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动漫之家 > 宅新闻姬 > 大杂烩 > 【同人】近月少女的礼仪同人——《银色的祈祷》
杂类

【同人】近月少女的礼仪同人——《银色的祈祷》

本栏目长期入口为APP端新闻页面的第个大图哟!!

投稿信箱:【shougao@dmzj.com 】

投稿格式:XX同人或原创-标题-TAG-作者/动漫之家ID

请附带文档或TXT附件,如投稿格式不对不予通过

投稿通过后的文章会逐步发送上线

欢迎大家前来投稿

如果遇到特别对胃口的,会有编辑姐姐来邀请你一起出本子哟~

原创同人汇总页:点此跳转


银色的祈祷

作者:祈愿断却

意识苏醒的瞬间。

双眼尚且朦胧的时候,发现窗外有银色的雪花飘落着。

悄无声息,如梦似幻,就像是浪漫的幻影一般。

雪花仿佛和我约好一般,每年总会在这个时段进入我的世界,牵引出有些遥远却十分温馨记忆。

狭小的窗户,窗户外神秘而广阔的银色世界,以及将我囚禁着的小小的鸟笼……

呐,我敬爱的露娜大人,远方的你依旧会向我献上祝福么?

“理想奈,差不多该起床了吧!”

“呯”的一声,我气势汹汹地推开了理想奈房间的门,蜷缩在床上的那团东西似乎颤抖了一下,然后将被子裹得更严实了。我上了前去,发现她的床头柜上摆着一张纸条,上面正用潦草的字迹写着“绝对不要叫醒我。”

“……”

如果是平常的话,我或许会妹控病发作让她继续赖床,但唯独今天我有自己的坚持。我抱住了蛹状态的理想奈,将她翻了个个正对着我。似乎是暖气开的过高的缘故,淡淡的红晕残留在理想奈的脸颊上。

“理想奈,起床了。”

摇晃~摇晃——抖动!

“没有任何反应,仿佛尸体一般。”

“尸体才不会用嘴说话呢,如果要伪装成系统背景的台词的话就不要在对话框前标上自己的名字啊。”

“呼~呼~”

理想奈再度发出了均匀的呼吸,对付这种装睡的人,最好的办法是捏住她的鼻子。但考虑到以前有过惹她不高兴然后被赶出房间的先例,我只好采取些更稳妥的方法。

“理想奈,为什么怎么叫都叫不醒啊,是不是中了什么沉睡魔咒了?”

“呼~呼~(点头,点头)。”

“如果是这样的话,只有一个办法了吧。”

“……”

“我可爱的妹妹,要是你再不醒来的话,我就要亲你了哦?”

“呼,呼,呼,呼,呼……”

这家伙真可爱,呼吸立刻就变得急促了起来,无论是小时候还是现在,她都非常不擅长这种恶作剧。不知不觉间,理想奈的手已经从被子里伸了出来,紧紧地攥住了床单,但她依旧倔强地不肯睁开双眼。

我悄悄地靠近了一些。

理想奈似乎也通过温度察觉到了我的毕竟,呼吸变得越来越急促了。脸颊上的那抹浅浅的红晕变得越来越深,渐渐蔓延到了脖颈,染红了耳根。

就在接近到极限距离的时候,理想奈终于按奈不住害羞,睁开了双眼。

“哥哥果然还是不行!装睡被偷袭的paly实在是太害羞了,这种事还是要堂堂正正的做,要么就在我真正睡着时偷袭我!”

但是已经为时已晚,我的嘴唇在她的额头上轻点了一下。

“欸?”

理想奈发出了错愕的惊呼,她茫然地注视着我,视线不断地游移着。

“抱歉理想奈,看见你一直在装睡,就稍稍地恶作剧了一下。”

漆黑的气息缓缓地在理想奈的周身酝酿。

“这算什么啊……这种不上不下的恶作剧……强烈的羞耻心以及期待与现实的落差感混杂在一起,实在太折磨人了。”

“抱……抱歉,没想到你这么讨厌,下次我会注意的!”

“不是这个问题。”

“我明白了,我以后会尽量避免和你身体上的接触的。”

“哥哥你果然什么都不明白!变态,禽兽,色情狂,性无能!”

最后两个明显矛盾了吧……

稍微冷静之后,理想奈从床上坐起了身来。但她的双手依旧牢牢地紧攥着被子,用警戒的目光注视着我。由于头发没有梳理的缘故,她的头顶杂草丛生,配上那半眯着的眼睛,显得说不出的颓废。

“噗……”

“哥哥……你究竟是什么意思啊!一大早穿着女装跑到别人的房间中,强行叫醒我然后再嘲笑的我的睡颜……信不信我把你衣服扒光丢出去?”

“穿女装这一点是无可奈何的吧,毕竟我名义上是你的贴身女仆……要是看到一个陌生男子进出你的房间,借住的普朗克家也会赶到为难吧?还有,刚刚不是嘲笑的意思,只是觉得你攥着被子,警戒我的样子有些可爱,就像威吓着别人的小动物一般。”

“少女的心思可是很复杂的,只要想在冬天夺走我温暖的被窝,就算是哥哥我也杀给你看哦。”

……理想奈大小姐,我觉得这只是单纯的家里蹲懒病发作了而已。

少顷后,理想奈喝着我泡的红茶,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从她舒展的眉头来看,心情似乎是好上了不少。我对泡红茶这门女仆的必修课还是很有信心的,以前露娜大人也很喜欢在清晨的时候一边喝着我的红茶,一边让意识清醒。

  “那么哥哥,来说说你今天不惜冒着被扒光的风险也要叫我起床的理由吧,如果是‘大好的假期,不要在在睡觉中荒废了’这样的借口的话,我真的会赶你出去的。假期就是拿来放松的,而死宅的放松方式就是睡懒觉和打游戏,明明平时完成服装的课题已经够累了,为什么假期的时候还要做哪些疲惫的事情啊……”

漆黑的气息又在理想奈周身缓缓酝酿了起来,今天我的妹妹也是废柴气场全开呢。

“但是理想奈,今天可是个十分特殊的日子啊,况且下午还有那么多的安排,不早做准备的话到时候可是会手忙脚乱的。”

“今天……是什么日子?”

“是平安夜哦。”

理想奈错愕地睁大了双眼,接着深深地叹了口气。

“哥哥,趴下,四脚着地的那种。”

“唔……唔。”

因为理想奈用大小姐的语气下达那样的命令,我的身体情不自禁地就照做了。露娜大人的调教真是太可怕了,简直深入灵魂。

背部随机受到了冲击,理想奈骑在了我的身上,用手轻轻地捶打着我的肩膀。

“哥哥你个笨蛋,竟然因为这种无聊的失误破坏了我幸福的懒觉时光,平安夜可是明天啊!”

“欸?”

“……”

“那个理想奈大小姐,真凶已经查明了。前些日子一心投入在设计图上,没有注意电子闹钟的电池。房东小姐注意到后帮我安上了电池,顺带调了调时间,不过日期似乎没有修正错误了。”

“钟表的误差一般是反应在滞后上吧,究竟要怎么修正才会把日期修正的提前啊?”

这个,我也不知道她是怎么修正的就是了。

微冷的阳光,透过路边店铺的玻璃可以看见店中摆满的圣诞礼物,以及倒影在玻璃上的,理想奈嘟起嘴巴的脸。

“那个,理想奈大小姐,您可以继续回去睡回笼觉的。”

“已经被哥哥做了那样的事情了,心早就静不下来了,睡也睡不着。”

“……为了我的名誉,我事先声明我声明也没做哦。”

“……(恶狠狠)的瞪视。”

“也……也许我做了什么吧。”

沉默而充满压迫感的空气在我们之间酝酿着,理想奈以领先我半步的距离走在我身边。

早晨的小雪已经停了,无云的天空看起来有些遥远。和我的故国相反,临近圣诞的街道并不拥挤,和平日比起来甚至还有些冷清。街道两旁的树木上挂满了彩灯,如果是圣诞节的夜晚,一定会非常美丽吧。

为了打破这沉默的气氛,我试图寻找一些话题。

“不过明明要到圣诞节了,街上的行人却反而变少了。”

“因为对他们来说,圣诞节是和家人在一起的日子。会将圣诞节过的像情人节一样的,只有我们那些国家吧。”

“是……是吗?”

的确,一想到情人节,我脑海中第一个想到的词语反而是‘浪漫’,日本的菲利亚女子学院分校举办的菲利亚时装展似乎就是在平安夜呢。

我敬爱的露娜大人,你又会在那个舞台上拿出什么样的作品呢?我想,那一定是非常非常具有魅力的设计吧,只要一出场,便能夺走所有人的目光。虽然没能遵守一直呆在你身边的约定,但我依旧在远方为你献上真挚的祝福。

“哥哥。”

遐想被理想奈的声音打破了。回过神来,发现理想奈正拽着我的衣袖,有些不满地注视着我。似乎我在刚刚遐想的时候,不知不觉地停下了脚步。

“因为哥哥的失误,我的睡眠严重不足。所以作为补偿,哥哥得陪我一天,并答应我的任何要求。”

“理想奈,我觉得正常人都应该在那个时间点起床,睡眠不足单纯是你熬夜打游戏的原因……哎哟!”

腰间的肉被毫不留情地掐了,女孩子进入蛮不讲理的模式时似乎都喜欢袭击我敏感的地方。不过理想奈的力道很温柔,和露娜大人的欺负相比稍显稚嫩。

“哥哥,一起来过平安夜吧。”

“但是理想奈,平安夜是明天吧?”

“明天有莉莉安的同学会,之后还要拜访借住的普朗克家吧,根本没有时间和你呆在一起。所以,今天就提前过了吧,属于我们两个人的平安夜。”

白色的气息从嘴中吐出,袅袅地升上了天空,身旁的理想奈望着我,露出了有些寂寞的微笑。看着她这样的表情,我的心有一种紧紧被揪住的感觉。

“嗯,如果理想奈希望这样的话。”

不过……

“虽说是一起过圣诞节,,逛街道这种事情平时也能做吧?”

按照理想奈的要求,我们一同在市中心的街道上闲逛着。妹妹搂着我的手臂,有些高兴地打量着四周。她依旧穿着那身黑色基调的哥特萝莉式服装。不过抱着女仆肩膀一脸幸福表情的大小姐实在有些微妙呢,就像是没有长大喜欢撒娇的孩子一般。

“哥哥,你什么都不懂!对家里蹲来说,每在屋外踏出一步都需要极大的勇气,况且上学的时候根本不需要走这条路,所以这对我来说也是全新的地区。”

“哈啊……我觉得理想奈在家里蹲当中也属于症状非常严重的一类,总之先给那些成绩优秀,积极生活的家里蹲道个歉吧。”

“那种人怎么可能做家里蹲啊!”

“硬要说的话,我觉得露娜大人也能归类在家里蹲的范畴,她也不喜欢出门。但论成就和实力来说,和理想奈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呢。”

“唔……哥哥,约会的时候提起别的女人可是大忌,尤……尤其是那个女人。毕竟我们还在国外,所以圣诞节还是应该和家人过,现在你的家人只有妹妹,所有圣诞节就应该用来控妹。”

那个,理想奈大人,我也不知道该从哪里吐槽好,总之先给耶稣道个歉吧?

因为机会难得,理想奈提出要亲自去那几家著名的泡芙店品尝一下,于是午饭时间便在辗转几家甜品店期间度过了。而尝完泡芙和巧克力蛋糕的理想奈得出了‘似乎和让女仆排队买的没什么不同’的结论,以‘亲自去店里果然还是太麻烦了’为理由,决心再也不去第二次了。

买完晚饭的食材后,我和理想奶一同走在回公寓的路上。虽然向她提议过回到普朗克家的宅邸,但她却坚持要到我公寓的房间去,梅丽尔小姐似乎明天才回去,干脆叫她一起吃晚饭吧。

“哥哥。”

“嗯?”

“今天真的有些震惊到了。”

“所以说,你多出来走走啦。”

“不是,我是被哥哥震惊到了。对这座城市已经那么的熟悉了,不知不觉也认识了那么多的人,牵着狗散步的女性,店里的大叔,每个人都对你非常的友善。我想他们一定也是被你的温柔所感染,从而敞开了心扉吧。总觉得,你现在已经变得相当坚强了,一个人生活下去也没问题了。”

温柔……么?

我有些讨厌听到这个词语,那总会让我想起一些遥远又有些悲伤的回忆。

——你以后一定要成长为一个温柔的孩子。

“总觉哥哥以后会成为一个好妻子的。”

“不会成为妻子的!理想奈,你是知道我的性别的吧?”

“如果哥哥以后一直都不成为别人的妻子,也不会娶别人做妻子的话……就请你一直做个好哥哥吧。”

“放心,就算以后成家了也一直会做你的好哥哥的。”

“呼~”身旁的理想奈长长地叹了口气,有些遗憾地望着天空。

“可惜今天没有下雪呢。”

“其实早上稍稍下了一点,但没能积起来。理想奈那个时候正在大睡,所以没能看到……”

“是么……有些遗憾呐,按照这个温度来看,明天圣诞的时候也不会下雪吧。就算偶然落下,等我醒来的时候也不会留下痕迹吧。”

白色的吹吸融入了干冷的空气中,一阵冷风突然吹来,理想奈连忙裹紧了围巾。穆然间,我感到冰凉的触感落在了脸上,用手掌一模,发现晶莹的白色结晶在掌心融化了。

“哥哥,不会吧……是雪!雪真的下下来了!”

“嗯,下下来了。”

白色的雪花从昏沉的天空中缓缓飘落着,悄无声息,如梦似幻,就像浪漫的幻影一般。

每一年的这个季节,飞雪总是不期而遇地飘入我的世界,牵引出十分遥远却又温馨的记忆。

“哎哟。”

腰部又被轻轻地戳了一下,痒痒的。侧过头,发现理想奈正鼓起脸颊盯着我。

“哥哥,你又在想别的女人吧。”

“别的女人……啊,你是说露娜大人么?的确,一看到那种纯净的白色,就会想到露娜大人的头发呢。但露娜大人给我的感觉更像是纯澈的月亮,高贵中透露出一丝温婉与落寞,而不是雪这种冰冷的感觉。”

“哼!是么,在我的映像中露娜倒是和雪要接近的多呢,冷冰冰的,高傲的不肯让人接近。”

“那是理想奈的偏见吧,请不要说露娜大人的坏话。”

“唔……直到现在还在用‘露娜大人’称呼,完了,哥哥依旧彻底被调教了!”

“……”

不知道是谁先停下的脚步,我和理想奈就这样站在路边,沉醉地望着天空的飘落的雪花。

“哥哥,其实仔细看的话,雪,真的很漂亮呢。真羡慕啊。”

“理想奈。”

“嗯。”

“其实刚刚我没有在想露娜大人,只是有些想起了小时候的事情。”

“和我有关么?”

“嗯。小的时候,家里总会在圣诞节的时候来许多客人,我和母亲只能呆在那座狭小的房间中。我听着有些遥远的喧哗声,将脸贴在玻璃上,看着飘落的雪花和被积雪染成银白色的大地,憧憬着那个广阔又有些神秘的银色世界……记得还有几次,理想奈偷偷从宴会中溜到了我这里。”

“我们一起逃走吧。”

“……欸?”

“当时我是这样说的,没错吧?”

“嗯……嗯,似乎是的呢。”

飘落的雪花似乎变少了许多,再过不久这场雪便会停了吧。地面只是稍稍濡湿了一些,这里的地表温度果然没办法轻易地积起雪呢。

“……理想奈,有时候我在想,那个时候的我选择的究竟是正确的么?小时候母亲教导我要做一个温柔的孩子,要懂得忍受,但最后母亲也没能忍耐到幸福来临的一天。我在想,那个时候的我如果反抗的话,母亲是不是就不用死掉了呢?因为我的温柔只是逆来顺受而已,我的温柔没能保护任何人。”

手突然被握住了,而且是五指相扣的握法,理想奈的体温随着有些倔强的力道传了过来。

“你的妹妹只是个家里蹲,所以不明白那么复杂的事情。”

“也……也是呢。”

“但是,我觉得哥哥的温柔是和别人不同的。照顾花草,怜悯动物,这谁都能做到,但一直坚持下来又有多少呢?‘巧言令色鲜矣仁’,在别人有危难的时候说出一两句安慰的话绝对不是真正的温柔。温柔需要长久的忍耐,宽容和不计得失的坚持。虽然我不清楚反抗的哥哥和温柔的哥哥哪个更好,但是,我很喜欢现在的哥哥。”

“唔……”

鼻子突然有些发酸,有自身的价值被认同的安心感。我望向理想奈,发现她害羞地摆了摆手。

“这……这是我从最近的一个游戏中学到的台词,只是现学现用罢了……要是能鼓励到你就好了。”

“嗯,谢谢,真的鼓励到了很多么?”

“太好了!”

我趁着这场阵雪结束的余韵,双手合十对着天空。

“哥哥,你这是在干什么?”

“祈祷,这也是母亲教给我的。当然,不是那么正规的仪式啦,大概就像是对流星许愿一样的东西。当然,以前都是在圣诞节的晚上做的,因为我们只能呆在那个狭小的房间中,所以只好对着雪花祈祷了。”

“……”

“我的童年的确算不上愉快呐,因此也有过思考着‘我的人生究竟有什么意义呢?’的时候,这个时候母亲告诉我:祈祷便是思考人生意义。只要怀着比昨天过的更好的愿望活下去就行了。现在的确不是消沉的时候,我们才在设计师的道路上刚刚迈开步伐,理想奈也渐渐被班上的大家所接纳了,未来会变得更好的。”

“哥哥……”

“嗯,我在。”

“如果最后,我还是没能被班上同学接纳,设计最终也没能成功的话……”

“那也你依旧是我的妹妹。”

“但是……融入社会,和人交流,努力学习,其它人很轻易就能做到这些……我。”

“也有和别人交流很困难,很怕生的人,理想奈按照自己的步调来走就好了。迈出这一步,就已经很了不起了,就算失败了,也只是回到了你以前的状态嘛。”

“喂,以前的我在你心中究竟是什么样的形象啊?”

“被圈养的家里蹲?……啊,那个时候我不是和你住在一起么,我也和你一样,整天呆在那个屋子里,无所事事地打游戏。对比起来,现在虽然辛苦,但也比那个时候好多了。”

“说的也是,为了不再变成那个样子,我也得稍稍加把劲了!”

“就是这种干劲,理想奈!虽然一个家里蹲会有些不安,但两个家里蹲互相扶持着的话就一定没问题 !”

“哥哥,我不是家里蹲,只是有些恋家的哥特萝莉风格的少女。”

这场阵雪已经完全停止了,挂在树梢的浅雪也迅速融化,那抹仿佛露娜大人的发色一般的银白也迅速消去了痕迹。

现在,在我眼前的是妹妹的笑脸。

我需要守护的东西。

我敬爱的露娜大人,如今你过的还好么?

虽然没能遵守和你的约定,但我依旧在远方为你献上诚挚的祝福。

妹妹渐渐被班级所接纳,也开始在服装设计上鼓起了勇气。明天就是圣诞节了,一切都会变得更好吧。

标签: 同人 近月少女的礼仪
分享到:

    新仓薰

    发布新闻:378

    近期热评

    漫画APP客户端

    动漫之家—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5 dmzj.com,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7012542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