剁肉刀扫过我头顶,重重的砍进我原来位置的树干上。

顺便一提由于我后背着地,剑士鸡看样子摔的不轻。

小贩愤怒的大叫着。他脚踩树干,用力拔出剁肉刀。他的后面,那个收摊的农民,看戏似的,边笑边啃着鸡串。好多人聚集了过来,都来看这热闹。

我抱住剑士鸡的两腿,把她扛到肩上,然后抓紧了小圆的翅膀,撒开双腿向着夜色狂奔。

小贩在我身后追出几步,但又担心自己的鸡串摊没人管,只能停下来,陷入一种绝望的两难境地。

【他停下来了】

小圆被我牵着边跑边喊。

【可我们,不要停下来啊!】

我没看她,面朝前方大喊。

人类不会那么容易善罢甘休的,我的经验这样告诉我。

果然,道路上两个人类青年正骑着一辆摩托车驶过,见此情形,两人嬉皮笑脸的把摩托车开上了空地,按着喇叭直冲向我们。

摩托车的大光灯照着我眼前的路,我的影子在道路上变的越来越短,背后震耳欲聋的引擎咆哮,离我越来越近……

【噫噫噫~~~】

我肩上的剑士鸡发出害怕声音,估计是因为载着人类的摩托车就在她眼前气势磅礴的冲上来的场面,给她的精神造成了伤害。

【啊啊啊啊啊——】

【跨越吧!!!】

我抓着小圆,背着剑士鸡,跳了起来。

而我脚下的正是那个废弃的旧水库。

摩托车的声音在我背后戛然而止,怕就是他们也不敢继续开了吧。大灯依然照着我,照的我看不清脚下的水库到底有多高。在空中的时间仿佛凝固了一般,不同于被大小姐抛起来的时候,因为那时我知道大小姐的手会接住我,而现在,我不知道等待我落脚的会是什么。

【啪!】

我们摔在一包塑料袋上。

活下来了,我这样感慨着,同时闻到了一股难以忍受的恶臭。

水库上堆满的垃圾在露天的自然发酵下产生的瘴气,有毒的样子,感觉如果在这里待太久的话,我们三只鸡都会被毒死。

【咳,咳,那边有个洞】

小白用一只翅膀捂着嘴,另一只指着一个洞给我看。

【洞里可能有更多垃圾啊】

【唔,感觉那里有路,我快晕了】

这就是母鸡的直觉吗?小圆,我相信你啊。

【好,走吧!】

我扛起剑士鸡就跟着小圆进了洞。

这个洞有些狭窄,可能是水库的管道,不过刚好能容下鸡通过。我们控制着自己最低限度的呼吸在通道里走了一段时间后,终于发现空气质量有所好转。

【看上去,安全了呢】

【嗯,不过还是得小心。或许这管道里有野兽】

【呜哇啊啊啊啊——】

我肩上的剑士鸡突然哭了出来。

我把她从肩上放下:

【好了好了,没事了】

剑士鸡还是在哭,她抱住了我,脏血和眼泪蹭了我一身。

【喂……你这家伙】

【对不起~~~我还以为我要死了~~呜呜呜呜啊啊啊】

【哈哈哈~】

小圆在旁边笑着,我看见她蹲了下来。

【小圆,累吗?】

【有点累】

我觉得小圆脸有些红,一摸发现她在发高烧。

【!】

小圆可是养鸡场的鸡啊。

今天她走的路可能比她这辈子走过的加起来都长,而且还饿着肚子。

可恶,注意到这点我赶紧把小圆【公主抱】起来。

【我们马上找个落脚点,然后吃饭休息】

【嗯】

走过了一段路,管道被天然的石洞代替,往前越走,岩洞越来越开阔。接着,我们走上了一条狭窄的街道。

这条街道只有平常一半的宽度。月光从头顶的缝隙里洒落进来,我看到街道周围散落着破旧的建筑物。这些建筑物很高大,但窗户和门开的却比普通的建筑物要小。这里应该已经没有人了吧,我这样想着便打开最大的一栋建筑物的门,走了进去。

建筑物里的家具都是微缩尺寸的,给人用嫌小,给鸡用倒正好。我踏进建筑的那一刻,墙上一块巨大的玻璃突然亮了起来。

【欢迎,我等你们好久了】

【嗯?】

【如果要说具体等了多久,那大概是十三万三千五百天】

【哦,那我们不认识吧】

【不,我认识你,你是人类,我需要人类的帮助】

【把我,我们这种动物称为人类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现在我们是鸡,不是人类】

【对我来说,你们是且只有你们是人类,你们创造了我,也创造了现在占据着地表的那些生物。只有你们可以拯救我,你们要帮我啊】

【你的本体在哪?】

一个轮式机器人开了出来,它的身后,拖着一串缆线。

【哇,这是什么?】

剑士鸡好奇的问。

小圆躺在一个沙发上,已经睡着了。

【那是古代鸡生产的机械,我父亲是野鸡,他和我说过这类东西,不过我猜他也没实际见过】

【那具体介绍一下我吧,我是一台电脑,控制着这整个自动化工厂,通过我,你们可以生产任何你们能够想的到的东西。我现在被以前的人类锁住了,需要人类帮忙手动解开。看,就是这个按钮,你们只要按一下,我就解锁了】

轮式机器人上有一个红色的按钮,按钮边上有一圈黑黄相间的警告标志。

【我可是很厉害的,只要你们解锁了我,我花50天,就能清理掉地表上99.9999%的食人鸡,让人类能够重获自由】

【哇,那不是太好了】

剑士鸡在一边赞叹。

【等一下,你这里有检查身体的仪器吧?我同伴发烧了,先让我们看一下她的状况……对了,有没有洗澡的地方?】

我瞥了眼脏兮兮的剑士鸡和我自己。

【都有,都有,放心,我一定把你们招待好】

这时候又出来了两个机器人,其中一个把小圆抬走了,另一个把我们带进了一个浴室。

【别,别看我洗澡啊!】

剑士鸡突然红着脸对我说。

【……不看不看】

然后我边偷偷看剑士鸡洗澡边把自己给冲洗干净。


洗完了澡,我感觉自己舒服了不少。

然后我们去看小圆的情况。只见她躺在一张大床上,睡得很香,旁边是一个鸡形看护机器人。

看护机器人看到我们,走了过来,把写着小圆身体状况的报告给我们看。

【emmmm……你们这里有饭吃吗?】

机器人摇了摇头。

【有厨房吗?】

机器人点了点头。

【好嘞,就按照古代鸡的标准,我们给小圆做顿饭吧!】

【你有食材吗?】

剑士鸡斜着眼睛看我问道。

我咧着嘴从身后掏出一把菜叶,那是我救剑士鸡时在路上顺便捡到的。

【我看这幢楼外面还有些蘑菇,蘑菇炒青菜好不好啊~】

【好吧好吧,我来帮忙】

【好嘞】

于是我让剑士鸡先洗菜,然后自己去外面采了一些那种蘑菇回来。这个自动工厂的电脑里储存了很多古代的资料,其中就包含古代的菜谱。我和剑士鸡按着菜谱,手忙脚乱的搞出了一盘蘑菇炒青菜。

【好香啊】

【哼哼,一看就很好吃】

我叫醒了小圆。

【嗯?我睡着了?】

小圆睡眼朦胧,但还是很可爱。

【你很久没吃过东西了,我们做了吃的】

我端上蘑菇炒青菜。

【哇,好香啊】

【吃吧】

【你们呢?】

【我们等会再吃,土鸡比较耐饥】

【那我先吃啦,真的好饿】

【嗯,吃慢点】

我和剑士鸡看着小圆津津有味的吃完了蘑菇炒青菜。

【好吃吗?】

【这是我吃过最好吃的东西了!】

小圆的笑容真是怎么看都不会腻。

【小圆你再休息一会,我去做个了结】

【和……和谁做个了……】

小圆又睡着了。

看来她是真的挺累了。

我和剑士鸡回到大楼的正门大厅,轮式机器人已经在那等着我们了。

【可以帮我解锁了吗?】

【不可以】

【为什么?】

【人类也好,电脑也好,都比鸡强太多了】

【但是我是你们的仆人啊】

【主仆关系什么的已经够了】

我突然想到了大小姐的鬼脸。

【你们两个,真的不再考虑一下吗?——】

【啪叽】一声,我扯掉了机器人的电源。

【唉】

剑士鸡叹了一口气。

【我这脚要多久才能好啊】

【大概要一个月吧,我年初爬树摔断了脚,花了一个月才好】

【噗,好弱】

【笑什么笑,现在脚不好的是你吧!】

End

标签: 原创 科幻 短篇
分享到:

    新仓薰

    发布新闻:378

    近期热评

    漫画APP客户端

    动漫之家—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5 dmzj.com,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7012542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