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动漫之家 > 宅新闻姬 > 大杂烩 > 【同人】昨日青空同人-闪闪发光的我们part6
杂类

【同人】昨日青空同人-闪闪发光的我们part6

本栏目长期入口为APP端新闻页面的第个大图哟!!

投稿信箱:【shougao@dmzj.com 】

投稿格式:XX同人或原创-标题-TAG-作者/动漫之家ID

请附带文档或TXT附件,如投稿格式不对不予通过

投稿通过后的文章会逐步发送上线

欢迎大家前来投稿

如果遇到特别对胃口的,会有编辑姐姐来邀请你一起出本子哟~

原创同人汇总页:点此跳转


闪闪发光的我们-part6

作者:b小调叙事曲

闪闪发光的我们-part1 闪闪发光的我们-part2 闪闪发光的我们-part3 闪闪发光的我们-part4 闪闪发光的我们-part5

第三十五章 我本将心向明月

“恬恬啊。”姚妈妈给正在试图夹起一块肉冻的姚哲恬碗里填了一块煎的两面金黄酥脆的鱼排,这是刚刚她去市场买新鲜的鱼做的,“刚刚郑老师给你爸爸打电话了,说你的前瞻性课题特别有临床意义,很多其他学校的老师都发邮件给他想进一步了解这个研究。”

“是嘛。”姚哲恬有些不乐意的嘟嘴,她妈妈明知道她不喜欢吃海鲜,还给她夹这个,“也不枉我熬了好几个晚上做PPT。”

姚妈妈本身就是一个大学教授,受过高等教育的她当然希望姚哲恬越优秀越好,可是因为姚哲恬的高考失利,再加上年龄的增长,她的心态和之前姚哲恬还在念高中的时候早已大相径庭。

比如,现在她和姚爸爸一样,希望姚哲恬跑步进入恋爱阶段。

“对了。”姚妈妈想起孩子他爸昨天回来睡觉之前嘟嘟囔囔说什么送姚哲恬回来的小伙子,昨天因为太晚了她没有细问,今天姚爸爸因为系里的事情走的还早,“我听你爸说,昨天送你回来的时候是你的高中同学?”

“嗯,叫屠小意。”姚哲恬知道不好好解释清楚她和屠小意的关系,父母会一直问下去,索性放下筷子,认真的回答道:“妈你应该见过他,就是当时我高中时候顺路送我回来,说自己会扭秧歌的那个。”

“哦?”姚妈妈的记忆力一向很好,瞬间反应过来她指的是那两个曾经和她只见过一面的男孩:“他俩啊,也回兰汐了?”

“嗯,他想在咱们这成立一个漫画工作室。”姚哲恬点点头,随后又讲了一些屠小意高中时候的往事,包括他后来放弃高考去深圳、作品被拍成电影的事情。

“我刚刚还以为你说的是咱们教育局老齐的儿子,原来是另一个啊。”姚妈妈摇摇头,叹了口气,“前些日子我还在街上碰到老齐和他前妻,他还和我开玩笑说要重新介绍你和他儿子认识呢。”

“…”姚哲恬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为什么大家都觉得齐景轩这样的家庭才配得上自己,什么门当户对那是封建时期的事情了,现在自由恋爱才是王道好么。

“他一个连本科学历都没有的男生,闯到这个地步也是不容易。”姚妈妈却是没继续说下去,而是话锋一转毫不吝啬的夸起屠小意来,她本来也不是个思想过于保守的人,况且上进的男生在任何时候都招长辈喜欢,“这样的男孩不简单。”

“嘿嘿。”姚哲恬没想到自己的母亲竟然没有因为屠小意不是姚爸爸口中所谓的“精英人才”而讽刺或是批评,这让她的心情大好,嘿嘿的傻笑起来。

“不说了,快吃吧,一会都凉了。”姚妈妈也算搞明白了这个让姚爸爸提心吊胆的男孩不是什么社会上不三不四的人,及时终止了这个话题,“待会你爸回来你再和他说说,省得他一天到晚总觉得你没什么异性朋友。”

“嗯。”姚哲恬刚想再去夹那块肉冻,突然发现姚妈妈拿出一块小镜子照着自己的眼睛,有些疑惑,“妈,你干什么呢?”

“哦,没事。”姚妈妈看到姚哲恬担心的表情,把镜子收了起来:“昨天开会的时候有人说我脸色发黄,我这突然想起来照照镜子。”

“我看看。”姚哲恬仔细的观察了一下母亲的脸色,发现确实有些黄:“要不去医院看看吧?”

“去什么医院,没事。”姚妈妈不以为意的摆摆手:“就是这两天没睡好,过几天就好了。”


屠小意一如既往的抱着画板在兰汐河边,一个视野非常好的角落里画着画。

他的身边围了不少人,倒不是因为他有多出名,而是因为屠小意有个习惯,就是他在这里练手画出来的作品都不会带走,而是会随机送给周围围观的小孩子或者穿着高中校服的学生。

“这样就行了。”屠小意画完了最后一笔,在作品的左下角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当然,是真名而不是他出版漫画的笔名。

“这张画可以送我吗?”一个怯怯的声音从屠小意的身后传来,他回头看去,发现一个穿着兰汐高中校服,瘦瘦小小的女孩正期待的看着屠小意手里的画。

“我都站这里好久了。”她身边一个小男孩不满的说道:“大姐姐,你能不能排个队啊?”

“对不起,”女孩有些愧疚的眨眨眼睛,“可是,这幅画对我真的很重要。”

看到小男孩的眼泪已经在眼睛里打转了,屠小意连忙起身摸了摸小男孩的头,“没事没事,叔叔待会再画一张送给你好不好?” 

“画送给你可以。”看到小男孩的眼泪来得急去的也快,屠小意心里一松,转身对着因为愧疚而绞着手指的女孩说道:“但是你要告诉我,这幅画为什么对你这么重要?我们并不认识吧?”

【附  黄疸是常见症状与体征,其发生是由于胆红素代谢障碍而引起血清内胆红素浓度升高所致。临床上表现为巩膜、黏膜、皮肤及其他组织被染成黄色。因巩膜含有较多的弹性硬蛋白,与胆红素有较强的亲和力,故黄疸患者巩膜黄染常先于黏膜、皮肤而首先被察觉。当血清总胆红素在17.1~34.2μmol/L,而肉眼看不出黄疸时,称隐性黄疸或亚临床黄疸;当血清总胆红素浓度超过34.2μmol/L时,临床上即可发现黄疸,也称为显性黄疸。】

第三十六章 似曾相识的场景

几年前,刚刚被破格提拔到机长位置的齐景轩曾经是万千空姐中的男神,凌乱的发型(其实是有时候懒得洗头),总是把衣服搭在肩上酷酷的姿态,足以让单身空姐们两眼放光。

但是奇怪的是齐景轩似乎对她们丝毫不感兴趣,和屠小意一样,他也成天忙着或是发短信,或是让别人去转告追求他的女生,死了这条心吧。

但是和文弱书生姿态的屠小意被怀疑是个受不同,齐景轩则是被他拒绝的空姐心生怨恨,到处传关于他的谣言,今天在某某旅馆睡了谁,明天又在酒吧寻找什么一//夜//情,反正没什么好话。

久而久之,他的身边除了真正能理解他的高理文和他的顶头上司,也没什么人会再愿意和他一起搭班了。

毕竟,没谁愿意和一个风评极差的男机长一起工作,一旦被性//骚//扰了怎么办?

这就是他这次航班的空乘人员们对他的综合评价。

齐景轩走在大部队最前面,他感觉到了从背后扎过来的目光。习惯是早就习惯了,可总归很不舒服,尤其是他现在心情很是不好。

本来他满心希望着工作赚了钱就回家孝敬母亲顺便把他爸的乌纱帽作掉(如果可能的话),但是现在,他的母亲竟然希望他和他爸和好?

不可能。

齐景轩压了压自己的帽檐,没让别人看到他的神情,老了能作为你年轻时候抛弃母亲的理由吗?还抢走了我的抚养权,让母亲一个人守着空空荡荡的院子那么多年,凭什么?

这么多年过去,齐景轩早已不是那个在叛逆,什么事情都要跟你反着干的人,不过骨子里的桀骜不驯却没那么容易被时间磨掉。

齐景轩心里早就有一个针对他爸的报复计划,只是碍于母亲的情面一直没有实施,如果这次回家不把这个计划实施了,怕是永远都用不上。

因为他很清楚,母亲是个传统而感性的人,他爸现在这些行为无疑是想要再次感动她,具体是什么理由,这就不知道了。

所以,这次齐景轩一定要让母亲知道他爸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免得再次被利用。


屠小意看着眼前眼眶微微泛红的女孩,不由得想起了很多年刚刚到深圳打拼的自己。

那个时候,他的作品还不出名,被各种出版社退稿,他站在领导们面前做年终述职时的表情和这个女孩一模一样。

“说吧,到底为什么。”屠小意同情归同情,但是他也不是慈善家,一旦自己的画被用作其他用途,他宁愿现在把画都烧了。

“我…我想送给我的一个同学。”女孩低着头,细若蚊声的说道:“他很喜欢画画。”

“还有两天他就要过生日了,我想送他这幅画...给他当作生日礼物。”

“那你为什么不自己画?”屠小意微微皱了皱眉,他不喜欢所谓的“伸手党”,这让他对面前女孩的评价直直的降了一截。

“我有努力!”女孩抬起头来涨红了脸,“我每天都会来这里看您画画,但是,回家之后我怎么都画不出来您这么好看…”说道后来,女孩的眼泪大颗大颗的掉了下来,仿佛受到了莫大的委屈。

“你…别这样。”屠小意是真的看不了女孩子在自己面前哭,有些手足无措:“别哭,你先把你画的拿出来给我看看好不好?”

“…”女孩擦了擦眼泪,从书包里面掏出了一大沓A4纸,上面每张正反面都用铅笔画满了图案。

屠小意一页页的翻过去,发现女孩的风格和他很像,只不过欠缺了些灵性。

简而言之,她的底子不错,但是把静物画的太死板了。

“这些都是你画的?”屠小意看完,把纸张还给了女孩,他瞥了一眼女孩胸前别的学生胸卡:“你已经高三了,匀出这么多时间画画家长不会说你吗?”

“没有!我都是…都是等到半夜她们睡了之后偷偷起来画的。”女孩像是犯了错误被抓的孩子,呐呐的说道。

“…”屠小意心下了然,这又是一个类似姚哲恬家庭背景的孩子,父母扼//杀了她的兴趣和爱好,不过和姚哲恬相比,这个孩子显然比她高中的时候更叛逆、更有想法。

…不过她这个样子,应该是全部都因为她在意的那个男孩吧。

“我不会把这张画送你的。”想到这里,屠小意站了起来,他不顾女孩失望又伤心的表情,把画递给了在一旁舔着棒棒糖的小男孩。

“但是,我可以教你画。”

第三十七章  师傅和学生

姚哲恬最近忙的焦头烂额。

因为她在全国心理学会议上的精彩发言,各个教学医院的大佬和主任们纷纷在自己的工作群或是微信公众号里面贴出了姚哲恬的课题设计和实践方案,当然,这都是经过姚哲恬允许之后才发到网上。

这造成了很多人慕名而来参加姚哲恬的心理学课题,毕竟符合标准的人都可以参加,她的诊所也不得不延长工作时间到很晚。本来诊所只有她和一个收拾卫生的阿姨,现在姚哲恬感觉人手紧缺,不得不考虑要不要再招几个学生或是实习生。

嗯,要招就招女的,反正自己已经在网上发了招聘通知,要求写的很明白。

姚哲恬暗自想到,这只是一个高峰期,随着时间推移和网上热度的下降,病人数少了之后她还可以培养培养这个新手替自己分担一下工作,自己就能抽出来时间谈谈恋爱什么的了。

...虽然现在她也没有可谈的对象。

想到一半,诊所的门又响了,姚哲恬叹了口气,高声说道,“请进。”

门开了,进来了一个绑着双马尾,穿着一身绚丽LOLITA服的年轻女孩子,看到姚哲恬之后咯咯笑着直接扑了上去。

姚哲恬一脸懵/逼的抱住面前比自己还要矮一个头的合法萝莉,问道:“你谁啊?”

眼前萌萌的女孩子则是埋在姚哲恬的胸里露出了自己的半个脑袋:“师姐,你真绝情,明明刚毕业就不认识我了吗?”


“对,这里,还有这里。” 屠小意看着女孩递过来的画有些头痛。

他没有教人的经验,这次是第一次有了一个底子和天赋都还不错的学生,但是怎么教能让面前的女孩画出一副像样的作品送给心仪的对象,他还真有点心里没底。

现在女孩每天放学之后都会来屠小意这里和他学习画画,因为还要按时回家,所以屠小意每次也只留她一个小时指导她晚上偷偷画的作品。

“静物画的没问题,”屠小意拿着橡皮稍稍抹了抹画上的铅笔印,“但还是缺乏灵性。”

“那怎么办啊师傅?”女孩眨巴着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皱着眉头的屠小意。

女孩已经完全信任屠小意,现在估计屠小意教她毕加索式的画风她也不会怀疑。

“你现在对景物的形体和结构已经在同龄人中掌握的算好的了,”屠小意拿起笔,简单的在女孩原画中棱棱角角景物的基础上填了几笔,瞬间画中的景色就活了起来,“你看像这样就会好很多,现在时间紧,你首先需要做的不是大量的画画,而是锻炼你的感性艺术想象力。”

“感性...想象?”一下说了这么多专业名词,女孩那点可怜的美术知识完全不够用。

“嗯...你可以理解为创作。”屠小意笑了笑,把画递给女孩,“记住,画画和摄影一类不同之处在于创造,不是要求画的像,而是有自己的创作。”

“...”女孩似乎有些懂了,又似乎没有完全明白。“谢谢师傅,我回家再试试。”

“复习完再画啊!”屠小意其实很担心女孩走自己的老路,现在不比以前,放弃高考无异于自杀,“不要耽误学习!”

“知道啦师傅!”女孩冲屠小意做了个鬼脸,风一样的跑走了。

第三十八章 一点小小的意外

姚哲恬看着兴致勃勃给自己倒茶水的女孩,知道是时候把网上的招聘通知撤下来了。

这个女孩绝对是一个宅男杀手,姚哲恬的目光扫过她丝袜下匀称的大腿,不自觉的想到中午吃的汉堡和鸡翅。

最近是不是胖了…姚哲恬暗自想道。

没有女孩子不在意自己的体重,无论体重多少一直都在减肥,简直太真实了。

眼前的女孩是姚哲恬治疗过的患者,曾经因为轻度抑郁在姚哲恬实习的医院接受过一段时间的心理治疗。

后来她竟然也因为这个原因报考了和姚哲恬一样的大学和专业,刚刚毕业的她看到了姚哲恬在网上发布的招聘信息,当晚就坐飞机不远万里来到了姚哲恬的诊所。

“师姐,我可以留下吗?”女孩看到姚哲恬的表情,知道自己刚刚见到她的时候有些用力过猛,遂规规矩矩的坐在了姚哲恬对面的沙发上,小心翼翼的问道。

“你的简历我已经看过了,这么多的实习经历和SCI文章,”姚哲恬翻了翻刚刚女孩递过来的简历,看到女孩发表文章影响因子竟然有5分以上的:“你完全可以去任何一所三甲医院找更好的工作,为什么要来我这里?我估计我给不起你期望的薪水。”

“当和钱没关系…主要是投奔师姐来的…”女孩握着拳头,低低的说着,绑双马尾的发带从头发的两边垂了下来:“是你在我最黑暗的时候让我走出了阴影,让我知道了什么是梦想…”

“现在轮到我帮师姐排忧解难了!”

“咳咳…”姚哲恬清了清嗓子以掩饰自己的尴尬,“这样吧,来都来了,你先留在这里适应一下环境好了。”

“你可以把我这里当作一个跳板去更好的医院。”姚哲恬看着对面女孩期待的眼神,觉得自己有点像哄骗孩子喝药的妈妈:“而且可以再在你的简历上填上一段工作经历,反正也是刚毕业,一年内都算应届生。”

“好的!!”女孩激动的站了起来,给姚哲恬行了一个标准的屈膝礼。

“…”姚哲恬忽然心里有些不舒服,不是因为女孩二次元的打扮,而是她又想起来另一个喜欢动漫的男孩。

难不成我在嫉妒她?姚哲恬被自己阴暗的想法震住了,她不得不急忙站起身来去拿刚刚女孩摆在桌上的水杯。


今天,屠小意破天荒的在他兰汐河畔的老位置画到太阳下山,路灯亮起为止。

不是因为想画晚上的兰汐,而是他的学生今天没有按他们之间约定俗成的时间来请教他画画。

随着血色夕阳的渐渐下沉,屠小意也终于等不下去了,他慢慢的收拾好了自己的画具,准备去旁边的米线馆子吃点东西再走。

反正家里也只有他一个人,没人在家等他。

屠小意把包和画板都背在肩上,正准备离开时,他发现那对从上午他刚刚来这里画画开始,就一直看着自己的一对中年夫妻,现在依然没有离开的意思。

“那个…”屠小意不是很喜欢这种被人注视的感觉。

看他画画可以,但是他早就知道这对夫妻一直看的不是他的画而是他的人。

“您好,屠先生。”看到屠小意终于朝自己搭话,中年男子微微一笑,走上前去鞠了一躬:“虽然很冒昧,但是我想和您聊聊您的工作,不知道屠先生今晚方不方便?”

“那个,我们见过吗?”屠小意仔细的回想了一下,他的的确确不认识这个人。

“我们和屠先生今天是第一次见面,但是屠先生一定对我的女儿很熟悉。”夫妻两个都很有涵养,这次是女子开了口:“就是每天都会来这里请教屠先生画画的那个女孩。”

屠小意心里一沉,他知道总有一天会被人发现这个事情,但是没想到这么快。

自己就是被各种人拦下来的命,先是齐景轩,这又来?屠小意没什么办法,只得在心里哀叹一声,把刚刚背在肩上的包又放回了地上。

第三十九章 帮帮我们

齐景轩从义乌机场出来的时候,太阳已经微微西斜。

下午的阳光并不是很刺眼,齐景轩眯着眼睛最后回头看了一眼飞机,拖着行李箱走出了候机楼。

他还是对屠小意食了言,虽然他这次的年假很长,但是他这次回兰汐还是没有告诉任何人,包括他最担心的母亲。

齐景轩提着行李箱,在路边招了招手,拦下了一辆出租车,隔着车窗问道:“师傅,兰汐去不去?”

与姚哲恬当时的情况不同,开了很多年黑车的老油子们看到齐景轩四道杠的制服,就知道这人不好惹,索性都躲得远远的。

不过这个司机倒是无所谓,本来他就是兰汐人,他还在愁要不要空车回去,这下正好:“去,打表呗?”

“好。”齐景轩打开车子的后备箱,有些费劲的把箱子塞了进去。

车子缓缓发动,齐景轩掏出了手机,飞快的拨出了烂熟在心的号码。

“喂,景轩,下班啦?” 听到母亲熟悉的声音从电话的那一端传来,齐景轩的脸色也温柔了下来。

“嗯。”齐景轩应了一声,随后略带担心的问道:“我爸...还在你那里吗?”

“...嗯,还在。”齐母回答的有些迟疑,“他一会儿就回去了,别担心。”

“如果工作忙的话就不用回来了,真的,我和你爸忙的过来。”

“我知道。”齐景轩微微用力的握紧了手机,母亲这种有些逆来顺受的性格他最是了解不过,他不相信是他那个抛妻弃子的父亲老了之后良心发现才念起母亲的好。

这也是他必须要回家看看的原因。

看着车窗外飞驰而过的景色,齐景轩又和自己的母亲聊了几句,随后挂断了电话,闭上了眼睛。


屠小意摸了摸自己坐的椅子,心想如果自己换了大房子,一定要把自己的家都换这么一套舒服的家具,现在老家用了二十多年的破椅子真的很硌屁股。

他现在和女孩的父母坐在兰汐最高档的餐馆里面谈事情,觉得压力有些大。

“屠老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迟军,是迟甄影的父亲,也是兰汐市中心医院的外科医生。”男子很客气,话里也没什么想难为屠小意的意思,“这位是我的妻子兼同事,魏玲。”

“您好,屠老师。” 听到丈夫的话,女子点点头,冲屠小意微微一笑。

“屠老师,这次找您不是问罪的,请您放心。” 男子双手交叉,他看出来了屠小意在担忧什么,所以首先解释道:“关于我们女儿的事情暂且不谈,因为我对屠老师的个人经历比较好奇,所以上网搜了很多关于您的资料,知道您是最近上映的动漫电影的原作者。”

“我们一向很重视孩子的意愿,但是现在毕竟是特殊时期,所以昨晚我们夫妻两个思来想去还是想找您谈谈。”

“那您的意思是?” 

“当父母的都比较矛盾。”这次是女子开了口,“我们既想尊重孩子的个人兴趣爱好,也想让她的成绩更好,换句话说,我们觉得孩子的成绩因为自己喜欢的东西有波动是正常的。”

“尤其是这种时候,喜欢上的东西可能对以后发展十分重要。”

“但是最近,她的成绩却下滑的很厉害。”

“是因为我?” 

“不,至少我们觉得不是。”男子微微摇头,否认了屠小意的猜想。

“那到底是为什么?”屠小意一头雾水。

“虽然很不好意思,但是我们的确和您一样不知道为什么,所以屠老师,我希望您能协助我们找到这个原因。”

“因为现在孩子似乎信任您更多一些。”女子自责的说着,“医生的工作都很忙,我们的确在很多时候忽略了她的诉求。”

“所以,屠老师,您能帮帮我们吗?”

第四十章 心理咨询

“那就拜托您了,屠老师。” 吃过饭的三人一起走出了餐厅,迟军夫妇再次向屠小意低头致谢,搞的屠小意也很不好意思。

“别这么说,再怎么样我们都是为了孩子好。”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屠小意有些违心,他总觉得这样的话语都是家长对晚辈不负责任的表现,毕竟父母的想法强加给孩子,给自己找了个冠冕堂皇的理由说对孩子好,而却不问他们的感受,这种行为本身就是一种无能。

但是事实总是和理想相悖,他不得不去承担这份沉甸甸的责任。

所以到底是为什么造成了女孩变化这么大?

屠小意刚刚在饭桌上和夫妻俩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

不是因为画,不是因为家庭变故,难道是因为...?

屠小意脑子里面突然闪过他刚见到女孩时候说的话,她要画一幅画送给她心仪的男生,难不成是这块出了什么问题?

想到这里,屠小意加快了脚步,他要赶紧回家去女孩画的画里面找找线索。

倒不是说女孩在画里面藏了什么秘密,而是因为画是一个人心理状态的直接反应,这是姚哲恬曾经对他说过的原话。

之前女孩由于过于在意绘画技巧,而忽视了画的灵魂,所以屠小意才一直说她的画没有所谓灵魂,就是这个道理。

不过,正在赶路的屠小意看到前面兰汐河畔有些熟悉的背影,就知道自己今天不用太早回家改女孩的画了。

“怎么在这?”屠小意双手插兜,尽量让自己看上去像刚刚画完画准备回家的样子。

“看风景。”女孩背着书包,像一尊雕塑一样头也没回,硬邦邦的说道。

“哦?”屠小意看了看已经完全暗下来的天空。“今天是阴天,连星星都没有,你在看什么?”

“和您有关系吗?” 迟甄影的表情木木的,感觉像被人抽去了灵魂。

“...”

屠小意没再说什么,只是也像女孩一样靠在河边的栏杆上,望向漆黑的夜空。

一阵长长的沉默之后,屠小意腿有点酸,他看到旁边连动作都没换一下的女孩,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

“你不说,那我说了。”

屠小意盯着女孩的侧脸,已经适应了黑夜的眼睛看东西总归还是要比白天差,不过他并不在意,“你今天没来我这里,是遇到什么事情了吗?”

没有回答。

屠小意耐心的等待着,他刚刚从夫妻二人那里得知,今天不是他们阻拦女孩来他这里学习的,相反,他俩是在等女孩来画画的时候鼓励她的。

不过事与愿违,女孩并没有露面。

“不需要了。”又过了一会,女孩慢慢的开了口,“他,有喜欢的女孩了。”

果然是这样?

屠小意发现自己一点都不惊讶,甚至有点想笑。

自己收的第一个徒弟画风和性格都像他也就算了,连感情方面也要走一遍他的路?

“这样啊。”屠小意换了个姿势,把后背贴到了冰凉的栏杆上。“所以你放弃了?”

“...”女孩没说话,似乎是默认了屠小意的问题。

“放弃了绘画不要紧,毕竟是兴趣爱好,但是你现在的主业毕竟是学习,也不能因为失恋就自暴自弃吧。”屠小意说着略显苍白的安慰,很明显这话他都安慰不了自己。

“...又有什么关系呢。” 女孩说着似乎与自己无关的话语,让屠小意忍不住捏紧了拳头。

“那好吧。”又是一阵沉默,屠小意冷静下来,重新开始审视女孩的问题,他逐渐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了。

她需要的并不是批评,而是支持。

“这样,在你放弃之前,你想不想知道我当初为什么要帮你,或者说教你画画?”

“不知道。”女孩的表情终于有了变化,她有些疑惑的看着屠小意,这也是她心里的一个疑惑。

她隐约觉得自己的绘画老师很有名气,但是也一直不确定为什么能看中她,收她做徒弟。

“不知道就对了,要不要听我讲个故事?”屠小意看到女孩的表情,知道她上了自己的套,“你放弃了我能理解,不过你是我收的第一个学生,在你放弃之前,我想给你讲个故事。”

“什么故事?”女孩眨眨眼,“如果是什么心灵鸡汤的话就免了,我们发的作文素材上到处都是,看都看恶心了。”

“不会。”屠小意笑了笑,看着夜空下女孩若隐若现的双眸,一字一顿的说道,“我这个故事的名字叫————”

“昨日青空。”

第四十一章 寻找

“嗯,好的余校长,明天下午三点是吧?” 姚哲恬的办公室里,绑着双马尾,穿着短袖白大褂的俏丽女孩快速的在摆在姚哲恬办公桌上的日历表上画了个圈做标记,“好的,我们一定按时到。”

“师姐,这次是三中的电话。”挂断电话,女孩朝着正在准备明天高中心理课上ppt的姚哲恬小声说道。

姚哲恬自然是听到了女孩的话,她看了眼排的满满当当的日程表,深深的叹了口气。

临近高考,由于兰汐的高中没有设置相应的心理办公室,只得邀请现在兰汐唯一的一所心理诊所,不,现在应该叫心理研究所里面的姚哲恬医生来做心理宣讲会和心理疏导。

毕竟都是兰汐走出来的人,中间还复读了一年,姚哲恬的家庭背景和个人经历是校领导们首先考虑做学生们心理咨询的第一人选。

“我知道了。”姚哲恬放下鼠标,朝着正准备整理患者信息的女孩说道 :“我估计现在学生的问题都差不多,PPT可以用一份。”

“待会我从邮箱发给你,别忘记帮我改一下标题,然后校对一下。”

“收到。”女孩旁边的纸张堆的不比姚哲恬身边的少,她费劲的从最底下抽出写着“学生”字样的文件夹,“师姐稍等一下,再给我一个小时。”

“不着急,下班之前给我就行。”姚哲恬有些不好意思:“今天忙完我请你去街上吃东西吧。”

“不用了师姐。”女孩娇小的身体淹没在文件里,姚哲恬看不见她的身影只能听得见她说话,“待会我定个外卖就行。”

“好吧...”姚哲恬继续烦躁的敲着键盘,她现在卡在了关于高中情感的这一块内容,根本不知道怎么写。

照本宣科是下下策,她现在还没有办法解决自己的情感问题,怎么可能给别人讲。

...等等,姚哲恬脑中忽然灵光一闪。


“昨日青空?”女孩疑惑的歪着头,“那是什么?”

“与其说是什么,不如说是真实发生过的事情。”屠小意看着三三两两推着手推车收摊回家的商贩们,回过身来朝迟甄影挤了挤眼睛,“现实中发生的事情往往比电影中更加真实更加戏剧化,当然也更加残酷。”

“这个故事的开头很俗套。”屠小意深吸了一口气,让河边有些潮湿的空气充满自己的胸腔,这给了他几分讲下去的勇气,“很多年前,我还是高中的时候,一个男孩喜欢上了一个女孩......”

女孩认真的听着屠小意的故事,听着听着,不由得湿了眼睛。

她终于明白,为什么屠小意的眼睛里,总有那一抹化不开的忧郁。

她终于明白,为什么自己老师送给大家的画里,总有那么一个穿着校服,打着伞的女孩子。

她也终于明白,为什么他和自己非亲非故,却要收自己为徒,还要给她讲这样一个故事让她打开心结,让她不要放弃。

屠小意平平淡淡的讲着,似乎在给老板读一份调查报告,不过迟甄影还是可以从他的语气里听出那丝丝缕缕的无奈和遗憾。

标签: 同人 昨日青空
分享到:

    新仓薰

    发布新闻:552

    漫画APP客户端

    动漫之家—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20-2021 dmzj.com,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20004650号