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动漫之家 > 宅新闻姬 > 大杂烩 > 【同人】俺妹同人黑猫线——《终末的圆舞曲》3
杂类

【同人】俺妹同人黑猫线——《终末的圆舞曲》3

本栏目长期入口为APP端新闻页面的第个大图哟!!

投稿信箱:【shougao@dmzj.com 】

投稿格式:XX同人或原创-标题-TAG-作者/动漫之家ID

请附带文档或TXT附件,如投稿格式不对不予通过

投稿通过后的文章会逐步发送上线

欢迎大家前来投稿

如果遇到特别对胃口的,会有编辑姐姐来邀请你一起出本子哟~

原创同人汇总页:点此跳转


终末的圆舞曲3

作者:MrGrezy

终末的圆舞曲1   终末的圆舞曲2

【10】「松户BlackCatS」

「黑猫氏,你说的是真的吗?」

「嗯,自从千叶温泉街那个比赛结束以后就有了。」

「那,你有没有那个人的地址?譬如邮件上或者账号上...」

「这个人,比我想象的要狡猾。」

「也就是说...没有,对吧」

「嗯。」

「那可怎么办呐...你已经举报了吗?」

「举报了,但是迟迟没有回应,不知道那个博主在想什么...」


刚刚踏入约定地点的门,我就在一旁听见了这些内容。

说实话,本来看见桐乃就已经很让我紧张了,现在黑猫这边又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我的胃在隐隐作痛。

「哟...哟,黑猫,沙织,我来了。」

我故作镇定地打了声招呼,她们却立刻停止了谈论。

「凶介氏,你很守时嘛w」

黑猫则是端起了面前的红茶,没有说话。

「啊,是啊,我怎么敢迟到呢。对了,沙织,你们刚刚在讲什么呢。」

沙织听到我的话,意味深长地看了黑猫一眼,似乎在确认是否要告诉我。

黑猫没有放下茶杯,微微点了下头。

沙织做了个「知道了」的手势,然后推了推她那副又大又圆,遮住了她半边脸的眼镜。

「凶介氏,黑猫氏她啊...」

沙织为我详细地说明了一切,好像是那天温泉街的妹歼比赛上,黑猫的表现实在太过抢眼,第二天她的录像就在wiki上引发了话题,并且连真正的妹歼ID都挖了出来「松户BlackCatS」。

起初我觉得沙织说的事情没什么奇怪的,可是,黑猫却指出,「松户BlackCatS」并不是她的ID,这个ID的结尾多了一个大写的S。

确实,我回想起来,之前看黑猫和桐乃对战的时候,黑猫的ID的确没有S。

「这就奇怪了,为什么ID会被写错,难道是不小心的吗?」

「估计不是desu」

沙织又推了下眼镜,否定了我的猜想。

「为什么?」

「因为在这个帖子发出来没多久以后,那个所谓的黑猫氏本体,「松户BlackCatS」跳了出来,用了和黑猫氏一样的资料,包括头像,在wiki上大肆嘲讽在大赛中败在黑猫手下的对手。」

「什么???」

我深吸了一口凉气。

黑猫放下了红茶,叹了一声。

「起初我也不知道那个人为什么要这么做,可是当我用我的ID反驳的时候,被那个人说是盗版...」

黑猫咬紧了嘴唇,但是脸色还是很平静,看样子是在控制自己的情绪。

她手里的茶杯在微微发抖。

「其实实际情况比黑猫氏说得要严重的多。」

「举报了吗,那个人。」

「举报了,但是并没有回应。」

「那...后来呢」

「后来,那个人就开始给黑猫氏发邮件,说是可以承认自己是盗版并且归还她的名誉,但...」

「但是什么?」

我着急的站了起来,盯着沙织。

「凶介氏,你先平静下来...黑猫氏都没有像你这么激动」

我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有不少人因为我的突然站立在看着我们这一桌。

我羞愧的坐下了,但还是很关心后来的情况。

「嘛...但那个人提出了交换条件。」

「什么条件...?」

我压低了声音。

沙织又看了黑猫一眼,黑猫面无表情,但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那个人要求...黑猫氏要无条件听从他的命令一天。」

「啥!??!」

我叫出了声音,结果在这里闹出了更大的骚动。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我身上,但我已经无心关注这些。

沙织接着点了点头

「不知道这所谓的听从命令会是怎么样的...后来黑猫氏问他这到底是什么意思的时候,那个人没有直接回答,只是说绝对不是什么过分的事情,都只是些普通的要求,而且说只给她两天时间考虑。」

「如果真的是...」我感到嗓子里有股冲动的血要喷涌而出,心脏不停地敲打着我的胸膛,「如果真的只是普通的要求的话,何必弄得这么麻烦?」

沙织点点头表示同意。

黑猫则是安静地盯着生气的我,好像在看一出表演一样,目光欣赏般的在我脸上扫来扫去。

「黑猫,你怎么不着急?这可是...」

「这种人无非是社会底层的渣滓,我本来不想理他的,可是既然他这么做了,我也不能让他再这样胡作非为下去。」

黑猫一字一句的说,丝毫听不出有情绪的波动。

「那,你要怎么做?黑猫」

沙织也露出了想知道的表情。

但黑猫她却面无表情地摇了摇头。

「我还没有想好。」

「......」

我彻底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但,前辈」黑猫重新用不容否定的目光看着我,「让你知道不是向你求助。我只是想在处理这件事情的时候,可以得到你的理解。」

「所以?」

「我决定接受那个人的条件。」

「我,拒,绝!」

「就是啊,黑猫氏你要想清楚啊,这可...」

「我想清楚了,这个人无非就是想向我索取什么,既然他说不是过分的要求,那我也就给他。」

「可...」

「那段录像里面有我,虽然拍的不是很清楚但足以认出我来。如果不赶快接受要求让他删除的话...」

黑猫停顿了一下。

「...后果不堪设想。」

的确,现在通讯科技这么发达,如果这个帖子就这么火下去,那黑猫以后说不定就会成为过街的老鼠了。

真是讽刺。

「...」

沙织好像被彻底说服了,沉默地盯着着面前的红茶发呆。

但是,我绝对不能接受这种选项。

这个人的本意我还不知道,但是他在打坏主意是肯定的。

假如黑猫答应了他的条件,然后他又反悔提出了过分的要求,再以这个帖子作为威胁,那黑猫还是会处于危险的境地。

绝对不行!

我拍下桌子正想开口,却被黑猫制止了。

「前辈,我说过了,我告诉你不是为了你的帮忙。如果你依然想要放任你烂好人的性格...」黑猫站了起来,指了指我,「那我们以后就真的不要再见了。」

说完,黑猫整理了一下包,径直地走了。

然后,我看见隔壁的桌子有人对着她指指点点,好像在确认她是不是录像中的那个人。

我瞪了他们一眼,他们耸了耸肩,才又继续讨论别的话题。

我重新坐回了自己的位子,似乎还没从刚刚的事情中反应过来,呆呆地注视着黑猫的那杯还在冒着热气的红茶。

绝对不能这么做。

黑猫如果真的答应了他,后悔也来不及。

可是...她似乎不愿意我帮忙...

「沙织...这可怎么办呐」

「在下也不知道...」

沙织也苦恼地摇摇头。

「难道要放任黑猫去这么做吗?」

「在下觉得不行,可黑猫氏她似乎...已经下定了决心呐...估计明天就会回应那个人吧。」

「咕唔...」

难道真的什么都做不了吗?

黑猫啊...


对了,或许有个人可以商量一下。

一个拥有绝对经验,并且还有职务之便的人。

「沙织,我先走了,我想起来一个人或许可以给我们帮助。」

「好,京介氏,那在下也告辞了」

和沙织分开之后,我急急忙忙往回赶。

今天他轮休,刚好无所事事地在家。

天助我也!


「老爹!!!」

我扑通一声,土下座在父亲面前。

「怎么了,忽然这样?」

父亲似乎不怎么惊讶,只是将我扶起,盯着我。

「我有件事情想找你商量。」

我记得之前似乎也有那么一次这种情况。

「...有话快说」

不能让他知道是黑猫被这样了。

我措了下辞。

「我女装照被人传到网上了!现在有人正在以此来威胁我!怎么办啊!老爹!」

「噗!」

父亲听见我的话,一下子将茶喷了出来

「啊,老爹你没事吧。」

我想要去帮他擦擦,但是他一把就推开了我。

「傻儿子,你到底在外边干了什么事情啊!!」

「对不起!」

我吓得再次土下座。

「请老爹务必帮帮我!我现在的处境很恐怖!」

「...」

父亲沉默地思考了一会,才挥了挥手说,

「好吧,说来听听,是怎样的处境。」

于是我重新和父亲坐回了沙发,再将黑猫遇到的事情告诉了他。

不同的是,里边的主角变成了我。

听完我的描述,父亲用一种难以描述的目光盯着我看。

「这种事件我最近处理过不少」

他停顿了一下,似乎在梳理自已的措辞

「而且受害者还都是女装男子。你说这个社会是怎么了,已经把异装癖发展成为潮流了吗。」

「老爹,不要跑题了!QAQ」

「行行。我知道情况了,也就是说,你被人要求服从于他一天否则就要让你成为社会公敌是吗。」

「嗯QAQ!」

「...你把那个人污蔑你的网址抄下来给我,还有那个人的账号信息」

父亲起身就要去换衣服。

「真是的,给我休息日来这么一出。我就勉强帮帮你吧。」

「是!」


等我把一切的东西准备好,他已经在门口换好衣服等我了。

「我回趟警局,帮你查查这家伙什么来头。」

收下我写着地址的纸条,就出门了。

临走前似乎做了个「等我好消息」的手势。


感觉,终于有点头绪了。

但是,黑猫是怎么看的呢。

希望父亲能查出来点什么吧。

我暗自为黑猫和父亲捏了把汗。


【11】狂暴的鸣奏曲

父亲去他的警局查询资料了,而我只能在家里面等他的消息。

所以在等待的时间里,详细地将那几个帖子阅读了一遍。

总的来说,那个人的措辞并没有出乎我的意料,而且与我的想法惊人地一致。

无非就是指责每一位对手操作失误的地方,并加以恶毒的语言来讽刺。

「这么弱的对手,真的让我怀疑妹歼到底有没有真正的高人。或者说,这个游戏里边根本全都是专注于收集cg的恶心死宅,根本没有人在意战斗技巧。太让我失望了。」

当然,这些帖子下面不乏有业内高手要求solo,然而这个人却总是傲慢地以各种理由拒绝。

现在,这个帖子的点击量已经超过了之前的两倍,而且正在以极高的速度增长。

有不少都是其他圈子里面过来看热闹的,当然也不乏一些媒体记者。

而且,现在这个帖子还出现在了首页推荐里边。

可以说,如果再这样下去,别说两天了,两个小时以内视频里那个黑色lolita少女就要附带上他的「事迹」传遍整个日本的网络,并大肆渲染上莫须有的罪名。

「太...太恐怖了,网络」

我不禁对眼前这个怪物发出畏惧的感叹,也深切地痛恨那个假冒黑猫的人。

要是他落在我手上...我就很保证他的安全了。

这时候,wiki内部交流信息提醒我,有人私聊了我。

我点开来,发现是沙织。

「贵安,凶介氏」

说实话,沙织在网络上的发言总是可以让我感到这是个深藏不漏的大小姐。不接触就很难想到她在现实中居然是个如此标准的御宅族。

「下午好...」

「怎么了凶介氏,感觉你不太对劲啊」

「那还用说,任何人知道了黑猫的事都会这样的吧...」

「果然是黑猫氏的事情吗...刚好,在下其实是来告诉你有关这件事情的消息的。」

我打了个冷颤。

「什么消息!」

「哎呀,凶介氏你不要这么激动嘛...这个消息并没有太大的价值啦。」

「...快说」

「好吧。其实,在下一直很奇怪一件事情」

「嗯?」

「就是那些帖子明明被举报了,但是wiki那边的人迟迟没有回应,这很反常。」

「继续」

「所以在下就拜托了一位「朋友」帮助了在下,查出了那个人的网站浏览记录。」

「骇...骇客?!」

「是黑客啦...总之就是这么一位厉害的人,查出了这些。然后,在下发现...」

「发现了什么?」

「这个人好像就是wiki论坛妹歼专版的版主哦。」

「啥???」

可能沙织通过这三个问好发觉了我的怀疑与吃惊,过了有一会才发来接下来的消息。

「这样说来,想想也是。到底是什么力量一直在保护这些帖子不被删除呢,而且黑猫氏在论坛里面的辟谣帖都被删除了,ID还被送进了小黑屋。而那个人还是一直在兴风作浪。这样考虑的话,确实只有版主可以这做到了。」

「也就是说,现在那个「松户BlackCatS」是那个家伙的小号吧!」

「可以这么说。」

我感到自己的身体在燃烧,怒火已经积累到了极点。

「但是为什么那个家伙要这么做?」

「其实,凶介氏,你只要看看版主他账号记录里面,在各种帖子里的留言就知道啦。」

我退出了聊天室,找出了那个版主所谓的大号,查看回复历史。

清一色的,都是在妹歼相关coser的帖子里面的评论。

一开始我觉得没什么异常,是个心智健康的男人都这样...直到我翻到了他一篇用来道歉的帖子。

帖子很长,我就不详细说明了,只说重要的部分。

这个家伙,好像因为语言性骚扰一位coser并一直纠缠,遭到了举报并引发众怒。

然而看似悔过的这篇道歉帖,全程看不见他说的任何一个「对不起」或者「抱歉」。


我沉默地看着版主用妹歼女主作的头像,不知道该如何发泄自己的情绪。

「我看完了」

「凶介氏你看到他那个道歉帖了吧?」

「嗯」

「其实这个帖子他曾经想要删除过,但是后来被发现了,他只能再次上传。」

「...魂淡!」

我的所有愤怒凝聚成了这两个字。

混蛋!!!


等到父亲回来时,已经是接近晚上了。

我一直坐在门口的台阶上等他。

期间思考了无数对策,并且已经决定好如何将他安详地送去极乐世界。

当然,这些是冲动的想法。

现在,我只想知道父亲他查到了什么。

只见父亲他提着一个黑色的袋子,但是不是很大,不透明的颜色表明里边是不能让外人知道的资料或者文件。

「儿子,我查出来了,这个人」

「?!」

没想到警察的办事效率这么高。看来父亲他黑帮老大的脸不是白长的。

「废了我好大的劲呢...你可得好好感谢我。」

说完,他把那个轻飘飘的袋子递给了我。

我打开一看,里边只有三张A4纸。

第一张,是那些网站已经帖子的截图,那个家伙的小号被红色的笔打了个大大的圈。

第二张,是一个人的资料。

「这个人有案底,」父亲停顿了一下,「是性骚扰和限制他人人身自由的罪名。要是当时警察去晚了一点,就得变成谋杀罪。」

父亲将重音放在了最后三个字上面。

我不寒而栗。

这种人...怎么能这样被轻易地放出来。

父亲读懂了我的表情,解释说

「当时对这个人的审判我也出席了。毕竟一个年轻的警察还是需要一点法庭的经历。当时,整个法庭很奇怪,似乎所有的人都在为这个人求情。后来法官似乎也开始同情他,便从轻判罚了一个有期徒刑。」

「后来才知道,那个人收买了法官。不过知道真相的时候,那个人已经出狱了,而且法官也已经因病去世,所以就这样不了了之。」

现在我能确定了,这个人是个彻头彻尾的渣滓,社会的败类。

然后我翻开了第三张。

「感谢现在的网络吧,这个是那个人最后发送消息的地址。」

「???」

「我只能这么说,京介,现在的科技很发达,但总有科技无法防御的地方。」

「...」

我抬头望着一脸轻松的父亲,看来他还没有发觉自己到底做了怎样恐怖的事情。

谢谢你,老爹!真的非常感谢!

父亲则是做了个不用谢的手势,拍了拍我的肩。

只见一张空白的A4纸上,中间打印着黑白卫星图像,某一点被红笔标注。

虽然图还不是太清楚,但是我马上就认出标记的地点。

我重新确认了一遍,熟悉的街道,熟悉的房屋排布....不会错


这不就在...黑猫家的隔壁吗!!!


【12】雷鸣的变奏曲

当我发现这个人就在黑猫家隔壁的时候,我意识到,黑猫绝对不能接受那个要求。

而且,她现在的处境很危险。

我抓着那三张纸,连滚带爬地冲出了家门。

「喂,京介,你要干什么去?」

此时我已经跑出一段距离了,回头隐约可以看见父亲在路灯下对我招手。

「我要...我突然想起有东西落下啦!」

现在如果说实情可能会耽误很多时间,于是我就这么脱口出一个矛盾的借口。

这之后父亲似乎又对我喊了什么,但是我冲的很快,距离已经不允许我听清。

而且,现在也来不及关心这些。

黑猫,绝对不能接受啊!!

我一边在心里祈祷,一边向着黑猫家冲去。


跑在熟悉的路上,冷清的街道上只有月光在徘徊。

我的心情很复杂。

一半是对那个人的痛恨,一半是对黑猫的担心。

今天回去的时候,黑猫已经表面自己将会接受条件,而且估计是越快越好。

但是我到家一直到晚上父亲回来,那些帖子还在,说明黑猫至少在刚才之前还没有回应那个人。

这么一思考,我稍微放了点心,但是腿上的速度还是没有减慢。

可恶,这么跑...起码还得要20分钟。

我还不知道自己的体能能不能撑到那个时候。

要是有什么代步工具就好了。

我依然跑在去黑猫家的路上,并且开始留意路旁的情况,想看看有没有可以加速的工具。

然后,我看见了一个银灰色头发的男人,推着一辆车走在路的一旁。

我一个咬牙,冲到了那个人的面前

「你...你好...哈...哈,能...能把...咳..」

长时间的冲刺加上看见代步工具的激动,我有点喘不上气,现在我只能指着他手里的车,疯狂的打着手势。

但那个人似乎是认识我。

「哟,这不是高坂吗,这么晚了还在外面跑步呐」

听见这个熟悉的声音,加上这标志性的头发,我脑子里已经有了相应的人选。

「哈...哈啊...是..是我...能...能把车...哈」

「你又要借车?还有你这跑得太过头了吧...」

三浦学长温柔地拍着我的肩,似乎想为我疏通呼吸。

身上在疯狂出汗,腿也开始酸痛,但我并不能停下。

我来不及解释,动手抢车。

发觉我动作的三浦赶紧将自己的车向后推了几步,让我扑了个空。

而我也因为体力不支而倒在了地上。

「我说,你到底吃错了什么药,怎么..这么疯狂?」

「...」

我没有多讲,赶快爬起来想继续抢。

三浦看着如此坚持的我,似乎也无奈的叹了口气。

「行行行,借你借你,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但是我刚把我的「小法那号」保养好,你可要悠着点。」

说完,他有点犹豫地把爱车交给了我。

「谢谢!咳咳...」

这是我这几分钟以来说的最完整的话。

借车原因就之后再和他解释。

所以我一个翻身上了车,用力蹬着脚把,快速离开了三浦。

然而三浦似乎发现了什么,在我身后大叫,但我却急着赶路,没有回头。


有了载具,速度自然比跑步快了许多,而且也不用费那么多的体力了。

我向着黑猫家疾驰而去。

刚保养完的的车很不一般,我在5分钟以内就到了黑猫家所在的街区。

这里离家走路不超过1分钟。

于是我下了车,稍微安抚了一下自己狂暴的心跳,将小法那号藏在了一个绝对不会失窃的安全的隐蔽场所,才向着黑猫家赶去。

按照第三张纸的提示,我应该会路过那个人所处的房子,所以在经过时,我偷偷往里面瞄了一眼,发现灯是关着的,好像没有人。

这就怪了,难道出去了?

我没有多想,来到了黑猫家的门前,稍微平复了下心情,着急地按下了门铃。


「来了来了,这么晚了,会是谁呢?」

我听见了日向的声音,便赶快回答。

「是我,京介!」

「啊,京介哥哥!」

日向一边这么说着一边打开了大门。

她穿着睡衣,头上的马尾也已经散开,头发自然地披在了肩上。如果不仔细看,会以为看见了缩小版的黑猫。

「你姐姐在哪?」

我开门见山,生怕耽搁一点时间。

「啊,琉璃姐吗...」

日向挠了挠头,似乎在回忆。

「好像突然说要去办件重要的事情,就一个人出去了。」

「!!」

我一惊,心想完了,我还是来晚了。

...不对,在确认之前,什么都不好说。

我这么安慰着自己,抱着一线希望摸索着我的手机,但是发现自己的口袋已经空空如也。

手机不见了。

我突然想起来三浦在临走前好像喊了什么...

不会就是我的手机掉在了那里吧!

我懊恼的锤了自己一下。

我怎么这么无能!连手机都能弄丢,现在黑猫不知道到底怎么样了,也无法确认她到底有没有接受条件。

我痛苦地坐在了冰冷的地上,觉得一切都完了。

泪水快要冲破限制,眼前已经模糊成无数的光点。

黑猫...我的黑猫...


「前辈?你怎么...在这里?」

「啊,你回来啦~」


我听见了那熟悉的声音从我背后的上方传来。

马萨卡...!

我擦干了泪水,扭头向上望去。

黑猫站在我的背后,不解地看着坐在地上的我,手里还提着某家便利店的袋子,里面塞满了各种各样的商品。

标志性的黑色长发,不高的身材,陶瓷般白皙的皮肤...

出现在我面前的,不是别人,正是黑猫。

要不是当时有日向在场,我可能真的要一下子扑上去了。

不过现在不是谈论这些的时候。

万幸的是,黑猫似乎还没有答应那个人的要求。


黑猫似乎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笑着看着我

「前辈,你就这么担心我?这么晚还特地跑到我家门前来哭」

「无路赛!我...我超担心的啊...」

黑猫叹了口气,做了个无奈的表情。

「嘛...毕竟面对这种人,最好不要过早地满足他的要求,能拖则拖,否则以后会没完没了的。」

「是...是啊...」

我已经完全放下心来,但是,黑猫似乎还不知道真实情况。

「那个,黑猫啊...」

「前辈,先进来吧,坐在外边似乎没有那么好受吧。」

「啊...好」

我起身拍了拍土,跟着黑猫进入了家中。


【13】激奏的华尔兹

「所以说,哥哥,那个人最后发消息的时候,就在我家隔壁?」

「嗯...等等,你为什么要叫我哥哥?」

黑猫用手遮住了上扬的嘴角,露出了感到有趣的表情。

「啊啦,我不是说过吗,在两个人独处的时候,我会叫你「哥哥」。怎么,难道要加上「大人」吗。」

黑猫之前确实这么说过,不过当时我以为这只会是一个玩笑。

「...我觉得还是前辈比较好」

「好的,哥 哥 大 人」

「结果完全没有在听!」

算了,反正也就我们两个人,也无伤大雅。

我清了清嗓子,选择了尽可能严肃的语气

「黑猫,你现在的处境很危险,你知道吗?」

「我当然知道,和哥哥两人共处一...」

「我说的不是这个啊!真是的,戏弄我很有趣嘛...」

黑猫则是轻轻笑了两声,似乎是作为了回应。

「总而言之,黑猫,这两天你最好换个地方住,等事件解决之后再回来。」

「可以是可以。」

黑猫站了起来,在客厅里面来回踱步,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我看着她低头苦恼的样子,喝了口面前沏好的麦茶。

黑猫不知何时就这样走到了我身后,突然就趴在了我的背上。

我的后背和她亲密接触,感受到一种奇妙的触觉。

「黑猫...?」

她应该是跪在了地上,把手按在我的肩上,不知是故意还是无心,身体在缓慢摩挲着我的后背。

我的四肢僵硬住不能动,因为太过突然所以不知道该怎么办才行。

「唔呼呼...」

黑猫只是这样笑几声,我感受到她到达了我的耳边,呢喃着

「那,哥哥大人觉得,我应该去哪里住好呢...」

黑猫呼出的热气一阵一阵拂过我的耳朵和脸颊。我感到脸上是如火燃烧一般。

「s...stop!」

我意识到大事不妙,如果再这么下去,会铸下大错的。

我慌忙地想逃离黑猫的控制,但却无济于事。

黑猫的手已经变成了环抱我的姿势,头依然在我的肩上,我可以感受到她的头发扫过我的脸颊。

「不行...黑猫...现在太早了...」

我咬着牙做出最后的反抗,不料后背马上就失去了触感。

黑猫起身回到了桌子的对面,重新坐下了。

不过她似乎在兴趣盎然地看着我的反应。

不过她脸上的红晕还没有完全消失。

「你刚刚在干什么!黑猫!」

我忍着羞耻大喊。

「取材」

「...什么?」

「为了获取经验画出更真实的场景而进行的一种实践活动,叫取材。」

「我可不记得你问过我的意见...而且那种事情在之后做也没关系吧...」

「嗯?在家里,哥哥不都是无偿为妹妹服务的吗?」

「当然不是啊!」

黑猫沉默地看着我。

「说是这么说的啊...」

她似乎得到了满意的答案,微笑地点了点头。

我不知道今天怎么了,总觉得,黑猫有着一种无法描述的魅力。

我摇了摇头,丢去了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

「哥哥,你还没有恢复过来吗?」

「当然了,毕竟刚刚那些行为太过激了,,况且你是...」

「我是?」

黑猫饶有兴趣地重复了我结尾的两个字。

「没什么...」

我意识到自己差点说漏嘴,然而黑猫却露出了好奇的表情。

这家伙...绝对是故意的。

我再次清了清嗓子

「那,黑猫你有想法吗,关于这件事」

「算是有一点吧」

「嗯」

「我很感谢哥哥这么关心我」

「嗯?」

「但是,这毕竟是我的事情,所以我自己来解决也没什么问题」

「你是想说不想我来掺和?」

黑猫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

确实,黑猫在白天就这么表明了态度。

可是,她面对的可不是一般的人...那可是,杀人犯呐

「可是...」

「没关系。」

黑猫还是一如既往地倔强,但是,她丝毫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我不希望让黑猫独自一人来承担这些风险,更不允许自己的旁观。

要是因为自己的顺从,失去了黑猫,可能我会后悔一辈子的。

况且,我已经失去过一次了。

从以前开始也是,每次到这种时刻,我都觉得自己要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我用力拍了下桌子,站起身。

「我拒绝。」

「...哥哥你以为这么说就有用吗」

「嗯」

黑猫突然就转变了说话的语气。

「我们现在并没有任何的关系,我不需要你这么做。」

「黑猫你面对的将是无法预计的危险,我不允许你这么做。」

「呵呵,前辈的口气倒是不小。你说的漂亮,但是其实你也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做,不是吗。」

「......」

被黑猫说中了。

在我冲过来的时候,我确实没有考虑接下来该怎么做这么多,只是觉得黑猫处在危险中,不能这么待在原地。

「所以,前辈,你的关心我收下了。我们只是同一个学校的学生,再进一步讲,充其量只是**妹的朋友。」

摆出了这种态度吗...明明刚才取材时还那么亲密。

我缄默地看着黑猫。

「时候不早了,如果前辈你只是来说服我的话,可以回去了。我不会改变主意的。」

黑猫现在的表现和刚刚有极大的矛盾,这只能说明她还在动摇。

明明如此期待着帮助,但是却如此决绝。

到底是什么...在阻止着黑猫接受帮助。

黑猫打开了门,那里直通离开的地方。

我咬紧了牙,努力思考着答案。

她盯着我,眼神逐渐冷漠。

「前辈,请你离开」

「黑猫。」

我得出了一个答案,但是是模糊的。

我不知道答案正不正确,但是不尝试一下的话,就失去机会了。

「怎么,我说过了,说服我是不可能...」

「我,或者是我们,完全是出于自愿来帮助你的」

听见我说出这些话,她惊讶地睁大了眼睛

「你在说什么啊,前辈」

「所以,即使有什么危险,我们也不会害怕,更不会担心受到伤害。」

「.......」

「但是,如果因为我们的旁观,而导致了你的伤害」

我停顿了一下,观察黑猫的反应。

此时她眼中的冷漠已经变成了深邃的思考。

答案对了吗?

「我,肯定会难受后悔一辈子的。」


沉默在房间里扩散,黑猫低下头不知道在干什么。

我尴尬地站在房间里,不知下一步该怎么做。

突然,我从黑猫整齐的刘海下,看见晶莹的泪流下脸颊。

我走到黑猫的面前,沉默地抚摸着她的头,就像是对自己的妹妹那样。


「哥哥...你说的...是真的吗」

「嗯」

黑猫没有回答我,我也停止了抚摸的动作。

正当我在想接下来我该怎么继续说服她的时候...

黑猫抱住了我。


「黑...黑猫?」

「对不起...京介」

「没关系,没关系的」

我想着黑猫终于变得坦率,安心地叹了口气。

房间里的两个人的心,也因此而紧密地联系在一起。


「瑠璃姐?!」

正当我们两个保持着这样的姿势时,我听见了日向惊讶的叫声。

黑猫身体一也是一颤,快速地离开了我。

日向持续震惊地站在那里,视线不停在我们两个之间跳跃。

黑猫则是恢复了原来的状态,一脸善意地对日向说

「日向,刚刚你看到的是幻影,是我创造的假像。」

「可...可是」

日向颤抖的手指指向了我,我只能尴尬地挠了挠头。

「日向,如果你还是不肯相信我的话,以后你晚餐的配菜会因为暗之力的原因而永远堕入黑暗。」

「yi...噫!我错了!琉璃姐」

日向就这样被黑猫吓回了楼上。


黑猫看见日向离开了,叹了口气,继而转向我。

「抱歉,哥哥,刚才失态了。」

「没关系啦...」

只见黑猫整理了一下因为挤压而变得褶皱的衣服,然后再次走到我面前。


这次...又怎么了?


黑猫犹豫了一下,红着脸踮起了脚尖

然后,我感受到了,与原来相比不知道浓烈了多少倍的,恶毒的诅咒。


标签: 小说 同人
分享到:

    新仓薰

    发布新闻:403

    本文相关

    相关漫画

    近期热评

    漫画APP客户端

    动漫之家—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5 dmzj.com,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7012542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